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帝途 > 第一卷·序幕·一线光明
第四十五章 烦死个人
作者:高大威猛的土拨鼠  |  字数:2184  |  更新时间:2020-01-11 10:11:04 全文阅读

饕餮和牧小小父女二人在清晨离去,夜麟被朝露沾染的衣衫从湿润到干燥,再到又一次湿润,时间已经过去将近一天。

清风徐来,白衫少年会心一笑,手中的第四子才开始落下,然后一子快过一子,不到三炷香的功夫,眼前棋局终于落幕。

至于是哪方胜了,天晓得。

夜麟收起棋盘,转身向南离去,目标是远在千里之外那座延绵万顷的巨大火山群。

传说,那里亘古存在许多法力无边的神灵,他们把目光定格在这人间,收取信徒供上的祭品,替信徒消除一切灾厄,不论权势、力量、财富、爱情,心诚则灵。

夜麟连连摇头,南疆历史与几千年前的真相截然相反,为什么邪魔会变成神灵,为什么负责看守封印的妖却又变成了侍奉邪神的“人”,这里面有太多错综曲折,离不开人心诡谲、邪魔作祟。

或许多年以后会有人把这些事情理清,但绝对不是现在的他。

白衫少年终归要走,落子天元布下一盘大好棋局,等待另一位少年替他完成未完的事,相信那时他也该长大了。

当然这是最坏的结果,暂时还没走到那一步。

不出所料,狼庭、蛟岛、厉氏铁骑,三方都即将到达雍州,开始明里暗里对龙门下手。

看似万分危急,其实还有回旋的余地。抬头望天,神州最大的对手始终藏在云后。

天外,有一座孤零零的陵墓,陵墓接通一道门,门外挡着一群苍蝇,飞来飞去。

烦死个人。

————

雍州坤城郊外的一处岩穴中,老和尚纳闷自语:“阿弥陀佛,该不会是饿过了?”

以往胧星两颗小虎牙动得飞快,人脸大的饼子没个半盏茶便被他消灭干净,而且两个饼子不够吃,要吃一沓,比他无有修为在时吃得还多,委实吓人。

近几日却更吓人,东西不吃了,只是喝水,省事是真的省事,可小家伙整天精力特别旺盛没个消停,四只脚比两只脚跑得快,稍稍没注意要给他溜出去老远,老和尚实在折腾不动,望童兴叹,不曾想他在外头溜达几圈自己又回来了。

没奈何,无有只得把他放背篓里寻处突出的岩刺挂在石壁上。

水汽丝丝缕缕向上飘荡,混杂些许药味,弥漫在岩穴中。胧星闻不得苦,小脑袋赶忙钻进背篓里。

无有忽然有些得意。

铜钵里煎好了汤水,最后一剂药吃下去差不多应该醒了。

果不其然,头发花白的男子刚睁眼,浑身窍穴大开,迸发一股浑厚剑气,瞬间将无有推出数丈距离,尘土飞扬。

没等无有反应过来,男子已经背负剑匣,身形屹立如苍松古柏般挺拔。

无有轻颂佛号:“阿弥陀佛,施主你醒了。”

胧星亦从背篓里冒出小脑袋,双眼满是好奇。

只见白光闪过,岩穴中除了无有和胧星再无他人,那男子居然一言不发地走了。

无有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喃喃道:“好奇怪的人。”

男子飞至高空向下俯视,逐渐忆起昏迷前双眼所见最后一个画面,也就是那条潺潺流淌的小溪。

降落身形的同时驱动剑意扩散,男子眉头拧起,为何感知不到?那颗蛟丹早已被他布下禁制,外表犹如一颗平凡无奇的石头,凡夫俗子根本无从窥探真容,更不可能被水里的妖怪精魅捡走吞食。

若是禁制被破,即使昏迷他也能心生感应,而且禁制会在那人的身上附着一缕极细极细的剑意,男子循着溪流下游、上游急速飞行,剑意覆盖范围囊括方圆数千里,均无半点头绪。

男子回到岩穴,握住无有正收拾行李的一只手,脉搏微弱,完全是个没有半点修为的和尚。

无有笑道:“阿弥陀佛,施主你又回来了。”

胧星觉得有趣,伸手去撩男子衣袖。

男子喉头微动,声音低沉沙哑:“我名剑宗,多谢你救命,可否检查你的随身行李。”

看来此人丢了什么东西,被他紧紧抓着手,怕是不接受也不行,无有坦然笑道:“贫僧身无长物,施主尽管搜便是。”

遂抖露背篓,倒出随身行李——

几本常见于市井书摊的佛门经典,一串佛珠,一根行山杖,还有那个用来化缘盛水的钵盂。

最后只剩无有与胧星身上未搜,剑宗意念笼罩下,两者纤毫毕现,确实没有蛟丹所在,反倒是胧星身上一物令他十分在意。

藏在缠绕胧星腰腹的缎带里有一把软剑,是匕首,也是信物,说不上什么神奇之处,仅仅只是锋利。

多年前经他赠送给某位少年的收徒礼,辗转又到眼前幼婴身上。

剑宗没有多问,从怀中取出厚约两指的书籍扔进背篓里,冷冷道:“多有冒犯,告辞。”

白光闪现,名为剑宗的男子已至天边,无有唏嘘道:“真是个奇怪的人。”

胧星手里抓着剑宗刚刚留下的书籍,胡乱地翻开看,刚开始还有几枚图案画得特别细致,好看得很,再往下,一页翻过一页也没找到他想要的,小嘴一撅直接扔了不要。

无有捡起来,乐呵呵道:“那位施主一片心意可不要辜负,小胧星拿反咯,书不是这么看的,让爷爷瞅瞅,嗯,原来是剑谱,‘名剑•八式’,有点意思。”

开篇四个大字映入眼帘——

“越王八剑”!

无有双瞳骤缩,顾不得去看剑谱总纲,急急向后翻去,“真刚、断水、却邪、惊鲵……”一剑不落。

心潮起伏之大,犹胜当日与慈悲的激辩,无有悚然道:“渊亭,他是剑冢渊亭!”

渊亭这个名字曾经响彻九州,作为扬州有史以来第一个有望在三十岁之前达到五境而不是“四境之上”的人物,力压神州浩土所有年轻俊杰,生平未尝败绩。

所谓五境,即超脱之境,远胜现在隐匿在各州的顶尖战力,唯借用奉天府所追求的“飞升”二字可解,一度消失于神州天下的光阴长河之中。

自禹王封天已有多少年?再无一人可以走出这片浩土。所有人都在等着他开创一个奇迹。

直到,东海历练。渊亭中道陨落,其中因果各州讳莫如深,最后不了了之。无有当时还是一个小沙弥,也曾仰慕这样的天才,只可惜无缘得见,空叹一声“木秀于林”。

剑宗远远地观望,有心杀掉老和尚灭口,几番意动,昔年赠剑的场景便映在脑海。

终归没有下手,头发花白的男子御剑离去,闷闷道:“烦死个人。”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