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帝途 > 第一卷·序幕·一线光明
第九十九章 拖时间
作者:高大威猛的土拨鼠  |  字数:3053  |  更新时间:2019-09-26 07:11:47 全文阅读

棋至中盘,局势对夜麟越发不利,夜麟苦思良久,始终举棋不定,竟有几分投子认输的意思。

国师始料不及,他一直在等着夜麟所谓的“后手”,堂堂禹王后人,还阴了自己一把,总不该如此不济才是。

不曾想夜麟揉揉肚子,讨饶道:“我有些饿了,可否暂停片刻,容我去吃点东西?”

国师面不改色,只当夜麟是在消遣自己,“厨子和小二都跑到大街上看打斗去了,没人给你做吃的,阁下还是安心下棋吧,分出胜负再吃不迟。”

夜麟没搭理他,离座起身头也不回地向门外走去,“饿了好多天呢,我找点东西垫垫就行。”

国师心生不悦是假,出手试探为真,弹指一道青芒打向夜麟,力尽七分。

一指过后。

夜麟胸口被打了个对穿,可国师却没有击中实物的感觉,眼前的夜麟才刚化作云雾消散,客栈走廊又出现了一个夜麟。

夜麟左手举盘牛肉,右手架锅鸡汤,臂弯再吊两只烤鸭,嘴里还咬着个大肉包子,迈过门槛,因为桌面上摆了棋盘,夜麟把菜肴径直放在凳子上,转手又走,显然这点东西不够他吃。

国师放下手中棋子,静静地看着他忙出忙进,夜麟从没离开过自己的感知范围,没什么特别的用意,真的只是在端菜。

一击不成,国师便没了心思再试。

菜肴已经多得摆不下,夜麟还没有停下来开吃的意思,反倒是嘴里那只大肉包子一个换一个,不知吃了多少。

终于,厨房里那些被厨师事先烹好的菜肴都给夜麟端到这里,不论冷热。

夜麟盘腿坐在地上,笑问道:“国师大人,来吃点不?”

国师淡淡道:“修道多年,禁绝腥荤五谷久矣,不用管我,阁下自便即可。”

然后夜麟就这么旁若无人地大快朵颐,虽然看着不如何粗鄙,坐地上吃饭到底优雅不起来,国师总觉得有些扎眼,“禹王后人身份何其尊贵,原以为都是高高在上的贵公子,不曾想,也这么……不拘小节。”

夜麟嘴里的肉还没咽下,嘟囔道:“这你就错了,当年天外邪魔入侵,神州遍地狼藉,命都快没了,谁还管桌子凳子剩了几条?禹王吃相如何不难想象。”

国师嫌弃道:“先咽下了再说话。”

夜麟咧咧嘴正想笑,不慎被肉噎住,赶紧端起鸡汤灌了一口,大气长舒。

简直不忍直视,国师别过头,观棋不语。

窗外天际常亮,时值深夜却像白昼,三处战场犹如三个太阳,时时在云中闪烁。

扬州城无数百姓在街上仰望,神色各异。

最激烈的那处,雷火喧天,难舍难分,是弗为和魏阳的战场,这两人原本出身同门,因为长期看对方不顺眼,时常起争执,对彼此的手段再熟悉不过,此刻修为相仿,一时三刻轻易分不出高下。

别人不知道,魏阳心里其实憋屈得很,弗为对他心生杀意,夜麟却叫他能藏则藏,不要太快分出胜负,更不要分出生死,最好拖到天亮,摆明了要魏阳留力。

弗为修为本就不输给魏阳,夜麟要他留力,能留个啥?魏阳忽然想起,夜麟要他藏的应该是那对珠子,反正他也没琢磨明白,根本用不了,临阵磨枪反而束手束脚。

第二处战场,剑宗八剑齐出,威力无穷,又工于心计,逼得姬晴空有一身修为却施展不开,且战且退,深陷被动,所幸鎏云剑剑灵不敢让姬晴受伤,主动现身帮助姬晴,才能与剑宗缠斗许久。

随着时间一点点过去,剑宗的气势出现了极细微的波动变化,好像……弱了些?

姬晴敏锐地察觉到了什么,“你受伤了?”

剑宗激斗狼庭之主耶律莨材的时候刚好夜麟到达荆州没多久,至今不过寥寥数日,没有给他多少时间养伤。

剑宗话语极少,手上却渐渐加重力道,意在速战速决。

八剑势大,鎏云有些独木难支,艰难道:“亏得他重伤未愈,否则你早已落败。”

姬晴眼见剑宗将越王八剑使得炉火纯青,若无剑祖赐予与之对应的心法,绝无可能做到这种程度,遂问道:“若你真是渊亭师兄,为何不与我回剑冢面见师傅,反而对他老人家不敬,更和大明国师这样的奸贼为伍?”

剑宗冷哼一声,“呵?回去?想来剑祖那个老不死的自己也羞于和你提起当年做了什么亏心事,今夜你若能活着回去再自己问罢!”

姬晴双眉微蹙,怒道:“哪怕我一再忍让,你始终不肯说出具体缘由,反对我步步紧逼,侮辱我的师尊,真假暂且不论,纵然你真是我渊亭师兄,姬晴也要在这里与你问剑一场!”

剑宗的答案比姬晴更直接、更决绝,毫不拖泥带水,倾力施为,一剑斩来。

掩日生寒,剑气铺天盖地,席卷姬晴所在的半天云彩,云彩被剑气波及瞬间变成冰渣簌簌落地。

直到掩日剑气横推十里开外,威势殆尽,姬晴才从滔天剑光之下现出身形,双手有些脱力,不住地微微颤抖,大汗淋漓,十分狼狈。

姬晴心里明白,要么取出眉心黑剑拼死一战,要么自己只有败在剑宗手底下的这一条路,不论哪个都是她现在不愿接受的,好在夜麟料敌先机,曾告诉她“这一战可以输,别伤了自己就好。”

姬晴没了后顾之忧,举剑向天,鎏云剑开始吞云纳雾,剑身闪耀,犹如此方天地间的一盏明灯。

到最后,已分不清姬晴周围,是云气,还是剑气。

却邪相迎,剑光如血,剑宗身化修罗,背负炼狱,正面撞上姬晴倾注了全身力量的一击。

爆炸过后,姬晴力竭,从高空坠落,剑宗伤上加伤,身形晃了几晃,支撑着没有倒下。

不是姬晴实力强过剑宗,相反,姬晴现在的修为远远不如剑宗,但她有鎏云剑灵相助,须知二打一,打的还是个重伤未愈的人,本来就不太公平。

夜麟有感,顾不上吃,就要出门去接姬晴,刚出门,立刻一道雷光打在夜麟胸口。

原来是国师瞅准夜麟这边阵营有人倒下,见夜麟心神不定,抓住机会想将他重伤。

用上了十成力。

可惜再一次打空。

眼前夜麟缓缓消失,不知从哪冒出来的夜麟冲上天去,于千钧一发之际接住姬晴,缓缓落下,用只有他和姬晴听得到的声音,悄悄安慰道:“我回来了。”

从剑冢到扬州城这段时间,夜麟离开过,只留下一道分身,包括梁州北界接应老乞丐的也是分身,姬晴不知道夜麟去了天外,因为足够信任,所以无需去问,更无需知道。

姬晴只知道,现在他回来了。

姬晴露出一抹淡淡的笑,仿佛可以放下什么都不管了,就这么在夜麟怀中沉沉睡去。

姬晴昏迷,鎏云剑灵不敢上前,夜麟也没管他,只是细心把剑收起来,系在姬晴腰间。

回到浮萍客栈,夜麟安顿好姬晴,笑道:国师这就不够意思了,夜麟只是输了一场,还有两场未定,您却前后出手两次试图将我击杀,事不过三。”

国师冷笑道:“别以为我看不出你在拖延时间,是在等雍州的援军过来帮你?别妄想了,皇上亲自候着李玉,只要他敢来,皇上便以真龙天子的身份,降了那条妖龙。”

夜麟似乎不太关心这个,继续坐在地上吃东西,轻笑道:“谁说我在等援军了?”

国师疑惑不解,“棋盘内,你大势已去,棋盘外,你带的人手逊色于我,终究要输,你还有什么好逞强的?”

夜麟笑而不语。

这时,飘在空中的玄霆老道忽然走进屋来,脸色难看。

不必多言,玄霆的出现本身已经很能说明问题,国师顿时明白过来,“好一个围魏救赵!原来你事先料到我会邀请玄霆过来参与围剿,竟然派人趁机到奉天府去作乱,要他后院起火。真以为我会怕了你不成?解决了你,再去料理其他,一样事半功倍!”

夜麟从容收拾好碗碟,站起身,随手在棋盘上补了一子,笑道:“其实我真的在等援军,只不过不是李玉罢了,你猜猜,会是谁,那人你认识。”

只一子,虽不能扭转整个局势,却给一盘死棋开启了新的局势。

大明国师脸色铁青,他早该猜到,雍州不止李玉一个五境,否则前几日蛟岛大举入侵雍州,只靠李玉和夜麟大老远从荆州请来的饕餮两人又怎么可能在厉人杰眼皮子底下轻易吞掉整座蛟岛十万龙众,甚至不留半点痕迹?!

那么雍州龙门除李玉之外的第二个五境,究竟会是谁?

有一位紫裳公子从天而降,缓缓走进这间平淡无奇的小客栈,笑道:“天道浮沉万年,苍生轮回几世,唯有你我,皆是一叶青萍,大明国师,可还记得在下?”

紫裳的年轻公子单膝跪地,对夜麟口呼“公子,雍州诸事已毕,我便立即赶过来了,希望不会太迟,公子勿怪。”

夜麟将他扶起,笑道:“不早不晚,来得刚好,我怎么会怪?”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