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帝途 > 第一卷·序幕·一线光明
第八十三章 站在皇朝顶点的男人
作者:高大威猛的土拨鼠  |  字数:2950  |  更新时间:2019-09-09 00:50:35 全文阅读

帝都,皇城。

钦天监李苛急入皇城觐见神宗皇帝,声称天象有变,恐为凶兆,请求神宗接见。

一人同行,一品大员叶升。

神宗平时不爱上朝,但凡官员有事启奏也都直接宣进寝宫。

龙榻温香,神宗枕着凉妃软玉,双目微阖,有气无力道:“繁文缛节一概免了,李大人有什么事直接说吧,朕今日乏了,想早些休息。”

中间只隔一道若有若无的轻纱帘幕,李苛不敢抬头,沉声道:“今日晚间,帝都上空惊险红云如火,不见天日,是为凶相。红云囊括万顷,一望无际,城中百姓惶惶不安,微臣也有几分心惊肉跳,连忙召集钦天监同僚占卜天象……”

凉妃声甜软糯,突然道:“本宫虽未出身寒门,幼时也多少读过些杂书,稍稍懂些天象,时才入夏,傍晚天边红云似火本是常态,百姓们称之为‘火烧云’,李大人何必如此惊慌?”

叶升脸色发黑,后宫不得干政是朝堂铁律,奈何到了凉妃这就成了儿戏。

神宗皇帝竟也不恼,笑道:“是了,盛夏的火烧云我也见过不少,李大人未免太紧张了些。”

李苛再道:“此次不比往常,微臣接到快报,除徐州外,各州也都有此天象,红云范围之广令人震撼。”

神宗不以为意:“昨日李大人子时进宫也是这么说的,说什么南疆雷声大做、青霆降世,又复一线擎天,燎云万丈。”

“还有前几天,你说北地主星陨落,慧尾南掠扫过中天是为不祥。”

“再往前些,是什么群蛇并起,末于西川,真蛟现世,重归东海。”

神宗失笑:“李大人,不是朕说你,几日来你提心吊胆,天天进宫,连累朕也误了多少春宵?真要有大灾祸殃及九州,总不能在那么短的时间里一并发生了吧?东南西北四方皆有异像,唯我徐州帝都稳如泰山,为什么不能是福兆,兴许天降旨意要朕拓土开疆,也未可知?退下吧,再有这种无关紧要的事别进宫了,小心朕杀了你的头。”

只因卦象确实太过凶险,李苛不能不说:“但是……”

神宗厉喝道:“我说退下!”

李苛无可奈何,只得乖乖退了出去,留下老臣叶升迟迟不肯离开。

凉妃轻抚神宗胸口,对着帘幕外那杆不识趣的“老烛台”道:“皇上倦了,叶阁老有事不妨明日再来。”

叶升毕恭毕敬道:“老臣有事起奏。”

然后沉默以对,不管凉妃说些什么,叶升都没有退去的意思,更不愿与后宫的妃子多费口舌,静静等待神宗出声。

神宗素知叶升脾气倔得很,是那茅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若是自己不宣他,叶升真能杵在龙榻旁边站一天,半点不尴尬。

毕竟是先皇旧臣,不好轻易杀了。

神宗道:“叶大人有事只管说,朕听着呢。”

叶升拜了拜,正色道:“臣有本,参国师。”

神宗顿时觉得脑仁有些疼,平日里不管国师要做什么,叶升总能提出不少反对意见,铁了心要和国师过不去。

这不,国师前脚刚走,后脚叶升就来参他擅离职守,中间还只隔了一天。

国师地位奇高,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朝堂里的事自有下属帮他一一处理,别说一天,就是一个月不在徐州那也是没人能管的,神宗自己都不计较,偏偏叶升这老东西就要揪着不放。

耐着性子等叶升说完那些陈词滥调,列出国师二十多条大小不等的罪名,神宗道:“叶大人说的有理,国师确实难辞其咎,依叶大人看,朕该怎么处置国师?罚他在家停职自省,够不够?”

国师本就没来上朝,神宗此举无异于名正言顺地给他放了个假。

叶升自然不答应,大义凛然道:“老臣以为不妥,国师罪不容恕,皇上应该把国师革职查办才是。”

不曾想,神宗竟然答应了,大袖一挥,笑道:“依叶大人所言,那就将国师革职查办,这事交给叶大人亲自处理,叶大人,你看可行?”

神宗答应得太爽快,以至于叶升有些措手不及,谢了声恩,然后退了出去。

直到叶升领着两队官员去查抄国师府邸时,才发现国师府已经沦为一座空府。

众人两眼发直,撇开满地形同虚设的禁制不讲,偌大一个国师府连桌子都没留下几张,俨然一副遭贼的模样。

记载了国师犯罪证据的卷宗不翼而飞。

国师从各处贪污而来的财富全部消失不见。

这能查个啥?

叶升刚离开皇城,龙榻后凭空走出脸色苍白的大明国师,凉妃慌忙收拾衣衫,且拜且退离开神宗寝宫,一刻不敢多留。

能待在神宗身边那么久,凉妃知道什么事能做,什么事不能做。

神宗有多昏庸,凉妃就得有多妖媚,当神宗做回自己时,凉妃想要活命只有乖乖远离而已,其他的不管做什么都是多余。

古籍落地,羊皮纸缓缓摊开,最终露出一尊小鼎模样的图案,鼎刻邪神御临。

国师脸色复杂:“古籍是你交给张宏政的?”

龙袍加身,神宗缓缓站起,居高临下凝视国师。神宗道:“何须试探?我是一个皇帝,用人不疑。”

国师问道:“那你为什么要借张宏政之口,告诉我荆州邪神的存在?”

神宗轻抚国师脸颊,这是一张比女子还要精致的面容,令他忍不住想要蹂躏,目光中带着几分恨铁不成钢的惋惜,神宗道:“你该想的不是我信不信任你,而是雍州已经破成那个样子,龙门依然能够崛起,靠谁?妖龙李玉还不够,很不够。”

国师意识到症结所在:“雍州背后有人?”

神宗轻轻扣住国师下巴,两人离得极近:“没错,我猜策雍州背后有人,不可能是现在的九州势力,因为我们对他们知根知底,所以,要么九州上还有我们不知道的隐藏势力,要么妖龙来自天上。”

管中窥豹,可见一斑。

国师问道:“禹王陵?”

神宗放开国师,背过身,道:“嗯,所以我让张宏政告诉你十万大山底下有邪神存在,可以帮你打破天门,助你飞升仙道。你终究没能忍住这份诱惑,真的去试,虽然令我心寒,却也为我找到了答案。”

“禹王后人和封印镇压下的邪神余孽是死仇,他们不会任由你释放荆州邪神,定会阻扰。”

“而且最后伤你的三头火蛟,更是昔年神州领袖的坐骑,五境修为,心比天高,除了禹王后人我想不到还有什么能让它甘心受人驱使,与你拼命甚至将你重伤。”

国师终于想明白为什么神宗皇帝当初会选择多此一举,下旨命令龙门李玉去查荆州异动。

明面上的用意是调虎离山,分割雍州实力,暗地里却是为了给龙门创造一个机会,一个证明龙门自己和禹王陵脱不开关系的机会。

事实正如神宗所料,李玉留在雍州,反而派了一位少年到荆州查案,而那位少年正是昨夜将自己陷害之人,想必就是神宗口中所说,那些来自禹王陵的禹王后人。

从某种意义上说,神宗成功了。

国师却失败了,而且输得很惨。

不仅没能飞升,还失去了神宗的信赖。

神宗道:“暗杀赫连牧夏、完颜戎洛、耶律莨材、敖靖海,栽赃陷害给雍州,只要你和我站在同一条船上,不管你做什么我都愿意帮你,近乎无条件的支持,唯有两件事,你不可以做。”

“一件,是背叛我,你没做好。另一件,是不可以失败,你也没做好。早在当初,你派出刺客暗杀各州势力留在雍州的重要人物时,你就已经遭遇了一次失败,被人在不知不觉中瓦解,那时你就该好好反思,发现禹王后人的存在,可惜你没有,我要的是一个能和我相互扶持到最后的盟友,如果你做不到,就换一个,或者我亲自来。”

事已至此,国师没有祈求神宗能够原谅自己的背叛,单膝跪地,问道:“我该怎么做?”

神宗回首笑道:“刚才你都听到了,你在朝中的职务已经被我安排给了别人,叶升那个老东西会把你革职查办,你只需安心藏在暗处对付那个少年,其他的交给我来做,龙门、禹王陵也都由我来牵制。”

国师拜谢道:“听凭皇上吩咐。”

……

暖风拂过夜麟手腕,是张宏政传来消息,一个“美丽的误会”已经诞生,棋局从这一刻开始进入下一个阶段。

神宗正式进入棋局,与国师一起对付夜麟,而夜麟这边,却把守陵人给拉下水。

不管是敌是友,能给上头的人添乱就行。

姬晴望见着夜麟嘴角莫名其妙多出来的一缕笑意,便知道他又要开始使坏了。

不知为什么,她也跟着有点开心。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