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万道唯尊 > 第一卷 缘起苍茫
第一章 州官放火,百姓点灯
作者:三两姜山  |  字数:4401  |  更新时间:2019-09-01 22:36:37 全文阅读

白茫茫的山林中,一衣衫凌乱的布衣少年气喘吁吁,犹如一无头苍蝇一般,疯狂的奔跑着。

时不时的那少年咳嗽一下,一口殷红的鲜血从其口中喷出。那温热的血液,触及这外面刺骨的寒风,在阳光的照耀下,一时间如红水晶般夺目。

“哈哈哈!”这时,一阵狂笑声传入那布衣少年的耳中,只见一身着华服的魁梧男子从不远处飞驰而来!只是,其快速交叉的双腿,却有些虚浮。“小子,别跑了,伯伯我是不会伤害你的!只要你将背上的刀交还给我!”

“哼!我信你个鬼!”那布衣少年冷哼一声,拼命的向前跑去,一边跑一边讥讽道。“不跑也可以,只要你喊声爷爷,我就不跑了!”

“呵呵~明明可以死的舒服一些,偏偏要遭一圈罪!还真是个贱骨头,也难怪会偷入我城主府!”那魁梧的男子轻蔑的笑了笑,两人之间的距离也近了一些!

“哼!偷?我只是取回我的东西罢了!”那布衣少年闻言,冷冷的怒哼道。

“呵呵,不是偷?你背上的那把刀可属于你?”那魁梧的男子好似猫戏老鼠一般,不急不缓的跟在那布衣少年身后。

那布衣少年闻言气喘吁吁的冷笑道:“哼!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只许你韦皓仁抢,不许我张济善窃?”

韦皓仁闻言嗤笑,那布衣少年张济善的言语,在他看来犹如一笑话一般!这是什么世界?这是一拳头为尊的世界!

终于,张济善由于在逃出城主府的时候,中了伟皓仁一掌。加上从下半夜跑到现在,实在是跑不动了!脚下一软,瘫坐在一在冬日间还潺潺流动的小溪旁。

“哈哈哈!怎么不跑了?”看着瘫坐在小溪畔的张济善,伟皓仁大笑道。“还真是个阴险的小子,竟然在我府中的水井内下泻药,若我不是一武者的话,我那城主府的府库可真的会被你偷窃一空呐!”

“阴险?”张济善闻言冷笑。“论阴险,我能阴险过你韦皓仁父子俩?我就说堂堂一城主府的儿子为何会与我结成兄弟,原来是为了我这枚观音玉坠!”

张济善的脖子上挂着的那枚观音玉坠,是用价值连城的帝王玉雕刻而成的。只因那粗糙的外表使其蒙尘,但无意间被伟皓仁的儿子韦任艺看出。这韦任艺可是这落雪城有名的谦谦公子,对于韦任艺的接近,张济善并未察觉到异样,并与之结成了兄弟。

若不是那日夜晚,张济善也不会看到那谦逊之下丑恶的嘴脸,也不会知道那自己待如亲爷爷的老者,竟然会与韦任艺合谋自己的玉坠,更不会知道……

“呵呵,那是你傻!”韦皓仁看着张济善脸上的冷笑,自嘲,蔑视道。

“哈哈哈!”张济善闻言狂笑,由于那剧烈的狂笑又咳嗽起来,一口鲜血染红了他那凌乱的布衣。“韦皓仁,你一定会遭报应的!一定会!”

“呵呵,报应?俗话说的好,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小子,来世看准了地方再投胎!”

看着抓向自己的利爪,张济善缓缓地闭上了双眼,露出一解脱的笑容,用只能其自己听到的声音笑着喃呢道:“爷爷,济善不能给您报仇了,济善现在就来陪您了!”

当那韦皓仁的利爪,已逼近张济善的脸面时,却突然间扑倒在地。本幸福接受死亡的张济善也是一愣,缓缓地睁开双眼,看着那双唇发黑的韦皓仁,有些意外,中毒了?

正当张济善好奇之际,一条金黄色的小蛇从韦皓仁背部的衣衫中爬了出来。看着那条金黄色的小蛇,张济善更是惊异了,这天寒地冻的,蛇类的生物不都冬眠了么?

就在精疲力竭的张济善打量之际,那小蛇便向其扑了去!可那小蛇身下的韦皓仁却突然间醒来,反手就将那金黄色的小蛇抓在了手中,用力一握,便听到一阵“咔嚓”的声音,显然那小蛇的筋骨被碾碎了!

“哈哈哈!没想到我堂堂一锻体一重的武者,竟然会栽在你这条小蛇的利牙之下!”抓着那黄金小蛇的韦皓仁,一时间笑的是那般的凄凉。他怎么也不会想到,刚刚说完,报应就降临到了头上。

凄凉的笑声渐笑渐止,那韦皓仁也晃悠悠的倒向张济善。而其手中的黄金小蛇,因其倒在地的反震力,恰巧震落在张济善的身前。

看着那已失去气息的韦皓仁,张济善松了口气,自己总算是活了下来!正当张济善起身,欲拖着那疲惫的身体向来时的方向走去时。那本应该身死的金黄小蛇,两眸突然间凶光大绽,瞬间咬在了张济善的手上!

毒素入体,张济善瞬间便觉得有些头晕眼花。可见,这小蛇的毒有多厉害了,普通人瞬间就有了感觉!

摇摇欲坠的张济善,也不知道从哪借来的力量,拾起地上的黄金小蛇,便其蛇胆处就咬了下去!

当一种苦到令人痛哭的味道刺激了一下味蕾时,张济善知道自己赌对了!那韦皓仁并未将这黄金小蛇的蛇胆捏碎!

希望这小蛇的蛇胆能够化解掉自己体内的毒吧!这是向小溪倒下,意识昏迷前,张济善心中的最后一个想法!

当张济善倒下后些许,小溪两边的皑皑白雪竟开始融化了起来!为何?只因这些白雪都是被张济善身体散发出的热量给融化的!看来,张济善不仅生还了,还得了宝!

随着越来越多的白雪融化,这条小溪也渐渐地变成了一条小河,而张济善也在这小河的冲刷下,不知被冲向何方!

城主府内,韦皓仁的儿子,那先前差点要了张济善命的韦任艺,不停的在房间内踱步。整整三天了,韦皓仁还未回来!他却不知道,他的父亲已死在毒蛇的利牙之下!

“噗!”的一声,一位十四五岁的少年冲出水面!

就在浮在水面上的张济善,大口呼吸着新鲜的空气时,一道曼妙的身影将其目光深深的吸引住了!

只见一身披薄薄一层细纱的女子,正在这清澈的湖水上跳着曼妙的舞姿!

那薄薄一层的细纱下是那高傲挺拔,让女人都羡慕嫉妒恨的完美身躯。其皮肤细致如玉,白皙如雪,隐隐约约的散发着一层淡淡的荧光!且全身光滑无比,没有丝毫的瑕疵!

远远看去,那女子宛如一水中芙蓉一般!

年仅十四五的张济善,哪看过女子的玉体,一时间其身体有些血脉喷张,满脸通红。

当那女子看向张济善的时候,张济善又被那一张美到无法用任何言辞来形容的俏脸给深深的迷住了!

这张俏脸,简直会让天地都为之垂涎!在其嘴角微微一翘间,仿佛天地都为之失色!

“咯咯咯,我美么?”

当张济善听到这一道如同九天玄玲般的笑声后,不假思索的连声道:“美,美,美!”

“咯咯咯~那现在的我美不美?”随着那女子再次一笑,其整个人都完全变了个模样,宛若一来自地狱之下的恶鬼一般!吓得张济善的脸色瞬间煞白起来。

看着向自己一步一步走来的恶鬼,张济善的心一时间都停止了跳动!心中想要逃离此处,可手脚却不听使唤!

终于,那恶鬼还是来到了张济善的身前。看着眼前的丑陋可怖的恶鬼,张济善的心神一时间绷到了极致,而后便昏了过去。

许久,昏睡过去的张济善被一阵香气所吸引。听着那噼里啪啦火焰打架的声音,双眼紧闭的张济善猛然一惊,猛地一用力睁开了双眼。看到不远处徐徐燃烧的小火堆,张济善松了口气。

当看到那架在火堆上的烤鱼时,张济善的肚子“咕噜咕噜”的叫了起来。

就在这时,一只玉手拿着插着烤鱼的木棍,递到张济善的眼前嬉笑道:“咯咯咯,吃吧!饿坏了吧!”

“谢~”张济善欲要说谢谢,但突然想到了什么,猛的向后退去,由于用力过猛重重的撞在了其后的树上,而那棵一人围抱的大树也“咔嚓”一下断裂倒地。

可此刻,张济善却顾不得自己为何能撞断那一人围抱的大树,紧张的看着眼前穿着暴露的女子,牙齿有些打颤道:“你,你,你到底是人,是鬼!”

“咯咯咯~你说呢?”那女子微微一笑,故作张牙舞爪的吓唬道。

张济善见状一愣,少许便反应过来了,这女子是故意吓唬自己的,可那恶鬼呢?难道是这女子施的什么戏法?

那女子好似能看透张济善心中所想一般,一个栗子直接敲在了张济善的头上。“戏法?竟然将我演化出来的恶鬼称作戏法,该打!”

张济善捂着头上鼓起的包,满是震惊的看着眼前的女子!不是戏法?想到这儿,不禁在心中暗道:乖乖,若不是戏法,那~而且刚刚这两三丈远的距离,其竟然瞬间就跨了过来!若是~

“呵呵,怎么想拜我为师,想向我学功夫?”看着张济善那灼热的目光,那女子微微一笑道。

“嗯,是的,仙女姐姐,我想向你学功夫!”张济善闻言认真的点了点头。

“咯咯咯,为什么?”那女子闻言一笑,好似张济善那一声仙女姐姐,喊到她心坎里去了!

看着那笑逐颜开的女子,张济善的目光一时间很是冰冷,道:“报仇!”

也不知道为何,张济善将自己心中的苦闷,统统的向那女子诉说了出来。当诉说完心中的苦闷后,张济善一时间觉得心中舒畅了许多!

“咯咯咯,还真是个可怜的娃儿!”那女子听完后,不禁半开玩笑的打趣道。“这么傻的孩子是怎么活下来的,你能活下来还真是个奇迹呐!”

张济善闻言有些窘迫,是啊!自己能够活下来还真是个奇迹!但依旧用着渴望的目光看着那女子。

看着张济善那灼热的目光,那穿着暴露的女子掩嘴笑道:“咯咯咯,那报仇之后呢?你想做什么?”

“报仇之后?”张济善听闻陷入了沉默,自己还真的从未想过报仇之后的事!

那女子见状微微一笑道:“咯咯咯,不如我给你指条道路如何?”

张济善起身,对那女子拱了拱手恭敬道:“还请姐姐指点!”

“呵呵,想来你也知道一些武者的事吧!一个月后,苍茫山的苍茫宗会进行弟子的选拔,你不如去那看看!兴许直接成为苍茫宗的首席弟子也说不定哦!”那穿着暴露的女子微微一笑,伸出玉臂指了指北方道。

“苍茫山,苍茫宗?”张济善皱了皱眉头,这两个地名自己没有听说过,想来应该是在很远的地方吧!“难道仙女姐姐您,是苍茫宗的人?”

那女子闻言神秘一笑,摇了摇头却没有回答。但答案已经很明显了,这女子并不是苍茫宗的人。

看着那神秘一笑的女子,张济善再次拱手弯腰道:“那个~姐姐,一个月的时间太长了,而且等我成为苍茫宗的弟子,成为一位武者,还不知要等到什么时候呐!不知姐姐可有更快的让我报仇的办法?”

“咚!”那女子又是给了张济善一栗子,疼的张济善眼含泪水抱着脑袋。

“这世上哪有什么捷径,想要报仇,就要先学会隐忍!听你之言,我想那人的实力应该和那死于毒蛇的什么来着?哦!伪好人一般!且你还说那人有一手无音针,你认为你在几天内能有什么报仇的希望么?”

“这~”张济善闻言陷入了沉默中,是啊!这女子说的一点都没错,那自己待如亲爷爷一般的莫风,不仅有着锻体一重的修为,且狡猾无比!此前那因为泻药导致脚步虚浮的韦皓仁,都能够像猫戏老鼠一般戏弄自己,更何况那莫风了!

如此,只能先拜入苍茫宗,可这一去不知猴年马月了,待学艺有成,那莫风早就不知跑哪去了!到那时,自己何处寻找杀害自己爷爷的元凶呢?

看着纠结挣扎中的张济善,那女子微微一笑,又是给了张济善一栗子道:“咯咯咯,你现在想要报仇也不是不可以,你还记得,刚刚你因为后退用力过猛.撞断了一棵树吧!也许是你的命真的好,中了那金色小蛇的毒,又吞了那金色小蛇的胆。”

“两者作用之下,让你因祸得福,恰巧踏入修炼一途,成了一名锻体一重的武者,只是不会将其化为战力吧了!若是由我的指导,三日后你便有报仇的希望!只是~”

听到那女子这样说,张济善似乎想起了先前的一幕。眸光一闪,急切道:“只是什么?”

那女子看着一脸急切的张济善,笑着摇了摇头道:“呵呵,修行之人切不可着急,这是修行之人的大忌,希望你能牢记!只要你能吃得了苦,三日后我保证你能报的了仇!”

“我能!”

看着张济善坚定的目光,那女子微微一笑道:“呵呵,那也要等到三日后再说吧!”

PS:

原名《炁尊》,两个名字都能搜到哦!

读者群:808891308

微信公众号:三两姜山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