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帝途 > 第一卷·序幕·一线光明
第六十五章 后手
作者:高大威猛的土拨鼠  |  字数:2083  |  更新时间:2020-01-23 00:18:26 全文阅读

三具魔王尸骸已损其二,骨戮收拢全部魂魄于败血尸身,几乎拥有等同魔王败血本身生前的八成力量,联手三头火蛟爻烈抵御大明国师。

先前他曾有疑惑,以大明国师展现出来的实力没理由窃取圣婴却不承认,必然有人暗中挑拨,因而在大明国师提出与他共谋开天时,骨戮有些意动,希望能先借大明国师之手把圣婴找回来再说。

直至夜麟有意将自己与瞳渊的对话传递到他脑海,用意明显。

骨戮这才知道,如果他不拼尽一切与大明国师厮杀,那位白衫少年会毫不犹豫将圣婴处死,这是骨戮所不能接受的。

圣婴不是傻子,拥有其余三位魔王和万千魔族的记忆与阅历的圣婴甚至比身为魔王的自己更聪明些,夜麟的小动作他未必察觉,但一定会对自己预警,所以才会有那句“你想要的才对你最有价值”,骨戮当即明白,圣婴的意思就是只有按夜麟想要的去做,他才能在夜麟的可杀与不可杀之间被选中后者。

骨戮当然有自己的考量,白衫少年夜麟能在自己毫无察觉的情况下潜入魔宫劫婴,并在自己和大明国师的围攻下瞬间消失,即使修为不如大明国师,至少在大明国师和自己联手擒他之前,他想弄死圣婴不会有任何问题。

风险太大,骨戮赌不起,圣婴是他们开天的最后希望。

念及此处,由骨戮魂魄窃据身躯的魔王败血不再留手,怒吼声中,败血背后生出双翼,肌体由原来的干瘪渐渐变得鼓胀,肌肉虬结,外表染上一层鲜艳的红色,观其形貌,与那出现在荆扬交界处的血妖极其相似。

所谓血妖,原名魔种血嗣,本就是血巫王翻阅古籍发现有这么一道邪法,费劲千辛万苦方才培养出来的妖物。

而这道邪法的创始者正是魔王败血,只因年代间隔太远,真相则被埋藏于历史的长河中黯淡无光。

话说回来,血妖和魔王形貌相似,力量却不可同日二语,只看败血张开双翼时,天地间除了黑火与青雷外又多了一层血色,虽然血色不断被雷火极快地侵蚀,血色之中的仙人宝撵犹如陷入泥沼,寸步难行。

有败血牵制国师,爻烈没了后顾之忧,立即着手反攻,三首齐射,刹时间整个天空被大如山岳的火球填满,几乎不留半点缝隙,天罡、地煞固然厉害,爻烈仍可采取以量取胜的法子。

火雨逆流,从地面,到天空,巡守天空的仙人宝撵在解除血沼限制的前一刻就已经被深红地火层层包围。

于是夜空里所有的星星光芒都被掩盖,目光可及的只剩下一轮大日般的深红火焰,照亮整个十万大山,声浪一层盖过一层向四周散去,响彻九州。

轰鸣不息,万物颤动不止。

爻烈并未就此停下攻势,蓄势时,脚下地面如同受到莫大压力,以万丈火蛟为中心,方面百里具皆破碎——

然后有一道光束,瞬间穿透云层、穿透红日,直达天际。

光束未向天外逝去,反而长存此间。远观时发现光束长度似有定值,仿佛一把极长极细的剑刃,不再拉长,也没有一闪即逝,笔直凝练。

以万丈火蛟为柄,深红光刃直入天云,剑尖是一篷鲜血。

随时间一点点过去,慢慢地红日光黯,现出内里的万丈神像,还有悬停在神像胸口的大明国师。

光刃不曾直接命中大明国师,却将神灵巨像前后贯穿,若不是国师凭借其滔天修为,生生改变了光刃轨迹,令其向左偏移三尺,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饶是如此,神灵巨像受到重创,一时难以愈合,连累国师自己也受了些伤,与先前的披甲神人不同,端坐宝撵的仙人法相由国师全部修为显化,牵连心神,难免受到株连。

国师痛哼一声,气血上涌从嘴角丝丝殷红,俊秀的面容上现出些许狰狞之色,惨笑道:“狮子搏兔亦用全力,是我大意了,以为你们会乖乖的臣服于我,本不该心存侥幸,故而有此一劫,都是我自找的。”

国师直起身,面无表情,道:“我虽受伤,好过你们强弩之末,受死吧!”

国师伸出双手,上下两道旋涡接连天地,一青一黑犹如龙卷,被乌云遮盖的天空与被火焰笼罩的大地于这一刻摄入国师手中。

整个世界是一个大天地,出现国师掌心里的却是一个小天地。

天罡雷现,地煞火起,乾坤倒转,逆乱苍生。

国师怒喝:“神州大地,我主沉浮!”

青、黑两道光芒脱离国师双手,分别飞向败血与爻烈,看外表不过是两个一尺半径的浑圆小球,内里竟气象万千。青者藏云,是那无穷天劫;黑者蕴火,是那轮回地狱。

到底是两个小球在无限扩大,还是爻烈、败血在不断缩小,看不真切,唯一肯定的只有中招之后他们必死,魂魄也不会再有逃离的机会。

逃得了吗?

不能。

国师说的没错,他们都在强弩之末。

败血施展全部力量以后,由荣转枯,生机飞速流逝,鼓胀的肌体又一次变得干瘪,更比之前还要腐朽,如同一截枯木。

爻烈一击打空身体里所有力量,也没将国师击杀,此时六目黯淡,熔岩凝聚的万丈巨像寸寸分解,落回地面,又成遮掩封印的辽阔火湖,露出了千丈高的火蛟真身。

二者无力躲避,眼睁睁地看着青黑两道光芒临近。

在没人注意的地方,熔岩缓缓流淌,灌入封印大阵内部之前,好像有什么东西从里面跑了出来。

最后演变成了白骨剑尖刺进国师背心的一幕。

国师蓦然睁大双眼,惊怒无比,任由白骨大剑完全穿透胸口,收回攻向爻烈与败血的青黑两道光芒,回身砸在那一具骷髅架子身上。

魔王骨戮瞬间被他绞碎。

自此,国师重伤遁逃,上古时期遗留下来的四位魔王余孽则尽数陨落,骨戮真身一死,力量枯竭的败血随之化作尘埃。

爻烈目光明暗不定,终是长长叹了一口气,国师想不明白的,他爻烈未必想的明白。

百里外的飞舟上,夜麟会心一笑。

骨戮自然是他放出来的。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