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帝途 > 第一卷·序幕·一线光明
第七十六章 苦儿不苦
作者:高大威猛的土拨鼠  |  字数:3335  |  更新时间:2020-01-23 03:08:50 全文阅读

当日步苦跟着两名年少弟子到剑峰中上部,误入禁地被剑气所伤,步迟为救妹妹,不得已硬闯剑峰,于危急时召出古剑虚影,破了剑峰禁制。

后来,步苦受到剑冢掌门岳挚尽力救治已经痊愈,步迟却还一直在昏迷中至今未醒。

佝偻老人轻揉小丫头的脑袋,和蔼笑道:“步迟没有受伤,他只是暂时陷入昏迷,过几天会醒过来的。”

步苦深色呆滞,眼睛怔怔望着前方,孤单得令人心疼,只听她轻声问道:“师傅什么时候回来呀?”

剑首也学她坐在崖边双脚空悬,挪了挪位置,挨着小丫头,柔声道:“你师傅去雍州报恩,等北边的坏人一走他就回来了。”

步苦哦了一声,把脸蛋杵在手上,没有失落,任凭天边云卷云舒,眼里都是一副无神的空荡模样。

剑首轻叹,不知该怎么安慰这个小丫头。

到底是个贴心懂事的,步苦喃喃道:“老爷爷不用陪苦儿的,苦儿坐一会就好了。”

剑首干巴巴地虚咽口水,心里愈发不是滋味,林清泓前脚刚把两个乖徒弟托付给自己,后脚林清泓一走步迟步苦就出了问题,要他这张老脸往哪搁?难道让他给林清泓那小子赔不是?

想着想着,步苦忽然露出笑意:“要是公子在这就好了。”

剑首微愣,俯身问道:“公子是谁?龙门之主李玉?”

步苦没有正面回答剑首,小丫头偏过头直视剑首双目,问道:“老爷爷是个好人,会替苦儿保守秘密吗?”

剑首干笑着,心虚不已,要说自己是好人怕真算不上,但他仍是点点头,伸出枯槁的手指,眼睛眯成两条缝儿,笑道:“我们拉钩。”

大手牵小手,一老一小达成协议。

步苦追忆道:“公子是苦儿和哥哥的恩人。”

“那时候很苦,爹娘都不在了,哥哥每天要找吃的给苦儿,总是自己吃得很少,变得越来越瘦。有一天,几个人要抢苦儿,哥哥没力气,被他们打惨了,实在没办法,只能趁那群人烧火的时候拿石头砸了他们的脑袋。”

“夜里,苦儿闻到肉香,竟然看到哥哥在吃肉,一边吃,一边吐,苦儿不懂也想吃,可是哥哥不让,苦儿饿得很厉害,又哭又闹,也是那晚,哥哥第一次动手打了苦儿,哥哥哭着说‘这些不是人吃的东西,你吃它干什么?不许吃!’。”

听到这里,剑首心里仿佛压了一块大石头,神色渐渐凝重,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说什么。

步苦继续道:“苦儿年纪小,哪里知道那些肉是什么肉,每天嚼着哥哥辛苦挖来的草根,心里却恨死了哥哥,天底下哪有自己吃肉,给妹妹嚼草根的哥哥?”

“因为有肉吃,哥哥越来越壮,从那以后,抢苦儿的人再也打不过哥哥,一个个都消失了,哥哥打架的样子虽然很吓人,但是苦儿渐渐明白,不管哥哥有多凶,对苦儿总是很好很好,除了不能吃肉之外,苦儿要什么哥哥都会想办法满足,于是苦儿又开始喜欢哥哥。”

“苦儿清晰记得,那段时间哥哥每晚都会做噩梦,哥哥会在梦里说胡话,苦儿很担心。终于有一次,哥哥拿着石块,在梦里走向苦儿,看着哥哥一步一步走来,好凶,好吓人,苦儿害怕极了,哭声惊醒了哥哥,哥哥想安慰苦儿,可是苦儿再也不敢让哥哥靠近。”

“再后来,哥哥每天都会把吃的送到破庙里的神像脚底下,自己却守在庙外,不敢靠近苦儿,因为怕吓到苦儿,冬天夜里苦儿冷了,哥哥就会摸着黑进来抱苦儿,抱到天亮又走,苦儿永远只能在每天醒来的时候看着哥哥冻得发紫的双手轻轻阖上破庙门板。”

不知不觉,步苦泪花了眼:“其实苦儿一点都不苦,所有的苦都被哥哥吃了,苦儿好心疼!”

小丫头满脸泪水,她揪住身边的佝偻老人:“如果不是公子出现,哥哥永远不会变回原来那个活泼开朗的哥哥,如果不是公子救治,哥哥的噩梦会一直做下去,苦儿和哥哥永远只能隔着一扇门板。公子救了苦儿、救了哥哥,甚至公子还救了整个雍州,好像什么公子都能做到。”

步苦很激动,她从怀中取出一个很旧很旧的油纸团子,小心翼翼展开来,露出里面一颗黑乎乎的糖块,含在嘴里那一刻,小丫头破涕为笑:“如果公子在的话,哥哥一定马上就醒过来了。”

“下雪那些天,苦儿馋了,公子变戏法一样,隔天就给苦儿找来一块石头,公子笑着说这是糖,苦儿至今记得公子满肩的霜雪,苦儿不知道公子从哪弄来的糖,这辈子都没吃过那么好吃的东西,所以没舍得吃完,每次想他,苦儿就掰下来一点点……”

感受着在嘴里慢慢散发出来的甘甜,步苦笑容幸福,她说道:“什么苦都不是苦了,苦儿都能挨过去。”

人间苦,说不得。

剑首心中五味杂陈,轻轻替步苦擦拭泪水,挤出笑来:“丫头你听我说,爷爷小时候有个更老的爷爷告诉过我,要是特别想一个人了,只要拿笔在纸上写下他的名字,老天爷就会帮你实现愿望,让他很快出现在你面前。”

步苦睁大眼睛满怀希望,问道:“真的吗?”随即瞬间低落,竟然害怕得就要哭出声来:“可是苦儿没有纸,也没有笔,更不识字,公子会不会一辈子都找不着我了?”

小丫头泫然欲泣,剑首手忙脚乱安慰道:“不一定要纸和笔,来,丫头,丫头,你看着,爷爷教你写,我们在地上写。”说着剑首握住步苦右手,问道:“你说的公子叫什么名字?”

“公子叫做夜麟!”

“好,那我们就写夜麟。”

剑气从剑首臂腕到达步苦手指,于虚空中化作道道光芒,横竖撇捺交错连接,最终构成少年的名字——“夜麟”。

步苦闭上眼睛,双手合十,指尖萦绕一缕思念,满怀诚恳地向上苍许愿。

剑首不禁有些犯愁,哪有什么写字见人的传说,刚才那些话不过是他用来安慰小姑娘的说辞,现在步苦诚心诚意地许愿,他怎么忍心看见步苦失望,又该拿什么满足小姑娘的愿望?

突然,剑冢护派大阵被人从外界打开,有一柄飞剑冲出云海,进入剑冢地界。

剑首看得明白,飞剑上除了姬晴之外还有一位白衫少年。

少年一步跨出,离了飞剑,却于刹那间出现在剑首身边,身形诡异得不可预测。

剑首暗自戒备,不料少年只是蹲下,静静等待步苦睁开眼睛。

步苦睁开双眼,怔了怔,又闭上,再睁开,她还揉了揉眼睛,看见夜麟始终对着她笑。

步苦咬着嘴唇伸手向前,几次不敢触碰,生怕这个夜麟只是幻影,会像泡沫一样散去。

夜麟握住步苦伸到面前的手,将她拉向自己,抱在怀中,轻声道:“对不起,我来晚了。”

步苦身子颤抖得愈发厉害,好不容易收拾好的情绪又瞬间泛滥开来,直至泪水淹没她的整个笑容。

小丫头一下子哭成了泪人儿。

后头的茅屋里,步迟晕乎乎地从床上醒来,揉着混沌一片的脑袋,喊了声:“苦儿,你在吗?”

声音传到屋外,小丫头哭得更凶了。

听到妹妹哭声,步迟红了双眼,又惊又怒,抄起一根铁条踉踉跄跄跑出屋来,才发现苦儿没事,只是朝着他哭。

最重要的是,抱着苦儿那个人的背影为什么瞧着那么眼熟。

夜麟轻抚步苦背部,令她沉沉睡去,免得哭太凶伤了身子,这才站起转身,面对步迟,笑道:“没事了。”

砰的一声,铁条落地,步迟强忍泪水,重重点头。

这时,姬晴才到峰腰石崖,疑惑道:“这是我朋友夜麟,剑首师叔,发生什么了?”

剑首老脸微红:“小娃儿人没看好,跑剑峰上去了。”

二境以下弟子连剑气都无法做到控制自如,如何能受剑气罡风的洗涤?入剑峰者九死一生。

人没看好?这还了得!

姬晴一窒,好在步迟步苦看着无事,不然都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夜麟。

夜麟将步苦交予步迟带会茅屋休息,躬身拜道:“晚辈夜麟,见过剑首前辈,当日步迟步苦身陷险境,晚辈不得已破了剑峰禁制,还望前辈莫要怪罪,之后自会给剑冢一个交代。”

剑首抬手虚压,尴尬笑道:“好说,好说,只是动静大了些,剑冢并没有什么太大的损失,不必挂怀。”

转而面向姬晴,剑首又道:“你既带客回来,于情于理应该先带他去见过你师兄,毕竟是一派掌门,礼数不能少了。”

姬晴道了声:“师叔说得对,是我考虑不周,这就带夜麟去见过掌门师兄。”

“不用刻意来了,我在这呢。”剑冢掌门岳挚现身,对于这个年龄几乎差了一代的师妹十分宠溺,笑道:“晴儿‘交朋友’的眼光从来不比剑术差了半点,很好,很好。”

姬晴眼睛盯着地面,不说话。

夜麟总觉得这个掌门打量自己的目光不太对,欣慰、满意,是见到客人会有的情绪吗?

姬晴伸手一招,金麟剑归鞘,随即天上掉下来一个婴儿,被夜麟抱在怀中。

佝偻老人剑首一双眼睛差点瞪出眼眶,孩子都有了?这他娘的进展也太快了些!

岳挚下巴险些合不上,豆大的冷汗冒出额头,涩声道:“这是?”

夜麟答道:“瞳渊是路上捡来的孤儿。”

两人仍是不信,上下对比仔细瞧了几眼,确实婴儿的模样和夜麟、姬晴都不太相似,这才信了几分,收回那副见鬼似的表情。

夜麟、姬晴、剑首、岳挚,四人无言。

场面一度陷入沉寂,唯有瞳渊揉了揉眼睛,睡眼惺忪,开口道:“到了?”

襁褓里的婴儿,说话了……

岳挚、剑首面面相觑,心中骇浪一阵高过一阵。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