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帝途 > 第一卷·序幕·一线光明
第五十一章 “一切顺利”
作者:高大威猛的土拨鼠  |  字数:3396  |  更新时间:2019-08-16 23:22:54 全文阅读

灯火幽微,更多的光亮来自于嵌在墙壁上的几颗萤石,国师凝视棋局,食指轻敲桌面,缓缓复盘。

现如今九州局势演变完全依他所设想的进行。

蛟岛十万蛟龙从东海向西入河逆流而上,一路借道几乎畅通无阻,青州夫子林与兖州白龙寺虽然不甘,捏着鼻子便也认了,豫、冀两州更不会阻挡,再有两日即可到达雍州东界。

届时蛟岛、赫连关山、厉氏铁骑一同发难,李玉和他的龙门根本无力阻挡,雍州鼎始终难逃再一次碎裂的命运。

此外,剑宗传讯,鹰王完颜戎洛战死,狼王耶律莨材则故意留他多活几天用以栽赃,只等狼庭那几个蠢笨的二世祖继承了祖业,集结大军南下复仇,扬州剑冢首当其冲。

只需请皇上下令施压,不论剑冢派谁北上,通通设计抓了,由不得剑祖老儿不出山。

一旦剑祖离开扬州,扬州鼎派不上用场,自然不必再担心自己会与剑祖两败俱伤,耽误了大道修行。

何况剑宗过几日伤愈归来,理应物尽其用。

任凭剑祖老儿再厉害,难不成还能狠心对自己一手带大的徒弟下杀手吗?

哪怕剑道通天,只要是个人就会有弱点,命脉终究要被别人牢牢抓在手里。

国师忽而觉得索然无味,投子入盒,拂袖立起一道水幕与血巫王对话:“事情办得怎么样了?”

血巫王俯首贴地,道:“不负国师重望,一切顺利。和稀泥的龙门来使妄想结盟,降神坛内部意见不一,目前已将三人扣下软禁;魔种血嗣倾巢而出,刚到达荆扬边界,可惜扬州发现得早了些,但是无碍,战斗已然打响,用不了多久降神坛就会有所反应。”

国师颔首,淡淡道:“尽可能挑拨矛盾让他们打起来,趁着荆州内部空虚,我会亲自去办点事,无需接应。你去把龙门使者偷偷放了,我需要几个替罪羊。”

“遵命。”

国师再次拂袖,水幕缩成一滴茶水,落到地上逐渐干掉,五指微屈,棋盘上的黑白两色棋子自行飞回棋盒。

闭目冥思。

接下去要做的只不过是亲自走一趟荆州,看看邪神长什么样子、有没有破开天门的方法,顺道再把荆州鼎取了。

时隔多年,不知道饕餮那个老家伙还剩下几分能耐?

如此一来,神州九鼎国师又得其三,这局棋就到了收官的时刻,天下大势,已定七分。

可惜棋盘太小,九州太大。

撇开徐、冀两州与自己沆瀣一气,梁州鼎唾手可得,剩下青、兖两州来不及算计,但是相比别处,这两州本就简单得多,要么徐徐图之再下一局棋,要么直接动手强取豪夺。

日后八鼎在手,胜券在握,想必守陵人翻不起什么大浪,一掌打死了事,以报当年之仇。

“守陵人,哼!”国师拍案而起,胸膛起伏不定。

论修为,他早登超脱;论劫数,便是九天雷劫他也已经安然度过。若不是“天门”将神州封禁闭塞,又有守陵人出手阻饶,国师当时便能羽化升仙,何必煞费苦心捣鼓什么神州气运?

据奉天府密宗记载,集九州气运于一身即可得到禹王遗志的认可,成就神州共主,非但守陵人不再阻挠,“天门”开与不开全在自己一念之间。

眼看大限将至,再没有三四十年可活,一统九州谈何容易?不如将九鼎一一碎了,靠秘法摄取气运加身。

于是有了后来的是是非非,什么国贼当道?什么民不聊生?都是踏上仙途的垫脚石而已。

国师停下思虑,缓缓突出一口浊气,朝院内天井走去,化作一道青光冲上云霄,仅仅停了片刻,青光闪逝,云浪滚滚向南。

帝都一座赌坊门外,小乞儿啃着一只油腻腻的大鸡腿,呆呆望着天空,忽然莫名其妙地大叫:“走啦走啦,他走啦!”

三两口把鸡腿啃得只剩一个骨架,小乞儿拔腿就跑,窜进赌坊里拉扯老乞丐的袖口:“爷爷爷爷,该干活啦!”

老乞丐用力打掉小乞儿双手,卷起袖子不让他拉,挤进人堆,手中攥着几两碎银子。

荷官扯开了嗓门吆喝:“欸!买大买小,买定离手!”

老乞丐用尽吃奶的力气,大手一挥向下押注,拍到了豹子那个方格,刚砸上桌面,顿时觉得不对劲。

五指一张,咦,银子呢?

见他手里没银子,纯粹是个捣乱的,周遭众人推攘起来。

荷官怒骂道:“去去去,又脏又臭的烂赌鬼,没钱还来这里干什么?来人,把这个老乞丐给我扔出去!”

“欸,别!银子马上就有,马上就有,你们别不信啊,欸!欸!撒手,快撒手!放我下来!我有钱!”老乞丐挣扎着不愿出去,无奈赌坊里充当打手的几个汉子不听,架起老乞丐直接往外抬。

直到老乞丐瘦脸着地的那一刻,他才回味过来——

苦也!又是小猴崽子下的黑手!

刚抬头就看到小乞儿双手负在身后,腼腆地对着自己笑,老乞丐吹胡子瞪眼,气不打一处来,撸起袖子作势要揍他。

小乞儿伸出手,摊开,手心里躺着几块碎银,笑道:“爷爷你赌钱就没赢过,为啥那么喜欢,咱们干正事吧,完了再回来赌也行。”

老乞丐黑着脸一把抓过,放在腰侧数了数,视线一会看银子一会看小乞儿,没个好脸色,幸亏没少,登时就是一个爆栗砸过去:“你个臭小子,你懂什么叫否极泰来吗?我这辈子最悲催的就是摊上你这么个倒霉孙子,老天爷总该还我一点好运气,下一把肯定是豹子……”

小乞儿轻巧躲过,嘿嘿笑道:“爷爷你的赌运谁敢恭维呀,天上地下唯你独烂。”

这时,赌坊里传出荷官一声吆喝:“三个六,豹子,通杀!”

祖孙二人愣住。

小乞丐抓抓后脑勺,十分羞赧,不敢说话。

老乞丐跪在地上,万般懊恼地用十指抓自己脸颊,生无可恋道:“天呐!老子等了那么多年,好不容易等到一次通杀,就差那么一点!就差那么一点!我能得偿所愿,过一把瘾,都怪你……”

老乞丐红了眼睛,抓住小乞儿肩头,发疯似得晃:“家门不幸,家门不幸!你这倒霉孩子!啥时候不皮,偏偏在这个时候给我捣乱,还我的豹子,还我的钱!”

小乞儿被晃得头晕脑胀,求饶道:“爷爷你缺钱我去偷呀,这有什么难的?”

老乞丐痛心疾首:“瓜娃子你懂个屁?偷来的钱有什么意思?赌钱乃是人生一大乐趣!”

小乞儿耐不住晕,伸手抓住老乞丐胡子,用力一揪。

老乞丐痛极,撒开小乞儿双肩,捂着下巴大骂:“反了你呀!敢揪爷爷胡子。”

晕乎乎的脚下有些飘,小乞儿稳了稳身形,不敢接住话茬,忙道:“爷爷赌运不行,赌品是天底下最好的,总教导我要愿赌服输,我一字不落听着呢。就刚才,帝都坐第二把交椅的人走了,我们说好要帮夜麟一个忙,在这儿蹲了小半个月,不就是为了等今天嘛?事不宜迟,该干活啦。”

老乞丐还在生闷气,当街撒泼打滚:“不干!不干!要干你自己去。”

小乞儿习惯性地抓抓后脑勺,真拿爷爷没办法,可也总不能就这么杵着呀。

围观的路人渐渐多了起来,指指点点,小乞儿脸皮薄,越发羞涩腼腆,低头拉着爷爷衣角不敢说话。

这时,一位青衫儒士挤进人群,目光多有怜惜,柔声道:“钱都给爷爷赌掉了?肚子饿不饿?来,这里有三个肉包子,是西边包子铺买的,味道很不错,拿去吃吧。”

小乞儿接过肉包子,感激道:“谢谢大哥哥。”

青衫儒士轻笑道:“不谢。”揉了揉小乞儿脑袋,起身离去,消失在人群中。

老乞丐撒泼打滚的时候隐约看到儒士腰间好像挂着一面玉牌,玉牌其中一面雕了一只栩栩如生的小老鼠,另一面则刻着数字“一”。

小乞儿嘴里叼着一个包子,手里递来一个包子,嘟囔道:“好吃呢,爷爷你也吃。”

兴许是觉得打滚没意思,肚子咕咕直叫,老乞丐猛地坐直身体,狠狠咬了一口,咦,味道还真不错,遂拉着小乞儿离开赌坊门外,在这徐州城中兜兜转转。

祖孙二人穿过大街小巷,渐行渐远,终于来到一处人迹罕至的地方,同时,这也是一个非常大的宅院。

有多大?差不多皇城的一半,相当于整个帝都的六分之一,这里,属于大明朝廷第一重臣,当今国师!

禁制无数,气象万千。

偌大的一个府邸,竟没有半点守卫的影子,单靠那些禁制就要令贼人闻风丧胆,何况,当今国师的府邸,又有谁敢来偷?

望着高墙,小乞儿拧拧手腕,戴上一只银色的小镯子,歪过头,问道:“爷爷,夜麟要我们进去偷什么来着?”

老乞丐眼中依稀有光闪过,十分鸡贼,笑道:“国师府里,钱是最不值钱的东西,除了这个以外,当然是一律搬空。”

小乞丐苦着脸道:“那不得累死呀,国师府里财宝肯定要比我们以往光顾过的任何一个员外还要多,咱们搬得动嘛?”

老乞丐反手就是两个爆栗,道:“不然夜麟给你这个镯子干什么?听好咯,这叫芥子镯,芥子镯呢……芥子镯……算了,跟你说了你也不懂,浪费我口水,反正能装很多东西就是了,而且没啥重量。你只需要想着把东西放进去就成,切忌活物不能往里面塞。”

小乞儿揪下一根头发攥在手里,心念微动,咦,头发还真不见了,心念再动,头发又出来了,屡试不爽。

没等他说话,老乞丐道:“夜麟不会让你白跑一趟,今天这事办好了,他就把镯子送给你。”

小乞儿兴奋地高高跳起,挥舞着小拳头,欢呼道:“好!夜麟够意思,今天我们就把国师府搬空!”

国师府,想想就激动,老乞丐自然手痒的很,嘴角微微翘起,笑道:“嗯,不搬空怎么对得起‘摸不着’、‘看不见’这两个名号?”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