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帝途 > 第一卷·序幕·一线光明
第三十章 都没睡好
作者:高大威猛的土拨鼠  |  字数:3179  |  更新时间:2019-07-19 01:59:10 全文阅读

荆州比雍州热得多,天刚亮,床榻上便躺不住人。

红筱打两个滚坐起身来,背上大汗淋漓,湿透了衣裳,玉颈生香。

透过窗户,晨阳撒下一床金黄,屋外鸟语清脆。

这还叫人怎么睡?

红筱稍加洗漱,寻到夜麟门外。

没有察觉到门板上多了层灰烬,握得满手黑,再揉揉惺忪睡眼,变成一只熊猫。

浑然不觉。

红筱进屋,见夜麟仍在下棋,似乎姿势就没变过,忙去盆里拧干了绸帕递到他身边,道:“公子总是整夜不睡,身体怎么熬得住?”

夜麟接过绸帕,帕子怎么是黑的?

抬头刚要问,入嘴的茶水险些喷出,狐疑道:“你去偷煤了?”

红筱懵懂,道:“什么偷煤?这天儿着实太热,还没入夏呢,燥得人整晚睡不好。”

满上茶,夜麟道:“你自己看看。”

红筱低头,分明看到自己一双眼睛乌黑发亮,见着比熬夜的人还要憔悴,瞬间羞红了脸,抢过夜麟手中绸帕擦拭双眼。

制止不及,夜麟欲言又止。

这下好了,整张脸都是花的。

红筱睁眼再看茶杯,几乎尖叫,羞愤捂脸夺门而出。

没多久,魏阳、红筱相继进屋。

一个红着眼,一个红着脸。

直视魏阳布满血丝的双眼,红筱问道:“你也没睡好么?”

魏阳摇头不语。

夜麟起身望望窗外,日渐中天,道:“看来你们都没睡好,想来现在更睡不着了。我们用膳吧,多吃些,长点力气。事儿不少还有得忙。”

三人下楼,异域风情映入眼帘,没有桌椅凳子、大菜小鲜,取而代之的是食客席地而坐,底下垫上草席,中间刨开土坑,坑里架着一口大锅。

有人扬汤止沸涌起浓香滚滚,些许酸味弥漫,苦思一宿,夜麟饥肠辘辘,不禁食指大动,招呼道:“小二!”

“哎!来啦。”此人原在前台对账,穿金戴银、服饰大胆暴露,虽然黝黑,也有几分姿色,若无他,应是老板娘无疑。

老板娘娇声道:“诸位客官有什么吩咐?”

地方口音极轻,想必时常与北来客商做生意。

夜麟取出两锭金元宝搁在桌上,道:“劳烦掌柜把店里的珍馐美味都盛一份。”

对金子视若无睹,老板娘挨近些,暗送秋波,道:“这位客官好阔气,妾身却不受用,只愿与客官共做一日夫妻,可好?”

红筱醋意大发,道:“掌柜的睁开眼看清楚了,我这小弟尚且年幼,是个不经人事的,怎好教他与你做夫妻?”

“还是个雏儿?”老板娘心花怒放,杵着手只顾瞧夜麟,看也不看红筱,嘴上倒是不碍答话:“未及弱冠便做人父的难道还少吗?莫说南疆,便是别处也有许多,如何做不得夫妻?各位,你们说对不对!”

满堂喝彩。

“对!”

有青壮男子道:“小娘子看我,不到四十吧?自家娃儿争气,我屋头抱俩孙孙嘞。”

多人附和。

红筱一时间竟寻不到言语争辩。

老板娘又道:“这位客官人中龙凤,是妾身倾慕的俊俏好儿郎,南疆没那么多规矩,看对眼就成。”

顺势投怀。

夜麟轻巧避过,道:“蒙姐姐错爱,小弟身染奇疾自幼体寒,能活着全仰仗自家老爷渡真气续命,只盼能多活些时日,丝毫不敢沾染女色。”

说罢佯装咳嗽几声,同时释放冰寒气息,整间客栈如至寒冬,土坑里的火堆近乎熄灭。

难忍寒冷,众人打颤,老板娘连退数步。

魏阳会意,斥道:“不得无礼。”敞袖收了寒息,拱手道:“掌柜的,在下平日管教无方,书童失礼之处万望海涵。”

失望神色溢于言表,客栈老板娘叹息道:“可惜了这一副好皮囊,唉。”收下金子,转身回去记账。

南疆佳肴一道接着一道往桌上传,空碗碟一个一个往后撤,原有的食客也陆续离开,只留下几个喝酒聊天的。

起先无人注目,直到后厨师傅拉开帘子说了声:“莫再加菜啦,窖里没货嘞!”

众食客方才发现,这白衫少年吃了整整一个时辰!锅里的汤水、灶里的柴火都已更换多次。

菜也尽,肉也尽,于是用膳完毕。

老板娘暗道:“怪事!三口之家一月的口粮就这么完了,那男的不曾动筷,女的也没吃多少,几乎全进到夜麟肚里,这哪是体虚的样子?整个南疆也找不到那么能吃的,看他意犹未尽的模样,明显还没吃饱!”目送三人出门远去都没想出个所以然来。

红筱重重把伞按在夜麟手上,赌气道:“公子还是撑伞吧。”

夜麟似笑非笑,道:“你以往不是最反对我撑伞的吗?今天怎么反常?”

红筱义正言辞道:“我们此行有重大任务,不是给公子拈花惹草的!公子初到荆州,恨不得所有人知道你,尽做些招人眼目的事情,现在倒好,要不是魏阳施手段下禁制,我们早被小偷强盗烦死了!一举一动都被紧紧盯住,这还怎么办事?”

夜麟压低伞沿遮住脸颊,道:“如此可行?”

红筱勉强点头,道:“那我们现在要去何处?”

夜麟笑道:“去看看荆州知府昨晚上睡得好不好,顺便办点事。”

红筱道:“这还需要看么?肯定睡不好。找他能做什么?”

夜麟道:“查卷宗。荆州虽然归降神坛统辖,到底是九州之一、大明属地,不论大小事情皆需备案上报,至少明面上的东西不能少,我们去看看,搞不好找出点蛛丝马迹,方便许多。”

红筱不解:“查消息这种事交给十一来做不就好了?”

夜麟道:“我们现在要找的是给世人看的,不是给自己看的。要寻替死鬼,总得名正言顺不是?”

红筱似懂非懂。

曾几何时,她打破砂锅问到底,夜麟不藏私,事无巨细地详述告知。

可惜直到最后听得头痛欲裂也没搞清楚是怎么一回事。

自那以后,红筱只问些浅显的问题,以免脑热。

魏阳凝望天空,愈发沉默,走在队伍首位。

“殷大人?殷大人?殷……”守门士兵连连呼唤,魏阳毫无反应。

他姓魏,不姓殷,殷梁只是方便行事的化名,因而没反应过来。

一声轻咳,拉回魏阳飘远的思绪。

夜麟提醒道:“老爷,到地方了。”

魏阳回神道:“烦请军士替我知会府尹大人,就说殷梁有要事相商。”

士兵鞠躬道:“殷大人息怒,知府大人未在里面,听闻昨夜不慎招惹毒虫伤了身子,下不来床。”

魏阳法眼窥视之下,整座府衙尽收眼底,外匾“荆州府”,内匾“明镜高悬”,大小官员各司其职、或是喝茶聊天,唯独不见知府踪迹,便知士兵所言不虚,暗笑道:“自作孽,不可活。”

红筱上前道:“这位兵大哥,我家大人为查卷宗而来,其实不必叨扰知府大人,只消通判在内即可。”

士兵犹豫片刻,道:“好,容我进去通报一声。”

少顷,身穿六品绯服的荆州府通判出现在三人眼前。

通判拜道:“未得知府大人允许,不敢私自开库取卷,望殷大人海涵。”

红筱取出圣旨,道:“我家大人奉圣上旨意来此公办,荆州大小官员皆需密切配合,便是知府大人也不敢违逆,怎么,难道你一个小小的通判竟敢公然抗旨不成?”

抗旨株连九族,这么大个帽子扣下来,再拿什么搪塞都不顶用。

通判眉眼低垂,心道:“好一个伶牙俐齿的鬼丫头,居然直接抬出圣上压我,待会定要你们好看!”侧身让开道路,抬手道:“下官不敢,殷大人请。”

进府,通判询问道:“尚不知殷大人查的是哪一年、哪方面的卷宗?”

魏阳道:“近十年的户口、兵民、屯田、狱讼。”

唤来小厮领着三人进入内厅,通判带人前往库房取卷。

刚入座就有卷宗呈上,三人接过一一翻阅。

速度不及小厮,卷宗越摆越多,在内厅地面整齐堆起几座小山。

粗略看了几本,连同其他有关钱谷、屯田、捕盗诸多卷宗也混杂在内,必是通判有心刁难。

红筱叫苦连天,道:“老爷,卷宗这么多,就算我们三人一起翻,没个十天半月根本看不完。”

魏阳淡淡道:“耐着性子看吧。”

待到躲在墙后窃听的通判远去,魏阳、红筱撇开卷宗不管,只顾着喝茶。

他们都不知道夜麟想干什么,自然无从下手。

俩人演技不低。

夜麟神情古怪地瞧了他们两眼,低头继续翻书。

专注,从容。

放下茶,魏阳注视良久,始终看不透他意欲何为,眼前的白衫少年从来不做多余之事。

既然夜麟为思量布局可以做到整夜不休,又怎么可能待在这里白白浪费时间。

他是真的在看,却看得很慢,就像……

寻找,还有等待。

情绪复杂,魏阳道:“你到底在找什么?又在等什么?”

夜麟道:“找痕迹,等人来。”

……

雍州北界,李玉一人站在草原之上。

身后,是几十万雍州百姓刚刚重建的家园;身前,是来势汹汹的熊骑大军。

赫连关山抬手,大军驻足。

李玉声传数里:“我们之间的战争不可避免,但我不想那么早开战,给我点时间。”

猛地握拳,熊骑蓄势待发。赫连关山道:“大军南下,雍州城破人亡,你的一切都将归我所有,你用什么筹码来和我谈条件?”

李玉道:“谁在利用你,杀你儿子的凶手又是谁。”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