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帝途 > 第一卷·序幕·一线光明
第七十二章 收小弟上瘾
作者:高大威猛的土拨鼠  |  字数:3704  |  更新时间:2020-01-23 02:12:47 全文阅读

雍州位于大明九州的西北端,向北是狼庭,往南紧挨着梁州,东边临近冀州。

厉人杰手托一樽小鼎,站在冀州西界凝望雍州,喃喃道:“太安静了些。”

目送蛟岛群龙进入雍州多时,起初飞扬跋扈,到处吐火燎原,雍州东界火光冲天,为何越往里走声势越小,直到现在反而没了半点声响?

事出反常必有妖。

通过冀州鼎的感应,雍州鼎还在,并无任何波动。

冀州之主厉人杰奉国师命令于此处等待,暗中观察,一旦蛟岛与赫连氏攻破雍州城,李玉战败被俘,他的任务就是从敖镇海手上要来李玉的雍州鼎;如果蛟岛与龙门两败俱伤,他甚至不介意把敖镇海、敖拓海两条大蛟的性命一同取了。

大蛟修炼千年,且不谈蛟丹无价,只论肌肉骨血就可以称得上价值连城。

当然还有大妖饕餮。

饕餮的出现是个意外,所谓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万一也可以是一万,一个变数就有可能引起整个局面发生改变,不得轻视。

最令他匪夷所思的反而是当年家破人亡被国师生生逼疯以致死后化作鬼怪不得超生的康庄居然也清醒了过来,更有四境修为。

厉人杰并不认为他会这么轻易的就给敖镇海弄死,抛尸江中,于是厉人杰施法去捞,果然不见了尸体。

故而厉人杰踌躇不定,虽然有心进入雍州查探实情,却又不禁担忧局势变化危及他的性命。

厉人杰接住冀州鼎的力量,扩大感知范围,试图将神念覆盖到雍州更深的地方,一里、五里、十里、三十里……直至百里。

沿途掠过无数村庄、集镇,当神念延伸百里范围的时候,厉人杰看到了一座城池,城楼匾额上书“雍州兑城”四个大字。

厉人杰看得真真切切,那是兑城,兑城安然无恙,若说以蛟岛群龙的毒辣心性,只是从兑城头顶路过却没有大肆破坏一番是万万不可能的。

山河破碎、遍地残尸的景象没有出现,有的只是入夜后的宁静祥和。

厉人杰寻不到半点异常的地方,内心疑惑更深,按理说不应该是护城阵法创造出来用以迷惑外界的幻影假象,如果是,那么原应处于阵法之外破阵摧城的龙群去了何处?

厉人杰几次三番催动传讯法器,结果毫无收获,犹如巨石沉湖,没有任何声响,安插在雍州各处的探子仿佛一夜之间全部断了联系。

忽有声音于厉人杰心湖响起:“才听令爱说,厉元帅坐镇冀州以北,狼庭拓跋氏不敢南下争夺失地,怎么这才多久的功夫,厉元帅就到了雍州东界的西川边上?怪哉,怪哉。不过厉元帅派人帮助我雍州龙门抵御赫连氏,虽然今夜到底没有打起来,李玉心中仍是万分感激。”

兑城城头出现了一个人,龙门之主李玉。

李玉双手撑住城沿,身体微微前倾,笑吟吟道:“既然来了就喝杯茶再走吧,厉元帅请上座。”

厉人杰心中骇然,试图收回感知,不曾想李玉双掌按住城头时,连着他的神念也给扯着不放,如同绳子的两端,一端已被李玉牢牢抓住,若是自己强行收回,恐要断去一截绳子,伤了魂魄。

于是厉人杰作揖笑道:“大明九州同气连枝,冀州又与雍州是近邻,听闻蛟岛进犯雍州,我理应出手相助,责无旁贷,于是连夜赶来相助,看这模样想来雍州无碍,我便放心了。可惜冀州以北战事吃紧,我不宜多留,喝茶就算了,在此告罪一声,望李大人容我先行告退。”

李玉五指微屈,攥紧厉人杰神念,掌心隐有雷光亮起,笑道:“既然厉元帅不愿留下,我也不能强求,只是待客之道不能少了,李玉备了一碗上好的蛇羹,元帅路上吃。”

李玉松开法术,双手负后,没有继续拉扯厉人杰的魂魄,微笑道:“恭送厉元帅。”

收回神念,厉人杰脸色微白,身形晃了晃,一时竟有些站不稳,貌似受伤不轻。

李玉掌心雷霆直接打在他的魂魄之上,那滋味远远胜过五雷轰顶,怎能好受。

当时厉人杰低头看去,手中正巧多了一碗“蛇羹”,可碗里哪是什么蛇肉,分明是几颗枯黄的莲子还有少许断裂的蛇牙碎片。

用意很明显,要他打碎了牙齿往肚子里咽,有苦说不出。

厉人杰神色阴鸷,低声自语:“今夜之辱本帅记在心里,此生不忘,来日必将双倍奉还。”

说罢,拂袖离去。

之后李玉御使雍州鼎撤去阵法,笼罩着整个雍州的幻象星图逐渐消弭,斗转星移,八座城池回归原位,万民悠悠转醒,不知发生了什么。

唯有驻守兑城城关的龙门弟子惊奇地发现城头多了几个人,李玉也在。

李玉摆摆手,伸手放在嘴边,低声说道:“别担心,这是公子的手笔。”此时他才是真正站在兑城城头,之前的兑城只是假象。

闻言,众弟子咧嘴一笑,没再多说什么,自觉退回岗位驻守城关,原本一身的疲惫倦意瞬间消失无踪,精神倍感活跃。

好些人不约而同地想到:公子去荆州有些时日了,但愿公子万事顺遂,平安回来。

还有不要太累。

这些都被饕餮看在眼里,站在他这个层次的人哪怕没掌握什么读心术,通过一些细节仍能判断出其他人心里想了哪些东西。

饕餮看到的很直观,他看到了希望,每个人都有希望,在眼中,在脸上。

那么多,那么真实。

饕餮莫名地有些感慨,智计高深、武力强大者大有人在,玩弄人心权数的也不在少数,但是像夜麟这样可以让一州几十万百姓毫无保留信任的,真不多见。

他只听说过一个,距今已有万载的上古元年,有个人率领神州各族抵挡天外邪魔,是那禹王。

正值四人谈话,石虎拜别康庄,对李玉说道:“各城才开始建造,事务繁多,阵法也没布设完善,现在只弄出一个雏形,我手头还有不少活计,先忙,你们自便。”

话才说完头也不回地转身离开,雷厉风行。

康庄朝石虎背影郑重其事拜了三拜,一切尽在不言中。

李玉挥手笑道:“石大个子辛苦了。”回头打趣饕餮道:“大嘴前辈,可吃饱了?”

饕餮吞了两条五境大蛟的血肉,生平头一次肚子里觉得饱胀,修为回到全盛时期不说,更有几分增长,人也跟着容光焕发,年轻不少。

饕餮思绪飘远,没搭理他,身旁牧小小拉了拉饕餮衣角,轻声道:“爹爹,爹爹?人家叫你呢。”

饕餮回过神,说话前先是看了下牧小小,然后沉声道:“我有个不情之请。”

李玉和康庄对视一眼,康庄道:“前辈与公子本是旧交,有什么需要大可以直说,想来公子也愿意帮助前辈。”

饕餮接着道:“今夜过后,我出现在雍州的消息就会以极快的速度传遍九州大小势力,降神坛里只剩下我那两个不成器的异族兄弟,未到五境难撑大局,急需要我回去坐镇,有我在,宵小们不敢妄动。在此之前,我想把女儿小小托付给龙门,如果大明国师因为两州结盟坏了计策想要报复于我,我不一定抵挡得住,反观雍州,尽管夜麟不在,雍州还有三位五境,我很放心。”

没等康庄考虑周全,李玉胸脯一拍,信誓旦旦:“这有什么难的?包在我身上。”

李玉笑问牧小小:“近来我喜欢上了收小弟,方才蛟岛那些虫子大点的我都宰了,剩下不少小的,全在三境以下,翻不起什么大浪,干活却很合适,我寻思着龙门缺人手,所以通通收了,正愁不知道怎么管理呢,有你帮忙我就清闲啦。反正都是管宠物,应该差不多,听说牧小丫头有个名号叫‘兽王’,有没有兴趣试试驭龙是什么滋味?”

一想到李玉给自己收的那帮鬼怪“小弟”,康庄就黑着脸想抓狂,做鬼那段时间康庄没少被两个鬼王欺负,现在抬头不见低头见,多尴尬?

原想着它们应该已经离开了雍州,勉强算是好聚好散,康庄打算反正这辈子都不会再见到了,干脆不计较不寻仇。

哪曾想李玉一个没放过,全给他抓来丢在眼前,美其名曰“帮你收的手下,任劳任怨。”

完事那帮鬼一个个吓得屁滚尿流,抱住康庄大腿哭着哭着求他饶命,叫他康庄情何以堪?

还有现在,那御兽和驭龙能一样吗?

真不一样!

康庄心里纳闷,李玉做事咋就不过过脑子呢?曾听夜麟提起过,李玉的真实年龄其实很小,心智也未成熟,康庄现在算是确确实实领教到了,还恶心到了。

牧小小有些为难,没有立刻答话,拉着饕餮往旁边走,小声询问道:“爹爹不是反对我喜欢夜麟么?怎么现在反而要把女儿留在雍州?”

饕餮闷闷道:“你阿娘弥留之际还要我答应,只要你喜欢的人不坏,我不可以过多干涉你的感情,刚才那些龙门弟子提到夜麟的时候什么模样你也看到了,夜麟人还行,我怕管多了将来死后你阿娘要在下面掐我,感情什么的你自己把握就好。”

牧小小则是联想到了别处,她问道:“当年阿娘和爹爹是不是很难?”

如果不是真的经历过相思之苦,牧小小的娘亲不会留下那样的遗言,要饕餮别过多干涉女儿的感情。

饕餮鼻子微酸,涩声道:“是有点难。”

一个是顿顿吃不饱的弱小妖物,另一个是才有半只脚踏出凡人范畴的道门杂役弟子,他们爱得有多辛苦不难想象。

饕餮与那女子躲躲藏藏偷偷爱了半辈子,才刚熬出头,饕餮修炼有成,女子却和他阴阳两隔,最终只留下还是婴儿的牧小小要饕餮独自抚养。

饕餮笑道:“去吧,死丫头加把劲,别辜负我的期望,把那夜麟套牢了。”

牧小小上前抱住饕餮,说了许多悄悄话。

没打扰父女俩的独处,康庄拉着李玉离开,发现李玉一副魂不守舍的模样,皱眉道:“你这是怎么了,没见过亲人别离?”

方才饕餮最后那句话没用心声传递,而是直接说出来的,李玉听完直接就傻眼了。

悔不当初啊!他怎么就没看出来牧小小是喜欢夜麟的?

李玉不甘心,又问了一遍:“刚才我是不是听错了?大嘴前辈要牧小丫头套牢公子?”

康庄恍然,忍俊不禁道:“你放心,牧小小前头还有个和公子掰扯不清的剑冢小师叔姬晴,所以我想红筱姑娘不会把你怎么样。”

康庄坏笑着补了一句:“虽然人是你留下的,可是红筱姑娘识大体,不会跟你计较太多,应该……吧。”语气很是飘忽。

红筱哪能饶得了他?铁定扒下三层皮来。

李玉只觉得苍天好像又塌了一次,绝望地跌倒。

康庄觉得舒坦多了。

收呀,你收呀,收完小弟收女人,还给公子收女人,这下没得玩了吧~活该有人修理你!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