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帝途 > 第一卷·序幕·一线光明
第九十六章 国师请猜先
作者:高大威猛的土拨鼠  |  字数:3008  |  更新时间:2019-09-23 09:35:40 全文阅读

天色渐暗,车轮碾着砖石路面缓缓前行,马车绕过数条街坊小巷,最终驻进扬州城中一家寻常客栈,是前两日那对男女入住的浮萍客栈。

巷弄里乔装打扮成市井百姓的影子们不敢过于靠近,只派了一人回去报信,剩下的继续隐藏,留做眼线,确保不会有苍蝇从他们眼前飞走而不留痕迹。

行于人海,视线在客栈和扬州城最中央的那座高楼之间游移不定,马镞心有戚戚。

听说,主子亲临扬州,为的就只是浮萍客栈里的几个人。

成为死士已有十多个年头,下至贩夫走卒,上至王公大臣,马鏃不止监视过,死在他和他同伴手上的也有不少,却从没听说过有需要主子亲自动手的硬钉子。

客栈里的人令他心生好奇,到底是什么身份,何方神圣能劳国师大驾?

盏茶时间,马鏃在镇江楼外现出身形,轻轻叩响狮首门环。

没多久大门打开,无需小厮引路,马鏃自行上楼,辗转迂回数百阶梯从他脚下掠过,最终没敢迈过那道门槛。

屋里不论坐着的、站着的、躺着的,都是动动手指就能捏死他的存在。

居中首位坐着的大明国师身穿龙袍,黑底青纹,龙生四爪。

左下首是一位鹤发童颜的“年轻”老者,一袭道袍隐有紫光流淌。老者不是孤身前来,他身后还站着弗为,那个曾去过雍州争夺机缘的奉天府弗为。

右下首躺着个面带凶相的酒肉和尚,鼾声雷动,全然一副不怕国师责罚的模样。

马鏃只在屋外跪奏:“目标已经入驻浮萍客栈,两男一女,深不可测,还有幼婴和幼兽各一,毫无修为。”

“婴儿?”国师不由得想到那个被白衫少年从封印里头抱出的婴儿,骨戮疯一般地向自己发难也是因为他,想来那个婴儿藏着不少秘密。

国师拂袖示意马鏃退下,道:“玄霆、屠浮,你们怎么看?”

“年轻”老者玄霆恭敬道:“禀师祖,没问题。”

凶和尚屠浮翻了个身,嘟囔道:“玄霆老道都这么说了,我能不如他?”

国师道:“既然这样,白衫少年交给我,剩下那几个你们自己挑吧。”

玄霆微一沉吟,将目光锁定在那位穿着红袍的青年男子身上,道:“玄霆本事不济,只能帮师祖牵制住这头凶龙。”

国师颔首。

屠浮早早的就注意到了那帮人里头有两位年轻女子,俱是国色天香的容貌,甚合他的心意,狞笑道:“俩女的交给我,打死前能睡了不?”

国师淡淡道:“红衣服那个随便你怎么弄,剑冢来的小丫头给剑宗留着,他快到了。”

屠浮“嘿”一声,“剑宗那小子要来?人数刚好对的上,五五开。”

国师望向玄霆身后那个年轻道人,名叫弗为,据说是玄霆看好的接班人,还有一段时间就要接任奉天府府君。

弗为上前两步,躬身拜道:“剩下那个与弗为境界相若,弗为必定将其拿下。”

国师摆摆手,“若能杀就直接杀了,何必擒拿?”

弗为再拜:“谨太师叔法旨。”

国师起身道:“走吧。”

光芒闪逝,四人踏虚而去,直至浮萍客栈上空,玄霆、屠浮、弗为停步,国师落下,径直走进客栈房间,与夜麟相对而坐。

夜麟举起手中茶杯,笑道:“无茶,清水而已,国师大人可不要嫌弃,夜麟先干为敬。”

一口饮尽。

国师虽没瞧出什么端倪,但没傻到会去喝夜麟推给自己的那杯水。

夜麟不以为忤,问道:“国师所为何来?”

国师道:“前几日皇上得到使者大人传讯,说是调查荆州异动一事有了结果,要回帝都复命,便派我来接应使者大人,敢问使者大人,是什么结果?”

夜麟分别取出两具尸首,一尸为人,一尸为妖兽。

血巫王、血妖。

血妖的尸首国师没见过,血巫王国师再清楚不过,原本就是他的手下,却在国师回到帝都前突然没了联系,原来是死了。

夜麟解释道:“国师勿怪,他们正是荆州异动的源头,降神坛血巫王在荆州大肆屠杀平民,以此豢养了无数血妖、血兽,组成一支妖兽大军,企图对九州不利,好在被我及时揭发。事情败露后,降神坛自行清理门户,将他的尸首交给我,好让我回帝都复命,这不,我马不停蹄地从荆州赶往徐州,就是生怕皇上等久了。”

眼见自己的手下不仅被夜麟杀死,还被他拿来对付自己,国师不怒反笑:“使者大人劳苦功高,皇上定会重重嘉奖一番,只不过本国师有一事不明,还望使者大人明言。”

夜麟缓缓摆开一副棋盘,边道:“国师请说。”

国师上半身微微前倾,道:“禹王陵向来与世无争,此番入世,又悄然扶植了龙门这一势力,为的是什么?”

夜麟装傻充愣,“国师您说的什么我怎么听不懂?”

国师冷哼道:“既然做了就没有不敢当的道理,使者大人何必这副做派?徒惹人笑!”

夜麟无奈道:“即使国师这么说,夜麟也不敢拿着帽子胡乱戴呀。”

国师脸色稍稍阴沉,以手指天,换了个称呼“阁下可是来自上面?”

夜麟点点头,他确实从上面来,没必要否定,只不过被国师误以为这个上面指代禹王陵。

国师又问:“龙门可是出自阁下手笔?”

夜麟还是没否认,埋头摆弄他的棋盘。

国师道:“神州不容二主,阁下此举已经犯了皇上忌讳,纵然禹王有功于神州,禹王后人亦不可擅自插手九州之事,阁下再不收手,休怪皇上不留情面。”

夜麟没搭理他,只是道:“国师不妨与我手谈一局,若是国师胜了,国师说什么就是什么,若是我胜了,国师送我几个无关紧要的人即可。”

国师眉头微皱,坐下了。

夜麟回头道:“国师带了不少人过来,我不能一一请客喝茶,劳烦你们帮我接待一二。”

姬晴、红筱、魏阳、爻烈应声离去。

抓起一把棋子,夜麟笑道:“国师请猜先。”

……

万丈高空,玄霆、屠浮、弗为各自挑了对手,留下姬晴独立云端。

忽见天际流光,远跨百里云海向着此处飞来,终现一位背着巨大剑匣的白头男子,剑宗。

不知为何,总觉得剑匣有些眼熟。姬晴握紧手中长剑,问道:“我的对手就是你么?”

剑宗只是一句话就把姬晴惹得几乎炸毛:“剑祖那个老不死的近来可好?”

鎏云剑挽出道道新月剑气,倾力斩向剑宗。

食指微动,剑匣铮鸣,剑宗左手挽住一道九尺白光蓄力划过,剑气长如匹练、粗如大瀑,转眼冲散了所有新月剑气。

姬晴看得明白,那把巨剑的名字叫做惊鲵,越王八剑——惊鲵!

“你?你是谁!你怎么会有渊亭师兄的佩剑!”

嗓音低沉沙哑,剑宗端详着惊鲵,似在缅怀,“越王八剑本来就是归我所有。渊亭已死,吾名剑宗。”

……

另一处,弗为电光缭绕,凝望对面那个浑身火焰喷薄,同为四境的修道之人,心头生出些许熟悉的感觉,“你是魏阳?”

魏阳摘下面具,笑道:“弗为,好久不见,我也到四境了,你意外吗?”

短暂震惊之后,接踵而来的是无尽愤怒,弗为道:“竟然背叛奉天府,投靠龙门!你这个叛徒,我要为奉天府清理门户!”

魏阳冷冷道:“我背叛奉天府?难道不是你急着想把我除掉,好让奉天府雷法一脉继续欺压我们火术一脉而找来的借口吗?废话少说,雷、火两脉的争端终有一天要做出个了断,不如就在今天,先由你我开个好头。”

雷霆降世,火光冲天,恍如末日再临。

……

相比前两处,爻烈和玄霆的战场就要显得平静许多,两人心照不宣,像是达成了某种默契——

不打。

一来,爻烈并没有为夜麟舍生忘死、肝脑涂地的想法,懒得跟玄霆拼死拼活。

二来,玄霆的任务仅仅只是牵制住爻烈,只要爻烈乖乖受制,他也没必要主动上前和爻烈大打出手。

须知到了他们这个境界的人,修为几乎没有成长的可能,学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修炼也是,勉强保持一个不进不退的局面已经很不容易。因而修为消耗更是直接与寿元挂钩,用得越多,死得越快,能不打就不打,讲究一个和气生财。

……

最后一处是红筱与凶和尚屠浮的战场,红筱四境,屠浮却有五境,两者境界相差悬殊,胜负已成定势。

国师道:“前三场你我各有胜负,战得平局,可惜我终究高你一筹,最后这第四场是我的胜利,该我先手。”

正如手中的棋子还未落尽,夜麟藏着一颗,悄然落在棋盘上,单双之数又复转换,夜麟赢得先手。

落子时,夜麟笑道:“红筱是名,其实她还有姓,而且是个好姓,第四场未必就是你的胜利。”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