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帝途 > 第一卷·序幕·一线光明
第八十二章 神州火起
作者:高大威猛的土拨鼠  |  字数:3456  |  更新时间:2019-09-11 23:17:01 全文阅读

步苦蹲在封印边缘,时不时地探出头去看,希冀哥哥步迟能够早些从里面出来。

夜麟则将瞳渊放到一边,任由他安心养伤。方才瞳渊妄图窥探神州天道,被道反噬,伤及根本,整个人的精气神都已经达到了一个极其萎靡的地步,只能静养。

夜麟轻咳两声,露出一丝无可奈何的笑。

因为对面坐着一个姬晴,目光热切。

摆平剑祖不容易,但是摆平姬晴很容易,讲故事即可。

姬晴自小就能看透人心善恶,半点瑕疵入不得眼,因而不爱与人打交道,小姑娘没有朋友,只有一个师傅。

剑客从来多是些少言寡语之辈,剑祖更是,老爷子不善言辞,经常没话说,就算有话也是拿剑代劳,每日教完了剑就走,连嘘寒问暖都欠奉几句,除了长大、练剑,姬晴也该有些别的需要。

到底是个孩子,小姑娘其实很寂寞,对外面的世界也充满了憧憬。

然后夜麟毫无预兆地闯了进来。

夜麟知道的太多,永远有讲不完的故事,姬晴枯燥的小心房里一下子五彩斑斓了起来。

小姑娘有多喜欢夜麟的故事,就有多喜欢夜麟这个人,夜麟刚离开那几天,小姑娘做得最多的就是待在冰雪已经彻底消融的澈心湖边发呆。

直到长大以后,她再也没能改掉那个喜欢听他讲故事的坏习惯。

当夜麟讲到:“天外有奇石,名曰昆吾,昆吾落于神州之东,炎焱起东海,十年后,海枯石烂,出一铜,色彩赤烈如火,光芒灼煌如曜。”

步苦回过头来,问道:“公子之前送给哥哥用来保命的那把剑,好像也叫‘昆吾’,两者有什么关系吗?”

夜麟揉了揉步苦的小脑袋,笑道:“苦儿真聪明,被你给发现了,先听我说完,待会再告诉你。”

夜麟接着道:“为夺神铜,神州各方手段尽出,无所不用其极,饮恨而终者多矣,连累无辜者多矣,神铜染血无数,集怨魂百万,自生灵性,化名赤炼。”

“赤炼看尽人性凉薄,煞气极重,本该生来嗜杀,奈何在它诞出灵性之后第一个得到它的竟是一位僧人,僧人将赤炼打造成戒刀模样,日夜以佛法超度赤炼身上怨魂,带着赤炼在人间向善。”

“后来事情败露,僧人出身的寺庙为了得到赤炼,以僧人犯了贪戒为由逼死僧人,僧人死前要赤炼不要报仇,偷偷将赤炼托付给他的至交好友,一位儒生。”

步苦没忍住好奇,又问:“既然寺庙是僧人出身的地方,为什么不直接把僧人召回去,反而要逼死他呢?”

夜麟笑道:“因为寺庙里的其他人才是真的犯了贪戒,只要那位僧人一日不死,赤炼就只认僧人为主。”

步苦还有好多问题,但是姬晴不让她问了,几次三番把故事打断,夜麟不烦,姬晴倒烦了,拉着小丫头往自己身边靠,伸手捂住步苦的嘴,不让她出声。

夜麟莞尔,又道:“僧人没有所托非人,那位儒生将赤炼视为己出,教赤炼读书明理,有教无类,赤炼内心的仇恨被儒生一天天感化,可惜好景不长,赤炼又一次被发现。”

“儒生被冠以三大罪行,朝庭判他不忠、家族责他不孝,连昔日的至交好友也说他不义,落得个众叛亲离的下场,大狱中,儒生以死相逼,要赤炼独自逃离,更要它别忘了心中的善。”

“儒生当然是死了,赤炼一边躲,一边修炼,发誓自己再也不要连累身边的人,一躲就是几百年。在赤炼成长到能够自保之后,它如愿找到了同样有能力自保的人,一位刀客。刀客得赤炼相助,如虎添翼,他们纵马江湖、快意恩仇,几乎无敌于天下,再也没有什么人或势力可以威胁到赤炼。”

听到这里,小丫头为赤炼的遭遇松了一口气,总算过了点舒心日子,姬晴却知道事情远没有那么简单,否则赤炼也不会被镇压在剑锋底下。

果然,夜麟稍作停顿之后,说出了转折点:

“他们的光芒太过耀眼,赤炼的传说被人从历史中翻出,以至于越来越多的人都想得到赤炼,于是他们开始针对人性下黑手。是人就会有弱点,刀客也不例外,纵然赤炼孑然一身,刀客有家人、有师门,无一例外全部惨死。”

“刀客心性坚忍,并没有因此而崩溃,他与赤炼杀了所有明面上的仇家,真正让刀客崩溃的,是一位女子……”

“大仇得报以后,刀客决意与赤炼为伴直至终老,不再和别人有任何牵扯,只可惜在一次江湖仇杀中,他救下了一个孤苦无依的小女孩。女孩无亲无故,宁死也要跟着刀客,起初刀客和赤炼都心存戒备,时间一久,女孩慢慢长大,他们的戒心也都淡下了。”

“直到有一天,长大成人的女孩爱上了刀客,英雄气短,儿女情长,刀客最终没能忍住寂寞,不顾赤炼反对,和女子成了亲,一个月后,女子突然失踪……”

这次轮到姬晴没忍住好奇,她问道:“女孩也是想要抢夺赤炼的人事先埋下的棋子吗?如果是虚情假意,以刀客的修为,他应该感觉得到才对。”

夜麟叹道:“女孩与刀客当然是真心相爱,有人在当初女孩未遇到刀客之前就施法封了她的记忆,只给女孩隐隐留下一个务必接近刀客的命令,就连女孩自己也不知道她当初为什么会宁死都要缠着刀客,成亲次日,也就是记忆解封之时,女孩想起了一切,她的家人还在那些人手中,如果她胆敢不听从命令,女孩的父母、兄弟全部都要惨死。”

“女孩没办法,在家人和爱人之间,她选择牺牲自己。围困刀客和赤炼之日,得知家人终于被放,女孩为了不让刀客受到伤害,自尽身亡,没了女孩做人质,刀客和赤炼顺利杀出重围,前去寻找女孩的家人。”

自古真情最动人,不知不觉,步苦眼眶泛红,已经有泪水在里面打转,夜麟却像没有顾及她的情绪一样,说出了更加残酷的下一幕——

“人心险恶,女孩的家人早被人在不知不觉中种下剧毒,才刚脱困没多久,全部毒发。弥留之际,女孩的爹娘含着血泪痛诉刀客和赤炼,如果不是因为他们,女孩一家只是与世无争的平民百姓,家有良田几亩,桑树百棵,本该过着和谐安定的生活,却因为一把刀牵连无辜,弄得家破人亡。”

“心力交瘁的刀客回到家中,发现了女孩留给他的一封信,满含爱意与自责,唯独没有怨恨刀客,更不怨恨赤炼,信的末尾,女孩如是说‘好想看着我们的孩子长大,可惜没机会了,对不起’。”

“原来,在女孩即将离开刀客之际,她才发现自己已经怀上了刀客的孩子,女孩当时该有多么难以抉择,刀客完全能够想象自己心爱的女人到底遭受了怎样的锥心之苦。”

“正如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刀客疯了,他以赤炼自刎,赤炼双手沾满挚友之血,只能眼睁睁看着刀客身上的血液流干,刀客没有留下什么遗言,他最后的眼神定格在赤炼身上。”

“赤炼当然明白,刀客为什么到死都没有再和他说过哪怕一句话,因为刀客后悔了,后悔与赤炼相识、相知、相伴,虽然刀客更多的是后悔自己没能保护好那些身边的人,但是他的沉默,以及他眼中若有若无的一丝恨,恰恰在一瞬间摧毁了赤炼内心所有的坚强和善念。”

“若爱不分性质,赤炼对刀客的爱不比女孩弱多少,旁观者清,它敏锐的察觉到,女孩那么爱刀客,又怎么会在信的末尾留下这样一句话,甚至是这一封信都不该存在,除了让刀客更加自责悔恨之外,这封信还能取到别的什么效果吗?不会有。”

“可是不管别人的计谋有多么恶毒,刀客到底是后悔了,赤炼知道这些又有什么意义?于是他开始对这个世界失望,赤炼痛恨世上所有人,为什么要这么对它,女孩无辜,难道他就该眼睁睁看着所有关心他的人一个个死去吗?”

“先是僧人,再是儒生,他们都希望赤炼能过得好,可他们都死了,死得很惨,偏偏陪伴它最久的刀客却在死前将怨恨转移到了赤炼身上,刀客凭什么恨他?”

步苦小丫头已经泣不成声,姬晴浑身剑气抑制不住地外泄,恨不能身处赤炼那个时代,一剑劈死所有给赤炼下套的人。

后面的事情,有姬晴知道的,那是从剑冢创派之始流传下来的传说:疯刀赤炼化作人形大开杀戒,屠戮神州万千生灵,神州上的所有势力无一幸免,直到后来越王横空出世,这个魔头才被铲除。

剑冢弟子当然知道赤炼没有死,而是永远地镇压在了剑峰之下。只不过因为过去多年,这事被人淡忘,只有通过掌门一脉口口相传才得以知晓。

也有姬晴不知道的,比如说越王和赤炼那一战的内幕。

夜麟最后说道:“神州东岳之巅,赤炼俯视脚下生灵涂炭,仇人连着仇人的后人都已死绝,他却半点不觉得哪里痛快了,反而心灰意冷,面对那个手握一缕夏禹剑剑意前来寻它的青衫剑客,它问道——‘赤炼何错之有?’。”

步苦挣开姬晴手腕,哭喊道:“赤炼没有错!”

姬晴双拳紧握,低声道:“赤炼没有错。”

夜麟点点头,轻声道:“对,赤炼没有错,青衫剑客给出了他的答案,赤炼自愿被他封印,也间接成就了他的越王之名。”

这时,三尺方圆却深及万仞的封印里涌起一股声音,是步迟的心声:

“赤炼没有错!步迟也没有错!错的是人间,是这个世道!”

“从今日起,我就是你新的主人,我有妹妹爱我、有师傅教我,他们都没有私心,也不会让我失望,最重要的是我还有公子帮我,公子救了雍州,也一定能帮我救了这个世道,我带你去看看雍州,请你相信我一次!”

想起夜麟,同时想起了夜麟送给自己的咒语,千年之后,少年第一次叫出了那把刀真正的名字——

“昆吾!”

寂静只持续了瞬间。

神州,火起!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