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帝途 > 第一卷·序幕·一线光明
第七十章 诸君请入瓮
作者:高大威猛的土拨鼠  |  字数:2349  |  更新时间:2019-08-26 23:45:48 全文阅读

四更天,东边如潮涌来的云雾中亮起繁星点点,连着乌云,红光映满半片天空,蛟龙长啸声回荡在西川江面。

有风来,携雨至,其间万龙狂吟。

饕餮神情凝重,道:“闺女,等会躲远点,照顾好自己。”

牧小小向前半步与父亲并肩,娇笑道:“爹爹甭想吃独食,撑死了是女儿自己的本事。”

饕餮抬起手指戳那牧小小额头,笑骂道:“死丫头咒你老子呢?找揍是不,你以为你老子会打不过东海那两条老泥鳅?”

牧小小轻巧躲开,眯着眼笑道:“所以女儿刚才说的是‘爹爹甭想吃独食’呀,这不是怕爹爹一下子吃光了没给女儿留么。”

饕餮咧嘴一笑不再说话,花白发丝迎风飘荡,双瞳内缩,蓦然生出许多奇异的纹理,直视夜空中硕大的四只红日。

压得人喘不过气。

沉默只持续了片刻就被牧小小的声音轻轻点破。

她怯问道:“爹爹,这么多年,女儿一直有个问题藏在心里……”

头发花白的高大男子眼神淡然:“你阿娘只是凡人,承受不住异兽血脉,生你的时候死了。本来我想保她,她没答应,无论如何都要把你生下来。所以说你这死丫头要孝顺我知不知道,老子为你白白守了半辈子活寡。”

牧小小眨眨微酸的眼睛,身子前倾转头去瞧,嘻笑道:“爹爹说话的时候怎么不看着女儿?”

饕餮反手就是一个爆栗,怄气道:“死丫头也不知道给你爹留点面子,要我哭给你看才作数?”

牧小小捂着额头缩回脑袋,佯装开心:“阿娘一定要爹爹不许恨我,对不对?”

饕餮沉默。

牧小小又道:“阿娘是不是还要爹爹多分些吃的给我,怕爹爹嘴馋留不住口粮,一不小心把我饿坏了。”

饕餮愣住,撇嘴道:“你怎么都知道?”

牧小小眼眶湿润,却又故作坚强,笑道:“因为她是我的娘亲啊!”

曾有多少个日夜,牧小小思念自己从未碰面的娘亲,因为饕餮从来不讲,少女只能靠着自己凭空想象,一点一点,勾勒出娘亲的模样,幻想娘亲的话语,仿佛娘亲就在身边哄着她入睡。

只有这样她才会觉得夜晚其实不是那么冷。

饕餮强忍不适,问道:“这么多年,没和你提过你阿娘,你怪我吗?”

牧小小摇摇头,道:“女儿不怪爹爹,只是有点想娘。”

胸中的心在颤动,饕餮忽然笑道:“你阿娘还交代我别的事情,你肯定猜不到。”

牧小小赶忙擦掉眼泪,侧耳倾听,生怕漏掉一个字眼。

饕餮一本正经道:“你娘要我将来给你找个好夫家,如果你过得不好,她会在下面扒掉我三层皮,除非我别去见她。”

牧小小脸颊压得很低,一手擦拭眼泪,一手捂住嘴巴,只余呜咽幽幽,还有地面上未干的几滴泪渍。

伤心过后,牧小小从所未有地幸福,不止是眼睛、鼻子,双颊也变得红扑扑的。

泪与笑从来都不冲突,融在一起别样凄美。

饕餮故作淡然,其实心里慌得不行,不解风情如他,哪会知道这时候该怎么安慰自己女儿?

见牧小小脸颊如此红,饕餮好像明白了什么,沉声道:“别人可以,夜麟不行,你离他越远越好。”

“前辈说的没错,公子注定不会在神州久留,姑娘莫要误了终身。”

一袭紫裳款款落地,披散着长发的金眸男子踏破虚空,出现在饕餮身侧,与之并肩而立,康庄躬身拜道:“雍州康庄,久闻饕餮前辈大名,今日终于得见,三生有幸。在此多谢前辈愿意助我龙门御敌,康庄不胜感激。”

来者修为深不可测,牧小小赶忙收敛情绪,乖乖地不插嘴半句,只是静静倾听二人对话。

饕餮盯着康庄瞧了半晌,乐道:“有点意思,你是人是鬼?”

康庄恭敬答道:“蒙公子厚爱,康庄已获新生。”

紫裳男子手托玲珑黑塔,高高撑起,身后凭空出现一座高耸入云的黑色宝塔,塔高万丈,笼罩方圆五百里。

从塔尖到基座层层罗列足有十八层之多,每一层的外壁都镌刻着一幅地狱奇景,鬼气森森。

伴随黑塔出现,紫光照耀八方,西川上空云消雾散,露出以敖镇海、敖拓海为首的十万蛟蟒龙蛇,杀意铺天盖地。

敖镇海通体澄黄,周身鳞甲隐有金芒掠过,居高临下,缓缓道:“龙门之主何在?限时一刻,今夜李玉若不出现,蛟岛立刻踏平雍州,要你龙门鸡犬不留。”

红蛟敖拓海附和道:“你们最好乖乖交出杀害我兄弟敖靖海的凶手,否则蛟岛十万天龙立刻西进,宁错杀、不放过,掘地百尺,有死无生。”

十万蛟众其其傲啸,震耳欲聋。

双蛟头颅硕大,各自遮住半边天空,只一低,仿佛就要压低整个苍穹。

牧小小脸色煞白,几乎窒息,往后退了几步,躲在饕餮身后才觉得稍稍好些,但仍是呼吸不畅。

康庄朗声道:“蛟岛不分青红皂白兴师动众,既为问罪而来,只消破了此阵,龙门任凭蛟岛宰割。”

“竖子猖狂!”一言触犯龙威,敖镇海震怒,口吐金雷如柱砸向黑塔,黑塔受到冲击,并不十分牢固,反而有几分晃动。

敖拓海狞笑道:“就这破阵能扛得住多少力量?破了它易如反掌,事后龙门真能说话算话任我蛟岛摆布?”

康庄双手负后,信誓旦旦道:“这是自然。”

敖镇海没有立刻入阵,凝视饕餮,冷声道:“饕餮,你不好好在十万大山隐居,当真要插手此事?蛟岛与荆州历来井水不犯河水,今夜若你插手,蛟岛不介意择日把你的降神坛也平了。”

饕餮咂咂嘴,答道:“活了多少年也没尝过所谓‘龙肉’是什么滋味,近来饿得不行,听说这里有一笔好买卖,肚子里的馋虫一闹腾起来简直要我老命,实在没办法了。”

敖拓海上前,蔑笑道:“只是肚子饿?这有何难!此行我兄弟二人带了十万龙子龙孙,自可挑出几万给你,还怕填不满你那无底洞?你乖乖退开便是。”

敖拓海身后数之不尽的蛟蟒龙蛇,大都心生怯意,生怕老祖宗真把他们送给饕餮果腹。

饕餮摆摆手,嫌弃道:“你可真是高看了自己的蛟岛,这哪是龙子龙孙?分明都是些大蛇蛟蟒,算得上什么龙肉?我要吃的,是真的龙肉,也就你俩还凑合。”

敖拓海目露凶光:“这么说来,你是铁了心要与蛟岛为敌了?”

饕餮懒得废话,直接开口询问康庄:“说罢,需要我做什么?”

大敌当前不碍谈笑风生,康庄笑道:“前辈只管入阵,晚辈主阵,可保前辈无虞。”

敖镇海怒极反笑:“好!大妖饕餮的内丹我们也垂涎的很,今夜大阵一破,管教你悔不当初!”

康庄面向蛟岛龙众,伸手作请,淡笑道:“多说无益,成王败寇阵内自见分晓,诸君请入瓮。”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