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帝途 > 第一卷·序幕·一线光明
第七十七章 再上剑峰
作者:高大威猛的土拨鼠  |  字数:3358  |  更新时间:2019-09-05 18:53:00 全文阅读

前往荆扬边界除妖的长老弟子都还未归,作为领头羊的师叔祖姬晴却在这时带了个少年回来,于剑冢上下掀起一股轩然大波。

“嘿,你们听说了吗?那个人就是姬晴师叔祖带回来的男人,怀里还抱着个婴儿,难不成……?”

“管好你那张臭嘴,不许你说师叔祖的坏话,小心我揍你!”

“怎么是我乱说话了?我刚才从老远就开始看着,两人老亲密了,有说有笑的,你们谁见过姬晴师叔祖和别人说话超过三句的?”

“那少年个子才及师叔祖肩头,该不会是姬晴在民间遗留的亲人吧?要不然师叔祖哪能看上这么个三寸丁?”

“欸!有道理,我看可能是弟弟,因为和师叔祖是一对爹娘生的,所以模样都很周正。”

“瞧着一副弱不禁风的书生模样,怕是个不经事的废物花瓶,就算不是流落民间的亲戚,师叔祖也不能看上他,否则我当场把头剁下来给你看。”

……

一群人站在远处,围绕着夜麟与姬晴的关系讨论不休,指指点点,夜麟浑然未觉,只是任由步迟牵着自己在剑冢里面瞎逛。

先前姬晴提出请辞,打算寻她师傅剑祖,想必是师徒俩有些悄悄话要说,所以留下夜麟闲来无事。

掌门岳挚因为事务繁多不便待客,把夜麟当成包袱甩给佝偻老人剑首,结果剑首又叫来步迟步苦,问他们愿不愿意带夜麟逛逛剑冢。

兄妹俩自然一百个一千个愿意,步迟走在前头给夜麟介绍他看过的奇山怪石、碧波秀水;步苦则因为刚才哭鼻子,脸皮薄,不好意思面对夜麟,就抱着瞳渊紧紧跟在后面。

欢声笑语萦绕于山水之间,久久不散,一路上只有瞳渊安静得出奇,半个字也没多说,眼神幽怨地望着夜麟背影,心里头咒骂了他无数遍。

原来是没能说,夜麟轻描淡写一指点在瞳渊脖子上,直接封了他说话的能力,瞳渊身份敏感,太过引人注目始终不好。

但他们其实已经引人注目到不能更多的地步,即使远离人群,依旧有人藏在小路两旁的林子里窥探。

夜麟没小瞧姬晴在剑冢的影响力,只是于男女一事向来迟钝的他到底还是低估了那些剑冢男弟子心中的怨气。

一位年轻的二境弟子迎面走来,竟是有意直接问剑夜麟。

这位二境弟子不是没长脑子,先道:“剑冢弟子佟青,敢问阁下可是姬晴师叔祖流落民间的亲人?”

夜麟缓缓摇头。

佟青紧了紧手中的剑,遥指步苦怀中瞳渊,又道“婴儿与师叔祖有无关系?”

这个问题的范围有点广,夜麟突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两人有没有关系?说有吧,谈不上,毕竟瞳渊和姬晴才认识半天;说没有吧,姬晴又挺喜欢瞳渊的,没让自己把瞳渊丢了。

斟酌片刻,夜麟如实答道:“她没舍得让我丢,要我对婴儿负责。”

“没舍得丢?对婴儿负责?!!!”

佟青似乎想到了别处,如遭雷击,心境险些破碎,一张脸迅速涨红起来,拔剑出鞘剑指夜麟,失声叫道:“我要和你决斗!”

剑尖有些颤抖。

佟青叫声不如何大,而且算得上小,但是林间猛地惊起无数飞鸟,隐蔽在暗处的男弟子们仿佛坐实了心里的某些想法,纷纷扼腕叹息,心痛万分,几乎抑制不住怒气,一个个现出身来,杀意直指夜麟。

小小一条林间道路人头攒动,挤得满满当当。

“女人”和“孩子”是夜麟少有的知识盲区,他想不通自己说错了什么才会惹得这帮弟子恨不得吃了自己一样。

撇撇嘴,夜麟无奈地往天空中某个没人的地方瞄了一眼,他知道,自己被人算计了。

剑首那老头憋着坏呢,安排步迟带夜麟游山玩水是他的手笔,会发生什么那老头肯定是预先料到的,现在正等着看两边打起来。

人老成精,要他无的放矢,可能吗?

要么夜麟输掉出丑,姬晴知道情郎被欺负了,跑过来大杀四方,宰得他们嗷嗷乱叫。

要么借由夜麟一个外来人把剑冢弟子通通修理一顿,让这帮心高气傲的小崽子知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不管夜麟是输是赢,结果都是剑冢众弟子心里有气,发奋练剑。

佟青气得嘴唇颤抖,道:“步迟师弟、步苦师妹,这事和你们没关系,给我让开!”

望着怒气冲天的众位师兄,步迟步苦两兄妹脸色苍白,可就是站在夜麟身前死活不肯挪步。

夜麟叹了口气,轻声道:“走了哦。”分别按住步迟、步苦肩头,身形一闪而逝,选择避而不战。

临行前,夜麟抽空踹了佝偻老人一脚,不轻不重。

剑首一个踉跄,环顾四周找了半天也没看到踹他的人在哪:“小家伙跑得倒挺快。”

揉了揉屁股,还真有些痛,老人失笑道:“是个不肯吃亏的主。”

众弟子怒骂不已,掘地三尺誓要找到夜麟身影,然后宰断他第三条腿,为此不惜把悬赏的手段都用上了。

寻人队伍浩浩荡荡,从弟子房到剑峰,到铸剑谷、洗剑池,甚至是剑阁,都有眼线在明目张胆地寻找夜麟,鸡飞狗跳,热闹不已。

不止弟子在找,剑首在找,就连正忙着为血妖战役善后、安排奖励事宜的剑冢掌门也因为觉得有趣,才听说这事就分出了半数神念覆盖剑冢,一起寻找夜麟。

试想一旦被自己找到夜麟,暗中泄露出去,那该是怎样一番盛景?

万人空巷,问剑夜麟,想想就觉得有趣。

岳挚双手负后,于窗边远眺天边,思绪飘远,喃喃自语:“自你死后已经多少年,剑冢弟子的心未有如今日这般凝聚过,可即便如此,剑冢交到我手上不一样是蒸蒸日上?”

岳挚收回视线,站在剑阁最高处,环视整个剑冢,缓缓道:“哪怕学剑天赋不如你,治理门派的手段我却远胜于你。说到底,你只适合自己修炼,不会是一个合格的掌门。时间已经证明我是对的,渊亭,安心去吧,剑冢有我一人就足够了。你的徒弟我也会替你代为照顾,虽然四境无望,浪费了那份不俗的天赋,但我会视如己出,不说别的,至少清泓此生无忧。”

忽然,覆盖剑冢的神念探查到了夜麟一行的形迹,就在剑冢北部的越王雕像之上,一大两小坐在雕像肩头,优哉游哉地观赏远方风景,岳挚会心一笑。

望着数百道疾驰而来的剑光,夜麟一愣,骂了句娘,剑首憋着坏,掌门也不厚道,一下就把他出卖了。

身形再闪,夜麟带着步迟、步苦还有瞳渊出现在剑峰中上部,此处剑气罡风经久不息,神念难以探入。

再往前半步就是禁地,守护剑灵感受到多人靠近,再次出现:“奉越王法旨,凡剑冢弟子入峰取剑只可一人独行,不得借助任何外力……”

因为夜麟一行来得突然,剑灵尚不知来着何人,定睛一看,好嘛,又是步苦这个小崽子,一番陈年旧辞顿时有些说不下去。

步迟上次差点把它宰了,要不是剑峰禁制替它挡了大部分攻势,那一剑过来少说也要砍掉它半条命,怎么可能只是养几天伤的结果。

若非如此,剑峰的守护剑灵真被重创的话,步迟和步苦哪还能被剑首悉心照料那么多天,即使他们也是受害者,别派细作的罪名铁定跑不掉,大罪当头,面临各种刑罚拷问,俩兄妹焉有命在?

言归正传,剑灵看见步迟只是有点烦,等他发现夜麟也在的时候,立刻就心虚了。

开什么玩笑,步迟才刚拜入剑冢练剑,半点修为也无,能斩出那一剑不就是眼前这个白衫少年搞的鬼嘛!

还只是一道虚影。

现在夜麟本尊到此,剑灵没上前请安已经是对得起自己的职责了。

夜麟笑道:“剑灵前辈能否让个道,我们想进去避避风头。”

剑灵干巴巴道:“奉越王法旨,凡剑冢弟子入峰取剑只可一人独行,不得借助任何外力,以此线为界,界内仅留一人。”

说到最后,那一句“擅闯者,死!”始终没敢说出来,剑灵临时改口道“非剑冢弟子不得入内。”

夜麟似笑非笑,转头询问步迟:“苦儿受伤那天,剑灵前辈砍了你几剑?”

步迟开始挤眉弄眼,摸着后脑勺说道:“我忘啦,前辈当时特别仁慈,没有一剑把我砍死,好像出了六七剑……”

剑灵双眼暴突,什么六七剑,不是只有三剑吗?!

步迟说谎,摆明了有意陷害剑灵。

当日剑灵出手分明只有三剑不到,今天竟然硬生生给步迟翻了一倍,一开始的手下留情也被说成了剑灵有心不让步迟死得太快,连六七剑折磨步迟。

夜麟若有所思地点点头,道:“晚辈虽然不识剑道,粗略懂些皮毛,不多,一剑而已,特此向前辈请教,希望前辈不吝赐教。”

剑灵不动声色让开道路,绷着一张脸,胡编道:“奉越王法旨,若弟子天赋极好,可自行入峰,亦可携师长入峰,助自己求取宝剑,且无视剑峰禁制。”

夜麟忍着笑,拜道:“多谢前辈。”

剑灵不敢受,还礼道:“预祝诸君一路顺风,寻到与自己有缘的宝剑。”

双方就此别过。

待到夜麟远去,剑灵松了口气,不料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忽从峰上传下来。

小丫头沓沓沓跑到剑灵面前,指着怀中的瞳渊道:“公子叫我问前辈,是不是只要与剑有缘,什么人都能取剑?”

言下之意就是这个不到一岁大的婴儿也要一把?!

剑灵眼角抽搐,仍是耐着性子道:“只要宝剑与他有缘,而且他拿得动,自然可取。”

步苦嫣然一笑:“剑灵前辈人真好。”

说罢又往回跑,赶上夜麟。

剑灵眉头狂跳,望着步苦远去的背影,嘴角缓缓流出某些颜色不明的液体。

说它人好,小丫头是在刻意提醒它不是人吗?

剑灵呕血三升。

气的。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