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帝途 > 第一卷·序幕·一线光明
第四十三章 封印裂隙
作者:高大威猛的土拨鼠  |  字数:2170  |  更新时间:2019-07-26 09:54:23 全文阅读

翌日清晨,兽王忽然向诸怀、犀渠、笙黎三位神使提出请辞,声称有事离开,为期数日,获准。

斑斓巨虎行于山林,脊背高度比肩树冠,其上除了兽王牧小小还另有一位同行的白衫少年。

察觉腹中饥渴,夜麟顺手伸进树从里摘下几颗果子,细细剥皮,边道:“貌似就在前方不远,多年未见,也不知道大嘴他还好么?”

牧小小瞧着有趣,也学他伸手去摘,不料抓下来一条毒蛇,以为夜麟没看到,悄悄扔了,道:“阿爹胃口不减当年,身子骨却一天天变弱,倒是你怎么半点没变呢。”

夜麟把剥好皮的果子递给牧小小,自己又重新剥,笑了笑:“我也不知道,一直是这个样子。”

还是被看到了……

牧小小红着脸接过果子,把脸朝向别处,静静地吃。沉默许久,忽然道:“把你那两个伙伴留在降神坛真的没事吗?”

剥好果子往嘴里扔,好酸!夜麟皱眉眯眼,咂咂嘴,道:“有另一个我在,真发生了什么我会第一时间赶回去。”

“分身化影,这不是梁州那些道士的神通吗?”猛地想起了什么,牧小小眼睛一亮,笑嘻嘻道:“哈,我知道了,一定是你这个偷书贼又去偷看别人的书啦!老实交代,你还去过哪儿?”

夜麟咧咧嘴,道:“差不多各势力的藏书都翻完了,杂七杂八学会不少。”

“可惜。”牧小小叹道:“既然你还在神州大地就说明病没治好,你现在情况这么恶劣,怎的还有心思经营雍州?雍州破成那样子都有本事异军突起,我猜测是你的手笔,没想到才几个月你就来了。”

夜麟无奈苦笑:“这事随缘吧,船到桥头自然直。法子虽然没找到,总也不能这么干坐着,人间多不平,既然看到就帮把手,能救多少是多少。”

刚吃完果子,牧小小又从猛虎身侧的大框里翻出许多肉干,边吃边埋怨:“就你心大,自己身子都四处漏风了还想着帮别人,阿爹当初只因为不小心吞你一口冷气,半年也没缓过劲来,天天手抖脚抖冻得吃不下饭,整个人瘦了三圈,你倒好,跟个没事人似的,竟然没被冻成冰棍。”

林间树木逐渐低矮,视线不再被树荫遮蔽,除了天空,夜麟还看到前方的山脉离他越来越近,没有人烟,也没看到房屋建筑之类的东西,有的只是郁郁葱葱的山林,还有挂满藤蔓的岩壁。

夜麟神情古怪:“大嘴这是睡了多久?”

牧小小脸颊发烫,挠挠后脑勺,道:“你等等,我叫醒他。”

斑斓猛虎在山脚一处岩穴附近停下步伐,牧小小翻身下虎,三两步爬到岩穴的洞口,对着里面呐喊:“阿爹,夜麟来了,起床啦。”

没人答应。

牧小小有些窘迫,又用力喊了两声,还是没人答应,夜麟想了想,干脆背过身不再看,免得她尴尬。

牧小小招呼道:“阿花,你嗓门大,你来叫。”

怎知斑斓巨虎趴在地上瑟瑟发抖,用两只前爪盖着鼻梁遮住眼睛,说什么也不肯上前帮忙。

牧小小脸色更红,当场跳进岩穴不见踪影,往深处走去。

小半日后,大地开始震动,震动的源头就在山脉内部,山体上的岩避一块块剥落。

夜麟眉头微皱,往旁边走了几步离开洞口,洞口立刻刮起一股飓风,将洞口正对着的几棵大树连根拔起。

夜麟刚捂住耳朵,有女子尖叫声顺着飓风气流轰出,震耳欲聋。

“起床啦!”

紧接着男子浑厚声音传来:“哎呀…哎呀…要死了……”

头发花白的高大中年男子突然出现在岩穴之外,一只手里像抓小猫一样拎着牧小小肩头,一只手揪住她耳朵,道:“叫、叫、叫,大白天鬼吼鬼叫,死丫头要造反了你呀,是不是胃口太大没人要嫁不出去你心里不痛快?不知道老子睡得正香?”

夜麟尴尬笑道:“大嘴,多有叨扰……要不,你先把小小放下来。”

闻声,被夜麟称为大嘴的中年男子一愣,松开手,歪头看向夜麟。

牧小小羞愤难当,捂着脸跑到大老远的地方躲着,心里头不知道咒骂她爹多少次。

中年男子长着一张名副其实的大嘴,嘴角淌出些许晶莹,继而欣喜欲狂:“你病治好了?我能吃不?”

夜麟抹去腮边冷汗,苦笑道:“还没治好。怎么你还想吃我?”

大嘴失落地蹲在地上,嘀咕道“这辈子不知道吃饱是什么滋味,好容易遇到一个吃得饱的,又差点害我得了寒胃病,我怎么那么命苦?”捡起树枝画圈,模样很是郁闷委屈。

夜麟正色道:“先不与你说笑,我们来谈谈封印的事儿。”

大嘴凭空抓出一樽外表泛黑的古朴小鼎,随手扔给夜麟,小鼎四足两耳,刻着邪神御临,与早前现身的几个兄弟姊妹不同,显得毫无灵性,不会动,不会飞,更没啥大用,所以被人当杂物一样扔来扔去。

甚至,鼎身还有一些细小裂痕存在。

大嘴有气无力道:“当年雍州城破鼎碎,导致封印裂隙,荆州鼎也被污染到接近报废的程度,不过几年之内那群家伙一时半会出不来就是,溜出来的都是小鱼小虾,无所谓了,只要别的鼎不再出差错,问题就不大。”

白衫少年摆开棋盘看了片刻,叮嘱道:“这两天北边就要开始乱,国师则会在出关后南下亲自到十万大山的地下火脉确认状况,你别拦他,拦不住的。”

头发花白的高大中年男子神情凝重,大嘴道:“多年前你劝我退隐,就是料到会有今天?”

夜麟颔首,道:“几千年过去,封印风雨飘摇,本身已经不可长存,国师被我使计策引来,他们双方注定做不成一丘之貉,两败俱伤则可以为我们争取一些时间早做准备。”

大嘴狞笑道:“好哇,原来是你小子引来的,净出些馊主意,我说那老匹夫怎么就能知道这事!”

夜麟视线从棋盘挪开,一脸不爽你就吃了我的欠揍表情:“看看你,一觉睡几年,头上都长树了,封印破碎也就是你再睡一觉的事,届时你势单力孤,怎么抵挡?我现在好心帮你你还不乐意了,互惠互利懂不懂?”

大嘴连连咳嗽,被这小王八蛋气得不轻:“那你给我说道说道,国师一来,封印还能支撑多久?”

夜麟伸出一支手指,弯了弯。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