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帝途 > 第一卷·序幕·一线光明
第一百一十章 滴血的剑尖
作者:高大威猛的土拨鼠  |  字数:2173  |  更新时间:2020-03-12 21:36:39 全文阅读

月君与夜麟素不相识,信不过夜麟很正常,夜麟要走便走,凭什么要她放着神州不收还傻乎乎地等在这里,难道要等夜麟把帮手请回来一起对付她吗?

况且夜麟嘴上说着与她势均力敌,虽然模样挺正经,天知道真的动起手来会是一个什么光景。

久活千年,月君什么样的人没见过,虚张声势的真不少了。

随着月君气势一变,悬于头顶的星河向下沉落,脚下那座银陆反而高升,红筱只觉一阵天翻地覆,头昏脑涨。

待她稍稍清醒时,发现自己已经飘浮于星河之中,月君就在前方近处,却是一尊万丈法相。放眼望去,穿着月白宫装的女子体型极大,以至于红筱一眼望不到月君的脸,只有光芒刺眼,令她几乎睁不开眼睛。

腰缠银纱披帛,脑后明月氤氲生辉,浑身裹覆光芒的月君恍若天神降世,不怒自威。

月君素手高抬,而后天塌。

塌下来的天空色彩灿金,挂满了零星琐碎的细小花瓣,红筱恍惚认出,这是原先生于月宫高台附近的那株金桂!被月君拿来当成武器。以前曾听说过梁州的道士们正是擅长这一手炼宝之术,能炼天地万物为法宝,威力无穷,没想到这会真就遇到了个厉害的。

面对远远高于自己的力量,红筱近乎本能地畏惧,抱夜麟更紧了些。

夜麟身上挂着个人,还勒得死紧,这会坐也不是,站也不是,更别谈与人斗法,苦笑道:“要不你先下来?”

话音未落,千丈金桂已经砸下,夜麟只手撑天抵住金桂,身形下坠万丈有余,几乎跨越了小半个神州世界,一下被打出神州众人的视线范围。

挡住金桂的手臂微微颤抖,夜麟自觉独力难支,撑不了多久,遥遥呐喊道:“这样子不是办法,夏雨,还在不?出来帮把手。”

神州合起的天门屏障之外,身穿金袍的青年男子应声出现,身形明暗不定,想必是因为两次被月君强行破开了天门,导致自身受创、修为不稳的缘故。夏雨一抛一引,有一柄金色古剑飞向夜麟,而挂在夜麟身上的红筱则被他隔空摄走。

月君冷哼道:“斗法时还敢分心,真当我是好欺负的不成?”

说罢,月君抽开金桂,只一震,无数花朵坠而不散,团团围住夜麟,并在一瞬间形成巨大无比的灿金龙卷,攻势极其猛烈。

置身其中,夜麟所见不是花瓣龙卷,而是无边花海,成千上万的月君陆续出现,纷纷执桂斩向夜麟。

每一位月君都是实体,即使蕴含的力量多寡不一,她们都能对夜麟造成杀伤,遑论无数假身之中还藏着一个真的月君隐匿不出,为求一击必杀,要夜麟永无翻身之日。

虽然红筱有夏雨照看着,夜麟没了后顾之忧,手握夏禹剑,仿佛掌控着一方小天地的本源大道,不禁又有些生疏。

毕竟夜麟不是仙道中人,所以这对他而言,也是第一次。

还有就是夜麟虽然懂点剑道,都是偷师别处,自己其实不太擅长使剑,临阵“磨刀”未免太过仓促,因而左支右拙,十分狼狈。面对凌厉攻势,夜麟几番出剑斩碎月君假身,身上已然添了几处伤口,伤口处仍有淡淡的花香残留。

夜麟轻嗅,丝丝醉意悄然涌上心头,令他如卧暖榻一般安逸舒适,竟有些许睡意萌生。

高手过招凶险越在细微处,花香是毒且非一般毒,不烈却能醉人,让人在不知不觉中放松警惕,只要需要一个小小的破绽月君就能当场擒杀夜麟。

而今机会来了,夜麟嗅过花香,手上出剑速度慢了又慢,周身伤势更多,花香愈浓,正是一击必杀的时候。

月君催动所有假身一齐攻向夜麟,另有万千白光自花海无人处凭空贯射,威力无匹。

寒芒一线纵横,剑气如虹冲天,夜麟倾力挥出一剑,斩断一座花海。

无论白光、假身,尽数湮灭。

眼见夜麟脱离桂花包围,红筱没来得及欢呼欣喜,险象还生。

穿着月白宫装的美貌女子出现在夜麟背后,手中金桂好似一柄锋利至极的匕首,直刺夜麟胸膛。同时,高及万丈的巨大法相掌心神光如日中天,映白了此处星空,对着夜麟当头罩下,势不可挡。

接连两处杀招几乎贴到身上也没乱了夜麟心神,如同预先料到月君要做什么,夜麟早早想好了应对之策,只见他奋力一掷,夏禹剑破空远去,化作金光一点,几乎不受阻挡地刺入高大法相体内,直指藏身法相某处的月君本体。

此刻月君毕生修为全在攻向夜麟的两处杀招,若不收回攻势,夜麟挨了自己全力一击必死不假,自己却也讨不了好,要被夏禹剑刺个胸背对穿,大伤元气,因而怎么算都是不合当的买卖。

于是,月君留了个心眼,两处杀招不必全收,收了一处即可。看似相对势弱、紧挨着夜麟背部企图以金桂刺穿夜麟胸膛的月相分身消失不见,神光威势不减丝毫。

最终的结果便是敌我双方都不受损,月君得以避过夏禹剑,夜麟也达到了自己的目的。

所谓目的,即是神仙打架,凡人遭殃。

夜麟知道那些魔族不过是月君从别处抓来的大批奴隶,是生是死月君都不会太过在意,只要能把自己杀了,月君便是葬送整个魔族大军又有何妨?

因此设计令她误杀。

就在夜麟躲避月君攻势的时候,粗及百丈、长似无边的银白神光追逐夜麟,一路横扫,击中了夜麟身后、包围神州天地的无数魔族所在之处。一时间魔族大军陨落如雨,不过片刻已经死伤近半。

纵然不知夜麟意欲何为,被人坑了终归不快,月君一阵火大,神色更冷,直接将白光照向天门外观战的神州众人。

“你害了我的魔奴,我便要杀尽你的人!”

一旦白光正中目标,不止剑祖、爻烈等人会死,天门也要不堪重负被她击破,神州便只有山河破碎、生灵涂炭的下场。

夜麟当然不能答应,闪身格挡,硬接了那道白光,一路狂退。

直至神州众人身前不远,终于白光不能再进。

两相争持之下,月君正欲力发十二分,一举击溃夜麟,忽地,一小截金色剑尖自她胸口突出,鲜血沿着剑尖缓缓滴落。

月君惊怒地回头——

是那把被夜麟抛掷出去的夏禹剑,还有握剑之人,神州禹王。

她受伤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