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帝途 > 第一卷·序幕·一线光明
第一百章 休战
作者:高大威猛的土拨鼠  |  字数:3002  |  更新时间:2019-09-28 01:19:55 全文阅读

天平倾斜向夜麟这边,虽然少了“四境之上”的姬晴,却多了个五境的康庄,败势悄然转换。

玄霆、剑宗立侍国师左右。

夜麟回到桌前,伸手做请,“夜色正浓,莫要扰了宁静时候,不如让他们都停了吧?”

国师手握信符,只消轻轻捏碎了,自然还会有别的帮手来此支援,拼的就是一个底蕴。

夜麟无奈道,“此处到底是扬州地界,剑冢时时盯着这里,国师就不怕事情闹大了难以收尾?”

闻言,国师果然收了念头,把心思放回棋盘。

今夜之局试探居多,本没打算分出个成王败寇来,若能拿下夜麟自是最好,拿不下也不必强求,等到了徐州帝都,国师和神宗皇帝有的是法子拿捏夜麟。

见国师坐下,玄霆便知今夜打不起来了,于是飞上高空劝止弗为、屠浮二人,远远观战的爻烈也示意魏阳、红筱收手。

双方虽然罢战,扬州城却无法恢复平静。

突然闹这么一出,弄得满城风雨,睡是铁定睡不着了,兜里有些闲钱的绿林枭雄、江湖侠客、豪门子弟几乎全都聚集在各大茶馆酒楼,议论纷纷。

类似这等层次的战斗天下少有,几乎就是神仙打架一般,许多人活了一辈子也才见着这么一次,各种小道猜测横行市井,还有牛皮吹的满天飞。

浮萍客栈里的人渐渐多了起来,各方人士聚在大堂里吵得热火朝天,掀桌摔碗的不在少数,但是掌柜心里乐呵。

图个啥?

人一多酒水吃食卖的就更多了,有钱赚!

掌柜召来伙计,命他给每一桌买了酒水的客人送上几盘酱菜,也给客栈里的住客送些宵夜。

伙计当时就犯迷糊,扬州城里谁不知道自家掌柜是出了名的铁公鸡,一毛不拔,怎么今天突然阔气了?

见伙计还在犹豫,掌柜恨铁不成钢地骂道:“活该你一辈子没出息,赚钱都不会。叫你去就是了,管那么多干嘛?”

作势要打。

怕挨打,伙计拔腿就跑,先给各桌上好了酱菜,又一间挨着一间地给客人送上宵夜,累死累活了半宿,到最后也没想明白自家掌柜为什么这么做。

前台算盘越打越响,掌柜脸上笑意几乎多到藏不住了,只是粗略计算一番,今夜卖出的酒水吃食抵得上平时三个月的经营。

什么叫生财有道?酱菜好吃不要钱,但是耐不住腌出来的味重呀,越吃越渴,能不多要酒水?

还有,给住客送宵夜真当是他做掌柜的好心了?

不要太天真。人家没醒的本来好好睡着,伙计一敲门不就都醒了,醒了还能干啥,人都是爱凑热闹的,醒了就要出来打听,然后跟着喝酒吵架。

要喝酒,得花钱,钱就是这么来的。

大把大把的银子进入口袋,欢喜之余,掌柜不着痕迹地瞥了一眼客栈三楼地字一号房。

也不知道,大人要抓的人抓住了没?

掌柜姓马,单名一个“镞”字,正是傍晚时向国师报信的那位死士。不止马鏃,扬州城中有接近一半的客栈安插着国师的眼线,潜伏多年,无声无息,浮萍客栈的马掌柜只是其中非常不起眼的一个。

不曾想,地字一号房的房门竟然开了,出现在马鏃视野中的女子不是国师的人,而且神色不善,马鏃强忍心头悸动不露异样,笑问道:“这位姑娘可是要点什么?”

红筱往柜台上重重一拍,闷闷不乐道:“给我上一锅人参鸡汤,人参要千年的深山野参,鸡要十年的家养老母鸡。”

马镞一愣,面露难色:“十年的老母鸡不成问题,可那千年人参让我上哪找去啊,客栈店小,姑娘这不是诚心为难我吗?”

挪开手掌,显现出一锭黄澄澄的金子,红筱怒道:“没有不会去买吗?扬州城药铺那么多,我就不信找不到一支千年人参!”

马鏃脊背生寒,生怕眼前这只凶恶的母老虎下一刻就要把自己宰了,揣着金字就上街去找药铺买人参,挨家挨户问过去。

马掌柜一走立刻有人察觉,越来越多的人看向这里,客栈大堂渐渐静了下来。

本来心里就不舒坦,现在还被一堆酒色之徒盯着看,红筱偏过头,怒道:“看什么看!看瞎了你们的狗眼!”

云袖如霞,轻卷红尘万丈;美人如玉,静卧浮生几许。

红筱虽走,厅若留芳。

可闻针落的客栈里,不约而同响起阵阵吞咽口水之声,毫无保留地传到红筱耳朵里。

令她觉得更烦了。

路过地字一号房,望着那个专注下棋的白衫少年,红筱目光幽怨。

难道自己的姿色只能吸引这些凡夫俗子,在他那里真的一点用都没有吗?

只是这样还不足以令红筱那么气愤,毕竟夜麟那家伙一直是个不折不扣的榆木疙瘩,对男女之事无感也不是一年半载的事了。

之所以闷闷不乐,因为鸡汤是夜麟打算买给姬晴补气的。

一想到刚才他们俩还贴身抱着,红筱就气得牙痒痒,早知道她也该被屠浮那个臭和尚打伤了才好。

进入房间,红筱坐在床边,对着重伤昏迷的姬晴晃动手里的匕首,自言自语道:“要我照顾你?开什么玩笑!不一刀子把你捅死已经是本姑奶奶大发慈悲了,你最好安分点,再敢跟我抢,脸蛋给你刮花掉,听到了没有?”

被窝里,姬晴冷不丁应了句:“哦!”

红筱瞪大了眼睛,一脸的不可思议:“你没昏迷?”

姬晴侧过身来,与红筱四目相对,笑容更似炫耀:“难得这种机会,当然要好好感受,昏过去多浪费?”

红筱恨呐,恨得咬牙切齿,恨不能白刀子进去红刀子出来,送姬晴归西。

姬晴脸色苍白,非常虚弱,没力气分出神念窥探,问道:“他还在隔壁下棋吗?”

红筱嘀咕道:“废话。”别过头不爱搭理她。

姬晴不再自找没趣,静静想着什么,脸上时常挂着一丝若有若无的笑容。

一点红晕格外扎眼。

红筱忍不住了,举着匕首就捅。

姬晴不闪不躲,任由匕首抵住自己胸口,只差一丝就要划开皮肉,轻声道:“你知道他多少?”

红筱眉头一挑,不屑道:“总之比你多,这几年朝夕相处下来,公子什么事情我都知道。”

“那你为什么不看着我说,是心虚了吗?”姬晴凝视红筱,眼中却没有红筱,只是念着那个人。

红筱把匕首架在姬晴脖子上,“那你又知道些什么?他这么闷一个人,什么事情都习惯藏在心里,只要他不肯说,你又怎么能知道?”

姬晴忽然有些开心:“我偷看过他几次,他没跟我计较。”

红筱疑惑道:“偷看?”

姬晴点点头,笑道:“嗯,就像你自以为藏得很好的那几条毛茸茸的小尾巴,其实我也看得见。”

红筱下意识地伸手往背后一扫,什么都没抓到,然后她明白过来,姬晴确实能看到某些别人看不到的东西,于是问道:“你在他心里看到了什么?”

姬晴神情恍惚:“一个梦。”

红筱怔住,“梦?”

姬晴开始描绘这个无比模糊的梦境——

孤岛四面周围只有一片汪洋,岛中间有一棵参天大树,枝叶足以遮蔽整座岛屿,然后是几个模糊到连背影都看不清的人,这样的人影有十一个。

就像走马灯,姬晴的视线随着梦中夜麟的视线不断转移

一人背靠大树,正在沉睡,一人依偎在那个沉睡中的人身上。

一人盘坐树梢,一人树下冥想。

海岸边,一人独立,一人栽花。

树洞里,一人下棋,一人下厨。

鸟背上,一人抚琴,一人轻和。

还有最后一个,躺在枝叶从中,举着酒葫芦,醉生梦死。

这时,好像他们都看到了什么,笑问道:“小六,回来啦?”

顺着夜麟的目光,姬晴还看到了有动物向他跑来,一匹狼和一只小猴子。

但不论人、物、景,全都模糊不清。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悲伤不能自控地从心底涌起,姬晴神色黯然:“这是夜麟的家,可他什么都不记得……家是什么样子,家人是什么模样,甚至家在哪里,全都是一片空白!”

“从夜麟记事起,好像他一直在修炼、在历练,虽然无趣,可那些他全部记得,唯独不知道这个梦境从何而来,但是每当夜麟闭上眼睛,这个梦就会一次次地上演,无比真实,呼唤着他要他去寻找答案。”

红筱神色复杂,若非亲身经历怎么会有这样奇怪的一个梦境,更令她难以想象,“你问过他?”

姬晴只是摇头:“问了他也不知道,何苦惹他忧愁?”

话题至此被人打断,屋外忽然响起敲门声,红筱去开房门,竟是夜麟端着鸡汤过来了,不禁问道:“大明国师那边?谁赢了?”

夜麟笑道:“他走了。输赢其实无所谓,只不过国师和神宗皇帝有心试探,我不得不赢,输了反而容易遭到猜忌。”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