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帝途 > 第一卷·序幕·一线光明
第七十八章 花开朵朵,桃满人间
作者:高大威猛的土拨鼠  |  字数:3367  |  更新时间:2020-01-23 03:34:42 全文阅读

白须白发白袍子,剑祖一身皆白,干净得像大地上伫立的一抹白虹,剑祖沉吟道:“如晴儿所说,龙门其实是那个夜麟一手建立起来的?”

姬晴站在剑祖身前与他对视,丝毫不因剑祖身上满到溢出的剑光而觉得刺痛不适,嘴角微微翘起,反问道:“师傅不信?”

剑祖摆摆手,继续于澈心湖边慢行,道:“你师父还没瞎,清泓昨夜传讯回来,蛟岛千里迢迢从东海到雍州问罪,结果连屁都没放一个就全军覆没了,能做到这事,要他挽救大厦已倾的雍州也没什么稀奇。”

姬晴忽然补充道:“我是从荆州把他领来的。”

剑祖再次停下步子,诧异道:“昨晚十万大山的动静也是他弄出来的?”

姬晴点点头。

蛟岛进犯那么大的事,夜麟不在雍州坐镇,反而跑到荆州去闹腾,关键两件事竟然都还让他做成了。

剑祖不动声色地瞥了姬晴一眼,小丫头片子脸上的笑意就没停过,口说夜麟千般好,这是铁了心想嫁?

剑祖不禁有些心酸,白养那么多年的闺女就这么给人拐跑了,闷闷道:“他还有什么风光伟绩你通通说了吧,免得你师父我等会第一次见到人家心里没点数,架子摆大了下不来台,丢人丢大发。”

姬晴噗嗤一声没忍住笑:“师傅,您与他见过。”

剑祖微愣:“什么时候?”

姬晴斜了眼澈心湖。

剑祖老脸一抽,顿时没心思观湖了,这还看个屁啊?!当年睡在澈心湖里的也是他,把晴儿迷了个魂不守舍,剑也不练了,天天就想着往澈心湖跑。

姬晴心念微动,黑剑夜语自眉心出现,被她握在手上,刺进湖面,整个澈心湖瞬间由盛夏进入凛冬,结起冰霜无数。

走在冰面上,姬晴格外开心,心性竟也多了几分稚气,拉住老人衣袖,拉着剑祖一起步履坚冰,站上冰面只觉凉爽至极,跟着心情舒畅许多,道:“师傅别生气,要不是他帮忙,徒儿哪能这么快就到四境?”

剑冢立派近千年,天赋以开山祖师越王和四十年前横空出世的渊亭两者为最,渊亭初露锋芒碾压同代小辈那会就已经二十好几,近三十岁才破的四境门槛,得以独当一面,然后带领弟子往东海秘境历练,一去不返。

话归原处,姬晴堪堪二十出头就能到达四境,修为说是一日千里都不为过,令无数长老汗颜,长老们磨了一辈子也没领略四境风光,人家只是跟着年龄长长个子就看到了。

即使剑祖刚抱回姬晴那会,姬晴的根骨天赋在他看来仍是比不过渊亭的,所以说夜麟真的出力不小。

可惜修为是上去了,后遗症却也不小,无他,心有所属而已。

剑祖黑着脸,冷冰冰道:“四境?四境有什么用,你瞧瞧你现在什么德行?一副铁了心要嫁出去的表情,就算你以后五境,那也跟剑冢没啥关系了!”

姬晴忙给老人顺气,宽慰道:“师傅养育晴儿二十年,晴儿什么性格师傅还不清楚吗?不会不管剑冢的。”

“而且……”姬晴唤出夜语,瞧了又瞧,看了又看,一会儿含笑,一会儿落寞,端的是柔肠百转、患得患失,发呆许久才恋恋不舍收回黑剑,一脸魂不守舍的模样:“那么好一个人,喜欢他的女子多的是,人家还不一定要我呢。”

剑祖一听更来气,撸起袖子要揍人,吹胡子瞪眼道:“啥?脚踏几条船?我这就宰了他去!”

姬晴拽住剑祖袖子,解释道:“不是的,夜麟倒没有中意谁。”说到这里,姬晴面容忽然又明媚了起来,如花开朵朵、桃满人间。

姬晴心有一庵,庵下站着个撑伞的小仙人。

“他像一个下凡的谪仙人,什么都懂,却不知男女情为何物,对谁都是一般好,对亲近的人简直是好到不能再好了。晴儿倒不是真的怎么喜欢他这个人,只是特别喜欢呆在他身边的那种感觉。”

剑祖望着天空,两眼空洞无神,女大不中留啊!

姬晴深陷其中而不知自知,这都不叫喜欢的话什么才叫喜欢?瞧瞧,脸上几乎开出一朵花儿来了。

正说着,察觉谷外阵阵喧嚣,剑祖弹指一道剑气打得谷口侍剑小童一个激灵,收了跃跃欲试的冲动,先是高声斥退众弟子,然后飞快跑进谷中向剑祖反应情况。

看着对姬晴百依百顺的剑祖可不是跟谁都那么好说话的臭老头子,搁别人就是一剑先斩过去,没死再来商量,商量不如意了他再斩一剑过去,没死才能接着谈。

遥想当年,岳挚、渊亭俩师兄弟可没少挨揍。

姬晴会养成那种二话不说撸起袖子揍人的性格,与他师傅不无关系。

剑祖询问道:“怎么了?”

侍剑小童战战兢兢道:“师兄们在找夜麟。”

剑祖皱眉道:“找他干什么?”

小童偷偷瞄了眼姬晴,欲言又止。

见他迟迟不肯说,剑祖懒得跟一个小孩子计较,放神念出谷自己探查原由,不查还好,一查气得脸都快绿了。

于是拂袖刮起一阵飓风,小童即刻被吹回谷口看门,当场摔了个七荤八素。

剑祖强忍怒意,质问道:“那个婴儿是怎么回事?”

姬晴想通关节,或许是门派里以讹传讹闹了点乌龙,便笑道:“师傅误会了,婴儿是捡的。”

剑祖犹然不信,握住姬晴手腕细察。

红丸还在。

姬晴笑问道:“师傅,什么事值得动这么大肝火?”

剑祖大翻白眼,伸出食指狠狠戳她额头,恨铁不成钢道:“你女儿家的清白丢街上了,踩得稀碎,你说值得不值得?”

姬晴轻巧躲过,拉住剑祖另一手的袖子轻轻摇晃,以一副小女儿家的姿态轻声道:“师傅,不气了不气了,等见过夜麟,你也会喜欢他的。”

剑祖一把老骨头,最是受不了姬晴这种撒娇,不多,从小到大也就那么几次,但姬晴屡试不爽。

剑祖大袖一挥,嫌弃道:“去去去,去找你的小情郎,然后把他带过来吃我几剑。”

姬晴拉住剑祖袖子继续晃,问道:“不是才说好了不为难他的吗?怎么师傅还要斩他?”

剑祖扶额道:“你可知道你不在的时候剑冢里发生了什么?”

姬晴点头:“知道啊,步迟步苦误入剑峰,被伤着了。”

剑祖再问:“那你知道他们怎么下来的吗?”

姬晴神情逐渐凝重,依当时剑冢的紧张情况,是不会有人注意到两个小孩子跑上剑峰的,何况他们本就住在剑峰半腰。

剑祖伸出一根手指:“还不是你那个小情郎,在步迟身体里藏了一道剑气,就一剑,剑峰禁制连着剑冢的护派大阵都被他一剑斩了,还他娘的余势未尽,你师父费了好大的力气才把那道剑气拦下来。要不是步迟那孩子控制不了剑气,没正面斩在剑灵身上,剑峰的守护剑灵直接就没了你知道吗?”

剑祖越说越气,又拿手指戳姬晴额头,骂道:“你呀你!比起担心夜麟被我打伤,怎么不想一下我这把老骨头能不能经得起你那小情郎几顿折腾?胳膊肘往外拐的不孝徒弟,找了个惹祸精,还没进门呢就给我捅出这么大篓子。”

姬晴缩着脖子,任由剑祖手指戳在自己额头上,一只眼睁一只眼闭,嘴上说着求饶,脸上笑意怎么也没法收敛半点。

毕竟从来没有见过夜麟出手,不知道这次来扬州他会不会真被自己师傅给揍了,哪怕夜麟手段高,姬晴心里总是有点悬的,生怕老头子一个气不过真的拿剑斩他。这下好了,啥也不担心了。

剑祖那叫一个气啊,想发泄却怎么也狠不下心揍姬晴,好不容易养大的徒弟,比亲闺女还亲,一想到这个,更气了。

有气没处撒,有力没处使,能怎么办?

打铁呗。

剑冢另一位祖师爷兵祖留下的教诲。

剑祖忿忿道:“把你的金麟剑给我,我拿去重铸一次,材质不错,手艺差了些。”

用来铸剑的金角集呲铁兽毕生修为,何其坚硬,石虎虽是铁匠,十八般武器都能做得,铸剑手艺到底比不过传承千年的剑冢,交由剑祖重铸一次,威力将更胜往昔。

姬晴乖乖递了宝剑,转身去寻夜麟。

手握金麟,念及比之更好的黑剑夜语,剑祖这才有些欣慰,别的不说,至少夜麟是个大气的,两次送给姬晴的礼物都很不差,总算撑得起牌面。

剑祖有心想要见夜麟一面,看看这个拱了自家白菜的小猪崽子到底长成什么模样,散开神念覆盖整个剑冢寻找夜麟。

片刻过后,剑祖疑惑:夜麟去了哪里,竟然没有被自己找到?

此时,一行四人正踩着山石往上攀爬,一路寻剑。

步迟走了好久都没有找到一把适合他的佩剑,半点感应也无,反倒是瞳渊所过之处万剑齐鸣,挣着抢着要入他麾下。

于是小跑着上前询问夜麟:“公子,是不是因为我已经有昆吾,所以这些剑不会再选我了?”

步迟体内静静悬浮着一把铭刻了松纹的赤铜古剑,剑身裂缝颇,明暗不定。

夜麟揉揉步迟脑袋,笑道:“昆吾原为仙人法剑,被我从别处抢来,是给你救命的,再用三次就彻底碎了,本也没打算让你拿着耍一辈子,人重在自强,知道吗?”

步迟重重点头,斗志昂扬道:“公子我懂啦,自己动手丰衣足食,我靠自己找一把剑。”

夜麟拍拍步迟肩头,笑道:“去吧,你只管找,找到最有眼缘那把剑,要是它不认你,你跟我说,我去把它砸了。”

步迟背上冒出几滴冷汗,原来公子也有这么不讲道理的时候。

注:小说本身也是作者生活阅历的一种体现,写到这章的时候,我不禁想到了小时候特别喜欢看的《唐伯虎点秋香》,还有里面那首《桃花庵歌》,桃花坞里桃花庵,桃花庵下桃花仙,桃花仙人种桃树,又摘桃花卖酒钱……意境特别美,很喜欢。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