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帝途 > 第一卷·序幕·一线光明
第八十五章 人小鬼大
作者:高大威猛的土拨鼠  |  字数:3094  |  更新时间:2019-09-11 16:47:17 全文阅读

当夜麟拎着一柄从剑峰顶端取下的铁剑出现在剑气罡风之外时,剑冢的男弟子们分外眼红,几近沸腾,二话不说拔剑出鞘遥指夜麟。

一时间,长虹天落。

凝望漫天剑雨,夜麟笑问手中长剑:“剑灵前辈,能先帮我拦下他们片刻吗?”

说好的一人吊打所有剑冢年轻弟子呢?

守护剑灵以老者形象出现在夜麟身后,眼角抽搐不已,夜麟随手从剑峰顶峰上取下的铁剑不是其他,正是诞生了守护剑灵的那把铁剑,昔年剑冢开山祖师越王用过的一把佩剑。

曾经属于越王,现在属于剑冢,奈何夜麟一眼将他认出,拎了下来。

守护剑灵道:“前辈不敢当,拦下剑雨轻而易举。”

长剑脱离夜麟手心,向着天空斩出一道剑芒,拦住整片剑雨。

夜麟以心声询问去而复返的佝偻老人剑首:“前辈,你要压,还是要磨?”

剑首怔了怔,笑道:“夜麟小友看着办便是。”

夜麟点点头,“那就先压再磨,压断了我不管。”

剑首捻着胡子,朗笑道:“夜麟小友只管压,断了是他们剑心不够坚韧,本事不济可以补,剑心不坚没得补,不要也罢。”

夜麟再问早早准备好了看戏的剑冢掌门岳挚:“待会夜麟若有不敬之处,望掌门海涵。”

岳挚摆摆手道:“好说,好说。”

于是,夜麟顶着漫天剑光一个纵跃直入云霄,守护剑灵在前开道。

夜麟和一众剑冢弟子互换角度,抬手虚按,云海剥离出一块来,缓缓下坠。

压得那些御剑高飞的弟子不得已再度落回地面,任凭无数剑气斩来,云海都是一副丝毫不损的模样,浪花也没腾起几朵。

夜麟拄剑高立云端,俯视剑冢众弟子,扯起嘴角,讥讽道:“不是我说,你们真的弱,别以为我在躲着你们,根本懒得搭理你们好嘛?”

夜麟抬手再压,众弟子只觉得空气蓦然沉重了许多,呼吸变得十分难受起来,刚到嘴还没来得及说出的话语也都重新咽了下去。

望着那些脸色涨红的剑冢弟子,夜麟道:“想说话?可以,跪下,我恩赐给你们说话的权力。就凭你们,也配在我面前大放厥词?”

最先问剑夜麟的二境弟子佟青首当其冲,被夜麟点名:“佟青,八岁入剑冢,被溪藤长老收入门下,至今过经去十余年,仍然踩不到三境门槛,你以为不到三十就已经修炼到二境很厉害吗?扔在人堆里都认不出你是个什么玩意。不瞒你说,我带出来的小屁孩一根手指头能打五百个你,他不到五岁。”

没理会佟青羞愤到几乎冒火的眼神,夜麟拂袖将他抽飞,力道不小,身体落地时还在地上弹了弹,当场喋血。

夜麟再指位置相对靠前的一位弟子:“钟余鸣,我认得你,他佟青不是个玩意,你是,是个东西,年纪比他小三岁,剑冢七星之一,这次没有参与围剿妖兽,据说是悟了剑,有望三境,你在闭关?只是听说了点不利于师叔祖的谣言,火急火燎破关出来找我问剑。呸,似你这等杂念丛生的心境,闭关?闭个鸟关。要替师叔祖正名是吗?先把剑抬起来再说。”

钟余鸣双目充血,几欲噬人,莫说抬剑,反驳的话都讲不出一句。

“方戌卜,十七岁新晋二境弟子,一鸣惊人,被你那护犊的蠢蛋师傅当成宝贝疙瘩一样捧在手心,想着等你境界高了再放你出去历练,围剿妖兽没让你参加,你自己倒也争气,还真就不去了,一旦离开长辈庇护除了给人砍死在家门口,我看没什么前途了。”

“蓝涂,惜脸犹胜性命,爱风度更爱潇洒,剑术稀松平常,日后与人厮杀,你拿什么行侠仗义?脸吗?”

……

岳挚失笑:“他从哪知道的这些?比我这个做掌门的还要清楚细致,看样子剑冢里头藏了不少外界的眼线,有必要整顿一下了。”

剑首沉吟道:“我也不清楚他到底知道多少,又想做什么,姑且随他去吧,先是帮弟子们砥砺剑心,再是提醒你剑冢里头不干净,至少用意是好的。”

夜麟一一点名过去,但凡剑冢里排的上名号的二境弟子无一幸免,下至弟子随身佩剑、上至授业恩师,夜麟全部问候了一遍,言语刻薄无情,如若剑冢里硕果仅存的几位三境长老还在这里,少不得提剑与他拼命,至少一顿老拳是免不了的。

被夜麟点名的终归只是少数几个,抛开去往荆扬交界古战场围剿妖兽的那些弟子之外,剑冢还有三五百号弟子留驻,此时皆被夜麟拂袖打出镇压范围。

这些人不经压,再压下去剑心真的会碎,得不偿失。

弟子袁尫口吐鲜血:“夜麟,你等着!长老和师兄们很快就要回来了,他们会替我们讨回公道的!”

夜麟眉头一挑,“公道?什么公道?搞清楚状况,这里是剑冢,你们这些废物在自己的地盘上公然向我挑战,一个个技不如人被我压在地上起不来,别说是师兄、长老,就是你们掌门也不能说些什么。难道你们的授业恩师没有告诫过你们一入江湖生死自负?以后出门在外多长点脑子,别到处丢人现眼。怎么?不服么?既然你不服,那就进来再压一会。”

夜麟一拘,弟子袁尫又被他摄了进来,苦不堪言。

夜麟手掌下按,压力再高倍许,撑不住的都被夜麟扔出老远,还能撑得住的仅有十数人,男弟子居多,女子寥寥无几。

吴宓咬牙硬撑,嘴角流下丝丝鲜血,一双眼睛盯着夜麟不放,仿佛要将夜麟的模样牢牢刻在心里,以待日后寻仇,不死不休。

夜麟与之对视片刻,笑着卸了她身上的束缚,等待吴宓来攻。

吴宓没有立刻拔剑迎敌,反而说道:“兀那贼子,可敢把境界压到二境与我对战。”

夜麟点点头,出人意料道:“就等着你这句话了,刚才也没想着这么打压你们,忒没意思,耐不住你们群起而攻之。”

说罢手掌微抬,死死镇压着一众弟子的力量忽然消失。

夜麟落于剑冢试剑坪,声音虽轻,传彻四方

“只限刚才那些坚持到没有昏厥的弟子一个时辰调养,之后可以再来向我问剑,不管来者是几境,我始终只以一境对敌。”

钟余鸣、蓝涂、方戌卜、佟青、吴宓等人闻言,一个个目露狠色,就地调息。

夜麟身形一闪,消失不见。

再见时,已在佝偻老人剑首身边,岳挚同在,夜麟揖礼道:“望前辈、掌门饶恕夜麟不敬之罪。”

绕过夜麟,望了望横“尸”遍野的剑冢弟子,还有少数坐地调息等着和夜麟一战的杰出弟子,有几个是往日里没被剑冢发现的好苗子,剑首回礼道:“多谢夜麟小友替我剑冢挖掘出了这些心性坚韧的杰出弟子,老朽不胜感激。”

夜麟笑道:“登门拜访总不能两手空空,夜麟此行没带什么礼物,就只有做一回坏人,聊表歉意。”

正说着,姬晴带着步迟、步苦还有瞳渊落下,打趣道:“我以为你是温润如玉的翩翩君子,原不知你也会说这些尖酸刻薄的话来气人。”

夜麟没觉得有什么难堪的,笑道:“请将不如激将,见过不少嘴皮子耍得厉害的,令我望尘莫及,觉得有些用就偷偷学了点皮毛,技多不压身,总算在今日派上一点用场。”

步迟没插嘴,偷偷竖起一根大拇指。

步苦则是捂着脸不敢说,原来公子也会骂人哩,骂的老厉害了,杀人不见血那种。

瞳渊是最震惊那个,眼睛差点没瞪出来。

夜麟忽然道:“大概还有一个时辰,那些外出杀妖的弟子就回来了,届时有劳掌门替夜麟拦着长老们,别让他们把我给活剥了。”

岳挚微讶,点头道:“这是自然,方才长老们传讯回来,确实是一个时辰左右,你是怎么知道的?”

夜麟伸出手指比划了几下,笑道:“略懂些卜算之术。”

姬晴径直拉着夜麟走到一边,问道:“是不是不管谁向你挑战,你都会把境界压在一境?”

夜麟心里一紧,咧咧嘴,道:“当然不是了,只限于剑冢二境及以下弟子,你……”

姬晴笑道,“那我把境界也压在一境,咱们切磋切磋?”

夜麟回绝道:“我认输。”

姬晴哪肯将他放过,瞥了眼步迟步苦兄妹,威胁道:“他们可还在我手上呢,你想好再回答我不迟。”

夜麟无奈,竖起一根手指。

姬晴摇头,张开手掌晃了晃。

夜麟只得竖起另外两根手指。

姬晴笑道:“成交!”

两人小动作不断,步迟站旁边瞧得明白,但是意思很玄乎,他看不懂,于是问妹妹步苦。

步苦凑到步迟耳边,窃窃私语:“师叔祖又要公子给她讲故事啦。”

步迟似懂非懂:“讲故事?有什么意思。”

步苦难得有调皮的时候,揪住步迟袖子往下拽,俩兄妹蹲在地上说着悄悄话:“讲故事没意思,两个人在一起就有意思啦。”

步迟有些明白了,咧着嘴傻笑。

正巧夜麟和姬晴走来,一人一抬手,分别赏了步迟、步苦一个爆栗。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