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帝途 > 第一卷·序幕·一线光明
第五十八章 还你
作者:高大威猛的土拨鼠  |  字数:2080  |  更新时间:2020-01-20 00:43:59 全文阅读

夜麟收拢室内万千“信仰”光芒,揉成一颗小小的七彩珠子,拿给怀中婴儿,轻笑道:“好好收着,饿死了我可不管。”

魔婴褪去黑色,已经变成正常婴儿模样,不敢有多余的动作,他小心翼翼接过珠子含在嘴里,目光透着几分幽怨。

刚才夜麟那一剑险些将他分成两半,不知为何中途变了轨迹,只是切开魔茧,留他一条性命。

鬼门关边上转了一圈,魔婴至今心有余悸。

夜麟似乎看透他心中所想,道:“你虽然极具威胁,毕竟没有真正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生而为魔亦不是你的过错,算得上无辜,自然可以不死。你很聪明,懂得自救,也希望你能一直聪明下去。”

魔婴生而知之,汇集了三大魔王和无数魔族生前的见识眼界,搜肠刮肚,琢磨好久,竟猜不出夜麟根脚。

能够安然到达这里,要么守在外面的骨戮已经倒下,要么骨戮根本就没有察觉,若是前者还好,后者反而比前者更加可怕,但不论如何,都不是现在的他可以对抗的,由不得他不小心翼翼。

魔婴问道:“很难想象神州还能出现你这样的人物,可是禹王后人?”

竹伞从高处缓缓飘落,夜麟接住,转身一步一步离开后殿,脚步平缓。

因为魔茧断时,“树根”也随之开始枯萎,要不了多久,骨戮就会有所察觉。

夜麟摇头道:“我不是。”

不是禹王后人,也不立刻杀了自己,说明没有什么生死大仇,甚至关系可能还有缓和的余地。

魔婴眼珠子滴溜溜乱转,忽然换了个称谓,道:“我可以拜您为师吗?”

夜麟走在路上,若有所思,道:“曾经有人也说过类似的话……”

魔婴殷切问道:“您答应了吗?”

“我想再看看。”

魔婴似乎看到希望,道:“那我呢?”

夜麟低头直视魔婴双眸,笑道:“你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比如说先想想怎么从我手里活下来。”

魔婴额头淌下几滴冷汗,往夜麟怀里蹭了蹭,弱弱地试探道:“我乖一点?”

夜麟咧嘴:“嗯,可以。”

开门前,夜麟左手松开,竹伞自主收起消失,夜麟摩挲手中突然出现的银色小镯子,与早些年赠给小乞儿的镯子是一对珍品,芥子双生,远隔千里不同的两个镯子可以打开同一个小空间。

“没少偷。”夜麟翻了翻,含笑自语:“偷你家财非我本意,只是你心思太过歹毒,怪不得我。既是你的,我也尽量都还给你。”

雍州境内刺杀各州势力重要人物,是第一次。

雍州北界咒杀赫连关山之子赫连牧夏,引十万熊骑来犯,是第二次。

冀州南部,天河之中斩杀蛟岛混世三蛟之一的敖靖海,是第三次。

联合拓跋马王、厉氏铁骑,上演一出大戏,转移狼庭与大明的主战场,又派人刺杀耶律部落的狼王和完颜部落的鹰王,企图令狼庭三族合力攻打雍州龙门,是第四次。

大明国师苦心孤诣只想着栽赃嫁祸,是阴谋,更是阳谋,纵然天塌下来龙门也不得不接,太狠,太毒。

有道是事不过三,你设计陷害雍州如此之多,我便还你一次也不为过。

佛门中人谓之“因果循环,报应不爽。”

兵家将士则称“以彼之道,还之彼身。”

于是从芥子镯中取出一支玉簪,捏碎了撒到一边,又取出一把品质极高的带鞘法剑,卸掉剑鞘反手往身后的殿堂补了一剑。

殿堂斜斜分成两半,中间出现一道长且深的剑气沟壑,三个大茧与一个小茧同时碎裂。

动静不小,对于魔王骨戮来说更似惊雷落地,炸响耳边,魔念笼罩之下,一股熟悉的气息进入脑海,与破开封印的那人如出一辙。

然后便见到一道身影如同离弦之箭,从后殿射出,瞬间从自己眼前掠过,向着封印缺口猛冲。

骨戮分明看见,那道身影,正是大明国师!

自称大明国师的男人明面上口口声声与自己商量如何破开封印,打碎天门,背地里竟然化出分身遮掩了气机偷偷潜入,在自己眼皮子底下将“圣婴”偷走,委实欺魔太甚!

骨戮震怒欲狂:“把人留下!”

遂从后背之中抽出一把白骨大剑,势若开天,一剑斩向封印缺口,白光长达千丈,刹那间追上夜麟身形。

封印之外,国师不知骨戮为何突然发狂,只是隐约瞧见有什么向这里飞来,被骨戮追杀。

勾结魔王事关重大,决计不能外传!

国师贸然出手,透过封印缺口,掌心黑火如同一轮大日镇压而下,与白光夹击夜麟。

夜麟轻笑道:“总算等到你出手,多谢。”

于黑火、白光碰撞前一刻,白衫少年消失。

仿佛一拳打在空处,国师百思不得其解,为何只是与白光相抵,之前却没有击中实物或是虚物的感觉?

才刚察觉背后有人气息流露,转身正待去追,突然寒毛根根竖起,危机笼罩心头,国师掌心黑火暴涨,凝聚成盾回身护住胸口,挡下一道剑尖。

鲜血从口中溢出,国师惊怒,望向出剑之人。

骨戮?!

爆炸过后人影凭空消失,在魔王骨戮眼里无异于国师出手帮助自己的分身逃离,见他转身也要逃,骨戮怒意更盛,巨大身躯拔地而起,几乎快过电光石火,瞬间出现在封印之前,一剑戮出,直指封印之后的大明国师。

国师措手不及,符箓如同流水哗啦啦从袖中飞出,山河壁垒、通天神木、五行真金几乎填满大剑与国师之间这一段短短的距离,笼罩国师周身,构建出层层防御,号称无物不阻、坚不可摧,却不过瞬间被白骨剑尖贯破成渣。

如纸一般脆弱。

最终,剑尖抵住国师掌心由黑火凝聚而成的一方盾牌,骨戮前推,剑尖刺入盾牌大半,所幸没有再进。

巨力之下,国师一身真气激荡,血液几乎逆行,说不出的难受,怒道:“不去追杀贼人,反而对我出手,你这是何意?”

骨戮暴怒:“腌臜贼道安敢欺我?纳命来!!!”所有力量聚集在持剑之手,最终又于剑尖化成一道灰白光芒。

通天彻地。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