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帝途 > 第一卷·序幕·一线光明
第八十九章 掌门之怒
作者:高大威猛的土拨鼠  |  字数:3009  |  更新时间:2020-01-23 08:53:43 全文阅读

听闻夜麟大闹剑冢后,从荆扬边界回来的精英弟子们个个面色不善,只等大师兄伯离站出来说过话,他们就要把场子找回来。

气氛僵持,剑拔弩张。

剑冢中央,负责所有议事和决策的剑阁里,长老张鹤龄揖了一礼,问道:“掌门,老朽有一事不解。”

岳挚早有预料,反问道:“可是不明白我为什么要由着夜麟在剑冢里胡来?”

张鹤龄点头道:“夜麟虽是姬师叔请回剑冢的贵客,到底只是客人而已,没有客大欺主的道理,这不合礼。”

长老溪藤上前附和道:“夜麟反客为主,在剑冢里摆下擂台,坐等弟子挑战,仗着一身本事欺压我剑冢弟子,将其打伤,甚至羞辱一番,这不合理。”

长老钱仝谷沉声道:“纵然是因为弟子们先对夜麟不敬,夜麟无论如何不该对那些境界低微的弟子下手施压,亦不该把上台向他挑战的蓝涂、钟余鸣打成重伤,不念半点高手风范。甚至在蓝涂已经无力抵抗之后,夜麟还接着对其痛下狠手,哪怕合情,但不合江湖道义。”

长老蓝业脸色铁青,什么也不说,只是躬身长拜不起。

意思很明显,他要讨一个说法,自己在外头给剑冢拼死拼活,留在剑冢的嫡子反被人打得不成人形,岳挚身为掌门却坐视不理,搁谁能受得了?

其余九位长老同拜,剑冢的其他弟子也需要一个公道。

岳挚轻声一笑:“情、义、礼、理,什么道理都让你们占了,那我挑点别的说,嗯,来说说前程吧。”

岳挚拍了拍长老蓝业的肩膀,笑道:“蓝涂是你儿子,没让他去参加历练,原因是什么你我心知肚明。”

蓝业一震,刚要抬起头说话,又被岳挚按得低了下去。

岳挚笑道:“先别起来,听我说完,一会别跪就行。”

“蓝涂年纪轻轻就到了二境,照理说三境是他囊中之物,之所以会被他走成一条断头路,全怪你,蓝业,怪你这个当爹的,早早教了太多于他而言高深无比的东西,也不管他用不用得上,什么你觉得好的剑法招式都一股脑塞给了他,导致蓝涂从小眼高手低,好高骛远,踩着空气在天上琢磨那些精妙剑法,却没有足够支撑他参透其中奥妙的基本功。”

“这就是为什么明明蓝涂所学的逐浪剑法好过洪钟剑法无数,实力却远远不及钟余鸣的原因。”

蓝业被岳挚说中心事,脸色越发难看。

岳挚示意他稍安勿躁,缓缓道:“蓝涂一境基础还没打好就草草破关二境,一身修为全靠天赋支撑,来得太容易,导致他身上大小暗伤十余处,这些暗伤就像一个个无法弥补的隐患,成为他一生都无法跨过去的鸿沟,三境无望,所以蓝涂有没有参加杀妖历练根本没什么差别,是这样吧?”

蓝业心有不甘,涩声道:“这和夜麟重伤我儿子有什么关系?”

岳挚掌心用力,将蓝业脑袋按得更低,低到了地上,蓝涂身边。他道:“睁大你的眼睛,好好看看,你儿子身上那些暗伤到底愈合了没有?要是这都看不出来的话,你就跟瞎子差不多了,长老你也不用做了,回去养老吧。”

蓝业微怔,伸手去探蓝涂脉搏,这一探,险些老泪纵横。

蓝涂脉搏虽弱,好在四平八稳,生机勃勃,与常人无异,浑不似原先那般左突右隐如同走火入魔的古怪脉象。

换言之,蓝涂又可以和其他师兄弟一样修炼,而且有望继续破境,蓝业也不用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儿子日后老死在自己眼前。

岳挚一口恨铁不成钢的语气,“夜麟以白龙寺绝学大悲玄慈掌的玄妙掌力替蓝涂疏通经络,排空那些淤塞在蓝涂关键窍穴·里的异种剑气。你儿子不仅能在将来有机会看一眼三境风光,而且现在更没有因此跌境,你这个当爹的不斥重金买一份厚礼送给恩人就算了,反倒要我找人家算账?蓝业啊蓝业,你丢的起这个人,我岳挚丢不起!要算账你自己去,记得带上你那不成器的花瓶儿子,夜麟一定不介意帮他再打出一些暗伤来。”

不理会蓝业作何感想,岳挚转身,将钱仝谷、张鹤龄、溪藤在内的众长老一一看了过去,九位长老噤若寒蝉。

岳挚嗤笑道:“你们行啊,一个个的,把话说得环环相扣,逼着我这个掌门给你们交代?行,那我把话都说清楚——”

“吴宓你们知道吧?得夜麟相助,现如今已经拜入我师叔剑首大人门下,今非昔比,将来辈分比你们还高一点。”

“那个躺在地上七窍流血的钟余鸣,你们以为就能简单了?他悟性不够,三境门槛还有几年可磨,夜麟出手,把这段时间生生缩短成了半年,半年之内,钟余鸣就能到三境,若不是他自己不争气,四境也有希望试试。”

“四境,呵呵,你们挣扎了一辈子都没触及的层次,夜麟只是随手施为就可以让人看到门槛,别以为我在说梦话,不瞒你们说,我在私底下问过小晴了,夜麟修为如何。你们猜猜,小晴怎么说的?”

岳挚自问自答:“远在她之上,不比我低。否则他夜麟是个什么东西?凭什么让我一个剑冢掌门客客气气的以礼相待,你们在做梦?且不说只是一个姬晴心上人的身份分量不够,只说我这个剑冢掌门就那么不值钱,活该当个和事佬?”

岳挚手指剑冢某处,“就在刚才,剑首师叔告诉我,夜麟不仅从他眼皮子底下逃脱,而且趁他不注意踹了他一脚,在他老人家屁股上留下了一个清晰的脚印,是不是很有趣?”

众长老如履薄冰,连连摇头。

岳挚瞬间满脸怒意:“连我都不能保证自己可以神不知鬼不觉的在剑首师叔身上留下点什么,夜麟轻而易举的做到了!你们要我去找他讨公道,是想看我当众出丑吗?”

众长老惶然跪下,大呼不敢。

如果说夜麟的修为与剑首相仿已经是一件骇人听闻的事情,那么剑祖呢?

剑祖,神州大地排的上号的人物,至少也是前五。

何等的惊世骇俗!

仿佛想到了什么,岳挚更怒,手指所指方向一变,指向万仞剑峰,“剑首师叔他老人家还说了,夜麟在剑峰上见到了我爹,让他老人家吃了点小亏!呵呵,一点小亏而已……”

岳挚怒不可遏:“堂堂剑祖,叱咤神州多年,除了远在帝都的大明国师和神宗皇帝,还有谁能让他吃点小亏?你们要我找夜麟讨公道,想亲眼看着我爹一剑劈了我,好让你们机会争个掌门做做是吗?!”

长老们额头磕向地面,咚咚作响,强忍着不让自己颤抖起来。

长老们一个个老脸通红,羞愧难当,联想到刚才,他们还想着气势汹汹地想找夜麟问罪,简直是找死一般。

岳挚扼腕痛惜:“还知道脸红?你们要脸,我就不要了吗?亏我之前还在苦苦思索是否舍了掌门的脸皮不要,请夜麟出手帮帮你们这些老东西寻找破境契机,帮你们有希望迈过三境,到达四境……”

一等众长老抬起头,感激涕零,岳挚却一剑劈在地面上,“却没想到,你们真出息,送上门来的机缘都不要,竟然想着找人家问罪,心爱的家族晚辈伤势惨不忍睹是吗?当成宝贝疙瘩一样呵护的徒弟不成人形是吗?到底是剑冢弟子吃不住苦还是他们太娇贵?我要他们又有何用!?”

岳挚自嘲道:“貌似你们连着我这个掌门也一起怪上了,白瞎我一番苦心。算我求求你们,凡事多留点心眼,三思而后行,别拦着剑冢弟子收获机缘。若是哪位长老老则老矣不想多活,说一声,我亲手了解了他。”

长老们不敢说话,更不敢反驳,只是磕头抢地,说什么也不愿放弃有可能的破境机会。

岳挚摆摆手,长舒了一口气,心绪恢复平静,冷冷道:“真正让我心烦的,不是你们不开眼,而是有人暗中对步氏兄妹下手,前脚大部队刚走,剑冢人手空虚,后脚步苦就被人引到了剑峰禁地里去,差点死在上边,里头有什么猫腻不用我明说,我不管设毒计的人是你们中的哪一个,不要有第二次。虽然夜麟从头到尾一个字都没多说,但从他对两兄妹不加掩饰的喜爱来看,步迟步苦和他的关系不一般,轻重厉害你们自己斟酌。”

岳挚拂袖离去,留下一句话——

“按照辈分来说,步迟、步苦是我的嫡系徒孙,可一不可再,你们最好别把我这个掌门当傻子,否则别怪我日后不讲情面,送你们去见剑冢历代祖师忏悔罪行。”

岳挚一走,众长老仿佛劫后余生,浑身虚脱了一般,颓然坐在地上。

他们面面相觑,不知道是喜是忧。

唯有贴身衣物被汗浸透,重了许多,令人倍感冰冷。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