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帝途 > 第一卷·序幕·一线光明
第二十三章 地狱树
作者:高大威猛的土拨鼠  |  字数:3388  |  更新时间:2019-07-14 21:15:51 全文阅读

离山神庙最近的市镇唯有兑城,远在数十里外,步迟步苦两兄妹用了一天一夜才堪堪到达,无有脚程快些还及得返回,此时若要再走一趟不太可能。

林清泓怕是要饿死庙中。

唯有上山挖些草根煮了给他果腹,撑到俩兄妹回来。

只纳闷三天的口粮,怎么小胧星一顿就吃完了?无有苦笑摇头。

前方鸟语不止,至少该是草籽繁多的地方,草根也少不了,绕过小坡,无有瞧见山坳里坐落草庐一间,花圃团簇,独木成荫。

驻足远望,老僧眉头紧皱,未走近,早想远离。

雍州雪落多年,哪还剩得下活树?天下之大,能人异士奇多,最忌讳横生枝节。

草庐的门板缓缓推开,披着深红袈裟的道士笑道:“无有长老光临,令寒舍蓬荜生辉,鄙人法号‘慈悲’,长老若不嫌弃,不妨进来喝杯茶?”

无有合十做礼,推辞道:“阿弥陀佛,施主好意老衲心领了,此去还有事务在身,容不得耽搁,还望施主见谅。”

树叶簌簌落下,书生面白无血,伸手握住树干,道:“相逢即是有缘,总该让我们二人进进地主之谊再走。”

宴无好宴。

自衬难以脱身,无有进屋,书生顺手合上屋门。

入座,桌上仅有一杯黑茶,慈悲推到无有面前。

老僧举杯欲饮。

慈悲伸手止住,笑道:“且慢,素闻长老佛法精湛,鄙人有二字不解,特来询问。”

无有低眉道:“施主请说。”

慈悲指指自己,道:“就是这‘慈悲’二字,敢问长老,何解?”

无有波动念珠,道:“人间疾苦,是悲,佛渡众生,是慈。”

慈悲摇头叹息道:“白龙寺里供着多少佛陀,众生依旧悲苦,长老对此作何感想?”

无有答道:“佛不救世,唯人自救,‘慈悲’二字,是渡,重则在引。”

慈悲讶异,喃喃道:“佛不救世,唯人自救?”这与他所奉行的理念截然相反,遂直言道:“鄙人曾事佛法,参不透彼岸所在,后来转投道门,欲成仙,以无上法,渡众生!”

无有轻颂佛号,道:“阿弥陀佛,施主宏愿大善令老衲钦佩,当恒取之。”

慈悲眉目稍黯,道:“成仙难,一步一重天,遍观古籍得道者十不存一,尽陨九天云霄,只道是天地不仁,设下雷劫挡住我等仙路。”

无有凝目,道:“施主畏怯了?”

慈悲微顿,点头道:“是的,我畏怯了。当今天下浑噩度日者十之八九,有志之士苦苦挣扎,历经千难万难我才有今日修为,不得不谨慎应对。”

目视慈悲身上袈裟、内里还有半件道袍,无有道:“施主走上这条道路的原因?”

慈悲眼中似有光芒,道:“没错,仙路难、求佛亦难,我意佛道双修,集两法大成,踏出一条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救世之路。”

语出惊人,无有动容,道:“施主作何打算?”

慈悲道:“既然九霄之上有雷劫相阻,仙路便往下修,踏九渊。有道是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成了狱仙,一样的超脱,救世更无不可!”

无有询问道:“此法万劫不复,世上若有这等无上法门可保施主安然归来,哪还需要大费周章入狱成仙?”

慈悲眼中光芒泛红,神色渐露癫狂:“有!只需修成一身不灭业火便可令我来去自如,入狱成佛就仙,救世指日可待!”

“业火?业火!”无有震惊站起,道:“业力乃是邪法,非杀不可,施主怎可倒行逆施修那业火?造下杀生大孽!”

原以为无有舍生取义,该是个志同道合的高人,不曾想却和俗人一般货色,慈悲不悦,起身道:“哼,杀生造业只是权宜之计,相比整个天下,我杀的人不过九牛一毛而已,这么点牺牲有何不可?为了众生,他们死得其所!”

世事残酷,生生地要把人逼疯,就连慈悲这样胸怀大志向的人也避不开,最终走向极端。

老僧泪目,悲从心来:“施主为何?为何要步上歧途!佛渡众生,也渡一人。”

慈悲拂袖,道:“闭嘴!话不投机半句多。”耳边忽有异动,慈悲转身道:“外面不太平静,我出去看看,别想逃,你走不掉,喝茶罢。”

一杯毒茶。

雍州无木无林。姬晴御剑乘风,山河高阔尽览无余,来回转了几圈寻不到无有踪迹,悄然催动剑意,朝着四面八方扩散出去,发觉远处的小山坳不太对劲。

一剑劈下,金色新月切割而过。

“叮——”禁制结界应声破碎。

白面书生掌心裂开血痕,道:“如此凛冽纯粹的剑意,你是谁?剑冢没你这号人物。”横臂抵住身旁大树。

眼见大树突然枯萎,满树的叶子通通落下,飞鸟受惊,还来不及逃离,反被树梢浆果周围伸出的细小藤蔓缠住,然后

吃了!

大树“嗑、嗑、嗑”一点点地萎缩,最终枝干化作一根笔杆,树枝盘绕形同纹路,而那无数的根须螺旋着聚拢做团,犹如笔毫。

触及书生掌心鲜血,长笔不安地蠕动,将鲜血吸食得半点不剩,还欲往伤口内钻,直至笔杆上镀了一层朱红大漆。

“判官笔?”姬晴道:“你是无常客。”

无常客寒声道:“嗯?这不是你该知道的事情,今天说什么也不能放过你,既然不肯道出名号,那就做个无名鬼罢!”

提笔作画,转眼勾勒出冥河激流,冲向姬晴,冥河那漆黑无比的水色,与无有面前的茶水相若。

姬晴举剑分流,剑意聚在剑尖处,如柱的冥河激流迎着长剑被顺势切开,河水溅在地上,满地的小草瞬间泛黄枯萎。

剑尖朝前,点向无常客。

无常客纵身身滞空,笔随人转,挥毫攻向姬晴。

屋外下起一片黑雨,柔弱的雨滴中暗藏笔劲,落到地上留下尺许的深印。

姬晴执剑横劈,隔开层层雨滴,那雨滴却似无穷无尽般一阵阵地落下,丝毫没有停止的意思。

只见无常客笔走龙蛇,在空中腾挪翻转,肆意点落。

金光弧动、黑雨倾盆,二人陷入僵持,难分高下。

被姬晴隔开的雨水里竟暗藏玄机,落在地上便如刨坑栽苗,后有无数藤蔓破土而出,顷刻缠绕姬晴脚踝,紧紧地捆缚,外表更有许多棘刺露出锋芒,几欲刺进皮肤吸噬姬晴鲜血。

剑意注入长剑,金芒耀目,光刃纵横此间,不止束缚姬晴的藤蔓无声断裂,金光过处,无常客也被逼落。

两相对峙,无常客面露疑惑,道:“什么剑?怎能轻易割断地狱树的藤蔓?剑冢四把宝剑也不该如此简单。”

小小的喜悦悄悄爬上心头,姬晴下巴微昂,道:“某人送的,就叫……‘金麟剑’,取材自你同党。”

无常客微怒,眼前这女子嘴里没个半句实话,无名无姓,还有不知从哪冒出来的‘金麟剑’,听都没听说过!分明是存心戏耍于他。

遂落笔土中,判官笔重新长成一株十丈大树,树干上出现半人高的树洞,无常客移步走进,落座其里。

姬晴抓住他施法的时机,挥剑猛砍,剑气掠过,树干留下道道白痕,却不曾斩断,许是大树本体与衍生的藤蔓天差地别。

观察时,树洞里突兀地出现数量极多的细小根须,钻进无常客身体中蠕动,似在吸取养分。

恶心不已。

一木,成林。

无常客与地狱树相融那一刻,扎根地底的树根繁衍出庞大的根系,向上钻出,进而长成足以将整个山坳改头换面的地狱树林。

枝桠上没有半片树叶,却多到足以遮蔽阳光;树花接二连三地绽放,死灰色的气体开始弥漫,使人非常不适;地面也被地狱树根覆盖,随着树根的抖动,整个地面似浪翻滚,已令姬晴寻不到立足之地。

这是一座恶劣到极致的牢笼。

黑暗笼罩下,姬晴左支右拙抵御无常客的进攻,任凭她剑法如何精湛,始终做不到全方位的防守,寻到死角,无常客暴起袭击。

巨大的树枝横贯而来,姬晴横剑身前,险之又险的避开,身体擦着枝干几番旋转才止住飞势。

一个破绽被抓住,就是紧随其后的狂追猛打,容不得她有半刻喘息,荆棘巨藤破空抽来,姬晴堪堪挡住,另一条巨藤瞬间迎上她的面门。

姬晴横剑格挡,抵住藤蔓借力飞身纵跃,长剑直指无常客所在。

蓄力,一剑斩出,木屑飞溅,树牢破开一个口子,唯独不见无常客的身影。

姬晴顺势飞出,才来得及换上一口气,树牢再次将她包围,危机不止来自四面八方,还有蔓延在里面的无尽毒气。

姬晴身形飘忽,借着金剑锋利几度破开牢笼,却始终逃不开树牢的监禁,只有空中的几道残影,看得出她仍在挣扎。

无常客狂笑道:“何必再做无用功?乖乖束手待毙,还能落个体面点的下场。”

深陷绝境,姬晴忽地笑了。

确实,在树牢里,她施展不开,无法全力施为,但是,呲铁可以!

姬晴一身的剑意,汇聚成金麟剑尖一个金点,照亮整座树牢,唯有金点周围一层暗暗的光圈。

举剑向天,而后,光点爆炸!

无尽的光芒中,无常客目眦欲裂,道:“该死,那是铁山的绝技!”

纵使树牢层层加固,冲天的金色光柱依旧将它撕裂,尘埃落定。

无常客受创极重,躯体落地时已是浑身染血,不比当初的自己好上多少,姬晴不禁感慨。

木门推开,慈悲斜视狼狈不堪的无常客,道:“被人修理得那么惨,你是该退休了。”

咳出鲜血,无常客道:“非我实力不济,是那女子身怀铁山至宝,借着五行相克将我重创!”

慈悲凝神道:“金伐木,确实棘手。难不成铁山也战败了?既如此,你留在这里也没什么用,回去报信吧。”

眼见无常客负伤离去,姬晴抬手数道新月剑气追击,被慈悲轻飘飘拦下。

慈悲道:“虽然不知道你是谁,这份实力想来重要性不比屋里的秃驴低,杀了你,大人的计划会更顺利。”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