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帝途 > 第二卷·正文
第三章 哪里来的小鬼?
作者:高大威猛的土拨鼠  |  字数:3511  |  更新时间:2020-02-20 16:41:16 全文阅读

道藏出自何处,自然是神州最大的修仙门派,奉天府。

道藏未曾记载什么驻颜奇术,更无任何强大功法供人修炼,只是一本收录了许多文字的寻常书籍,几两银子便能购买。

几两银子其实不多,家中有点小钱的寻常百姓都能拿得出手,但是从来没有人会因为区区几两银子的价格就把道藏和低贱两个字挂钩。

道藏是奉天府的大道根本,怎么可能低贱。

之所以流传市面,沾满了铜臭,只因为奉天府的祖师爷原是个极有仙气的人物,不带半点心眼,就这么把自家根本大大方方刊印给别人看,从不怕奉天府会被人李代桃僵。

那位故去了近万年的奉天府祖师爷心胸豁达,曾对弟子笑言道:“学问越好越别藏着,怕什么?随便他们看,爱看多久看多久,看得懂的能有几个?看不懂他们才会来拜师、来求学,来了以后发现自己舍不得走,奉天府也就这么开枝散叶了,好比你们几个跟在我屁股后面,赶都赶不走,老烦人了。”

实力摆在那儿,道藏无比深奥,古往今来看得懂道藏的人确实寥寥无几,但凡是看懂了道藏的,无一不是站在山巅的顶尖人物。

能通天。

比如远在帝都朝堂的大明国师,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又比如奉天府至高掌权者玄庭真君,翻云覆雨,一手遮天。

这么深奥的书胧星当然看不懂,看了半个多月也没看出一朵花儿来。但是关于奉天府,爷爷以前说过不少,胧星借此引经据典吓唬吓唬没读过书的强盗马匪应该没什么问题。

只见他眉头一皱,站在接待宾客的山寨喽啰跟前,冷冷道:“我要见你们寨主和大小姐。”

接待完所有宾客,正忙着统计贺礼名目的蒋稻一愣神,人不是都进去了么,怎么还有?

空闻其声,不见其人。

蒋稻左顾右盼,四下里寻了半天也没找着说话的人在哪里。

一旁马贼忍着笑,给蒋稻指了指地上。

好嘛,是个小屁孩,个子还没桌腿高。

等蒋稻站起身时,他才看到桌子前头满脸戾气的聂胧星,瞬间噎得不行。

贼窝酒宴,哪个胆子再大敢带小孩过来,也不怕被人煮了吃掉?这年头吃小孩可不少见,吃上瘾了自家养几个菜人也是有的。

蒋稻按着胧星的小脑袋,很不客气地重重拍了两下,厌弃道:“哪里来的小鬼,眼睛没毛病吧?这儿是贼窝,快给老子滚远些,要不是今天大小姐喜事不宜杀生,老子非把你烹了下酒不可。”

胧星沉默不语,只是盯着他看。

“这架势……”忽有马贼打趣道:“老蒋,这娃儿不会是前几年被你祸害那姑娘生的崽吧,找爹来了?呦,瞧瞧,眉清目秀的,还真像!”

蒋稻还击道:“怎就不是你的?”只见他高傲地抬头来,“再说了,能有哪个姑娘经得住凭我那杆枪?每次老子不是没玩够就把人弄死了,哪来的活口?哪来的小孩?”

顿时嘘声四起,“呵,就你?”

“谁不知道老蒋你是银样镴枪头,中看不中用。”

“姑娘到底是被你弄死的,还是你担心短处被人揭发才给掐死的……可真不好说。”

蒋稻不甘示弱,“好哇,敢不敢打赌,下次我当着你们面儿弄,弄不死算我输!”

“反正是白来的钱,不要白不要。”

“恼羞成怒咯,哈哈哈”

……

有人笑声不断,有人怒不可遏。

却听“锵——!”的一声。

胧星含怒拔剑,一剑过后,高脚木桌应声两断,紧接着死一般的沉寂,围观的贼匪们虽然见惯了大场面,却从没见过那么狠厉的小孩,一时间都被吓住。

只有蒋稻寒战不断,胸前空空荡荡,好像少了什么,低头看去,原是上衣被胧星拿剑对半划开了,若是短剑再进寸许,后果不堪设想。

横的怕狠的,蒋稻不禁后怕,悻悻收回手,“咱能先把剑收了,好好说话不?”

“不能。”拿剑抵着蒋稻胸口,聂胧星几番意动,几乎就要克制不住自己的想法。

他想杀人。

渡善和祛恶是两回事。

人心善恶,胧星不止见过,而且见过不少,因为爷爷教过他,所以他多少能分得出一些。老和尚从不要求胧星不能杀生,反而以“菩萨救苦”和“金刚降魔”两个典故,劝诫胧星要心存仁慈,亦不能过分仁慈。

胧星虽然年幼,常跟爷爷在外游历,也知女子视清白之如生命,从来不是轻易可以拿来当成儿戏说笑的事情,何况眼前的马贼们作恶多端,害了不知多少女子,简直百死难赎。

奈何他不能杀,他还要救人。

胧星深深吸了口气,眼中血丝渐渐消退,等冷静下来后,他便说道:“刚好到附近历练,听说有师门长辈在牛头山收了个师妹,我特意前来看看,没想到她家下人竟是这样的货色,要么你叫她出来见我,要么师妹我也不认了,今儿就打道回府,与师叔师伯们说道说道,上梁不正,下梁才歪。”

历练?

师门?

师妹?

奉天府?!

虽然胧星语出惊人,蒋稻也不是被人吓大的,眉头紧皱想了许久。

毕竟奉天府门徒不是谁都敢假扮的,不怕一万就怕万一,若是胧星身份属实,他又把人气走,一旦胧星回了奉天府,说上几句话,要把这桩喜事搞黄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到时候大当家岂能饶他。

任他蒋稻再机灵也逃不过一个千刀万剐的下场。

不管真相如何,心里不能没了方寸,蒋道既然能被大当家安排这份差事,察言观色、待人接客的技能总归有些。

既然胧星被他无理对待时选择了暴露身份,说明他还是更倾向于见师妹而不是回去告状,所以这事还有转机。而且胧星看着才多大?到底是个小孩,指不定略施小计就哄好了。

于是蒋稻先给附近同伴使了个眼色,立刻就有几个马贼会意,不动声色围了上来,不管是真是假,都先把人留住,人是得罪了,大不了更得罪一些,多挨当家和小姐一顿打,丢半条命总好过丢一条命。

然后便是示弱,稳住胧星情绪。

蒋稻哈腰替胧星拍落周身尘土,谄媚道:“是小的有眼不识泰山,冲撞了道长,可不敢狗胆包天再把您晾在外头吹夜风,要是被大当家知道了,小的岂能活命?求道长饶过小的贱命,给小的一次机会赔罪,随小的入内吧!”

胧星陷入沉思,进入山寨与闯进虎穴无异,脱身极难,可若是不进去,临阵脱逃难免令人生疑,救人更加困难。

见胧星没有就此离开,蒋稻心中大定,再次劝道:“道长既然来见师妹,我家小姐哪有不出来相请的道理?只是小姐尚未出阁,不宜在外抛头露面,还望道长体谅,而且这里无酒无膳,不好招待道长不是?”

为救人,进入山寨势在必行,于是便收了短剑,胧星点头道:“好,我本意只是见见师妹,道一声贺,没想节外生枝。”

蒋稻大喜,磕头拜道:“谢道长大人不记小人过,饶了小的性命。小的这就差人禀报,道长您先请。”伙同一众马贼围了上来,簇拥着胧星走进山寨大门。

迎着千人目光,胧星走上红地毯,从大门,到前厅,到堂口小院,再到寨后大院,最后止步于后厅主席,所过之处无人不面面相觑——哪来的小鬼?身份这等尊贵!

主席暂时无人,胧星安然坐在上首,眼见众人私底下议论纷纷,尽管胧星小脸上面不改色,其实后背已然凉透。

要不是经常跟着爷爷到处做法事,混迹于各大道场之间,见过不少“大场面”,他还真有些镇不住自己。

蒋稻没敢怠慢,一路随行,拍马溜须的同时也从胧星手里拿过他的背篓行李,嘴上说着让喽啰帮他拿到客房,其实正在去往某人卧房的路上。

胧星所有的家当都在里面,也包括那把短剑。

胧星早慧,马贼的用意他猜到了些,但他没拦着,坦坦荡荡给别人透点底,好将计就计。

蒋稻十分殷勤,“道长请先用着酒食,稍候片刻,大当家、二当家、小姐一会就来。”

略微往席间瞟了几眼,桌上摆满了大鱼大肉,胧星摇头道:“我境界低微,尚不能服气辟谷,确实有些饿了,只不过酒肉都是浊气,不利于我修炼,你且取些素食浆果即可。”

蒋稻应声好,恭恭敬敬退了下来,走出后厅绕了个弯,也不见他寻去厨房,反而走进某间牛头山上最大的屋子,道:“禀大当家的,问得少年姓聂,口音是梁州本地,谈吐不凡,颇有几分大家风范,言行也无不妥,他不食酒肉,席间向小的讨要了些素食浆果。”

卧室里,大当家方堂貉,二当家俞得水,大小姐方毓都在此处。

大当家方堂貉心思缜密,开口问道:“师承呢?问出来没有?”

蒋稻战战兢兢道:“他没说,小的也没敢问,只不过他无意中说起过,他师傅曾代表奉天府外出公干,回来时与他提及白龙寺的许多风采,令他向往,因而决意下山历练,增加阅历。小人瞧他说得有模有样,什么缥缈浮经白龙壁,千佛镇狱浮屠塔,我听都没听说过,但他语气仿佛亲身到过一般真切,不似作伪。”

三人同时一惊,面面相觑。

大小姐方毓有心修道,关于奉天府,她早些年特意收集了不少小道消息,但凡能跨州到别处势力出访的,至少也是个二境修为的精英弟子,指不定三境长老都有可能。

抛开不为人知的五境,四境在神州就已经登顶,所以别看二、三只比一大,看着虽然不多,其实已经遥不可及。

需知整座牛头山上,包括大小姐方毓,仍然是连个一境都还没有。名义上她是被长老相中收做弟子,实际上仅仅给了一次机会,让她参与入门考验,考验过了才是弟子,而且还是长老的不记名弟子。

路还远着呢,至少比胧星这个有幸聆听跨州见闻,可能是“长老嫡传弟子”的怪小孩远得多。

耳听为虚,眼见为实,为了进一步确定胧星是真是假,他们又把目光投向了放在桌上两尺高的小背篓,更确切的说,是从里面掏出来的五本书籍,还有那把短剑。

……

大厅里,胧星小口吃着后厨盛上来的素面,有些想爷爷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