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帝途 > 第一卷·序幕·一线光明
第十三章 暗潮涌动
作者:高大威猛的土拨鼠  |  字数:3087  |  更新时间:2019-06-13 22:33:53 全文阅读

未处在水草丰足的年代,北方的冬季就会格外难熬,家家户户还剩的一点余粮也仅是那几头用来配种的牛羊。

若是原野上的牧草再不冒尖,牧民们便只能宰杀这些救命的粮食,至于之后怎么办?

再说吧。

看似无奈,当然还有别的办法,去抢,这是一贯的做法。

别处部落未必就比自己好上多少,要抢,就要把目光瞄向南边的那座要塞。

一座要塞,阻隔的是几代人、甚至几十代人的梦想,只需踏破了它,再没有什么可以阻挡狼骑长驱直入,他们将不再担忧粮食的问题,更不用再害怕冬天。

牧民撒下最后一把干草,锁上羊圈,收回眺望远方的目光,这不是他该考虑的问题,好不容易熬到了春天,哪还有什么力气去发动战事?

虽然日子过得禁巴巴的,好在白天下过一场大雨,明日醒时,顽强的牧草就该破土而出了。

念及此处,牧民微喜,深深吸了一口气,春风总是令人愉悦。

顺着南来的春风,空气中夹杂些许泥土气息,还有远处要塞上淡淡的火油气味。

火油?牧民瞳孔骤缩,抬起头正待呐喊,一支飞箭悄无声息贯穿了他的喉咙。

今夜无月无星,此处依旧宁静。

四下里伸手不见五指,唯有那灰蒙蒙的许多阴影,好似及腰的牧草迎风向北倒去,起起伏伏。

狼庭,雄踞神州大地之北,由耶律一族主宰,完颜、赫连、拓跋三大部落辅佐,垂涎九州已有数百年之久。

营寨四角上的旗帜缝着马鹿,此处归拓跋一族镇守。寒风拂开帅帐门帘,拓跋岫面容阴晴不定,炭炉中的羊皮卷已经焚烧成烬。

怒气登顶,拓跋岫拍案而起:“混账!”

木屑溅射一地,好在拍的不是自己项上人头。信使汗如雨下,仓惶跪地道:“世子息怒,这是马王的意思。”

一把抓住信使衣领提得双脚离地,拓跋岫眯眼寒声道:“父王不会无故变卦,定是有什么事情发生,最好把你知道的蛛丝马迹告诉我,否则要你见不到明天的太阳。”

信使颤颤发抖,道:“是是是,小的曾听上头酒后说过,马王不久前秘密接见了南边来的人,其余小的一概不知……”

闻言,拓跋岫微窒,暂敛怒火放下信使,喝道:“来人,传我之命,即刻放火烧了营寨,全军撤离!另外,旗帜留下。”

“喏!”隐藏在暗处的世子近卫前去传令,立刻又有一道阴影从帐外潜入替补,门帘重新掩上。

拓跋岫坐在帐中苦思,直至部队尽数撤离,大火包围了整个营寨都不曾离开,道:“父王行事越发令人捉摸不透了。”

终于,帅帐也被引燃,近卫牵来战马,道:“主子,该离开了。”翻身上马,隔着火海拓跋岫回首望去,与红衣女将对视一眼,无心恋战,策马离开。

红衣女将枪尖几次垂落,终究未曾追赶,心有疑虑的不止拓跋岫一个,还有他的老对手厉红缨。

知道的太多却也不是什么好事,服从命令才能明哲保身。

手下将士呈上数面被火灼烧毁半的旗帜,厉红缨颔首道:“开拔!”

熊熊大火连烧七寨八城,冀州厉氏巾帼一夜之内兵进百里,拓土开疆,深入草原腹地,直逼拓跋族域。

此役战果丰硕,捷报八百里加急传回徐州帝都。

传闻拓跋部落之主马王胸腹处惊现一道贯穿前后的巨大伤口,对外宣称冀州之主厉人杰所伤,急急传讯赫连、完颜、耶律三大部落,寻求援助。

整座草原震动,狼庭势力于数日之内重聚。

东漠,完颜掠率军撤离兖州北疆,踏鹰而来,身后是浩浩荡荡的骑射大军。

西岭,赫连牧夏骑乘巨熊重出山林,十年前进攻雍州的创伤已经平复,而今正是它们建功立业的时刻!

北荒,十万狼骑剑指天南,踏平神州的心思昭然若揭。

一旦战事爆发,战线将蔓延到整个神州北疆。

莫说冀州、兖州,连带着雍州也开始人心惶惶,单凭蛟龙李玉一己之力根本不可能抵挡得了狼骑南下,更何况还有赫连、完颜二族相助。

婢女小翠劝道:“公子!不能再往里去了,老爷要我们立刻回徐州。”

颜仕不耐烦地将她推开,道:“赶了一个多月的路,好不容易才到雍州,还没见着真龙你就要我回去?休想!”

情急之下小翠跪倒,抱着颜仕双腿,哭诉道:“老爷信里说了,不把公子带回去就要活生生把小翠打死,求公子看在小翠服侍您多年的情分上,救小翠一命吧!”

颜仕自小娇生惯养,手无缚鸡之力,一时竟也不能挣脱婢女,大骂道:“你给我撒开!撒开!”

身旁马车夫沉默地一言不发,老叟则上前躬身道:“公子,当真不能再往里去了,如今雍州朝不保夕,那龙门之主只怕是焦头烂额,哪有闲工夫来接待我们这些凡人?您就是真到了他跟前,也未必见得到他真身。”

颜仕气得顿脚,道:“不行,见不到真龙本公子说什么也不回去!你快给我撒开!”

迎面过来赶路的林清泓一行人,步苦瞧得心软,扯扯林清泓衣角,小声道:“师傅,快救救那位姐姐吧,她都要被打死了。”

林清泓摇头道:“不能轻易管别人的家事,这是江湖规矩。”

步迟站出来为妹妹说话:“可师傅不是常教导我们路见不平拔剑相助才是剑客本分的嘛?”

无有走在后面,也不时看向他。

林清泓语塞,眼角抽搐道:“清官难断家务事,行侠仗义也不是这么整的,至少要问清楚。”

眼看着步苦眼泪都要急出来,步迟又道:“那师傅您去问呀,问了就能帮她了。”

“我堂堂一个扬州剑客,哪有脸去管这种事??”林清泓内心翻江倒海,额头青筋隐现,几乎就想一巴掌拍死步迟。

小胧星趴在背篓边沿流口水,眨眨眼,瞧见步苦偷偷抹眼泪,当即小嘴又一撅,脸儿皱起,嚎啕大哭起来。

声响极大。

倒把前方路口的主仆给吓到,颜仕呆呆看着这边。

无有不着痕迹地笑了笑。

这下不上也得上了,林清泓瞬间换出一副笑脸,拱手道:“诸位可是遇到了麻烦?有什么是我可以帮忙的,不妨明言,在下扬州林清泓,颇有几分绵薄之力。”

见林清泓器宇不凡,颜仕不由得有几分惭愧,躬身拜道:“小生自徐州慕龙而来,此行路远千里,还未及得看上一眼,冀州就爆发了战事,家里长辈催我回去,却叫我如何甘心?”

闻言,林清泓嘴角扬起,笑道:“你所说的真龙,在下也曾见过一面,不过是条成了精的大蛇,有何可看的?那妖龙性淫,还是只母的,最喜欢你这等细皮嫩肉的白面书生,只怕你到时候还未见到真容,就被掳到了床上,妖龙一番享用过后,还把你吃得骨头都不剩。”

“啊!”颜仕惊得坐下,脸色煞白,额头上冷汗如雨落下:“骇死我了骇死我了。”回过神来,道:“小翠,王伯,我们回去吧,这位大侠似乎也要离开雍州,不妨与我等同行,马车宽敞,总好过餐风露宿,一路上大家也有个照应,不知大侠意下如何?”

林清泓顺势应了。

身后无有面色古怪,步苦也不太对劲,涨得通红。

步迟当场石化。

这算哪门子大侠!锄强扶弱呢?威风八面呢?怎么像个坑爹又坑娘的坏家伙?

少年心目中的剑客梦慢慢破碎。

待得林清泓回来,无有叹道:“阿弥陀佛。”

步迟扯着林清泓衣角示意他蹲下,悄声道:“师傅,你怎么能说谎话骗人呢?”

林清泓道:“一点小手段罢了,似这等少不经事的富家公子最是好唬,随便编上两句就要吓得手足无措。总好过我出手把他打晕吧?要学会变通,能不用武力解决的事情干嘛非要动手?”

步苦红着脸嘀咕道:“那师傅您,您也不能背地里说别人坏话呀,这样不好。”

林清泓赏了她一个豆子,道:“怎么,心疼了?胳膊肘往外拐的小东西,难道师傅不比那条龙跟你亲?不过是说它两句,又不少块肉,有什么了不起的,你看,这人不是救下来了?”

俩兄妹不吭声了。

这时富家公子颜仕亲自过来请道:“路途遥远,不如让幼子与这位大师先上马车吧?小生备了薄酒愿与大侠畅饮,把手言欢!”

林清泓伸手去接酒壶,点头道:“好!那在下就恭敬不如从命了。大师领着步迟步苦先上马车吧。”

马车夫取出木制小阶,无有牵着兄妹二人、还有步苦背上的胧星缓缓进入马车,落座。

变故突生!

马车四面落下精钢铁笼,将四人困在车厢中。林清泓暗道不好,手上的酒壶也瞬间爆开,紧贴着脸有无数钢针飞射;同时那原本可怜不已的婢女小翠化身鬼魅,手持一柄短匕忽然出现在林清泓背后;还有管家王伯从天空中挥掌拍下,势若千钧,不难想象被他击中的后果。

顷刻开启一场绝境好戏,稍有不慎就是林清泓的红白喜事上演。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