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帝途 > 第一卷·序幕·一线光明
第八十四章 夜麟撸袖子
作者:高大威猛的土拨鼠  |  字数:3476  |  更新时间:2019-09-09 21:19:01 全文阅读

暮色里,红云刚刚退去,扬州又很快地笼上一层灰,把太阳牢牢遮在云后,虽然没了阳光照射,天气反而更热了许多。

姬晴捞起脚下一朵云团,揉了揉,掌心微湿。没一会,云团被扔到白衫少年脸上,少年一个反应不及,淋得半身湿漉。

夜麟抹了把脸,苦笑不已。

姬晴打趣道:“想什么呢?想的那么入神。”

夜麟道:“等九州转弯这一圈,我很快就要走了。”

白衫染墨,少年衣襟上的黑龙已经到达胸口,要不了几日便要进入心脉。

姬晴眉睫轻颤,问道:“嗯,我看到了,那你还回来吗?”

夜麟摇头,“神州待了十年,治病的法子没有找到,坏人也没有扳倒,始终没弄出什么名堂来,好像我一直在虚度光阴,挺失败的,可能他不会让我回来了。”

姬晴拨弄着身边的乌云,漫不经心:“‘他’是谁?和我说说,可以吗?”

少年沉默。

姬晴藏好心情,便也以同样的理由安慰夜麟,她道:“没事的,不想说也不打紧,把秘密藏在心底就好了。”

夜麟吐出一口郁气,笑道:“也不是什么说不得的话,我和你一样是孤儿,他之于我一如剑祖之于你。”

剑祖之于姬晴,如师如父,至亲之人,姬晴不能理解,为什么夜麟好像不太愿意提及他的师傅。

姬晴问道:“我能看看吗?”

夜麟没拒绝。

透过心门,姬晴的目光第一次探进少年内心,然后,姬晴看到许多,明白许多——

原来,不是天底下所有的父母对待自己的孩子都像剑祖对待姬晴那般好;

原来,不是天底下所有为人师者都会循循善诱、孜孜不倦地教导徒弟。

姬晴很幸运,她遇到了剑祖,生活之外她还拥有一切,力量、地位,可以无忧无虑地长大。

夜麟很不幸,他待在与姬晴相反的另一个极端,每天奔波于用以活命的一点物资,还要独自面对世间接踵而来的无尽恶意。

如同走马观花,夜麟的前半生在她眼前一点点掠过,不知不觉,姬晴脸上多了两行清泪。

时间缓缓过去,扬州下起大雨,云间亦有雨靡。

直到那一幕,姬晴再也无法压抑自己的情绪,她蹲下身,捂着嘴,不敢再看。

心在颤抖,肩头也跟着难以自制地颤动。

没人知道姬晴到底看到了什么,只有一瞬间仿佛被人抽空了所有温暖的身体告诉她何为寒冷。

旁观者尚且如此,夜麟又该如何自处?

夜麟轻声道:“不必为我担心,日子再苦,既然已经熬过来了,就都不算什么。”

姬晴只是摇头,问道:“我不想听你自欺欺人,真的没有别的办法了?”

夜麟缓缓点头:“在此之前我去过很多地方,始终没能找到有效治疗病症的方法,神州是最后一站,如果我还是不能做到,他会出手。”

姬晴红着眼:“出手做什么?帮你治病吗?别想了,他只会一次次把你推下悬崖,把你摔得粉身碎骨。”

夜麟解释道:“因为我刚才的心境出了点岔子,可能你看到的尽是那些不愉快的过去,忽略了许多,其实他待我很好,至少现在我拥有的很多,吃喝不愁、朋友很多,也不用怕坏人欺负,我可以靠自己活得很好,不是么?这些都应该归功于他。”

姬晴再看时,夜麟心中又多了一轮太阳,消融所有冰冷。

她真的不能理解,为什么夜麟对他师傅的感官会那么复杂,想要亲近,却又不敢靠近;无比的敬爱,却又无比的敬畏。

哪有不亲自己父母的子女?只是畏比爱更多罢了。

哪有人会喜欢孤独?只是害怕失望罢了。

姬晴看不透,夜麟看透了,但他放不下,这是他的心结。包括夜麟自己也没有意识到这个心结正是他病症的根源所在。

或许有一天他会察觉,注定不是现在。

夜麟笑道:“朋友要走了,不告别一声吗?”

姬晴站起身,道:“接下来这一段我陪你走,当是为你送行,是朋友就不许拒绝。”

夜麟点点头,笑道:“好,陪我走一段,明日一早我们就出发。嗯,这个托你帮我交给你师父,他好像不大喜欢我,我就不去触霉头了。”

夜麟取出一个锦囊交予姬晴,补充道:“不许偷看。”

姬晴翻了个白眼,没理夜麟,剑祖最疼她,等一会送到了剑祖手上,她再想看还不是一句话的事。

收好锦囊,二人落到地面,夜麟招了招手,步迟、步苦上前。

夜麟嘱咐道:“雍州还在重建,百废待兴,我不会在这里久留,明日就会启程前往徐州,你们俩多保重,照顾好彼此。”

步苦躬身拜了拜,乖巧道:“公子只管去忙,苦儿会照顾好哥哥的。”

被妹妹照顾多没面子,何况夜麟还在,步迟总得要点面子,晃了晃手中的昆吾刀,嘴皮子翘得老高,很不服气:“看到没,公子说了,这是九州最好的刀,谁要苦儿照顾了,是哥哥保护苦儿才对。”

步苦没好气道:“哥哥拿着鸡毛当令箭,这哪是昆吾,分明是一截黑炭头才对,还是让苦儿照顾哥哥吧。”

说罢,步苦抽出玄英剑,剑身冷冽晶莹犹如玄冰,即使是在下雨天玄英仍旧光华耀目,晃得步迟睁不开眼睛。

相一比较,昆吾确实难看了些。

千年来,昆吾刀无一刻不在经受夏禹剑剑意召来的天雷洗炼,刀身越发致密坚韧,刀身上挥之不去的浓郁怨气也随之逐渐消解,被天雷净化后的怨气在刀身表面化作一层焦黑外壳,凹凸不平,看着不比黑木炭好多少,难免堕了宝刀威名。

步迟涨红了脸,挨着昆吾刀身嘀咕道:“昆吾你赶紧露两手呀,不然被我妹妹瞧不起了,公子面前我多没面子。”

半天没人理。

步迟愈发尴尬,恨不能寻个地洞钻了进去。

夜麟轻揉步迟脑袋,道:“你能获得它完全是因为你们之间存在共鸣,赤炼,或者说昆吾尚未完全认可你,仍在沉睡,要他露两手等以后吧,别着急。”

步迟得意地撇了步苦一眼,随即凑近夜麟,踮起脚尖附在耳边,道:“公子我能求你一件事不?我身体里那把仙剑已经被昆吾吃了,公子你再给我一把呗?”

夜麟了然,笑道:“没了,知道你想让昆吾早日醒过来,但是真没了,昆吾石不常见,用昆吾石铸造的仙剑我也只抢了这一把,不够它吃的,所以还是你自己慢慢折腾。”

姬晴看透步迟那点小心思,笑骂道:“让昆吾早点醒过来干啥?方便你出风头吗?被林清泓收入门下那么些天,剑法没学到多少,坏毛病倒学齐了,又爱面子又想耍帅,步迟你行啊。”

步苦在一旁跟着落井下石,细声细语道:“哥哥这样不好哦,凡事靠自己,自己学来的本事才是真本事。”

步迟羞愧难当,偷偷瞄了夜麟一眼。

夜麟道:“昆吾虽是你凭本事挣来的宝刀,终归是外物,你得靠自己努力修炼才是,否则昆吾虽有神力,你拿不动、护不住,别人就会来抢,你和苦儿会有危险。”

步迟连忙点头称是。

环顾四周正待离开,夜麟发现越来越多的异色剑虹靠近剑峰,和自己离得极尽,中间只隔着一堵剑气风墙,应是被昆吾出世的异动招致此处。

昆吾出世时,火光冲天,以剑峰最为浓郁,是个瞎子都能感觉得到哪边更热一点。

这样一来,夜麟又要暴露。

因为瞳渊引起的误会,多少剑冢弟子想要把夜麟宰了报仇雪恨,此时可都眼巴巴望着这里。

夜麟笑道:“差点忘了这茬,一会下了剑峰会有不少人向我问剑,你俩能帮忙摆平不?”

步迟故作为难:“不行,公子你看我和苦儿练剑才几天,小胳膊小腿的,哪能打得过那些师叔师兄,苦儿你说是不?”

然后朝步苦挤眉弄眼,挨了夜麟两个爆栗。

一向仰慕夜麟的步苦也在这时候出奇地站到了哥哥步迟这边,咧嘴笑道:“苦儿也很想看看公子是怎么和别人打架的。”

步迟偷偷伸出大拇指,不料立马又挨了夜麟两个爆栗,蹲在地上抱头痛呼。

夜麟求助似地望向姬晴,姬晴笑道:“今晚讲故事给我听,我就帮你。”

夜麟有些为难:“你师父就在剑冢呢,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又是晚上,会不会不太妥当?”

女儿家心思细腻,尽管明知夜麟意无他指,姬晴仍旧想到了别处,红着脸,冷哼一声:“那就恕我爱莫能助了,你自求多福吧。”

没奈何,夜麟随手捡起插在附近地面的一柄长剑,撸起袖子卷了卷,笑道:“行,自己动手丰衣足食,我自己摆平,先说好,剑冢弟子的剑心要是被我打崩了,我不负责。”

姬晴眉头一挑:“怎么,你要以剑术撂倒所有向你问剑的剑冢弟子?”

夜麟拎着剑在前头开路,头也不回:“当然不是,剑术我不懂,剑道我刚好懂一点,怕把他们打傻了。”

姬晴嘴角扬起丝丝笑意,相识十年,从未见过夜麟出手的样子。

步迟、步苦对望一眼,没想到夜麟真的会出手,欢呼雀跃起来,“有好戏看咯!”

走在小路上,步迟挠了挠脑瓜子,不知道为何,和上山之前不一样,现在似乎少了点什么。

步苦也有同样的疑惑,好像有什么东西忘了拿。

两兄妹面面相觑。

姬晴提醒道:“瞳渊还在上边。”

瞳渊一觉醒来,发觉所有人都不见了,周围风声呼啸似那鬼哭狼嚎,吓人的很。

“夜麟,你大爷的,说丢下还真把我丢下了,行,我也不靠你,自己下去。”

……

“夜麟,差不多行了啊,不带这么玩的,我们下山,办正事了。”

……

“夜麟,我知道你在,我认错,行吗,你快出来,带我下山,这里有点冷。”

……

“夜麟…夜麟……?求求你,你快出来,我以后不敢自作聪明了,你说往东我绝不往西,我什么都听你的,你出来好不好?”

忽然从地里凭空冒出来一个不长脚的脏东西,定睛一看,原来是守护剑灵,说夜麟吩咐他带瞳渊下山。

瞳渊抿着嘴,大滴大滴的泪珠往下滚,险些哭出声。

太他娘的憋屈。

瞳渊暗恨:夜麟,你给我等着!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