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帝途 > 第一卷·序幕·一线光明
第七十四章 谁要和你做朋友
作者:高大威猛的土拨鼠  |  字数:3520  |  更新时间:2020-01-23 02:32:02 全文阅读

荆扬边界,妖兽洪流于昨日收到血巫王的暗中授意而陆续回撤,抵御兽潮的战斗进入尾声,新的一场战斗则刚过去一夜。

姬晴离开之前曾经下达命令,要剑冢长老在山林中布下剑界截断血妖退路,众弟子则仗剑入内绞杀血妖。

一为除恶务尽,二为珍惜这得来不易的历练机会。

先前弟子们依着剑阵合力抵抗妖兽潮流,是守,不求斩获多少,只求挡着妖兽不往扬州进入半步即可。

妖兽数量过多,弟子们即便是胡乱地挥舞手中长剑剑气也能砸中几只妖兽,若是抵挡不住就会有三境长老出手杀妖,弟子们没有后顾之忧,更没有处在生死绝境。

因而真正能起到历练作用的,反而是现在主动追杀溃逃妖兽的过程。

为期两日,弟子们宰杀多少妖物就能获得多少功劳,一切全凭自己本事。身陷险境不会有人来帮,斩获妖物首级却会有人来抢。

弟子们除了辛苦宰杀妖物之外还要小心防备同行的师兄弟抢夺劳动成果,这对于剑法手段和心智城府都是一场不小的考验。

二境弟子需要独自历练。

一境弟子由于能力不足则往往需要结队行动,虽然斩杀了妖兽以后功劳必须分摊,但是分成后仍有一笔不小的获利,于是人人趋之若鹜。

元齐锋、燕叔同、乔桥就是这么一支纯粹由一境弟子组成的猎兽队伍,进入众长老围起的广阔剑界中猎杀血兽。

三人中以元齐锋剑术最高,正面牵制血兽,燕叔同负责协助元齐锋偷袭血兽,同时警戒四周,谨防有其他的血兽或是弟子进入战圈,乔桥负责收尾工作,在元齐锋斩下血兽头颅以后,迅速施展剑火焚烧血兽残躯。

虽然百足虫死而不僵,血兽原比不得血妖厉害,只剩头颅的话便算死透了,至少造不成什么实质性的威胁。

血兽迅猛冲来,抬爪拍烂树干直击藏身树后的元齐锋,被元齐锋举剑过顶挡住。这一式“龙抬头”元齐锋练得扎实,虽无林清泓雍州时施展的那般强大,亦无龙形隐现,仍是将兽爪牢牢挡住。

兽爪势大力沉,元齐锋气血震荡不已,当即大喝道:“就是现在!”

燕叔同从周遭的树冠跳下,白芒天落,似那阳光透过层层枝叶,砸向地面,以剑四式“汇阳”破开血兽表皮,刺入脊背。

剑势再变,三式“启蛰”是少数几招一境弟子也能做到剑气外放的招数,燕叔同凝聚浑身力量,于剑尖处化作一缕锋利至极的剑气,贯穿血兽胸腹,搅烂血兽肚肠。

血兽吃痛剧烈挣扎,躯体摇晃扭动,并几次尝试回过头去咬燕叔同。

施展“启蛰”,燕叔同已经脱力,死死握住手中铁剑不让自己跌落。

眼见血盆大口就要将他撕碎,元齐锋趁着血兽注意力放在背上,倒地一滚脱离兽爪笼罩,起身施展剑招。

剑十五式,白露。剑气凝而为露,剑属金,金色白,白即露之色,而剑光气寒也。

一点白芒贯穿脖颈,血兽头颅垂然落地。

元齐锋喝道:“乔桥!”

少女观那血兽败势已定,破涕为笑:“好嘞!”舞剑如云,蕴气于剑身,冲上前来一剑斩向血兽。

一剑不解气,乔桥又多补了几剑,最终在那血兽体表气燃成火。

剑九式,芒种,酷烈如火。

没等头颅接回,剑火已将血兽烧焦。

等元齐锋小心翼翼收好缩水一般的枯焦兽首,少男少女们这才大大松了一口气,围着被血兽拍碎只剩根部的树桩坐下,不由得心生感慨。

之前他们历经苦难,好不容易才将一只血兽引入陷阱,先是乔桥面对两人高的血兽吓得腿软,抬不起剑不说,逃跑都要挪不动步子,惊得另外两人一颗心吊到了嗓子眼里。

燕叔同护送乔桥离开时后心被那铁鞭似的兽尾扫到,当场咳血。

于是元齐锋不得已,只能现身招惹血兽,吸引其注意力,然后四处躲藏,苦等燕叔同回来帮忙。否则自己一人说什么也无法斩杀得了血兽,硬扛那一记兽爪至今仍觉得气血有些不顺。

燕叔同伤势未愈,脸色微白:“出来前我才到的剑十三式,原想着露一手吓吓你,却没想到你已经练成十五式‘白露’,难怪师傅说我天赋不如你。”

元齐锋只是苦笑,练到十五式又如何,还不是敌不过一只血兽,本想安安稳稳跟在师兄师姐们后头捡漏,没想到一境的弟子也得参加追杀血兽的行动,命都快没了,哪还有心思去计较一时的剑术长短。

乔桥把脸埋在膝盖上,声若蚊鸣:“怪我不争气,害得你们俩都受伤了,我那份功劳你们拿去吧。这次历练我能长点胆子就好了,哪敢再奢望有什么奖励。”

元齐锋揉了揉酸痛的手臂,安慰道:“千万别这么说,刚才我和叔同都没有力气再出招,既然血兽是你杀死的,功劳就是你应得的。至于临阵怯场也不打紧,乔桥你天赋不差,师门长辈护短,没舍得让你真的与人生死搏斗,所以少些经验。等这次完了,我们仨可以找个机会去外头历练历练。”

乔桥皱起脸就要哭出声来,燕叔同连忙道:“齐锋不要我要,你可以拿一半分给我,我这次伤得不轻,正好缺点医药费。”

乔桥这才稍稍好受些,止住要哭的势头,重重点头:“好!”

不曾想才一会,乔桥大声尖叫。

二人不明所以,乔桥张大了嘴一句话说不出来,伸手指向天空,顺着乔桥手臂,元齐锋抬头。

看到了一道黑影,将他们头顶的阳光遮住。

背生蝠翼的狰狞血妖向下飞扑,抓住乔桥肩头便提着她立即往天上飞去,眼看这个柔弱少女就要被血妖生生撕碎,元齐锋和燕叔同竟然找不到任何可以救她的方法。

血妖瞬间离地百丈,距离早已超出他们剑气所能到达的长度,二人顿时陷入绝望。

“妖孽休得放肆!”一道剑光从剑界林海的某处横跨百丈,径直斩在血妖两翼,伯离接住向下坠落的乔桥,骈指成剑,一缕剑火飘出。

凝望近在咫尺的白袍剑客,乔桥有些目眩神迷,痴痴道:“大师兄……”

伯离屏息凝神静待血妖燃尽,低头看着乔桥,柔声问道:“师妹,没事吧?”

乔桥只是摇头。伯离的一举一动都令她心神轻颤。

一颦一犟,也都看在眼中。

伯离眉头微皱,远眺天边,有人闯入剑界,是一架飞舟,舟首站着一位持剑的白袍女子,姬晴。

小师叔祖嘴上挂着笑,不时转头与人说话,好像……有些开心?

姬晴很开心。

隔着太远,与她联袂而来的少年,伯离看不清面容,但他很想看清,于是盯着不放。

同样是白袍,凭什么?

乔桥心里说不出的失落,她在伯离的眼神中看到了震惊,还有一丝丝隐藏极深的愤怒、不甘,甚至是嫉妒。

乔桥境界不够,她只能看到一个黑点在靠近,随着距离逐渐靠近,她发现了那是一架飞舟,飞舟上面有人,她无比渴望知道,那人是谁。

姬晴。

乔桥的眼神黯淡下来,仿佛所有的希望都在一瞬间破碎,原来,大师兄心头挂念的人竟是小师叔祖,姬晴。

那个可望而不可及的姬晴,她乔桥要拿什么才能比得上呢?

新的希望诞生于姬晴身边,那个少年,曾几何时,姬晴可有与人如此谈笑风生?

没有的。

夜麟感受着来自四面八方的敌意,苦笑道:“做客不容易,你给我拉这么多仇恨,真的好吗?”

姬晴微微抬起下巴,因为一袭白袍,所以像个高傲的小天鹅,高傲得都不乐意说话,只是眨眨眼睛表示她听到了。

听到归听到,她并不打算做什么举动用来掩饰。

很得意。

面对那些比剑气还要犀利的目光,夜麟不得已撑开伞,打算遮住自己。

但是这样一来,姬晴也看不到他,所以很不乐意。

姬晴微蹲下身子一把抢过竹伞,倚在自己肩头,道:“哪有和人说话时候遮着脸的道理,你当自己是藏在后院的黄花大闺女呀?”

夜麟无奈道:“我不是,你是。”

身后。

瞳渊倍感惊奇,难道神州还有能让夜麟吃瘪的人?正想问,抬头望见红筱那双满是杀意的眼睛,怎敢去触她眉头,于是求助魏阳。

魏阳没去看他,闭着眼修养伤势,淡淡道:“他们是朋友。”

这话一听,瞳渊可来劲了,原来当夜麟的朋友有这待遇?能让他乖乖服软,想想心里就暗爽。

瞳渊摩拳擦掌无比兴奋,问道:“你是吗?”

魏阳睁开双目望了夜麟一眼,神色明暗不定,低声道:“还不是,我希望是。”

不料夜麟忽然回过头来,笑道:“飞舟上的都是朋友。”

若不是年龄太小,双脚孱弱无力,瞳渊几乎就要跳起来。所以夜麟及时补充了一句:“除了你。”转眼将他打回现实。

瞳渊顿时傻眼,恨他恨得抓心挠肝,恨他恨得牙齿痒痒。

魏阳一怔,苍白的脸上多了些笑容,正要开口说话,夜麟又道:“朋友归朋友,开口要宝贝就免了,你看我像散财童子吗?”

魏阳会心一笑。

这种感觉挺好。

可是夜麟感觉不太好,不是和魏阳成为朋友这件事,而是别的,好像有点儿不舒服,但他到底哪里不舒服也不清楚。

夜麟鬼使神差看了一眼姬晴,嗯?怎么脸色那么难看?

夜麟鬼使神差地又看了一眼红筱,好吧,其实红筱的脸色一直都不太好看。

突然,两女异口同声道:“谁要和你做朋友?哼!”

发觉对方说的话竟然和自己一样,姬晴、红筱对望一眼,瞬间又转过头去不想看对方。

只有更不满的一声——

“哼!!!”

文能落子安天下,武可拂袖定乾坤,夜麟白白生了一副玲珑心思、学了一身通天本事,面对女子时却仍像榆木疙瘩一样,七窍开了六窍,一窍不通。

夜麟求助似地望向魏阳,魏阳摊开双手,示意他爱莫能助。

问他一个修道的出家人怎么搞定女人,这合适吗?

瞳渊恍然大悟,对着夜麟摆出一副“你问我呀,你快来问我呀,你问我我也不告诉你”的表情。

可惜夜麟看都没看瞳渊一眼。

小屁孩能懂个啥?懂个屁呀。

抛媚眼给瞎子看,瞳渊想死的心都有了,当然不是想自己死,是想夜麟死。

做是做不到的,也就心里想想。

愁哇!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