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帝途 > 第一卷·序幕·一线光明
第十二章 过往
作者:高大威猛的土拨鼠  |  字数:3403  |  更新时间:2020-01-07 10:31:00 全文阅读

鼎升红日。点点红色雾气汇成细流,集聚在一樽铭刻了花鸟虫鱼的小鼎上,恰如一轮红日。

顺着鼎口俯视,鼎中无水,却有一层水幕模样的镜面起伏荡漾,倒映出一片广袤的陆地,山川河流横亘其上,无数房屋农田坐落其间。

某村里,几个孩童蹲坐在火炉边目不转睛地观察铁匠打铁,就如同观赏艺术,眼瞅硕大无比的红色铁块逐渐变形、变色,孩子们愈加地兴奋了,手脚不安分地动着,脸蛋也变得通红,不知是烤的,还是憋的。

铁匠五大三粗挥动着百八十斤的锤子抡得飞快,生龙活虎一般浑然不知疲倦,瞧那精气神自是极好的。而后仔细铭刻上纹路,逐一组装起来。

孩子们不敢出声,恐惊扰了铁匠。

唯有屋内禅杖锡环偶尔随风微动,叮叮作响,令人心神宁静不再躁动。

还有藤条满布的田垄上,农妇们不时远眺一间简陋的茅屋,里面曾住着让她们芳心萌动的汉子,她们盼望着,汉子何时回来?

而那汉子已在百千里外,缓慢地远走青山古林,直至身影消失在树丛里,再也没有回头看上一眼。

最后,镜像转移到那遥远的雍州北疆,疲倦极了的少年沉沉睡去,没有任何的东西将他打扰,只希望他就这么睡着,天塌下来都不愿误他清梦。

看完这一切,紫裳公子唏嘘不已。摩挲着小鼎,康庄道:“许久不见,它已不复当年,那高山大河也变成了花鸟虫鱼。”

锦袍青年从桌上盏中抓起一把南瓜子,津津有味地剥开吃着,随手就是两瓣瓜子壳往小鼎里扔,李玉道:“啊?你说了啥,我刚才没注意。”

瓜子壳进了小鼎,片刻化作飞灰消散不见,不留痕迹,倒是干净的很。

康庄哀叹一声,轻轻抚摸小鼎,道:“良禽择木而栖,你却怎的挑了这样一个主人?”

小鼎轻轻震动微鸣,似在倾诉苦恨。

康庄回首道:“雍州鼎好歹是件诞生了灵性的神器,你就这样糟践?”

李玉嗑着南瓜子,翻起白眼满不在乎道:“真能装,你看它偷偷打了多少饱嗝,怎么这一点苦都吃不下?”

闻言,小鼎剧烈震动起来,还未待发作,鼎口“噗”的一声轻响,倒真像打了一声饱嗝。

于是偷偷飞到角落里,不吱声了。

所谓灵物向主而生,主人什么秉性,灵物大抵就是什么德行,恰如凡俗里常说的——上梁不正下梁歪。

康庄额头隐有青筋跳动。

一盏瓜子尽数吃完,李玉意犹未尽,问到:“你还有吗?”

康庄信手拈来,凭空出现一瓜一薯,瓜呈黄色,薯皮紫红,道:“陈大人不愧为朝廷栋梁,百般艰辛从番邦引进这些作物,救万民于水火。仅一把种子、一根藤条,就解决了雍州百姓的粮食问题,功莫大焉,当著书传世,以颂功德。”

迫不及待伸手接过,李玉点头附和道:“对对对!你说的对,还有这番薯我也尝过了,又甜又酥,确实好吃。”

话不投机半句多,康庄再无颜面对这个不学无术还只知道吃的龙门之主!

遂扶额不语。

半晌过后,李玉谈及正事:“公子命我在此等你,准备好了?”

康庄正色道:“万死不辞!”

“好!”人声转为龙啸,鳞片覆满李玉整个脸颊,双角渐渐自额头隆起,眸间金光曜日。

龙吟声响彻天际。

云中探出龙头,面朝大厅,李玉郑重道:“康庄,公子与阎王做了一笔交易,换你一次重生,此生尽,魂飞魄散,再无轮回转世的机会,你可愿意?”

康庄伏地而拜:“罪人康庄,跪请重生。”

黑龙怒目咆哮道:“入狱!”

康庄应声而飞,进入李玉龙爪中紧握着的黑色琉璃塔消失不见,塔分十八层,无数厉鬼哀嚎其间,不知暗藏多少凶险。

李玉将黑色小塔倒置,塔中一道红色光点瞬间坠落到塔尖处,挣扎着向上,偶尔发出几声不似人声的惨叫,似在经历莫大的痛楚。

塔外,两道黑影滚入大厅中,还未说一句话便磕头抢地,浑身战栗,皆因李玉手中黑塔,更为李玉本身龙威。

其中一道高大无比,即使趴着也将整个大厅挤得满满当当,四肢肌肉虬结甚具伟力,仅一跪就将地板压出了裂缝。

另一道头生独角背负双翼,周身雷光缭绕,原是当日的独角鬼王,不知为何没能逃出雍州,反被李玉玩心大动抓了起来。

李玉道:“即日起,你二鬼连同座下所有小鬼,皆归他统辖。”

独角鬼王机灵,不敢多话。

另一只大力鬼王则要憨直得多,但也不敢冒犯李玉龙威,哆嗦着道:“那紫裳的拘魂鬼不过平常鬼物,连俺手底下的小厮都不曾打得过,黑龙大老爷要俺听他管,俺不敢不从,可俺手底下的那些小鬼又怎么会服他?”

龙目中极为不屑,李玉道:“呵!寻常鬼物?走着瞧吧,等他从十八层地狱里爬出来,化身不世厉鬼,日后你俩也就配当个提鞋的了。”

两大鬼王面面相觑,要说心底其实不信的,无奈形式比鬼强,为了活命只得乖乖听话,目光呆滞守着黑塔,背后寒毛直竖。

撇下二鬼与黑塔,李玉捡起小鼎步入内堂,盯着鼎口镜幕,面容罕见地严肃。

铁匠肩扛一杆十丈高的巨大铁杵,插入小镇中央。铁杵没入地面,直至末端,露出一具猛虎雕像。

镇里的孩童按捺不住好奇心爬上雕像玩耍,大人们阻止不及,双手高举过头顶,急道:“娃儿别闹,快些下来,那里太高了危险,抓牢别摔着咯!”

铁匠几番纵跃,将孩子们一个个抱着,捧了个满怀,落到地面,。

孩子们趴在石虎肩膀、胸口、胳膊,贴得很紧,恋恋不舍道:“石虎叔叔,你要常回来看我们哦!我们想你!”

石虎半跪下来,轻捏他们的小脸蛋,含笑道:“叔叔答应你们,一定回来。”

此前,他的足迹已经遍布雍州各地,插入地下的铁杵多达近百;此后,他将重复今日之事。

直至大阵功成之日,雍州必然固若金汤如铁桶一般!

抬头望天,石虎似乎能够隔着一片虚无的水幕与李玉对视,咧嘴而笑。

李玉寒毛竖起,后背几道鳞片倒卷自语道:“怪胎!危险的怪胎!这厮从哪来的?罢了,问问红筱去,她跟公子时间长,应该知道其他人的底细,除去十二那个管钱的,可怜我谁都不认识,唉。”

……

扬州雨后初晴,百花向阳绽放,朵朵花蕊娇嫩欲滴,整座山谷覆上一层雪色,令人难以与之将杀意凛冽的剑冢联系起来。

“沓沓沓”侍剑小童手捧一支竹简,飞快地奔跑着到来,笑嘻嘻道:“师叔祖,祖师命您去雍州接林师叔回来。”

姬晴收了长剑,俏立湖边,笑问道:“祖师怎么说?”

这一笑恰似阳春融雪,满山的花色都被夺了光彩。

小童唇边淌下几滴口水,忘了回答。

姬晴嗔怪道:“人小鬼大,想的都是些什么东西?”说罢一道剑指释放,打得小童踉跄跌倒。

揉揉额头,小童道:“祖师说了,现如今雍州龙蛇混杂,不宜久留,所以让您去接林师叔。”

姬晴若有所思道:“早前小林子还未出去磨炼时修为已然不弱,尚能够独当一面,为何现在不能自己回来?”

小童解释道:“林师叔在雍州与巫人缠斗受了点伤,又发现了两个练剑的好苗子,不便御剑,就传讯求助。”

姬晴伸手招过竹简细阅,道:“知道了,我一会出发。”

赚足了眼瘾,小童不敢多待,忙转身急急跑回。

出谷时,不禁疑惑道:“师叔祖向来足不出户,为何今日答应的这般爽快?”

谷中,姬晴握剑的右手微微颤动,目光灼灼,直视那满山的白花,像在看什么人。

十年前我与你初见,一招未出就已落败,欠你一个承诺。

十年后再见你时,我会一雪前耻。要你也给我一个承诺!

夜麟,你我终有一战,却不知时机可曾到否?

一道剑光冲出山谷,径直往西北方离去。

突如其来的变化惊醒无数剑冢弟子,从修炼中脱身,抬头去看那个让他们日夜追赶的人。

瞧那剑光之盛,难道差距又被拉开了?

不禁有人气馁。

谷口处,侍剑小童目瞪口呆:“哇!什么时候我也能御剑飞行、斩妖除魔,那可太帅了……嘿!嘿哈!”胸中燃起雄心壮志,小童并拢起食指中指,回想起师兄师姐们练剑的样子,使出一套四不像剑法。

剑法耍完,小童自认为威风八面,满山的鸟儿愣是没有一只敢叫的。没注意迎面撞上一位老者,小童惊得跪下,嗫喏道:“祖师。”

老者不苟言笑,脊背如剑般笔直,凝望剑光远去,自语道:“小晴的速度,似乎比平时还要快些?”

小童再抬头时,老者已经不见,耳边又重新响起叽叽喳喳的鸟叫声。长嘘一口气,小童拍拍胸口道:“祖师太吓人啦,还是师叔祖好,平时都是……”忽然觉得不对“咦,师叔祖平时虽然不吓人,但也不对人笑呀!今天怎么回事,太阳打西边出来啦?”

偏头看去,确认无误,太阳还在东边。

苦思无果,小童叹道:“果然是高人风范,不带同样的。不过还是林师叔更有风范些,每次出场那叫一个英气逼人,帅哇,帅到掉渣!”

雍州,林清泓莫名其妙打了个喷嚏,疑惑道:“莫不是谁在说我?”

前方步迟招手道:“师傅快跟上,别误了时辰,夜里赶不到下一个村子的话,我们可要餐风露宿啦。”

步苦自告奋勇背着胧星,小小的身子竟也不觉得吃力,若在以前单凭这个背篓也够她喝一壶了,怎么背的动胧星?

不曾察觉,一切都在细微中发生变化。

只有小胧星一天天长大,越发的活泼,趴在步苦背上咿咿呀呀说个不停,也没人知道他在说些什么,倒是步苦被他逗得直笑。

唯一无奈的是胧星那两颗小虎牙总要往背篓上面磨。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