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帝途 > 第一卷·序幕·一线光明
第九十五章 望夫石下的小狐狸
作者:高大威猛的土拨鼠  |  字数:3107  |  更新时间:2020-01-23 10:19:45 全文阅读

“好兄弟,时间不早了,回去吧。”

那是即使站在漫天星河中也能不黯淡了丝毫,反与日月争辉的一个人。

青年握剑俯瞰天门之下,睥睨江山的背影无比高大,如同神州主宰、万物领袖。

他叫夏雨,后世称之为禹王。

剑身一面刻着山川草木,一面刻着日月星河。

剑的名字唤作夏禹剑。

只靠这一人一剑抵挡了天门外数不尽的魔族,守护神州大地上万年。

爻烈皱眉道:“夜麟会不会是外头派进来的细作?要不要我去把他杀了?”

视线西移,禹王看见灯火万家,犹如繁星点点,彻夜通明。还有缕缕名为气运的袅袅红云在黑夜中不断向雍州靠拢,近乎腐朽的神州大地只有这一块生机尤为旺盛,南来的春风盘旋在雍州萦绕不去。

是夜麟的功劳。

夏雨摆手道:“如果他是,我希望能多来几个这样的细作,聚了神州气运不散,我就能沾沾他们的光再坚持几年。何况……”夏雨脸色古怪,“我都杀不了他,你还是省省吧。”

爻烈火冒三丈,“怎么?怪我一万年没揍你,让你忘了疼是什么滋味吗?来,咱们练练!”

夏雨抱拳求饶,正色道:“万年来,天门从未开过,他是怎么进入神州的我都不清楚,而且我与神州合道已经万年,对神州什么时候发生了什么事情了如指掌,唯独夜麟身上始终蒙了一层迷雾,令我看不真切。”

爻烈讶异道:“夜麟凭空出现在神州?”

夏雨点头:“若非他主动寻我,我尚不知有这么一个人存在,只发现神州的道出现了一些微不可查的变化,最让我意外的是只要他在场,夏禹剑就无法显化,这么说你能明白吗?包括我也受他影响不小。”

爻烈吃惊不小:“夏禹剑本是神州天地的大道投影,与其说是一把剑,不如说是一个世界,夜麟拿什么让神州大道不显?”

夏雨连连摇头:“不清楚。现在什么都无关紧要了,天外邪魔蠢蠢欲动,最多不过半年就会发动下一次攻势,史无前例的一次,只怕我撑不了多久,你要早做打算。”

爻烈自嘲道:“天门一旦打开神州唯有破灭而已,覆巢之下焉有完卵?我做不了什么打算,无非是与你共赴黄泉罢了。”

隔着层层云海指向神州之东的帝都,夏雨笑道:“天门将开,你不妨去徐州寻那夜麟,或许他有法子能帮你我。”

怀抱一丝希望,爻烈道:“好,我这就去找他。”

夏雨点点头,正要送别,忽然想到了什么,欲言又止。

爻烈顺着他的目光,看到了一座王陵,一座悬浮在云海中的王陵。

禹王陵,夏雨的陵墓,里面生活着夏雨的后人,这是世人的认知,其实除了夏氏一族之外还有一个种族生活在禹王陵中,此族非人是妖。

狐族。

神州谣传,禹王有妻涂山氏,用情至疾,望夫不归终成石。

非但不是谣传,残酷而又真实。

此刻出现在爻烈面前的夏雨是夏雨死后遗魂与神州意志合道之后生成的特别存在,重生的夏雨再不是涂山氏心心念念的夫君,而是捍卫神州千万生灵的圣王夏禹。

夏雨已死,死于力竭,死后身化天门堵住邪魔进入神州的唯一通道,涂山氏也因此再没能见到夏雨一面。

涂山氏伫立在禹王陵中央已近万年,不过一墙之距,竟成天人永隔,她和夏雨相思、相爱,却不能相见、相拥,再多文字都不过是苍白的描写,无力道明其中甘苦。

爻烈问道:“你有什么未了的心愿吗?”

夏雨神情苦涩,“除了她,神州天下我谁都不欠,反倒是欠我的何止千人万人,可哪怕别人欠我的再多,泼天富贵、无上权势,她通通不要,要的只是我而已。守住了天门,护住了神州,终抵不过……负了她。”

沉默片刻,爻烈转身道:“我去把弟妹的转世之身找来。”

夏雨却拉住他,道:“不必找了,就在陵墓里。”

爻烈没来由地想到了什么,是他灵魂出窍前不经意间看到的一幕,震惊道:“是那只小狐狸?!”

夏雨点头道:“希望你把她带到人间,趁着她还小,带她远离这里,远离我,我不想她这一辈子又被我误了。”

爻烈就此离开,魂魄入体,神念覆盖之下,果不其然,爻烈又在望夫石上看到了那只白色的小狐狸,蜷缩着身子悄悄打着瞌睡,睡得这般小心翼翼,像是生怕扰了禹王陵的宁静氛围。

爻烈拎起熟睡中的小狐狸抱在怀里,不慎把它惊醒,小狐狸的大眼睛里满是胆怯情绪,惶恐不已,口乎老祖宗勿怪,倒头便要拜。

爻烈制止了它,罕见地露出了些许温柔神色:“以后跟着我修炼,好不好?”

……

爻烈走得突然,小狐狸又无关紧要。

于是,这天夜里,没人知道禹王陵里少了一只不满周岁的小狐狸。

小狐狸出生的时候连人形也未能幻化,天赋十分一般,狐族没对它抱有多大期望,加上小狐狸生性孤僻,有事没事就喜欢朝望夫石这里跑,渐渐地,停留在它身上的视线越来越少,直至于无。

包括小狐狸的父母,因其子嗣众多,本也不记得有这么一个女儿。

天亮时分,爻烈就在扬州城外寻到了夜麟一行人,半年时间说慢也不过几个月的事,说过去就过去了,他可等不得夜麟到了帝都再来寻找,鬼知道这小子要在扬州晃悠多久。

爻烈会来,夜麟不意外,小狐狸则在意料之外。

夜麟深看爻烈怀中小狐狸一眼,有不知名的红线无限延伸,红线另一头远在千里之外,牵着某个和它差不多大的婴儿。

夜麟笑了,他道:“有点意思。”

爻烈很不爽,他发现自己对这个白衫少年还是喜欢不起来,许是性格不合的缘故。

夜麟知道的太多,不能说的玄机更多,爻烈总不能什么都靠猜,他心高气傲,除去寥寥无几被他认可的几个人,多说一句话都嫌费事,不可能和姬晴一样逮着夜麟问东问西。

结果就是爻烈和夜麟打交道特别费劲。

爻烈闷闷道:“弯弯肠子太多,你这人真麻烦,能把话挑明了说吗?”

夜麟敛起笑意,“每逢天地大劫、危末之际,支撑天地不塌的栋梁之才就会如雨后春笋一般破土而出,神州将会迎来一个大时代。”

爻烈翻着白眼道:“时势造英雄罢了,老生常谈,有什么意思?”

夜麟忍俊不禁,“那我们来说点真正有意思的,你相信姻缘吗?”

爻烈救活万年,始终孑然一身,全不知男女情爱为何物,遑论姻缘?顿时青筋暴跳,想骂娘:“你跟我一个蛟龙出身的大妖谈姻缘,是不是想打架?!”

夜麟掀起马车帘幕,转移话题道:“帮夏雨的方法我有,咱们车里谈,一会就进扬州城了,人多眼杂,不太方便。”

爻烈眼皮抽搐,火气还没上来就被夜麟强行浇灭了,仿佛一拳打在棉花团上,心里各种不得劲,却也只能捏着鼻子上车。

刚进车厢,看到里面坐着个女子,还有一个婴儿。

瞳渊朝他挤眉弄眼,“爻烈,好久不见,甚是想念。”

姬晴愣了愣,把目光转向尾随爻烈进入车厢的夜麟,狐疑道:“五境?”

夜麟笑着点了点头,“嗯,五境。”

姬晴问道:“她也是你请来的打手?”

算上充当马车夫的鎏云剑灵、车里坐着的姬晴本人,再加上三头火蛟爻烈,夜麟身边足足聚集了两位四境,一位五境,多厉害的刺客才用得上这样的阵仗?

夜麟没觉得有什么不对,笑道:“狮子搏兔亦用全力,你猜今天晚上来找我的会是谁?”

双瞳骤缩,姬晴试探着以心声问道:“大明国师?”

夜麟既没摇头,也不点头。

说明还有别人,姬晴一时却猜不着了,考虑到旁边还有外人在,也就没多问。

爻烈一头雾水:“你们怎么在说什么?”

夜麟拱手道:“今夜会有不速之客到访,请爻烈前辈帮把手。”

爻烈眉头一挑:“先告诉我,你打算怎么帮夏雨,我才会考虑帮不帮你这个忙。”

夜麟答道:“这个简单,刚好也要走了,到时候我上去转一圈便成,给阎王包个大礼送过去。”

爻烈半信半疑:“就只是这么简单?”

夜麟摊开双手,反问道:“不然呢?前辈想要多麻烦?”

爻烈又问:“你要离开神州?”

夜麟不置可否,上身前倾,笑问道:“谈完了正事,咱们来谈谈次要的,东海蛟岛现在很干净,前辈有心思回去吗?那里原是前辈的居所,我帮前辈清理了一遍,打算归还给前辈。”

爻烈直截了当,“那什么混世三蛟和我隔了不知道多少代,关系不大,你不必拿这个试探我,闲归闲,没那么多功夫找你的龙门问罪……”爻烈略作停顿,“说到龙门,雍州有一条真龙,可是真的?”

夜麟莞尔:“真龙差得太远,只比寻常蛟类高等一些罢了,而且他还小,前辈就别打他主意了。

笑成这幅德行,他的话能信?信就有鬼了!

爻烈眯着眼,憋着火。

夜麟只是笑,憋着坏。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