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帝途 > 第一卷·序幕·一线光明
第六十章 金蝉脱壳
作者:高大威猛的土拨鼠  |  字数:2126  |  更新时间:2020-01-22 22:59:14 全文阅读

魔族亦有棋道高手,要说夜麟下的棋,瞳渊却半点看不懂,只谈棋盘便与一般的棋盘要大得多。

纵与横相交的细线从十九道扩大到了四十九道,共计两千四百零一个交点,在此基础之上,一层层棋盘虚影向上累增,大小则随之递减,每一层虚影中间皆有落子。最上一层的棋盘仅有十七条横线和十条细线,形状古怪,原不似神州上的任何一种棋盘。

还有最古怪的是一颗棋子悬停中央始终不落,似乎不属于任何一个棋盘。所有棋盘连同那颗悬空棋子形成一座锥形尖塔。

夜麟踩着底下那个最大的棋盘,往返穿梭于各个棋盘虚影之间,时而高举,时而低按,瞳渊乖乖呆在夜麟脚底,不敢乱动,仰望着“漫天繁星”,怔怔无言。

瞳渊,夜麟很用心给魔婴起的一个名字,很不咋地,但他暂时没有权利改动。

每当看着夜麟落子,瞳渊内心偶有触动时,夜麟的脸色似乎也不太好看,于是来回走动的白衫少年往往就要“不小心”踢他一脚,然后心情不错地舒展眉头,继续下他的棋。

咱也不敢说,咱也不敢问。

最后夜麟布局结束,退出脚下棋盘,收拢所有棋盘虚影于一处,所有棋子落在一个棋盘上,然后才是那枚悬空棋子落子天元,早在雍州就已经开始酝酿出雏形的棋局终于收官。

夜麟视线从脚下棋盘移开,盯着瞳渊,面无表情道:“接下来,我只问你一个问题,若是答案合我心意,天高地阔任你遨游,反之……”

名为瞳渊的魔婴怕夜麟怕得要死,扯着嗓子大喊:“合!肯定合!一百个一万个合您心意,您只管问。”

夜麟忽然笑了,摆摆手却不说话。

瞳渊惊出一身冷汗,险些骂娘,憋了好半天,壮着胆子问道:“您怎么不问啦?不会是想现在就把我宰了吧?”

夜麟撑开伞,笑道:“我已经问完了。”

瞳渊揉揉柔软却生硬的脸颊,努力想挤出一个笑脸,可是他一点都不想笑,总觉得身上凉飕飕的,心里慌得很,双手交错摩擦臂膀,道:“能给点温暖不?我好冷。”

夜麟点头同意:“总这么光着也不是事,给你了,自己裹上。”

瞳渊眼前一黑,被一块大布披头盖上,真别说,是挺暖和,往侧边这么左右两滚,布匹就成了婴儿襁褓,将他裹得密不透风,只露出一个小脑袋来。

香火味儿有点重。

瞳渊左瞄右看,哪里是布,分明是一块袈裟,有些不解。

夜麟道:“白龙寺某个小和尚的东西,要我代为保管,只是不知道我还能不能见到他,以后你替我还了就是。”

夜麟似是想起了什么,补充道:“什么都别问我,袈裟有佛门因果,缘法妙不可言,你们一定会遇见。”

瞳渊立即眉开眼笑,听夜麟话语里的意思,至少他能活,而且不用担心时时待在夜麟身边,遭受夜麟的“精神虐待”,顿时心情大好:“您这棋下完了,打架也没心思看,咱们接下来去哪?看您好像没有要走的意思,还是说您在等谁?”

夜麟抱起襁褓中的瞳渊,撑伞起行,道:“我们绕湖逛逛,看运气吧,兴许能遇到你的邻居。”

瞳渊恍然,道:“是那看守封印的三头虫!不是已经被人打死了么?火湖里完全感觉不到它的气息。”

夜麟绕湖而走,仿佛穿梭在别处空间中的白色幽灵,丝毫不受战斗波澜的影响,看似闲适散漫,一步跨出已有百丈,不像是在碰运气,简直就是在搜寻三头火蛟的足迹。

夜麟道:“蛟的前身为蛇,蛇类精怪天生自带某种类似‘蜕壳’的本命神通,三头火蛟没理由不会,它故意落败假死,其实在等一个机会,一旦骨戮战死魂消,九州封印底下再没有值得封印的事物,封印就会自行散去,它呢就算完成使命,然后重获自由。”

瞳渊讥笑道:“难怪封印小世界里的熔岩雨只下了一千多年就不再下,原来是这畜生舍不得浪费自己的修为,妄想凭借龙族寿命之长,熬到所有魔族身死,免得自己元气耗费过多,耽误了通天大道。”

夜麟偏头望了眼战局,驾驭黑火与青雷的神像占据上风,只问道:“骨戮魂魄三分,撑不了多久,你恨不恨我?”

瞳渊不以为然道:“您说笑了,骨戮与我非亲非故的,况且,魔族怎么会有感情?”

夜麟莞尔,说了句离经叛道的话语。

只听白衫少年开口道:“谁说魔族就不能有感情了?”

瞳渊仍是那般没心没肺的模样,笑道:“您放心好了,我可从没想过要为他报仇,骨戮就是个无关紧要的臣子。”

怕只怕,不这么说他会死,瞳渊不会傻乎乎地相信夜麟能这么轻易地放过他,与他随意聊天。

夜麟凝望天边,缅怀道:“魔族也有感情的。”

瞳渊突然不笑了,眼睑下垂,但他仍是不敢多说什么,心机、城府,只从刚才的棋盘来看,自己还能活着已经是万般侥幸。

少年不经意间露出的爪牙,令他如芒在背。

夜麟收起思绪,道:“虽然魔族没有什么善恶两分、立场相异的道德理论,但是我有,除此之外也会讲点人情味。在我自己的行事准则之内,你现在白纸一张不好不坏,所以我愿意放过你,兴许还会给你一点机缘,帮你成长到足以自保的地步。骨戮是我设计害的,日后你尽管找我复仇,至于是你杀我或是我杀你,我们各凭本事。最后,希望你与人为善。”

瞳渊不解其意,夜麟却突然停下脚步,直视那名站在火湖之上的青年男子。

男子生得一副好皮囊,双眉似柳,凤目狭长,身形瘦削修长,及腰长发羡煞世间多少女子。

一袭红袍迎风飘摇,男子目光紧盯战局,殷切而又热烈,身后就是火湖岸边,仅存一线之隔。

咫尺更似天涯,遥远不可跨越,等待千年万年,如今终得解脱。

夜麟收伞后,红袍男子回首,眉心有一朵红花,花开三瓣。男子神情悲伤,呢喃道:“少年啊,我可以离开这里了,对吗?”

又怕,再入水火。

夜麟轻轻点头,又缓缓摇头,道:“如果你不对我心存杀意的话。”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