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帝途 > 第一卷·序幕·一线光明
第四十章 吞蛟丹
作者:高大威猛的土拨鼠  |  字数:2312  |  更新时间:2019-07-23 01:36:53 全文阅读

接连饿了几天,三人胃口大涨,不论鲜红挂腊点满一桌,满满的大鱼大肉,而且厨房仍在忙碌,后续还有菜上。

每有熟客路过酒寨,听闻寨里锅碗瓢盆叮当作响好不热闹,笑问道:“老板娘,这是谁家喜事?那么大阵仗。”

哪曾想老板娘也是端盘子大队的成员,根本顾不得搭理,做完今天这一单买卖,怕是几个月都不用开店,闲着啃老本就行。

不止夜麟、红筱吃得津津有味,魏阳刚刚进境身心舒畅,便多动了几筷子。

望着地上堆积如山的盘子,基本是夜麟造就,孟祸鄙夷道:“饭桶,怕是上辈子没吃过饭,饿死鬼投胎来的?”

笙黎呐呐道:“咋个恁地能吃?牧姊姊遇到对手啦。”

孟祸摇头道:“还不够,你牧姊姊身份特殊,吃得更多些。”

魏阳放下酒盏,讽道:“兽王牧小小是真能吃,从没见过比她能吃的人,一夜吃空一城,百十头猪也不成。”

孟祸面色不善,道:“我观兄台道法精深,如果真是来自梁州的话,奉劝你到降神坛的时候安分一些。”

魏阳似笑非笑,道:“难不成她那死鬼老爹在?”

孟祸威胁道:“兄台嘴巴最好放干净点!”

两人霍地站起,针锋相对。

笙黎直翻白眼,道:“你们怎么又来?没完没了的,这都第几次了!”

荆州降神坛和梁州奉天府是世仇,大小战役每年数起,死的人不在少数,有道是仇人见面分外眼红,魏阳没给过孟祸好脸色,孟祸也从骨子里讨厌那些驱火御电的道士。

一路上,这俩人总能在任何一件事上争个不休,还拿他们没有半点法子。

红筱道:“大白天的火气那么大做什么?你俩吵归吵,可别掀桌子,我们还吃着呢。”

夜麟想了想,是有这个可能,直接扛起饭桌,招呼红筱、笙黎换位置继续吃。

笙黎问道:“殷梁真是梁州的?”

夜麟笑道:“梁州?不,他是龙门的马前卒、小喽啰。”

脸不红心不跳。

望望一旁,红筱捂着嘴不知道在干什么,笙黎越发怀疑夜麟说的,鼓着腮帮子道:“我年纪小,你别骗我。”

魏阳额头筋跳,回身揪住夜麟衣领,道:“你大爷,谁是小喽啰……”

夜麟拎起一个储物袋,晃了晃,道:“你是不是龙门的马前卒?”

空气突然安静。

魏阳先是不动声色收了储物袋,再是轻轻放下夜麟,又替他理理衣领,大义凛然道:“没错,我是龙门的人,神州浩土能人异士如此多,又不是只有梁州才能御火。”

一样的脸不红心不跳。

红筱起身道:“我出去透透气。”

完全搞不清三人在闹哪出。孟祸道:“到底打不打了你?”

魏阳搜完储物袋心情大好,伸手搭住孟祸肩头,道:“就是和你开个玩笑,咱们以后可是盟友,打架多伤感情?梁州跟你有仇,和我‘殷梁’有什么关系?回去吃菜,今天这菜味道很不错,来,你快尝尝。”说着夹起两块放进孟祸碗里,举盏敬酒。

门外仿佛有人在笑,是个女的。

魏阳翻脸比翻书还快,一番变化来的太突然,孟祸差点没反应过来理都不带理他,一个人喝闷酒。

魏阳只管乐。

红筱悄悄入座,咳嗽两声清了清嗓子,开始吃菜。

桌面下,红衣侍女偷偷竖起大拇指。

夜麟笑而不语。

孟祸冷冷道:“请三位快些进食,南下十万大山尚有几百里山路,莫要耽搁。”

有人饱食,有人饥渴。

雍州。

话说老僧无有自那日辞别了林清泓一行后,听闻龙门与西岭熊骑对峙,便开始带着聂胧星北上,意欲寻找龙门之主李玉。

只因小胧星的饭量越来越大,老和尚日日化缘难以令他果腹,毕竟和夜麟有关,或许李玉会知道些什么。

行至坤城东郊,春末近夏,天气渐渐炎热。

时值正午,无有口中干涸,顺着地势往低洼处去,终于寻到一处清浅溪流,遂蹲下汲水,把小胧星也从背篓里头抱出来清洗。

溪水冰凉,胧星一下来了精神,泡在浅水里摸爬滚打,小家伙故意使坏,朝无有的方向拍水,登时溅起阵阵水花。

无有笑道:“别闹。”

胧星拍得更起劲。

老和尚无奈,往旁边挪了点,取出水囊灌水,这才发觉颜色有异,疑惑道:“嗯?溪水怎的有些泛红?”

目光向上游看去,视野所及空无一物,水中却还是丝丝缕缕的红,凑近轻嗅。

血腥味!

莫不是有人落难?出家人慈悲为怀,无有赶忙抱起胧星,往上游走去,浑然没注意胧星手里抓着块稀奇古怪的石头。

胧星现在已经勉强可以站立,从背篓里冒出小脑袋,手里举着他刚捡的漂亮石头要给无有看。

无有回头看了一眼,颜色与一般石头无异,除了圆再没有别的奇特之处,拍了拍胧星小手以示安抚,便不再管他。

溪流曲折蜿蜒,拐过几个弯,无有方才看到,有一人卧在水中昏迷不醒。

头发花白,身材修长,背负一个体型颇大的剑匣。

老和尚庆幸道:好在不是女子。

于是上前试探。脉搏微弱、鼻息紊乱,浑身骨骼竟然也断裂了不少,万幸人还活着,无有使劲拉扯,非常沉重!不得已,只能先卸去男子背上剑匣。

就近寻一处岩穴将重伤男子安置,无有放下胧星,嘱咐道:“胧星待在这别乱跑,爷爷很快回来。”匆匆离开。

似懂非懂,胧星乖乖低头把玩他刚捡的石头,不哭不闹。

圆圆的,摸着质感温润,外表红彤彤,里面还有一条长长的小虫子,特别好看。

他不明白,为什么无有会不感兴趣。

一晃过去小半日。咕,咕,咕——

是肚子饿了,胧星抓起石头啃,发现自己啃不动,哈喇子流了一地。

这时,无有背着背篓回来,从里面取出几株草药,磨碎了往男子嘴里塞,再灌点水;又取出另外几株,揉一揉敷在伤口上。

忙活许久,男子暂时脱离险境,无有寻思剑匣还在外面,便离开去寻。

胧星肚子咕咕作响,眼巴巴地望着爷爷回来又出去,也不管他,于是自己爬到背篓里面找。

咦?吃的呢?

刚才明明看到无有拿什么东西喂那个人。

趴在男子身上,胧星抓起一把敷在体表的草药往嘴里塞。

小嘴一撅,脸儿皱起,连忙吐出来抹回男子伤口,又苦又辣,呛得眼泪哗哗。

饿着肚子很难受,胧星重新捡来红石头,放在嘴里接着啃。

突然,岩穴外有重物落地,传来两声巨响,小胧星一个机灵,把石头给吞了……

原是无有拖拽剑匣回来,眼看到地方了就将它放下,结果没抓牢匣子磕地上,不慎吓着胧星。

小胧星一动不动,直愣愣坐在地上,还不清楚发生了什么,只是莫名其妙——

打了个饱嗝。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