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帝途 > 第一卷·序幕·一线光明
第二十二章 侠落雍州被幼欺
作者:高大威猛的土拨鼠  |  字数:3221  |  更新时间:2019-07-14 21:15:43 全文阅读

毫无保留地破坏往往代表着接下来的建城将不会有任何限制,不必再顾及那些原有的建筑存在是否合理,既然都是废墟,通通推掉就是了。

整个龙门势力的建设依着夜麟所设想的进行。

乾、坤、震、巽、坎、离、艮、兑八座城池占据八方,以四正四奇的阵势方位拱守坐镇中央的雍州城。

行在雍州西缘的兑城街上,车马喧嚣、人声鼎沸,这座新生的城池焕发别样的活力,简单,但也催人奋进。

人、物、地应有尽有,雍州主宰势力龙门所定的税赋极具吸引,要比别州低两成。

两成,对于小商小贩来说已是不低的利润,何况富甲一方的豪门大阀?

这里多的是无限机会和可能,少的是激烈的同行竞争,除却帝都城内那几位神州巨贾高瞻远瞩还在观望,其余大小商贾的旗号都已插在了此处。

当然,朱财厚的到来影响不小。毕竟战事将近,身价性命皆赌在了这里,没有这么一位巨富领军就不会有那么多的商号安心落户。

马车里,朱财厚道:“连城池的名字都取得那么随意,现如今这神州天下,但凡是懂点阵理的人全知道龙门要布一座九宫八卦阵,掐指算算破阵不费吹灰之力。你怎么想的?”

在夜麟示意下,石虎取出阵图交予朱财厚,解释道:“雍州不止有八座城池,还有许多镇集、乡村,公子命我制作七大、廿八小共计卅四支星柱,分立于雍州各处,再设辅阵,可保雍州不失。”

朱财厚不解问道:“什么意思?”

石虎微愣,道不出个所以然来。

夜麟伸手连点阵图,道:“二十八宿构架,七星做眼,在九宫八卦阵里藏一个阵中阵。”

不明觉厉,朱财厚指着阵图中间,又道:“这是雍州城罢?一百零八个红点又是什么。”

“这不是常识么?”夜麟疑惑,抬头望向二人,见他们满脸的茫然之色,只得另加解释:“天罡地煞和二十八宿相辅相成,共助七星,又借七星所指汇聚于九宫八卦阵与七星联宿阵两阵的阵心,也就是雍州主城,更确切的说是李玉和他的雍州鼎……”

雾里看花终隔一层,不论夜麟如何解释,二人听的始终是本天书。

于是,夜麟如是说:“阵一开,李玉差不多就成仙了。”

石虎、朱财厚茅塞顿开,叹道:“原来如此。”

至于他们究竟明白了什么,夜麟懒得去想。

此时,小玥领着姬晴归来,身后跟俩孩子捧起大包小包跑得气喘吁吁。

夜麟下车问道:“你们这是?”

小玥笑嘻嘻道:“这些是我和晴姐姐上街买的东西,然后小家伙们奉师命出来采办,刚好遇到了。”

朱财厚探出头来,眯眼道:“我没让你买那么多吧?别的真是姬晴姑娘买的?”

小玥眼睛看向别处,道:“当然咯,一人一半。”

朱财厚取出小算盘,翡翠算珠打得脆响,自言自语道:“对老爷撒谎一次,扣多少来着?嗯,五成月薪。”

小玥眨眨眼,忙道:“三七,晴姐姐买了小部分,其余都是我买的。”

算盘再次响起。

小玥惊呼道:“啊!我记错了,其实是一九来着,晴姐姐只买了丁点。”

算盘停下,朱财厚取出最后一颗散碎银子,抛了起来,道:“再不老实,可就都不归你了。”

小玥心疼得眼泪汪汪,求饶道:“我招了,我招了!都是我买的,老爷不能再扣了,再扣我这个月白做啦!”

姬晴掩嘴而笑,目光转向白衫少年。

夜麟卸下俩小家伙面前堆成山的礼盒、袋子,露出步迟步苦的两张脸蛋,轻声道:“辛苦你俩,到地方了,都放下吧。”

见是公子,步苦放下东西,低着头不敢说话。步迟掂掂手里的货物,道:“不重,公子你看,我还能拿哩。”

夜麟唤来石虎帮忙,笑道:“刚才是谁的手在抖?”

手上没了货物,步迟赶忙藏在身后,道:“是苦儿。”

步苦抬起头,委屈道:“明明是哥哥……”话未说完,无意中与夜麟对视了会,一张脸羞得通红,又低下去。

步迟兴奋道:“公子,我们拜师了!以后我和苦儿就是扬州剑冢的弟子,公子等我们学成归来,守护雍州!”

夜麟道:“守护雍州还早,先学会怎么照顾好自己。你们师傅是个正人君子,本事也不差,乖乖学着,至于爱出风头…也无妨。”

咦,公子是怎么知道师傅爱出风头的?俩兄妹面面相觑。

夜麟走到姬晴身边,若有所思道:“按辈分,他们是你徒孙辈……”

姬晴眉梢微扬,嘴角翘起,打断道:“怎么,想托关系?门都没有!除非你求我。”

望着她,夜麟不说话。

姬晴高昂起头,也不说话,摊开手等好处。

夜麟摇头,取出一本小册子,放在姬晴手上,道:“林清泓很好,但还不够,希望你看完了能抽空教教他们。”

看也没看里面写的什么,姬晴收起册子,道:“你为什么自己不教?”

夜麟无奈道:“没收过徒弟,不知道怎么教。”

伸手比划,夜麟身高才及自己胸口,姬晴笑道:“还没长开的三寸丁,确实不像做师傅的样子。”转念一向,姬晴回首道:“你们师傅呢?”

步迟步苦怪叫道:“完了!师傅还饿着呢!”

……

兑城郊外,林清泓躺在杂草堆上,头顶是透光的瓦片。

距离上一顿饭已过去了一天一夜,破庙里,某位大侠两眼发昏,肚子咕咕作响。

老僧无有化缘回来,放下年幼的胧星,问道:“林施主,他们还没回来?”

林清泓置气,背过身去道:“别提了,一定又是步迟那混小子领着步苦玩去了,等他们回来,哼!”

无有低头查看背篓,里头空无一物,还有满嘴碎屑的胧星,不禁犯难,起身道:“老衲再出去一趟,劳烦施主照看下胧星。”说罢将胧星安置在草垛上,转身出庙。

不久,庙里忽然弥漫缕缕米面葱香,林清泓食指大动,回头发现,不是老和尚或者两兄妹回来,而是胧星抱着葱油大饼发狠地啃。

饿呀!林清泓卧病在床,哪有起身的力气?

一个饼难死英雄汉,只见他喉头滚动,盯着大饼发呆。

胧星懵懂,不知道林清泓腹中饥饿,自顾自地啃,狼吞虎咽倍儿香。

林清泓说什么也拉不下脸和幼子抢吃的,索性闭眼不去看。

饿肚子的时候,日子格外难熬,他算是真真切切体验到一次。

不知为何,嗅到的香气愈发浓了。林清泓睁开眼看,那葱油大饼已经到了嘴边。张开嘴,未及,大饼竟然又收了回去!

剩下的没几口就被吃完,胧星舔舔嘴唇,痴痴地笑。

林清泓气得牙痒痒,恨不能一头撞死在这里,虎落平阳被犬欺,这小王八蛋安敢如此!

才发觉,胧星笑时,嘴里刚冒头的两颗小虎牙,是那么邪恶!

远处,姬晴御剑乘风,顾及身后兄妹二人,道:“是飞太高了吗?你们冷得这样厉害。”

难道哥哥怕高么?步苦搂住哥哥腰腹,有些疑惑。

步迟不怕高,只怕掉下去,但也不是因此而抖,抱紧姬晴大腿,道:“不冷呢,师叔祖,只是我没来由打了几个寒颤。”

下方就是破庙,姬晴缓缓降落,问道:“是这里?”

步迟连连点头,跃下剑身,拉着步苦向里跑去。

没一会,里头传出林清泓愤怒地大叫:“你们去给我立剑桩,一个时辰不到别回来见我!”

步迟吓得定住,步苦小脸煞白。

姬晴走进,皱眉道:“什么事值得你发这样的火?多大的人了还对小孩子撒气,不知羞?步迟步苦,东西拿走,别给他吃了。”

俩兄妹不敢动,姬晴不悦:“这是命令,你们敢不听?反正饿不死他,什么时候知错什么时候有饭吃。”

说完拂袖而去。

步迟步苦怎敢违拗?只得跟上。

破庙里,林清泓欲哭无泪,独自舔舐伤口。肚子还在不停地叫唤,到嘴的鸭子不翼而飞,苦苦等待外出的无有。

盼星星盼月亮,盼他带着吃的回来。

小胧星望望这儿,望望那儿,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笑得很欢。

任林清泓想破脑袋也想不出,小师叔从不收徒,也对孩子不感兴趣,为何突然对两兄妹那么好?

庙外,姬晴开始指点兄妹练剑,虽然都是些基础的东西,境界高了自有几分独到的见解。

刺客的底细还没查清,呲铁兽铁山的脑海里留有禁制,半点不能吐露,强行破除就是逼死它而已,得不到有用的消息,只知道还有许多同党隐藏在雍州各处,伺机暗杀各州重要人物。

即便知道这是栽赃陷害也无可奈何,人死在哪,责任就在哪。

到底接了个苦差事,姬晴深深叹息。好在知晓了刺客高层的几个人物,不至于没有线索。

总共四人。

妖兽铁山,号称剑客天敌,战败被俘。

诡巫血蝠,疑似荆州巫王,因完成未知任务,已回帝都复命,故而排除在抓捕名单以外。

愤世判官无常客,生性乖张不知去向,也不好找。

只剩最后一个,慈悲山人,渡人悟己,杀生证道,目标就是那舍生取义的兖州高僧无有,因无有受帝苑华老夫子推崇备至,早已美名满天下,倘若身死雍州,麻烦不小。

老和尚似乎一直与小林子同行,今日怎不见人影?

问过林清泓,姬晴循迹离去。

注:廿(nian)第四声,指代数字二十。

卅(sa)第四声,指代数字三十。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