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帝途 > 第一卷·序幕·一线光明
第一百零八章 迷失
作者:高大威猛的土拨鼠  |  字数:2632  |  更新时间:2019-10-09 02:34:43 全文阅读

拦下夜麟的白袍女子叫做姬晴,声音苦涩:“原以为我可以陪你走到徐州,没想到离别来得那么快。”

眼前少年给她的印象陌生大过熟悉,几乎就是两个人,脸上没了笑容的夜麟冷漠得令人心颤,只是看他一眼,就好像身陷在冰天雪地里。

夜麟沉默不语,几次抬起的手掌终归落下,他在挣扎,在抑制,因为他想杀了姬晴。

杀气冲天、双瞳灌墨,这个模样只在十年前的澈心湖见到过,夜麟眼中尽是杀戮,与现在一般无二,同样的令人恐惧。

姬晴不惧,只见她上前一步,毫不犹豫地抱紧了夜麟,哪怕寒冷浸到骨子里,她依旧不愿放手。纵然夜麟还是十年前的夜麟,姬晴却已不是当年的姬晴。

记忆的篇章一页页翻过,好像走马观花,感觉从来那么淡,一路走来,没有刻骨铭心,没有轰轰烈烈,有的只是与他俱来的浅浅安心和每次听他讲故事获得的淡淡喜悦,谈不上多,可就是那么少那么浅那么淡的一点感觉,姬晴发现自己早已经不能割舍。

现在夜麟要走,而且无望归期,姬晴突然特别留恋起来,直到这一刻,她才意识到藏在心里多年的那一丝情愫是什么。

为什么想到他的时候,自己嘴角会翘。

为什么有他笑的时候,自己心头会暖。

原来一切都是有理由的——

女孩长成了大姑娘,姑娘心里住着撑伞的少年郎。

他在桥上听风,

他在树下回眸,

有他在,陌上花开,无他在,人间雪落。

她姓“姬”,单名一个“晴”字,也爱晴。

为救苍生,夜麟置身黑暗,创造光明,叫她如何能忘。

姬晴低下头,在夜麟耳边轻声呢喃:“我可以去找你吗?”

少年只是沉默,克制杀心不容易,不止高空降落的万千魔族该死,包括眼前女子,夜麟亦有杀意抑制不住地散发出来,袭向姬晴。

夏夜里,姬晴的身躯染上一层冰霜,仿佛感受不到那些刻骨的杀意,她接着问道:“你不说话,我就当你默认了。”

紧了紧怀中少年,姬晴双手渐渐松开。

目送夜麟离开,姬晴最后呐喊道:“下次见面,可要长高些。”

云深不知处,夜麟右眼褪尽墨色,少年捂着胸口隐隐作痛,始终没有回头再看那个女子。

海上狂风骤起,只见夜麟速度猛地变快,一袭墨色瞬间消失在夜色中,伴随一声巨响,从天空裂缝处落下的黑色布幕终被撕裂,漫天星月重现神州。

红筱出现,或许是因为她确信夜麟一定会回来,她脸上没有多少悲伤,只是通红的眼眶怎么也藏不住,盯着姬晴,杀意强烈。

为什么?因为姬晴把夜麟给抱了!红筱到现在都没得手过一次,怎么就让姬晴给抢先了呢?

“账先记着。”姬晴手指天空,道:“在那儿,有我师傅,有夜麟,所以我想去看看。”

姬晴又问:“难道你不想?”

闻言,红筱摇头道:“出不去的,公子提前在船上设了禁制。”

姬晴伸手试探,果然有一层肉眼难见的隐形屏障,但远没有到不可击破的地步。

因为姬晴有“夜语”。

举剑欲斩,红筱却突然将她按住,“禁制对我们来说形同虚设,公子为何多此一举难道你心里不清楚?上面那么危险,我们去了非但帮不到什么忙,还会令公子分心,不想添乱就给我乖乖呆在这,否则别怪我对你出手。”

沉默片刻,姬晴收起黑剑,她知道夜麟什么意思,红筱一向听话,夜麟吩咐了什么她都会照做,设下禁制的用意其实很明显,拦的只有姬晴一人。

况且夜麟并不担心魔族会伤了她们俩,而是担心她们俩被夜麟伤了。

之前从夜麟身体里散发出来的杀意敌我不分,一旦夜麟开了杀戒极有可能真的伤害到姬晴和红筱,这是他无论如何都不愿见到的事情。

再者,云海之上各色光芒炽烈无比,整个夜空亮如白昼,依稀猜得到战况能有多么惨烈,确实不是四境就可以插手的战斗。

虽然不甘心,姬晴只能选择相信夜麟,多看无益,于是回到船楼上的客房里养病,同时打定主意此番事了就回剑冢潜心修炼,闭关破境。

即便夜麟不回来,日后姬晴也要离开神州去寻他,总不能让这个少年到头来只是一个过客,一段回忆。

姬晴一入定,红筱立即悄悄出了商船,隐匿身形飞上高空。

夜麟要她老老实实待着,怎么可能?

十年来,红筱无数次溜进夜麟的房间,尽管没能成功睡了夜麟,常把夜麟吓得不轻。

无论夜麟布下什么禁制,红筱总能悄无声息地破解,原因无他,天赋而已,因为红筱的母亲姓涂,父亲姓夏,红筱亦是化名,真名唤作红颜。

夏红颜,禹王陵守陵人之女,半人半狐,姿容绝代,生来祸国殃民。

可惜遇人不淑,夜麟是个不食人间烟火的榆木脑袋,不近女色。

也不知道姬晴怎么就走到自己前面去了,她长得是好看,不比自己差,可男人不应该都喜欢妩媚点的嘛?夜麟没理由选姬晴才是,怎么就抱上了呢?

红筱有些郁闷。何止抱,脸都埋进去了。咦……?好像姬晴是要大点?

这么一想,红筱不禁更郁闷了。

亏得夜麟现在没有理智,更不知道红筱在想什么。

杀敌便是!

魔王与神州众五境的战场还在天门附近,抽不出手地方魔族军队,大军如瀑倾泻,恰逢禹王封闭了天门入口,大军遭到断头,只涌进一小部分。

所谓的“一小部分”,确有百万之众,非同小可。

纵观冀州厉氏权柄极大,手握雄兵五十万,已经是整个大明朝的所有兵力,其余九州各派势力杂满打满算也就凑个几万杂兵出来,试想百万魔族一旦到达地面,足以形成碾压之势,踏平九州实非难事。

先头部队里皆是魔族中最为好战嗜杀的一部分精英魔族,杀心之重无可比拟,毫无仁慈善良可言,手染鲜血无数、死有余辜,夜麟杀起来没有负罪感,出手不留余力,转眼席卷了半片天空。

魔族军队不留弱者,没有二境,更没有一境,清一色三境以上,却被夜麟如同宰鸡屠狗一般虐杀。

无需招式,挥袖而已,黑色气流瞬间席卷半片天空,无数魔族血洒长空,浮尸漫天。

夜麟浑身浴血,可又有哪一滴血是属于他的?血液尽数来自魔族。

犹如杀神降世,看得饕餮、国师、爻烈、剑祖等人眼皮狂跳。谁能想象这个平日里只会下棋的和善少年杀起魔来这般狠辣。

想必夜麟真要杀人了也不会心慈手软。

所以他们大抵现在都是庆幸神色,庆幸夜麟没跟自己拼命。至于不认识夜麟那几个,今夜过后也当刻骨铭心。

抛开十位魔王神通广大不说,百万魔族尽是三境以上,四境多如牛毛,五境更不在少数,便是他们这些个成名已久的老怪物一起上也要头皮发麻,夜麟竟然就这么一个人挡了?

还越杀越猛。

每杀掉一个魔族,夜麟身边的黑色气流就更盛一分,不过片刻而已,他们已经看不见夜麟身影,无比庞大的黑色云团如日中天,几乎就是一颗黑色的太阳。

神宗皇帝最先发觉,厉喝道:“快躲开!”

无论人、魔,皆四散逃亡,唯恐避之不及。

下一刻,黑色太阳就这么炸开了,黑云当空肆虐,所向披靡,魔族但凡触及,眼中再无色彩,因为他们已经看不见光、感受不到光。

冰霜之下,尽为死尸。

国师最为接近夜麟,险被波及,寒声质问道:“夜麟!你什么意思?”

高空中,少年迷醉于无边杀气之中,听到有人唤他名字,愣了愣,忽地笑了。

“你是谁啊?想死吗。”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