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帝途 > 第一卷·序幕·一线光明
第八十八章 大师兄回来了!
作者:高大威猛的土拨鼠  |  字数:3035  |  更新时间:2020-01-23 04:47:02 全文阅读

夜雨未尽,淅淅沥沥。

夜麟撤去禁制后,剑冢弟子们发现吴宓吴师姐竟然不见了踪影,顿时群情激奋。

钟余鸣手握名剑“大吕”,质问道:“你把吴师妹弄哪去了?”

夜麟还是那副淡漠表情:“蓝涂危在旦夕,她自知斗不过我,心甘情愿被我扣下作为人质,换取蓝涂的救治机会,一命换一命,我没拒绝。不过你要换她的话还是免了,毕竟我缺的是暖床丫头,不是蹩脚剑客。”

“暖床丫头……?尔敢如此欺我剑冢弟子!!!淫贼受死!”钟余鸣怒不可遏,一跃而起,手中“大吕”化成一鼎洪荒古钟对夜麟当头罩下,誓要将夜麟压成一滩肉泥。

古钟势大力沉,钟下生风,还未砸中夜麟,劲风却已震碎了试剑坪地面青砖。

方圆五丈,地陷三尺。

夜麟捡起脚边铁剑,正是蓝涂遗落的名剑“若离”,随手上挑,裹挟一地雨水,剑气泉涌如柱,虽不粗大,仍是挡了“大吕”片刻。

只见夜麟从容不迫地走出洪荒古钟的镇压范围,任由身后地面被钟余鸣劈得粉碎,自己却走到试剑坪边缘,拾取那把原本被他从剑峰顶端带下来的长剑。

双剑在手,夜麟一肩扛一垂地,轻笑道:“还有两招,算我让你的,你快使完,我好送你滚下台去,免得你丢人现眼。”

“大吕”颤抖不已,钟余鸣怒极:“我几时说过要你相让?拿出你的真本事来,我要与你决一死战!”

“真本事?”夜麟乐道:“若不是我把境界压在一境,你这会还趴地上苟延残喘呢,叫唤个啥?再说了,我这一境,你也未必就能胜过,毕竟你前面已经倒了那么多个二境弟子,不缺你一个。”

“废话少说!”钟余鸣剑招一变,古钟在前而人在后,一身剑意聚在掌心,没当手掌触及钟壁,古钟便会释放一圈环形剑气。

不过片刻,钟余鸣就已经拍了百余下古钟钟壁,数之不尽的环形剑气横推而出,斩向夜麟,令夜麟避无可避。

环形剑气无坚不摧,顷刻间便能席卷整个试剑坪,地面破碎,碎石翻飞。

夜麟引动“若离”剑意,凝聚漫天雨水架起一道球形水幕,置身其中,抵挡“大吕”攻势。

球形水幕与环形剑气激烈碰撞,剑气略强几分,每次都能切开球形水幕,直接穿透而过,奈何始终伤不到里面的夜麟。

周遭的剑冢弟子们看的明白,之所以钟余鸣伤不到夜麟,皆因球形水幕和环形剑气一柔一刚相互消弭,致使环形剑气切开水幕时,剑气蕴含的力量也被水幕化解了许多,夜麟只消以手中长剑轻挑,环形剑气便会被他改变方向,倾斜向身侧,作用在别处。

纷纷怒骂夜麟奸诈,只知取巧躲避,不敢正面迎敌。

何况用的还是蓝涂遗落的佩剑“若离”。

弟子们怒意更甚,骂声一片。

夜麟咧咧嘴,不屑反驳。

取巧也靠本事,蓝涂若能这般取巧的话,修为进境何至于被钟余鸣领先那么多,那些不济事的弟子更是如此。

试剑坪上,钟余鸣双手握住“大吕”,扬剑向天,当空显化一口金钟虚影,金钟奇大,笼罩方圆百丈之广。

古钟奏响,钟声苍凉厚重,如有神灵低语从天而降,似那梵音咏唱萦绕耳边。

有人高声惊呼:“剑势,那是剑势!难道钟师兄破关之时就已经到达三境了吗?!”

有人沉着冷静:“那不是剑势,只是剑意虚影,你们看,试剑坪里仍有雨水落地,说明大钟不是实体,钟师兄的剑势不够凝实。”

万众瞩目之下,钟余鸣撞响了他凭借名剑“大吕”显化出来的洪荒古钟,钟声却出乎意料地清脆,如剑轻弹——

“叮……”

以古钟边缘为起点,越靠近中间部分,剑气愈发厚重,而且无影无踪,剑气藏于钟声,杀人无形。

古钟笼罩下百丈范围的所有事物俱皆破碎,状同齑粉。

攻势来自四面八方,震耳欲聋,夜麟就站在古钟笼罩的正中方位,只觉得手中双剑也震动不已,虽然振幅极小,速度却极快。

这是剑的共鸣,夜麟作为“大吕”的敌人切身感受到了,钟余鸣作为“大吕”选择的主人却没有把握住这种共鸣。

因为他的心不静。

夜麟暗自摇头,“还是差点意思。”

要帮他也简单,拉进来就行。

于是,“若离”入地,夜麟飞天。

“若离”剑意显化的滔天巨浪拔地而起,托住夜麟向高处攀飞,直达古钟顶端,与钟余鸣不过一壁之隔。

夜麟心道:“剑灵前辈,你修为高强,破开这层壁障应该没什么难度吧?”

守护剑灵扯了扯嘴角:“这是自然。”

一剑高抬,夜麟手中长剑轻而易举切开了那个笼罩百丈方圆的洪荒古钟顶端。

夜麟伸手,一把拽住还在震惊中愣神的钟余鸣。

扔了下去。

瞬间,古钟攻势从四面八方席卷而来,包围了夜麟原先位置,现在成了钟余鸣所站之地。

“大吕”剑意声势骇人,钟余鸣想要化解,却被夜麟一手按住肩头,顿时断了他与自己佩剑的所有联系。

泰山将崩,夜麟从容自若,笑道:“有难同当。”

眼见再有片刻就要被自己的招式活活杀死,钟余鸣五官扭曲,绝望道:“你这个疯子!”

夜麟笑了笑:“先静下心,不然我就动手把你打晕。”

闻言,钟余鸣傻眼,他娘的老子就要死了你要我静心?

叮……

剑招袭来,杀力由内而外,钟余鸣体表无一处剑伤,体内却近乎支离破碎,七窍鲜血狂涌。

鉴于他始终没能静下心,夜麟一记手刀落下,钟余鸣软软躺倒,不省人事,唯有钟声袅袅,直彻心扉。

如若钟余鸣能自己静下心来,“大吕”的钟声对他根本无害,还会令他有一种如入芝兰室的畅快,渐渐悟道。

反之,钟余鸣静不下心来,靠着夜麟把他打晕,强行让他留在这里接受钟声洗涤,日后钟声在心间回响,钟余鸣虽然能够自悟,迈入三境,到底落了下乘。

今日静不下心,明日依旧静不下心。

夜麟此举,既是心性上的拔河,更是天分上的一种考校。

人可动,钟可鸣,心不静则万事皆休。钟余鸣空有神钟却不解其意,不通其理,注定无缘得见古钟之中存在的剑意真灵,更因此错失了里面那道传承。

夜麟有些无奈,钟余鸣根骨真的好,人也是真的蠢,就这悟性,下半辈子拼死了修炼也只能做个半只脚踩着四境门槛的强三,除非祖坟冒青烟,要不另外半步就别想了。

言归正传。剑招势尽,“大吕”无人控制,凌空坠落下来,插入地面,钟余鸣已经躺倒,旁边站着个夜麟。

一个七窍流血,一个几乎无损,谁胜谁负显而易见。

试剑坪外一弟子高声疾呼道:“夜麟耍诈,刚才钟师兄的招式何等威力,怎么可能是凭借一境修为可以抵挡的?”

立刻有人附和:“一定是夜麟食言,趁着‘大吕’发威,场面混乱,他偷偷使用了超过二境甚至超过三境的修为,狠下黑手把钟师兄给击败了!”

这个说法很快博得了其他剑冢弟子的同意,墙倒众人推,纷纷声讨夜麟。

“你们这群人怎么就不长记性呢?要么自己上台,要么话也别说。”夜麟以剑尖抵住钟余鸣胸口,逼着剑冢弟子们安静下来,“自己脑子不好使别当你们掌门眼神也不好使,我若真的耍诈,你们掌门难道会不出来制止?”

骂声渐渐止歇,名剑“若离”,名剑“大吕”,还有蠢人钟余鸣,全被被那个狂妄无比的白衫少年当成垃圾一样扔出试剑坪。

夜麟扼腕道:“偌大一个剑冢,教出来的弟子都这么不济事的吗?嗯,这么说好像也不对,嘴皮子功夫厉害的很。”

言语中毫不吝啬讽刺之意,引得试剑坪外众弟子捶胸顿足,口呼不甘。

今夜剑冢连败三场,而且场场败得窝囊至极,数千剑冢弟子没有不对夜麟恨之入骨的,恨不能一齐祭剑把夜麟捅成一个马蜂窝。

还是那个袁尪,站在队伍最前方,“夜麟你别得意,我们大师兄很快就回来了!你等着被收拾吧!”

夜麟哦了一声,笑道:“伯离啊?这不是到了吗?”

夜麟话音刚落,西边天际的乌云忽然层层分开,上百道异彩剑虹划过夜空,犹如流星过境,绚丽非常。

为首十一人,分别是剑冢十位三境长老、剑冢大师兄——伯离。

数千剑冢弟子心目中的唯一领袖。

袁尪热泪盈眶,高声道:“是大师兄回来啦!大师兄回来啦!剑冢弟子的荣誉有救了!”

欢呼声冲天而起。

以张鹤龄为首的十大长老有些纳闷,至于吗?不就杀个妖回来,小崽子们那么兴奋的?

伯离第一眼就看到了站在试剑坪中央的夜麟,数千弟子,围绕着白衫少年一人,而且他们在欢呼,犹如众星拱月。

所以伯离很不爽。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