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帝途 > 第一卷·序幕·一线光明
第九十三章 护犊
作者:高大威猛的土拨鼠  |  字数:3619  |  更新时间:2019-09-19 17:12:07 全文阅读

夜麟和姬晴走后,剑冢发生了两件大事。

一是钟余鸣成功破境,成为继伯离、张玄龄之后的第三位新晋长老,速度还要快过原先排位在他前面好几个名次的杨潜。

二是剑冢里某位算不上特别出名的女弟子突然被退隐多年的剑首收下作为关门弟子,吴宓,这位飞上枝头变凤凰的女弟子有了一个新的名字,吴传薪。

算上夜麟大闹剑冢,短短两日间,剑冢就发生了三件大事。

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要不了多久,夜麟大闹剑冢的事迹就会闹得沸沸扬扬人尽皆知,被某些有心人听进耳朵里。

两人走在出谷的小路上,姬晴抢过夜麟手中竹伞,把他一个人晾在太阳底下,捂着嘴笑道:“不管人还是事儿,拿出来晒晒太阳多好?别总闷着,多没意思。”

夜麟一向拿她没什么办法,咧咧嘴,苦道:“你想知道什么问就是,我都告诉你,前提是你先把伞还我。”

姬晴回望身后不远处的剑冢,问道:“这就走了吗?”

夜麟知道她问的是什么,反问道:“不然呢?把那些使坏的人全都宰了?”

姬晴转头与夜麟对视,“你明知道我不会介意,甚至只要你说了,我还会帮你,为什么不做?”

夜麟有些无奈,“知道你不介意,但是你师兄心里会有刺,你师父也会怪你,何苦多此一举?”

眼波流转,姬晴神色愈发温柔,她道:“你心里有气只管做就是了,不用担心我会被师长责备。那么可爱的两个孩子被人欺负到只敢躲在没人的地方偷偷伤心,别说你,我心里也窝着火。苦儿哭的时候多伤心?那帮混蛋,我恨不得亲手剁了他们。”

夜麟摇头道:“谈不上气,他们拜师剑冢本就是我的安排,会被别人视为异类想要除掉也在情理之中,真要气的话其实该气我自己才是,是我把他们推进火坑,没保护好他们。”

“总这么不干脆,你累不累?”姬晴哼了一声“谁能想到那些人这么下作?设圈套给小孩子也做得出来,要不是你拦着……”

夜麟轻声道:“做得出来的,世道有时候比你想的还要差些,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例子其实不少了。”

姬晴不太满意,问道:“明知他们心黑,什么都干得出来,那你为什么还要留着他们?”

夜麟笑道:“人心如此,杀之不尽,死了一个还会冒出来另一个。杀人从来不是解决问题最好的办法,给那些人透点底,警告一番,再送点好处,他们反而卖力帮我照顾俩孩子,就算不讨好,至少不会再动歪心思,这就够了。”

姬晴狐疑道:“真够了?只是揍一顿出气?”

夜麟莞尔:“过犹不及。兄妹俩很聪明的,早就猜到了些许,哪怕我不做更多,已经足够了,以后的事情他们交由自己处理,也算一种磨砺。”

姬晴瞥了眼紧紧跟在身后的某把长剑,还有那个非常多余的老者,道:“那它是怎么回事?”

悬浮在夜麟身后的是越王曾经用过的一把剑,诞生了一具拥有四境修为的剑灵,剑灵常年寸步不离地守护剑峰,现在它的本体被夜麟拔了下来,还带出剑冢。

守护剑灵欲哭无泪,只得跟着。

夜麟看都不看它,“剑灵前辈守护剑峰千年,铁面无私,功莫大焉,我想帮它提高修为来着。”

守护剑灵腹诽不已,什么铁面无私,不就是为难那个男孩没让他过界救妹妹么,至于记仇到这个程度?

夜麟真是护犊得可以,嘴上说着帮自己提升修为,指不定怎么惩罚自己。

姬晴晃着手中竹伞,道:“信你有鬼。”

夜麟打哈哈道:“信不信后面再说,来人了。”

姬晴不喜欢那个追上来的人,收起盘,问道:“打回去,你来还是我自己动手?”

夜麟笑意玩味,“剑灵前辈一定不忍心看我们这些小辈被人欺负,我说的对吗?”

守护剑灵绷着脸道,没答应。

夜麟笑了笑,握住守护剑灵本体长剑,屈指,一弹。

然后姬晴便在守护剑灵心湖深处看到了他遭到雷击的一幕。

夜麟屈指连弹,心湖中高及云端顶天立地的守护剑灵一次次地遭受雷霆击打,身形也越发矮小起来。

现实中,守护剑灵周身雷电缭绕,痛苦至极,抖若筛糠,竟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求助似地望向姬晴。

夜麟手指越弹越快,守护剑灵身上冒出许多青烟,从一位身形高大的老者变成中年人,接着又变成壮年、青年、直至少年,眼看着就要变成孩童。

望着它心湖中雷如雨下,鞭及神魂,不比天劫差了,劈得那叫一个惨,躺在地上就没再站起来过,姬晴心有不忍:“放过它吧?”

夜麟依言停下,眼神示意姬晴看着就好,问道:“剑灵前辈,你我相识已久,你知道我叫夜麟,我却还不知道您的尊名。”

守护剑灵浑身颤抖,一个没拿稳,怀中的瞳渊掉到了地上,摔得不轻。

夜麟嘴角微微扬起,没有再弹,只是伸手握住长剑剑身,不及片刻,剑刃通体橙红。

守护剑灵忍着灼心之痛,赶忙抱起嚎啕大哭的瞳渊,颤颤巍巍道:“鎏云。”

夜麟双手负后,神色几近无情:“无规矩不成方圆,但不论多少个圆和多少个方之间相互套笼,总会有空隙存在,这叫法律不外乎人情,你不认没关系,我认,剑祖也认,所以我能把你带出来,慢慢和你讲道理,道理未必对你有用,但是我拳头比你大,你无论如何都得听。”

守护剑灵脸色惨白,不能言语。

夜麟低头,俯视这个已经变成少年模样的守护剑灵,冷冷道:“剑峰上发生什么事情你都知道,步苦被人设计引入禁制你也是看得明白的,但你从头到尾没有干涉过一丝,甚至连拦阻都未有过,守着你所谓的规矩,万事不管,可以,我不介意。”

夜麟蹲下身,握住守护剑灵脖颈,将他提起,“知道我介意的是什么吗?”

守护剑灵被握得窒息,艰难出声道:“是步迟想要救妹妹的时候,我拦着了,眼睁睁看着剑峰上那些浓郁到极致的剑气窜进小丫头的经脉里,肆意破坏,要不是你出手,小丫头不止废了,还会死。”

夜麟摇头,“这是你的职责,守规矩无错,我不会介意。”

答案被夜麟否定,守护剑灵不明所以,道:“既然这些你都不介意,那你为何拿着规矩这件事追责于我?”

夜麟从守护剑灵怀中接过瞳渊,然后毫无征兆地一把将他掼在地上,随后又补了一脚,踩得剑灵的脑袋陷进土里。

夜麟双手握住长剑两端,随着他逐渐用力,剑刃一点一点掰得弯折,他道:“既然你事事都拿规矩当借口,把所谓的越王法旨当成护身符,那你可曾想过,一旦有一天,你不守规矩的事被人知道了,规矩还会保护你吗?”

夜麟缓缓道:“你不守规矩的事情不多,我刚好知道一件,大吕是你亲手送给钟余鸣的吧?”

守护剑灵震惊无比,怔怔凝望夜麟。

当年,越王藏剑无数,最著名的越王八剑作为剑冢的掌门证明一代代传承下去,其他的则一并埋于剑峰,一直留在剑冢里,等待剑冢历代弟子中的有缘人取走,遗失的、断折的、陪葬的,结局不一而终。

至于没被取走那些个剑器,要么生出灵性暗自修炼,要么经不住岁月流逝,渐渐腐朽。

鎏云、大吕就是有灵性的前者。

鎏云起步早,越王在世时就有灵性,刻意躲避剑冢弟子,不让自己被人取走,然后借着剑峰这个得天独厚的小天地,修炼出一副剑灵之身,天生拥有四境修为,寿命悠长,主宰一方。

大吕传自上古,原是仙人遗物,内藏机缘,越王也未曾参透,初时只是作为一把藏剑,后来越王领悟了夏禹剑剑意,大吕里面的机缘成了鸡肋之属,越王就没再管大吕里面藏了什么秘密,选择把机缘留给后人,奈何始终没人能把大吕拔走。

千年后,大吕渐渐有了苏醒的迹象,因其气息过于强大,被鎏云视作威胁,需知剑峰集世间剑器无数,环境独特,对剑灵的修炼有莫大助力,鎏云不可能放任别的剑灵主宰剑峰。

于是鎏云施法封禁大吕灵性,又亲手将其拔出,暗中指引剑冢这一代弟子中悟性较差的某个杰出弟子寻到大吕,让这位弟子带走大吕,谨防日后大吕真的苏醒过来,跟鎏云争夺剑峰的支配权。

深藏多年的秘密被人揭开,鎏云剑灵心如死灰,喃喃道:“你怎么知道的?”

夜麟把鎏云剑剑身掰弯了些,只一抹,又复笔直。接着从地里拔出鎏云剑灵,淡淡道:“你做过什么与我何干?我只知道你一个不守规矩的东西因为太过守规矩导致我喜欢的两个孩子受伤了,这让我很不痛快。”

“所以别想躲在规矩后面理直气壮地质问我凭什么责罚你,否则,当日步苦身体上遭受多少痛楚,我会还给你万倍,当日步迟心灵上遭受了多大的痛苦,我一样会万倍奉还。”

夜麟低头,不是对鎏云,而是对瞳渊笑了笑,道:“记住了吗?”

瞳渊和夜麟关系非常微妙,夜麟知道瞳渊恨不得自己立刻被人打死了,又不得不希望自己能活得久一点,因为他需要待在自己的庇护下才能成长到足以自保的地步。

以瞳渊的心性,夜麟完全能肯定他绝对会反过来报复自己,因此有必要提前敲打敲打。

瞳渊连打好几个寒颤,冷汗不断往外冒,直点头。

不管名唤鎏云的守护剑灵作何感想,作为旁听者的瞳渊牢牢记住一件事情,那就是永远别对步迟、步苦下手,瞳渊可不想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报仇是肯定的,夜麟没少欺负自己,但是要报仇得找夜麟本人,输了顶多再出卖自己一次,对夜麟在乎的那些人下手,一旦输了,瞳渊就真的万劫不复了。

还有旁边这个被他喊做“师娘”的女人,鬼知道姬晴和夜麟是不是真的没一腿,瞳渊更不敢惹。

姬晴没忍住好奇,问夜麟:“要是以后我也被人欺负了,你会怎么办?”

夜麟翻了个白眼,没理她。

姬晴将目光探进夜麟心扉,得到了她想要的答案,结果被夜麟发现,惹得夜麟有些恼火,“未经允许,哪有你这样擅自窥探别人内心想法的?”说着关上心门,不让姬晴再看到半点。

以前对她不防备,是因为姬晴不会这样乱来,怎么现在老爱偷看自己秘密呢?

夜麟老郁闷了。

姬晴不管他,夜麟心里的答案她很满意,抿着嘴只管笑。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