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帝途 > 第一卷·序幕·一线光明
第二十四章 金麟啸
作者:高大威猛的土拨鼠  |  字数:3129  |  更新时间:2019-07-14 21:16:00 全文阅读

雍州城主府。

夜麟收伞归来,红筱迎上前去,接过伞,笑道:“公子外出也不知会一声,奴婢身为随行侍女,情何以堪?”

夜麟无辜道:“孑然一身惯了,倒不曾要你做我的侍女,分明是你拿命逼的。”

红筱不知何处掏出的匕首,架在夜麟脖颈上,嬉道:“不管是何手段,公子总归是答应了的,可不能食言。”

夜麟伸指抵住,推开,道:“怕了你了,下次带上你就是,何必亮出凶器?”

闻言,红筱笑逐颜开,道:“当初是公子主动找上的我,如今想推?推不掉!”

夜麟悔不当初,涩声道:“我只不过需要一名刺客,哪知道这刺客是个女的?还好色!”

红筱骄傲地抬起下巴,道:“那也是公子自找的!而且话不能这么说,圣人有言‘食色,性也’,看对眼谁都会犯花痴,有朝一日公子也不例外。”

夜麟走进门去,不爱搭理她。

讲道理有用的话,她就不叫红筱了……

前厅,李玉正在观鼎,神情专注,仅有一只耳朵与他此时的形象相悖。

又红又肿,谁拧的显而易见。

夜麟忍住笑,问道:“康庄可曾出塔?”

李玉抬头,发现是夜麟,立马来了兴致,答非所问:“公子快来看,那野蛮丫头能打得过怪道士么?”

鼎中水幕映的是姬晴与慈悲山人胶着厮杀。

夜麟没有靠近去看,只是坐在凳上下棋,随口道:“姬晴修行时间尚短,慈悲要高一线。”

观局势,慈悲确占上风。

李玉疑惑道:“公子明知道她打不过,为什么还多此一举,设计引她帮我?”

夜麟专注于棋盘,许久不语,待他落下一子后,才道:“打不过,但也不会败,你静静看着就是。”

李玉撇嘴道:“依我看,那些刺客尽是大鱼小虾一堆,再多的蚂蚁也咬不死我这头大象,公子分明是不信任我的能力,这些我自己就能搞定。”

终归是孩子心性,只知好胜,看不透彻。

夜麟反问道:“你凭什么打杀那些蚂蚁?”

李玉道:“就凭他们是刺客?”

夜麟道:“刺客动手之前,谁知道他是什么身份?国师御下龙蛇混杂,不乏潜伏在各州门派之中的卧底,你毫无证据将人抓来杀了,各州门派死了人,一样的找你追责,难不成你要自己踩进陷阱里?”

李玉又道:“那就等刺客动手。”

夜麟道:“刺客多如牛毛,你无法全部制止,等他们动手之后,人已经死了,不管抓住多少,刺客体内禁制爆发,你得到的也只是一具开不了口的尸体,任你能力再高,有什么用?罪责还在你头上。”

话虽有理,李玉仍不服气,再道:“那就告知天下,国师派刺客潜入要谋害我,让他们小心堤防,死了不怪我,这不就得了?”

夜麟扶额,道:“且不论有谁会信,自己的地盘管不住刺客,说明你没那个能力当一州之主,与其同你平起平坐,其余各州还不如合力把你吞了,瓜分雍州,自己取死,哪还用得着国师陷害你?何况你身为雍州主,实则九州臣,诬陷当朝国师,皇帝有权治你的罪。甚至,国师还要借此设下更恶毒的计谋害你。”

说不过夜麟,李玉又气又急,翻起白眼,嫌弃道:“那我都要给人害死了,公子您还有心思下棋,天天就知道下棋下棋。”

额头冒起几条青筋,夜麟恨铁不成钢,揪住李玉另一只耳朵,轻斥道:“我要不下棋,你早给别人安排得妥妥当当了!哪还有清闲坐在这里享福?南瓜子好吃呢!别人打架好看呢!我吃过?我看过?”

身旁,红筱捂嘴轻笑,公子这样的人竟然也会发火,李玉气人本事见长。

熊孩子无疑。

说到底不怪李玉,只是夜麟平日里太过操劳,睡眠不足有些烦躁,兼之病情复发内心焦灼,养气的功夫提不起来。

放开李玉,夜麟叹道:“既然你不清楚,我与你细说。我们自己说没人信,那就找几个人作证。剑冢和白龙寺是最好的证人,他们作为被刺杀的首选人物,身处旋涡中心责无旁贷。有他们出面,各州自会防备,还能借此从来雍州的人员名单内清查出自家卧底,这是共赢的好事,没人会拒绝。如此一来,国师陷害你的计谋无声而解,我们损失能降低到最小,若是时机合适的话,还能把剑冢和白龙寺拉到我们这条战线。一举两得。”

理屈知错,李玉道:“那……那我能做什么不?我也不想天天闲着。”

平复心绪,夜麟笑道:“造谣。只等今日姬晴恶战过后,你派人把消息向外界传递,这件事就算告一段落,剩下的不用我们操心太多。”

李玉打包票,道:“这事简单,一句话而已,龙门别的不行,心齐。除了这事还有没?”

夜麟落座,重新看向棋盘,捻棋落子按在东缘,道:“有是有,就看你愿不愿意。”

李玉想也不想拍着胸脯道:“那肯定一万个愿意,公子交代的肯定都是好的,不然我也不能安逸那么久。”

夜麟抬眼,道:“真愿意?”

李玉有些心虚,但还是硬着头皮道:“愿意!”

夜麟嘴角翘起,笑道:“那好,辛苦你去收徒,越多越好。东海老蛟多,实力比你强的也不缺,但熬到化龙的真没有,一个个大限将至,听说雍州现龙就眼睛发光发绿,后来我安排你吼那一声,等于是坐实了这个消息。现如今老家伙们心急火燎地出关,生怕你被国师和神宗皇帝吃得毛都不剩。算算时间来使也快到了,届时你就以授秘为由,把蛟岛的新人后辈、宝贝疙瘩全派到雍州北界当子弟兵,谅那赫连关山再多一倍的兵力也不敢和蛟岛拼命。”

李玉满脸的黑线,不知作何感想。

红筱顾不上擦拭眼角泪花,捂住肚子趴着笑得不行。

公子这个坑爹又坑娘的坏家伙,怎么就能那么坏?还坏得这般理直气壮。

李玉道:“那挡住了熊骑以后呢?我拿什么教它们?这事我真不懂。”

夜麟摆手道:“自有安排。”

红筱乐道:“公子谋划一环扣着一环,你照做就是了。”

言下之意就是坑连着坑,坑不死人,也不用担心偿命。

神仙打架,凡人遭殃。李玉自衬一辈子也做不成这种心机,还是老老实实吃它的南瓜子,至少可以肯定公子不会害他。

于是偏头看鼎,继续关注姬晴与慈悲山人激战。

慈悲山人佛道双修,手段奇多,方才驱咒引下落雷,掌心又复燃起火焰,电粗三丈,焰炙八方。

莫提口中更有慑魂妙法,扰人心智。

树牢转眼化作火海,姬晴躺在火海之下的土坑中,打得没有半点脾气。

无常客仗着地狱树诡异,一手歪门邪道使得出神入化,若是输了不奇怪。这慈悲山人却都是实打实的修为,怎的反倒打不过了?

欲仗剑起,坑边慈悲舌战春雷,“咄!”一声响,姬晴头疼欲裂,睁眼看时,似有天塌下,横剑挡住四方金印,挡不住五脏如焚。

先是姬晴施展剑势架出呲铁虚影,抵挡慈悲骤雨般的攻势;后有慈悲驱使雷蛇透过五行金气,直击姬晴身躯,手中长剑握也不是,丢也不是。

土坑愈深。

有感身体渐渐适应麻痹感,姬晴剑心大动,剑意狂绽释放全部凝聚在剑身处,抬剑而起,不顾雷火攻势,一道白光犹如潜龙出渊。

头顶四方金印汇火集雷,迎面压来。

光芒自金麟剑尖向下,金芒覆盖白光,成就一条剑意金龙冲撞雷火金印。

合姬晴与呲铁独角之力,金印终于裂开缝隙,破碎消散。

金龙来势不止,慈悲双手合十抵住龙头,青金两色光芒从掌心中透出,渺小,却稳固无比,任凭金龙狰狞狂虐,冲不开一线金光。

两相僵持之下,姬晴力竭。

慈悲左右手分开倾斜胸前,四指并拢拇指力张,两手相合留一短粗的纺锤形缝隙。

一声大喝。

融合佛门金光与道门雷法的青金色光束爆裂激射而出,如同江峡拉开了水闸、溪流转瞬壮大成洪水。

装不下整个光柱,深坑进一步地崩溃扩大。那光柱凭借其超越雷霆的威势冲击在姬晴剑身,击飞长剑,进而笼罩姬晴。

命中,必死!

“尔敢放肆!”

深坑中,老者盛怒之声透过光柱,协同一道剑意,撕裂慈悲攻势。

踏着虚无,姬晴拾阶向上,那双眼睛充斥白光,多到藏不住的滔天剑意肆虐周身,将碾得平实的地面又切割出无数伤口。

目视掌心几道血痕,慈悲笑道:“剑祖?早该猜到,这小妮子是你的关门弟子罢?”

姬晴,或者说剑祖,道:“我当是谁有这等修为,除去八州之主,也就是你了,慈悲,你这败类还有何面目出现在世间?”

慈悲眉目露出不屑,道:“若是你真身到来我还会卖你几分面子,一道剑意分身也敢充大?真当我慈悲是好拿捏的不成!杀了她无异于剜去你一块心头肉,到时候你是何表情?让我们拭目以待!”

剑祖寒声道:“那你就试试!多年不曾出手,竟连这等邪魔外道也敢质疑我的威名?”

五指虚握

剑祖怒,金麟啸天,一剑断山河!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