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帝途 > 第一卷·序幕·一线光明
第九十七章 局中局,棋观棋
作者:高大威猛的土拨鼠  |  字数:3154  |  更新时间:2020-01-23 10:37:18 全文阅读

爻烈走后没多久,夜麟就出现在天门之外,夏雨少不了一番震惊,蹲在门口细细数了几遍才站起身,即便其他几处不算,扬州可还有一个,正与驿站小厮商量着购置马车的事,姬晴、瞳渊等人守在一边。

夏雨脸色古怪,欲言又止。

夜麟缓缓坐下,道:“匪夷所思?”

虽然夏雨已经不属于“人”的范畴,他仍旧保留着人的情理感知,也会好奇,也会震惊。

夏雨问道:“到底哪个才是真的你?”

夜麟淡淡瞥了一眼天外星河,问道:“何必执着于真假,为什么就不能全是真正的我?本体只有一个,其他一定都是虚影?谬论而已。生命的存在形式从来不必受限于肉身,更没人这么规定过,之所以会有这样一个说法,只是他们做不到罢了。”

眼观星河,夜麟平静得看不见半点情绪,“其实外面的世界很大,如果你没有死在这里,以你的资质,一定能看到比这个更加奇妙的东西,因为有很多。”

夏禹剑飘忽不定,无法显化,夏雨涩声道:“就好比我现在的‘合道’?算是某种‘意志’?”

沉默片刻,夜麟补充道,“学无止境是真的,包括现在,我仍一直在学。只因为学的太深,太高,一个不注意出了点问题,所以我来到神州寻找解决的法子。你心里的问题我已经替你解答,剩下的不要多问,问了我也不会说,听多了,就算你能接受,神州却接受不了,怕崩。”

夏雨紧了紧袍子,苦笑道:“你这样我很没安全感,我想的什么你都能猜到,话题很难继续下去。”

夜麟有些无言以对,便不再看他。

夏雨试探着问道:“是因为神州的道太过渺小么?”

夜麟没否认:“以神州为例,世人只知大道五十,天衍四九,遁去其一,殊不知神州之外,五十终归太少,撑不起一方世界,大道何止三千。”

夏雨心潮澎湃,久久,终化作一声叹息:“可惜,我没机会看到那些了。”

夜麟忽然回过头,嘴角处莫名多了一抹浅淡弧度:“谁说没机会了?”

夏雨想问,夜麟却没打算把这个话题继续下去,“时机未到。”

夜麟把天聊死,夏雨眼观鼻鼻观心不说话,沉默持续了好一段时间。

比耐心,夏雨在天门外头枯守万年,他还真就不信了,夜麟能比他沉得住气。

一恍半日时间过去,扬州城中的“夜麟”一行已经入住浮萍客栈,大明国师领着玄霆、弗为、屠浮找上门来,打架的打架,下棋的下棋。

两个夜麟,不管天上还是地上,总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还有闲心下棋,只不过一处有对手,一处是在跟自己下。

棋盘也有所差异,和大明国师对弈用的棋盘是一面木制棋盘,纵横各十九道,夜麟在天门外面用的棋盘纯粹由光线构成,从上而下层层分离,仿佛一座金字塔,脚底踩着最大那个棋盘纵横各有四十九道细线。

夜麟专心捣鼓着棋盘,开口道:“比耐心会不会太没意思了点,堂堂神州人王,你就这么苦中作乐?不如来试试帮我补完这局棋。”

夏雨瞪大眼睛看了会,“扬州那个还好,这里这个棋局我可看不懂,看一会就脑仁生疼,不行,不看了。”捂着脑阔别过头去。

夜麟本没指望他帮忙,缓缓道:“我下过最大那个棋盘叫星局,纵横各是天干地支的一百零八道细线,棋子数量则与周天星斗之数相合,一局棋下了差不多有三百年。”

指了指头顶,夜麟又道:“后来发现时间被他压缩了无数倍,其实用时只有一晚上,但是我的头发,全白了,好不容易才黑回来。”

一夜白头。

夜麟所说太过骇人听闻,由不得夏雨不惊悸:“压缩时间?那个‘他’是教你下棋的人吗,他的棋盘又有多大?”

“横竖都比三千多。”夜麟停下落子的动作,苦笑道:“我看他下棋跟你看我下棋差不多是一样的心情,可能我还不如你,看一眼就感觉自己快瞎了。”

这话一听,夏雨心里舒坦多了:“呦,还会笑,我原以为这个你不会有感情。”

“我又不是没有思想的石头,更不是漠视众生的主宰,为什么不能有情绪?”夜麟收起棋盘那一刻,重新做回一个“正常人”,脸上的表情渐渐丰富了起来,手指星河,笑道:“神州的敌人并不是你目光所及那些个住满了万千邪魔的浩渺星辰,要在更远的地方,远到你几乎看不见,如果不让他们知道疼,邪魔死了一批还会从别处又赶来一批,禹王只有一个,拦得住前一万年,拦不住后一万年。”

夏雨郑重抱拳,躬身拜道:“请前辈教我,我该怎么办?”

夜麟避过他那一拜,脸色古怪,“别喊我前辈,如果不考虑时间上的差异,其实我年纪尚不及你十分之一。”

夏雨悻悻然,明明两人差着境界,他年纪还比夜麟大,有点受伤。

夜麟踩着脚底下那道肉眼不可见的屏幕:“外患不扰则内忧多生,不止皇朝,一方世界同样如此,神州安稳太久了,以至于现在人心病弱、大道不显,例如大明国师惑乱众生这事,其实你的责任不小。”

夏雨微愣:“你的意思是让我把天门打开?”

夜麟双手合十,手掌间开了一条不大不小的缝隙,道:“当然不是说你错了,你没做错,按当时的情况来说,神州如果不封闭起来注定是个生灵涂炭的下场,但是现在的情况和万年前已经大不一样,你开个缝就行,有进才能有出。你已经死了,我亦待不了几天,给孩子们把路铺好,剩下的交给他们自己闯荡,是福是祸虽由天定,结局如何却在人心。”

夏雨苦思良久,迟迟未能拿定主意。

夜麟劝道:“万物守恒,哪怕穷尽神州的力量也不可能培养出一位超过神州的存在,你,人王夏雨,神州主宰,不就是这么个例子?闭门锁界守了神州万年,穷兵黩武,力量只出不进,神州因此积贫积弱已久。只说我刚到雍州那会,灵气竟是半点也无,几乎就是一块死地,要不了多久,整个神州都会变成这个样子。”

“我翻过不少神州史书,也知道当初天门还没关上那会,神州百族同存,天才辈出,诞生了多少五境,再看看现在,寥寥无几。”

夏雨终于动容,“好,那我就给天门开个缝。”

夜麟突然坏笑起来:“开门缝不妨碍你收门票,不如先与那些邪魔讲好条件,收取物资,再放一部分邪魔进来,以这方世界的掌控权为赌注,花落谁家全凭各自手段。神州现在穷得很,有利可图的机会千万别放过,这钱赚的不亏心。”

拿天外邪魔的物资培养自家人才,再让用这些物资培养成材的自家人才反过来捅天外邪魔一刀,怎么听着阴损了些呢?

夏雨喉咙发干,“放邪魔进来,受苦最多的却是无辜生灵、平民百姓,真要如此吗?”

夜麟道:“神州命悬一线,大道日渐崩溃,人心也已经坏到不能再坏地步,若是还有别的办法我不会不做,现在只能考虑怎么把损失降至最少。何况天塌下来自有高个的顶着,雍州我正在着手重建,龙门蒸蒸日上,发展迅速。此外,雍州与荆州的结盟也定下了,扬州还差着点,包括其他各州,最终都是要想办法拧成一股绳的。”

人心向背定成败。

夏雨有口难言,啥叫事无巨细,这便是了。夜麟面面俱到,什么都考虑替他周全,他还有什么好说的?照做而已。

诸事毕,夜麟笑道:“那我走了。”

夏雨仍有不少细节想要请教,见夜麟要走,忙问道:“你要去哪?”

夜麟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当然是回去和大明国师接着下棋啊。”

夏雨傻眼了,“你不是说每个你都是真的你么?难道擅长下棋的只有这一个?”

夜麟忍俊不禁道:“本体不一定只有一个、分身也可以是本体,话是这么说,可我还做不到啊,本身我也不善此道,学了些皮毛而已,只有这一个是真,其他的都是虚。不这样忽悠你,你怎么会觉得我深不可测,然后乖乖听我说完?你贵为神州人王,心气哪能低了?傲着呢,指不定得先和我打一架再考虑认可我。”

夏雨眼皮狂跳,拔剑砍死夜麟的想法按捺不住地从心里往外冒,直冲天灵盖,好不容易按下冲动,夏雨讽道:“凭你这个棋力和算力,我尚且不能幸免,沦为你掌中玩物,你跟大明国师有什么棋好下的?欺负他,你亏心不?”

夜麟咧嘴笑了笑,没觉得不好意思,“动动嘴皮子就能解决的事情何必大动干戈?何况真没什么好亏心的,今日和他下棋我若是输了,他与当今皇帝反而不信,必须展现出高他一丢丢的棋力,搏一个险胜出来,他们才会觉得合情合理,然后两个人合起伙来对付我……”

夜麟说得轻松,夏雨半点不觉得轻松,算无遗策不是只靠说就能做到的,而且他根本不知道夜麟还藏着多少后手。

夏雨知道的只有棋盘上下,夜麟判若两人,一个谈笑风生,一个智计深沉,但是不管哪个夜麟,都很可怕。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