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帝途 > 第一卷·序幕·一线光明
第三十五章 反目成仇
作者:高大威猛的土拨鼠  |  字数:3329  |  更新时间:2019-07-18 16:45:53 全文阅读

帝都,国师府。

案前有一盆景,紫金陶盆内置落假山几座,细微处刻画详备,瞧着十分精致,山石草木栩栩如生,绿意盎然的样子很是喜人。

连山成脉,脉合围谷,只留一道细小沟渠通向紫金陶盆边沿的某个内凹圆孔,泉水汩汩流入,注满整个圆孔。

圆孔上阔下窄,国师拿着玉勺小心翼翼舀了两杯,道:“早年修炼的时候无意间发现一眼灵泉,神妙非凡,喝几口便觉功力大进,用来炼丹制药更增奇效,于我多有助力。后来道法大成,眼看就要出山,不忍将它舍弃,为保灵泉不坏,施法截了整座山脉炼成这个盆景带在身边,以便不时饮上少许。请。”

苟听声接过灵泉水品赏,舒眉展颜,称赞道:“沁人心脾,此泉大善。国师慷慨,在下受之有愧。”

国师挥袖,地上多了几箱天材地宝:“找你来有事相商,一点薄利不成敬意。”

苟听声起身,稽首拜道:“全仰仗国师提携,听雨楼才能有今天,有事您尽管吩咐,礼是万万不能收的。”

国师摆摆手,笑道:“听雨楼和整个神州大地都有生意往来,向来讲求‘公道’二字,出一分钱买一分货,不必在我这儿坏了规矩,我想买点消息。”袍袖再拂,地上又多了十几箱金银玉器“这些权当订金。”

不假思索,苟听声收起金银玉器,天材地宝却不动分毫:“敢问国师想买什么消息?”

国师沉吟片刻,伸手竖起三根手指,道:“一,禹王当年镇压的到底是什么;二,妖龙李玉的来历;三……我需要在知道前面两个答案之后再做决定。”

苟听声取出玉碟置在掌心,默念法决。玉碟转动愈急,释放金光如幕,道:“诵读甲字一号人卷第三篇。”

寂静只持续不到一盏茶,有声传来,清冷生硬——

“上古元年,界壁破碎,邪魔趁机入侵肆虐神州,天地崩溃,禹王率各族拼死抵挡,大小战事近百,浴血抗争数十年,终将邪魔驱逐,奈何邪魔源源不绝,禹王身化大道堵住天门。后人率各族铸下九鼎以固神州气运,并将残余邪魔镇压于神州之南、大地火脉之上,永世承受焰炙之苦。”

言尽于此。

国师静默不语,苟听声接着道:“诵读甲字一号天卷第八篇。”

玉碟重新转动——

“明宗百年,冬末,天门开隙,有物穿透界壁降落雍州,蛟龙现身,自称‘李玉’,建势‘龙门’,一说为上界之物,后因雍州鼎重现,疑似禹王遗志。”

玉碟再次停止。

食指轻敲桌面,国师皱眉道:“可有误区?为何豫州没有丝毫动静。”

苟听声拜道:“不论对否,听雨楼从来不卖虚假消息,这就是我们知道的全部。所我们也在等,如果真是禹王遗志,守陵人会出面。”

国师道:“无妨,我们来谈谈第三个消息。”抬手释放一缕气息袭向苟听声,瞬间将他缠绕。

苟听声双瞳骤缩,寒毛倒竖。

国师道:“我想知道,凭我现在的境界,整个神州大地还有谁能威胁到我。”

气息消散,冷汗开始不住地往外冒,苟听声强撑着站立,颤声道:“容我,容我想想。”

国师闭目凝神,静待答案。

不敢令他久等,苟听声心绪稍复,道:“蛟岛、狼庭、月氏三疆不足为虑,南疆邪魔虽然蠢蠢欲动,但九鼎封印轻易不能挣脱。此外九州各派皆逊于您,只剩下两处,陛下……陛下与您和光同尘、守陵人与世无争。因此,再没有可以阻挡您的人和事。”

国师淡淡道:“去吧。”

苟听声收起地上那几箱天材地宝,拜道:“国师馈赠不胜感激,在下告退。”

仓惶离去。

国师睁眼,眸中似有蔑意:“挺识相,老老实实做走狗有什么不好?本本分分的生意人哪能那么好当。”

取出棋盘再三审查,拂袖光影成像,映出一位红发老者,褐眉面枯却血气十足,原是远在南疆的血巫王。

血巫王躬身拜道:“国师有什么吩咐?”

左手随意撩拨盘中棋子,棋局散乱,右手举起黑色火焰,国师露出几分迷醉,漫不经心道:“情况怎么样?”

血巫王道:“雍州来了三人,分别是一双男女和一个少年,身份神秘。派去试探的傀儡已经废掉,三人无伤,出手的是男子,约摸四境修为,火术精湛非我能敌。”

“火?”国师颇有几分兴致,抖落右手黑火,掉在口中直接吞咽而下,竟似十分舒适,道:“用火的不多,梁州还剩几个,但没这实力,且不管他,我会另外派人处理。傀儡落在他们手中,你想好怎么做了?”

血巫王道:“属下已想清楚,可以栽赃。”

周身气息忽冷忽热,国师闭上眼,心念微动,指尖突然窜出一缕小火苗,色黑如渊,笑道:“很好。这事做漂亮点,我帮你到四境。”

血巫王伏地拜谢:“国师大恩大德,属下铭感五内。”

国师道:“我要闭关,希望出来的时候能看到你把降神坛和龙门的矛盾做大,别让我失望。另外,派你那些宝贝疙瘩去扬州闹点动静,剑宗过段时间就回来收拾。”

提到剑宗,血巫王心有余悸,叩头道:“属下遵命。”

光影湮灭。

忽闻外界虫鸣大作,有人闯入居所,血巫王起身透过木窗孔隙眺望,来者同为巫王,身形矮小,长衫拖地,满身的彩绘古纹、刺青怪兽,不禁疑惑“居然是他!他来做什么?”

遂出门相应,笑道:“虿老弟,好久不见。”

虿巫王脸色难看,抛下一具鹿尸,道:“就这,你给个说法吧。”

鹿尸落在地上响声沉闷,切口处淌出些许鲜血,凑近看时犹能发现许多细小如尘的红点蠕动。

血巫王面色大变,指着虿巫王,道:“你!你从哪弄来的这个?”

虿巫王握住血巫王手腕,道:“从哪弄的难道你不清楚!咒杀赫连牧夏对你有什么好处?为国师卖命你又能得到什么?”愈发用力。

虿巫王天生神力,没修炼过肉体的人根本撑不住这含怒一握。

隐有骨骼错位之声响起,血巫王半跪蹲下,神情痛苦,道:“我能得到力量,做我想做的事。”

虿巫王愤然松开,道:“血、邪、虫、兽、毒并称南疆五大巫王,情同手足,什么事情说一声,就是这条命豁出去我们也帮你办到,你怎么瞎了眼跑去给大明国师当走狗!大明国师是什么人?九州死敌!连荆州也在他狼顾之下朝不保夕,荆州生你养你,你为什么要对不起荆州?”

血巫王双目通红,惨笑道:“我对不起荆州?我对不起荆州?没错!我是对不起荆州!为了荆州,我已经失去了儿子,现在更没了孙子,就差这一把老骨头还在,是不是为了荆州,连我也要一同死了,才算对得起荆州?”

虿巫王痛心道:“你儿子是死在正道手里,捍卫荆州,他无怨无悔。你孙子是上神选中的人,他死得光荣!”

声音低沉,血巫王摩挲着怀里的小木人,少年模样“嘿嘿,光荣?你怎么不光荣一个给我看看?他是我这老头子活在世上唯一的念想,我还等着他给我养老送终,等着他给我生个曾孙,没了…什么都没了……”

血巫王老泪纵横,咆哮道“他才多大?还不到十五!姑娘长什么样都没敢好好瞧过,傻小子天天想着给我抱曾孙,姑娘没找到,却被你们拿去活祭!老头子我亲眼看着你们把他的心肝都挖出来,这还对不起荆州?来!你告诉我,什么叫对得起荆州?你告诉我!怎么样,我才算对得起荆州?呸,什么造福一方的神祇?什么至高无上的伟大?分明是吃人不吐骨头的豺狼,被你们这帮傻子!白痴!天天贡在庙里当祖宗。”

虿巫王怒道:“不允许你说上神的坏话!没有上神庇佑,荆州早已被正道那些小人瓜分,哪还有我们生活的家园?”

血巫王怒不可遏:“是谁一遍遍的要我们提供祭品,趴在我们背上吸血?是它们。又是谁在拿命捍卫我们的家园?不是它们,是我们荆州的无数儿郎!儿郎们光荣战死的时候,上神在哪里?在收集啃噬他们的魂魄血肉!儿郎重伤垂死的时候,上神可有出手救过?没有!巴不得他们早些死了好得到更多血食!上神庇佑?去他娘的上神庇佑!你看我这一身的力量,可有半点上神的影子?我要它们庇佑了吗?我求它们庇佑了吗?从来就没有过!它们怎么就能心安理得吃我孙子的心肝?”

“够了!”虿巫王一声怒喝将他打断:“不管怎么样,上神是数十万荆州百姓的精神支柱,没有它们的后果你想过吗?你以为是什么支撑着降神坛凭借一己之力对抗整个正道。正义?公道?从来就不站在我们这边!那些小人能言善辩、颠倒黑白让你百口莫赎,巫蛊是我们的立身之本,却人人喊打,如果没有上神,荆州剩下的就只有死亡和奴役。”

喉头滚动,血巫王说不反驳的出话来。

大义面前,说什么都是枉然。

至亲死都死了,再怎么不乐意这辈子也就这么过去。

血巫王意兴阑珊,道:“我为荆州争斗一辈子,现在我老了,只想做些自己该做的事,不会危及到荆州,看在以往的情分上,你别拦我。”

擦肩别过。

老人脸上的皱纹又多几条,虿巫王目睹他远去,背影孤单而又萧瑟,就像小道旁的一截朽木,没有半分生气。

是他错了吗?还是自己错了?到底什么又是对的?摇摇头,虿巫王寻不到答案。

其实都错了。

至于怎么才能对,白衫少年还在找,他很用心,也很努力。

夜麟坐在地上,撑开伞,盯着棋盘发愁。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