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帝途 > 第一卷·序幕·一线光明
第三十四章 夜麟的苦恼
作者:高大威猛的土拨鼠  |  字数:3034  |  更新时间:2019-07-17 02:55:36 全文阅读

战后下过一场大雨,雨水在山林间汇流,带来许多泥土,冲淡了原先留存的痕迹。

还有嫩苗破土而出,荆州植物生长极快,没几天黄尖又作新绿,时光荏苒,或许再过几年这里便和原来一样,仅仅多了几个容易积水的湖泊。

坑里的神使尸骸不再是巨人之躯,体型随着邪灵焚烧逐渐变小,最后变成瘦骨嶙峋的老者模样,外表大面积灼伤,皮肤由死灰烧得焦黑。

红筱接来朝露与夜麟分饮,道:“魏阳破境有好些时日了,怎么没见他下来。”

夜麟斟酌片刻,道:“我没修过仙,细节处也不是很懂,据说修为越深时间越久,可能他基础真的挺好。魏阳厚积薄发,心结解开以后破境是水到渠成的事,不用担心。”

“好吧。”揉揉肚子,红筱忽然有些想念望北城里的闹市小吃,公子总是顾着下棋,到处是瘴气自己哪也去不得,接连几天餐风饮露,肠胃里空空如也,叫得可凶。

忽然“咕——噜噜噜!”一声巨响,有人肚子叫了。

红筱下意识地捂脸不敢见人。

又一声巨响,红筱这才发现,不是自己的肚子在叫。

那会是谁?

魏阳盘坐云端,望着发黄破孔的竹伞唏嘘不已:“怎么和夜麟那小子交代?这玩意品秩那么高,坏了我真赔不起。”

背后有声响起:“伞没坏,用不着你陪。”

魏阳惊出一身冷汗,掖着伞道:“你什么时候来的?”

夜麟指着身边红筱道:“好几天没吃饭,饿得头昏,你再不完事我们可要先走了。”

红筱附和。

魏阳递过伞,强笑道:“不就一顿饭么,没事,我请!这伞……”

伞骨发黄发黑,伞面还破了几个洞,换做别的伞早该报废,夜麟却像个没事的人,道:“过几天它自己就会恢复原样,不用管它。”

魏阳两眼发亮,道:“扛得住我破境时的修为冲击,完了还能自我修复,你这法宝到底什么级别的?”

收起伞,夜麟思索道:“什么级别说了你也听不懂,反正荆州神使看不到你破境。”

魏阳两眼暴突,揪着自己的山羊胡子差点扯断,道:“用荆州鼎也看不到?”

夜麟只是摇头,财迷见多了,他这种比较极品。

噗的一声,魏阳屈膝跪在云端,拜道:“公子在上,小的初入龙门,说来惭愧,至今还没有趁手的兵器。”

道貌岸然、卑躬屈膝,两个八辈子够不着边的辞藻出现在同一个人身上,要多尴尬有多尴尬。

红筱看不下去,道:“你堂堂一个奉天府真君,怎么连兵器都没有?”

魏阳理直气壮,道:“我穷啊!”

夜麟扶额道:“这伞不是用来打架的兵器,不能给你。”

魏阳连连点头,道:“公子所说小的明白,法宝种类奇多,功用各不相同,只要赐件火系的兵器便好。”

无奈,夜麟翻翻找找,最终取出珠子两颗,道:“高兴了你用来修炼,不高兴你就拿去砸人。”

魏阳刚入手,脸色微变,随即笑意更盛,道:“容我去试试!”欢天喜地驾云离开。

红筱凝视夜麟,道:“公子从来不做善财童子,对魏阳却不一般,为什么?”

夜麟含笑道:“是吗?没有吧。”

白衫少年不再说,偏头看向远方天空火光炸裂,红衣侍女也不再问,或许涉及到个人私密,没必要追问到底。

末了,红筱听得真切,夜麟像在自语,没来由说了句:“我觉得他挺好的,财迷也挺好的。”

蹲在地上细细数着聚集在公子身边几个人,数到最后,红筱好像发现了什么——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这些人都有故事,都很矛盾。

先说石虎,最危险的一个,仿佛地狱里头爬出来的修罗恶鬼,凶狠无比、睿智近妖,不经意间流露出来的气息总是令人胆寒,就是这样的一个人,很矛盾,对小孩子没有丝毫抵抗力,憨憨傻傻,甘愿趴在地上给他们做牛做马,对待身边的人更是毫无城府。

再说李玉,半大的孩子,修为与心智不匹配,冲动、易怒、头脑简单经常坏事,却单纯、赤诚。他从哪来,又是怎么化龙的,离不开夜麟,可能早已把夜麟当做至亲,哪怕要他去死也不会犹豫,让人狠不下心责骂。

“十二”朱财厚,听说曾经是个王爷,放着清福不享跑去民间做生意,竟还做出了不小的名堂,富极神州,近乎无条件地帮助公子,除了夜麟没知道他到底想要什么,不娶妻不生子,孑然一身,但人挺好。

新来的康庄最惨,原本父慈子孝、家庭美满,可惜一夜之间飞来横祸,血海深仇不得报,还给弄成一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样,自己是谁都忘了,现如今蹲在塔里挣扎,也不知啥时候才能熬到头。

其余的她还不认识,只听夜麟偶尔说过。

有个胸怀天下的读书人,手无缚鸡之力。

有个不修佛法的小和尚,天天嚷嚷着要上天。

还有坑蒙拐骗样样俱全的祖孙二人,名字很有趣,叫摸不着、看不见。

当然不能忘了我们劳苦功高的“十一”,一人可知天下声,掌握整个神州的谍密情报,神神秘秘从不出现,可把他牛气坏了。

剩下一个赌徒、一个财迷。

赌徒印象不深,财迷就在眼前,长着山羊胡子的奉天府真君,公子说挺好,拭目以待。

最后是蛊惑人心的女妖精,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好东西,总是盯着公子柔情似水,笑得那叫一个面带桃花。

“真该拿把小刀给她划几笔写个丑字,好教她知道本姑娘不是好惹的!”红筱暗下决心。

适时魏阳回来,兴致勃勃道:“这法宝可有名字?没有的话我……”

夜麟打断道:“它有名字,叫‘离昧’。”

笑容逐渐僵硬,魏阳道:“原来叫‘离昧’,哈哈…哈哈哈,挺好的,挺好的。走吧,我请你们吃饭去。”

三人降落地面,夜麟刚收起神使尸骸,前方林间突然跑出一名少女,背后猛虎紧追。

少女逃跑时被树枝荆棘刮到,浑身挂彩,衣衫破烂不堪,露出些许春光。

猛虎嗅到血腥气味,发足狂奔,几次险些扑倒少女。少女一边尖叫一边逃跑,端的是凄惨无比。

夜麟无动于衷。

少女高呼救命,又往前逃了一小段。

魏阳和红筱也不动。

少女咬咬牙,再向前跑,直到三人身前,趴伏在地哀声道:“求诸位救救小女子吧!”

夜麟神情有些尴尬,另外两人像在看戏。

眼见猛虎血盆大口都已贴近了少女肌肤。

指着前方林间划拉距离,魏阳道:“我就没见过凡俗女子能一口气跑上十里地不喘的,有这力气抬脚踹死老虎岂不是更省事些?”

闻言,猛虎定住不动。

少女俏脸通红,站起身,拍拍灰,道:“让诸位见笑了。”稍加收拾之后,国色生香,凡俗男子难有不动心的。

红筱冷笑,魏阳修道六根清净,只爱钱财不爱美人,可怜公子又是个榆木脑袋。

这傻妞儿露给谁看?

撇开少女,三人拾步离开。

少女连忙跟上,不忘驱逐猛虎:“去去去,一边玩去。”

猛虎如获大敕,夹着尾巴逃跑。

少女揪住魏阳长袖,哀求道:“笙黎实在没地方去了,求道长收留,笙黎洗衣做饭什么都会!”

魏阳拂袖挣开。

少女又转向红筱,道:“姐姐生得那么漂亮俊俏,心地也一定是极好的,带上笙黎吧,笙黎还会折衣叠被、针织女红,姐姐想要什么款式的衣服帕子都可以!”

红筱也懒得理她。

于是,少女将希望寄托到先前被她自动忽视的白衫少年。

没等纠缠,夜麟笑道:“他们俩脾气不好,你趁早走吧,晚了就走不掉了。”

少女笙黎陷入呆滞。

回过神来,三人已经远去。笙黎尖叫道:“回来!”

黑影自山林中狂奔而来,原是方才的猛虎,笙黎跨到它背上,道:“给我追上前面那三个人,追丢了要你死得难看!”

猛虎一个机灵,四蹄翻飞,瞬间跑出七八里地。

夜麟浑身不自在,下意识地想撑伞,发觉伞被魏阳烧坏,还要过几天才能好,苦笑道:“我们三不缺侍婢,笙黎姑娘另谋高就吧。”

笙黎伸手就要捞他,道:“小哥哥不缺侍婢,一定是缺新娘子,笙黎也愿意做的。”

红筱还未发作。

金色的新月剑气划过虚空,精准落在夜麟与笙黎之间,将地面斩开一条十余丈长的巨大沟壑。

女子从天而降,一袭白衣胜雪,两目明珠含煞,道:“你这妮子好不知羞!人家已经拒绝,还要纠缠?”

笙黎辩驳道:“你又是从哪冒出来的贱人,敢坏姑奶奶好事?”

红筱悄然露出匕首,杀意所指不是笙黎,却是白衣女子姬晴。

好一出“三国鼎立”,魏阳捶胸顿足,捂住肚皮笑到岔气。

本来都是小事,这下可好,时机那么凑巧,让他怎么收拾?

参得透天下,参不透女人。

夜麟绝望地跌倒。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