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帝途 > 第一卷·序幕·一线光明
第八十七章 磨剑为礼
作者:高大威猛的土拨鼠  |  字数:3321  |  更新时间:2019-09-13 20:26:22 全文阅读

雨,又下了起来,众人视线愈发模糊。

蓝涂就在眼前抽搐。

夜麟面无表情,冷漠得像个恶魔,而不是人。

佟青、蓝涂二人的实力只在伯仲之间,方戌卜作为新晋二境弟子略有不如,弟子中撑得起场面的还剩两人。

吴宓和钟余鸣对视一眼,而后飞身入场,想要从夜麟脚边带走不成人形的蓝涂。

吴宓才及跟前,夜麟抬起一脚,在众人满是震惊的目光中狠狠跺下。

已经昏死过去的蓝涂因剧痛而醒,张大了嘴巴却叫不出一丝声音,无声哀嚎。

环顾四周,随着夜麟脚跟重碾,蓝涂五官越发狰狞扭曲,口中吐出大量鲜血,染红了半边面庞。

见此惨相,不少女弟子竟然心痛得直接晕了过去。

夜麟伸出一根手指放在嘴边,阴笑道:“说好了,保持安静,知道吗?”

剑冢男女弟子俱是敢怒不敢言,一个青筋暴起,一个泪眼朦胧。

吴宓与蓝涂近在咫尺,双手停在半空,同门师兄弟受尽煎熬的模样映入眼中,她双眼微红,咬牙切齿道:“师叔祖怎么会喜欢你这种铁石心肠的人?!”

夜麟俯身,一点一点靠近吴宓,用只有两人听得见的声音说道:“别误会,说让你把他抬下去,是打败了我,你才有机会抬他下去。”

“不甘心又能如何?打败我么?凭你还不太够,但你可以有别的价值,就好比……试探。”

“你看到我满身的伤口,以为剑冢里只剩钟余鸣还有机会将我打败,但不会容易,所以你选择率先上台,打定主意不与我速战速决,能拖则拖,好让钟余鸣在缠斗中找到我的破绽,是吗?”

夜麟笑道:“呵,我怎么可能让你如意?”

从一开始的错愕,到震惊,再到最后的愤怒,吴宓眼神上的细微变化始终没能瞒过夜麟。

夜麟不在乎吴宓怎么看他,抬脚踢了踢地上躺着的青衫剑客,道:“一刻太长,你猜猜他还能撑多久?”

在这种深及骨髓乃至魂魄的痛苦中,蓝涂一旦支撑不住就是疯掉或者死掉的下场。

夜麟嘴角露出一丝笑意:“要么你选择做一个杀人凶手,不顾蓝涂死活,按照你原来的意愿,通过缠斗试探我,把他活活拖死在这里;要么你自己识趣点从台上滚下去,换个有把握的人来,瞬间将我撂倒,这样蓝涂还能有活命的机会。”

身体微微颤抖,吴宓沉默,额前发丝的阴影遮掩了她的视线,再与夜麟对视时,仿佛择人而噬的凶兽。

奈何,凶兽也被人扼住了脖颈,连垂死挣扎的权利都被夜麟剥夺。

一场问心局,以失败告终。

夜麟伸手握住吴宓脖颈,一把将她摔在地上,淡淡道:“既然不敢出剑,那就滚吧。”

手中的剑始终没有出鞘,仇恨渐渐淡去,变成一种无力回天的深深绝望,吴宓起身那一刻,她的剑心近乎崩碎。

沉默持续到吴宓转身,一步步走向试剑坪边缘。

失魂落魄。

没人知道夜麟和她说了什么,吴宓又为什么会任由夜麟掐着她的脖颈却不做丝毫反抗,反而不战而逃。

凝视吴宓远去的背影,夜麟忽然道:“有道是神州儿女多奇志,不爱红妆爱武装,你如此不堪,真可惜了你手中的三尺青锋。”

人言快过刀子,一语击中吴宓软肋。

吴宓猛地回头,长剑铮然出鞘。

剑尖却抖得十分厉害,吴宓肩头剧颤,声泪俱下控诉夜麟罪行:“分明是你这冷血恶魔以我同门师兄的性命为要挟,生生将我逼下擂台,现在你竟敢反过来怪我没有勇气拔剑?!”

夜麟嗤笑道:“之所以想给钟余鸣创造机会,难道不是因为你一开始就认定自己会输?”

夜麟一脚将蓝涂踹出试剑坪,任凭剑冢弟子救治蓝涂,自己反手撑起一道禁制,屏蔽众弟子视听,道“从来不是我要挟你,而是你自己放弃了与我奋力一战的机会,即使现在蓝涂已经脱离我的掌控,你仍旧认定自己没有机会胜过我,是也不是?!”

一针见血。

吴宓无力反驳,心气坠得厉害,心境也几乎破碎,剑都拿不稳,谈何出剑。

夜麟走近,毫不费力地取得吴宓手中长剑,缓缓道:“三十年前,东海渔村有一妇人唤作吴氏,吴氏年近四十,偶知自己怀了身孕,告知其夫吴泗。”

一字一句回响在吴宓耳边,吴宓瞠目,望着夜麟说不出话来,怔怔由着夜麟说出下文。

“吴泗早年曾得谶语,言此生无嗣,老来得子故而欣喜欲狂,遂将吴氏腹中胎儿取名传薪,意为薪火相传,夫妻俩郑重其事,细心呵护胎儿,终在怀胎十月之后,妇人吴氏顺利产下一子,奈何喜事却变丧事。”

“吴氏产下的不是男儿,而是一名女婴,应了那句吴泗无嗣的谶语,吴泗由乐转悲,竟当场气绝,留下妇人吴氏和女婴相依为命。女婴传薪一出世便克死了生父,妇人视为不详,刻薄待之。”

“女婴虽然一天天长大,却日日受尽虐待,只因自己不是男儿身,于是立志,要名扬天下,做那巾帼英雄、女子豪杰,替世间所有女子正名。许是苍天眷顾,离家途中,她得到了一把名剑,剑名‘豪杰’,也因此辗转拜入剑冢门下。”

夜麟细细打量“豪杰”剑身,剑长三尺三,宽一寸四,两面镌刻铭文,一为“遗风何寥寥,梦寐待豪杰”,一为“豪杰非无志,功名自有机”。

夜麟问道:“我说的对吗?吴传薪,十多年过去,无论你怎么努力,你的修为进境始终被同辈的师兄弟一点一点拉开,令你心灰意冷,渐渐甘于平凡,甚至甘于屈居男子之下,满腔的雄心壮志都化作了泡沫幻影,什么巾帼英雄,女子豪杰?都是笑话。现在看来,你配不上这把剑,不如让我把它折了。”

眼见夜麟一手握住剑柄,一手按着剑尖,一点一点将“豪杰”掰得弯屈,剑身发出丝丝异响,似要断裂。

不堪回首的过往一幕幕重现在吴宓眼前,她还是那个气死了自己父亲、又被自己母亲虐待的无辜女婴。

她一直是那个待在童年阴影里的吴传薪。

凭什么!就因为生为女子吗?

夜麟一抹,“豪杰”重归笔直,正色道:“自古红颜多薄命,巾帼留名万古长。谁说女子不如男?吴传薪!你告诉我,你真的愿意放弃吗?!”

吴宓神情低落:“不放弃,又能如何?谁愿意放弃自己坚持了半生的理想,只是不得不面对现实的残酷罢了,我资质平庸,这辈子最多只到三境,一个三境的女子剑客,谈什么名扬天下?”

夜麟却道:“谁说你只能到三境了?”归还“豪杰”,夜麟又道:“我可以帮你,能走到哪一步还看你自己。”

吴宓接过“豪杰”,狐疑道:“不是成心戏耍,你当真愿意帮我?”

夜麟嘴角微微翘起,道:“你的潜力远没有被发掘完全,我只会帮你重拾心志,不会帮你成材,但是有人帮你,而且正在看着你。”

顺着夜麟的视线,吴宓看到了高高在上的剑冢掌门岳挚,还岳挚身边,一位慈眉善目的佝偻老人,正对着她笑。

岳挚遥遥一拜:“多谢。”

夜麟撑起的禁制虽然屏蔽了剑冢弟子,却没有屏蔽岳挚和剑首,刚才发生的一切,他们看得的清清楚楚。

剑首闪身至此,捏了捏吴宓根骨,笑道:“资质虽好,可惜藏得太深。就连我,若非近前细看还真看不出来,更何况那些三境的小家伙?好在不算太晚。女娃儿,可愿跟着我修行?老头子已有多年没收徒了。”

剑首此生,记名弟子不少,亲传弟子只有一个,是那身死多年的剑冢大长老杨机。

现在,吴宓有望成为第二个。

佝偻老人神龙见首不见尾,平时不怎么出现在剑冢里,多是和剑祖一起隐居在山中,因而吴宓既不知剑首是谁,亦有些不知所措。

岳挚笑道:“师妹,还不快拜过你师傅?”

吴宓怔了怔,掌门称呼自己师妹,那么眼前的老人必定是和剑祖同一代的某位剑冢祖师。

吴宓热泪盈眶,连忙跪下重重磕了三个响头。

剑首笑着将她扶起,亲自对夜麟道了声谢。

吴宓拜道:“大恩不言谢,吴传薪铭记在心,日后必有厚报。”

夜麟笑道:“你别说,还真有,也不用等以后,看到那边的两个孩子了吗?”

吴宓偏头望去,师叔祖姬晴正领着两个一大一小两兄妹远远地站在某处远观这里,双方视线相对,吴宓依稀可见姬晴笑颜,还有那个大点的男孩,在朝自己招手来着。

于是问道:“他们可是林清泓从雍州收下的一对兄妹,步迟、步苦?”

夜麟点头道:“你清楚我的状况,剑冢里看我顺眼的不多,这俩孩子又离我太近,今后难免被剑冢弟子排挤。岳挚掌门需要对整个剑冢负责,不能偏袒他们,林清泓身为掌门一脉亦当如此,不能过多干涉小辈恩怨;剑首前辈和姬晴则因为辈分太高不宜相帮。”

“你就不一样了,你现在辈分虽高,毕竟是得了祖师赏识而后来晋升的,站出来说几句公道话合情合理,出手‘指点’昔日的师兄弟更无可厚非,所以我想劳你代为照顾他俩。”

吴宓见岳挚和剑首都没有异议,便直接答应了:“公子于我有大恩,传薪自当护好步迟步苦兄妹俩。”

夜麟摆摆手,笑道:“如此甚好,你们直接离开这里吧,过会外出围剿妖兽的弟子们就回来了,我还能再帮你们挑几个。”

岳挚拱手道:“夜麟小兄弟今天这份礼不轻,听说小兄弟来自雍州?剑冢日后也会投桃报李,帮你龙门做些事情。”

白衫少年一本正经地作揖回礼:“夜麟乐见其成。”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