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帝途 > 第一卷·序幕·一线光明
第三十六章 我师傅想见你
作者:高大威猛的土拨鼠  |  字数:2782  |  更新时间:2019-07-25 17:33:04 全文阅读

自从三位女子挨到了一块儿,夜麟的日子过得越发艰苦起来,食不果腹已是寻常,还差点衣不蔽体。

凄凄惨惨戚戚。

原本说好的大餐还没到嘴就已经飞了,仨母老虎放出话来,饿一顿死不了人,事情捋不直就别想去吃。

任凭夜麟多高的心机城府,每当回想三个女的把他揪起来一顿蹂躏,手心里直接淌出不少汗来。

即便是魏阳这样手眼通天的奉天府大真君也不敢壮着胆去撩虎须,三女只不过一个眼神就令他摊开双手表示爱莫能助。

饭馆酒寨没希望,野外寻两条鱼来烤烤总是可以的,少年垂钓湖边,不由得纳闷,未曾拈花惹草,花心大萝卜的报应怎么就能寻到了他头上?

红筱暂且不说,天天想着睡了自己,一把匕首随行伺候,但凡夜麟身边有点风吹草动,脖子上就离不开凉飕飕一股子冷意。

姬晴又是怎么知道自己在这的?

夜麟微愣,脸色苦得不行。

百密必有一疏,怪自己没事买什么蛊虫弄得人尽皆知,姬晴循着圣旨刚到荆州,用不着问,夜麟一行的动向清晰无比。

然后是浓烟,魏阳烧坏大半个林子,黑烟冲天,摆明了告诉别人我在这儿。

事已至此,夜麟默默承受,掂了掂竹竿晃饵,水面下几条黑鱼受惑,正要上钩。

巨石横飞坠落,溅起水花如柱,游鱼四散。

三女激斗不断,巨石接二连三,鱼都被吓跑了,竹竿也被不慎压断,还能钓个什么呢?

拧干长发,夜麟起身抖抖湿漉漉的衣裳,叹道:“劳你帮我烤烤。”

浑身狼狈。

魏阳还未出手,突然一道新月剑气脱离战圈破空斩下,转眼将他打飞,仅留余声:“等我回——来!”

抬头望天,夜麟仿佛看到烧鸡展翅、烤鸭腾云,菱形的是蒸鱼,碗状的叫羊羹,还有那棒槌一样的猪蹄肘子,成群结队离他远去。

没一个让人省心,还有不知从哪冒出来的野丫头笙黎,身形娇小,嗓门最大,全然不拿自己当外人,张口闭口夜麟娘子自居,导致姬晴、红筱两女怒意更盛。要没她,两人也不至于打起来。

回过神,夜麟低头寻觅,终于从某处低矮灌丛里寻到两株野菜,放湖水里洗了洗,连根带叶地嚼。

又苦又涩。

于是,夜麟下定决心,以后单独拿出一个储物袋专门用来装膳食,每次出行都要保证里头装得满满当当。

现在只能将就对付着——

树梢末端刚抽芽的嫩叶,吃了。

藤蔓上还未成熟的浆果,吃了。

土地里结块厚重的根茎,吃了。

渐寻渐远。

能屈能伸是好事儿,生活所迫,没什么可丢脸的。

有人却不这么认为,那都是些什么东西啊?他怎么就咽得下去?黑衣青年口中干涩,远远地看见夜麟如此窘迫,走近些,取出干粮招呼道:“小兄弟,我这儿有食物,若不嫌弃来吃点吧。”

夜麟拍拍灰尘、还有粘在头顶上的枯枝落叶,笑道:“让你见笑了,我几天没吃饭,实在饿得厉害。”

头帕轻晃,黑衣青年弯下腰,递来干粮:“我叫孟祸,人称毒王,外界都叫我毒巫王。”

夜麟接过饼子张嘴就咬,嘟囔道:“我叫夜麟,来自雍州龙门。”

眼前少年一袭素白,身份如何孟祸心里有数,意外则来自别处:“从来就没有人敢接我的食物,你是第一个。”

三两下吃干抹净,夜麟咂咂嘴:“味道很好,多谢。”

孟祸笑了,和蔼可亲:“该说你不知天高地厚还是胸无城府?”杀机悄然弥漫。

填饱肚子,夜麟开始收拾自身形貌,随口道:“不是自负,也不是人傻,你请我吃东西,我觉得你人挺好。”

孟祸愕然。

收拾好衣着,夜麟又开始束发,补充道:“我觉得荆州人都挺好。”

孟祸再笑,略带嘲讽:“真让你蒙对一次。”随即转移话题道:“和你同行那两个人在哪?”

竖起四根手指,夜麟道:“现在是四个。三个在后头打架,一个刚从你头顶上飞过去,喏,你看,他来了。”

魏阳从天而降直视孟祸,面色不善,险些抑制不住出手的冲动。

毒王排在南疆五大巫王最末,修为最低,死在他手底下的正道人士却最多。

其中不乏梁州奉天府门徒。

孟祸笑道:“我奉神使之命前来接待你们进降神坛,有句话怎么说来着,‘两军交战,不斩来使’,你别这么看我,有点怕。”

魏阳敌意稍止,道:“走不走要看后面那三个怎么说,我打不过她们。”

魏阳打不过的有三个,荆州神使总共也才三个。

孟祸止住笑意,冷声道:“四境大能平日里极为少见,怎么,龙门一下派了四个,是要与我降神坛开战?”

倏忽间,天边传来娇喝声声:“相公,你在哪儿?”

魏阳恶寒,浑身鸡皮疙瘩炸起。

夜麟面庞发黑发紫,一般的心里发毛。

孟祸脸色微变,这声音……好像在哪听过?

随着呐喊的少女逐渐靠近,孟祸神情变化幅度越来越大,眼皮止不住地抽搐,直至捂脸,不忍再看。

笙黎俏生生站定,伸手便要去勾夜麟臂腕。

红筱无声无息出现在她身后,匕首抵住脖子,寒声道:“再靠近他,你就死。”

笙黎正待反抗,金虹乍近,姬晴白衣如雪飘然落地,对夜麟道:“你过来一下。”

红筱放下匕首,杀意转移目标,笙黎无非是个不要脸的,公子和她本就陌生,出手只不过因为她太过放肆。反观姬晴,给她的危机感非常强烈,必须引起重视。

夜麟心怀忐忑,没奈何,回头道:“等我一会。”

红筱忿忿跺脚,气归气,但她从不忤逆夜麟,顺带拦住身旁跃跃欲前的笙黎。

激战许久,笙黎发现自己竟斗不过这个红衣侍女,一下被她拦住,只得打消心思。回首四顾,咦,此间竟然还有熟人在?

笙黎喜出望外,小手拍在孟祸肩头,道:“祸祸,你怎么在这?”

孟祸支支吾吾,只想假装不认识她。

太丢人了!

笙黎附耳道:“别的先不说,快来帮把手,帮我把这女的搞定了,她要抢我相公!”

红筱、魏阳黑脸看着他俩。

呜呼哀哉——

地上无缝,没得钻,孟祸觉得自己的脸面已经掉到地上,碎成了渣、渣。

话说两边,夜麟默默跟在姬晴身后,咧着嘴想不到该说什么,神情古怪。

估摸着距离差不多了,姬晴停步,背对夜麟,道:“我师傅想见你。”

不知是何表情。

夜麟正色道:“剑祖找我?”

姬晴颔首,道:“嗯,小林子和步氏兄妹能安然回到剑冢,龙门功不可没,师傅想当面致谢,雍州多事之秋,想来那条龙抽不开身,便只有你了。”

夜麟询问道:“剑祖藏你多年就是怕外界凶险,你何必千里迢迢跑一趟亲自邀请?”

喜上心来,姬晴回身故作蛮横道:“我现在能够独当一面了!反正离得也不远,脚长在我身上,去哪要你管?”

夜麟顿时语塞。

姬晴又道:“你到底来不来?”

夜麟无奈道:“好吧,要过段时间,现在我脱不开身。”

清风徐来,姬晴背着手,仰头深嗅,入鼻尽是令人喜悦的草木馨香,眨眨眼:“这儿不太平,有什么需要我帮忙吗?”

没等夜麟说。

姬晴掰着手指头兴奋地数:“请我帮忙可以,但是你要给我讲故事,不带重复的那种。还有就是我大老远跑过来找你,你得好好接待我,咱也不要吃喝,更不求礼物,你给我讲几个故事就好。”

帮也得讲,不帮也得讲。

夜麟微窒,苦笑道:“这算强买强卖?”

骄傲地抬起下巴,姬晴道:“为朋友两肋插刀是我身为扬州剑客义不容辞的事!”

十年前,夜麟拿这个蹦跶在湖面冰上的小女孩没有一点办法。

十年后,亦如是。

虽然女孩已经长大,夜麟却还是那个夜麟,只要女孩想听,夜麟就会讲。

因为她是夜麟来九州交到的第一个朋友。

过往的漫长岁月里,白衫少年形单影只,现在,影子渐渐多了起来。

有姬晴、红筱、李玉、石虎、张宏政,还有魏阳、朱财厚……

一天一天,心灵深处的什么东西正在悄悄变化。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