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帝途 > 第一卷·序幕·一线光明
第十章 被遗忘的人
作者:高大威猛的土拨鼠  |  字数:3406  |  更新时间:2019-07-14 19:38:13 全文阅读

晨起时的清凉渐渐褪去,正午暑气取而代之,宣告着农忙在这一天中的暂歇,大汉额头微微冒汗,寻块石头坐下了。

田垄边的草地里,许多虫子叠起罗汉,将春天的草叶儿压得低垂。

微鸣。

农妇挎着篮子,弯下腰笑问道:“蔡哥儿,可累了么?”

迎面香风袭来,大汉颇有些不适应,支支吾吾道:“我自己有带水。”

被他婉拒,农妇也不羞恼,寻块少尘的实地坐下,杵着手就这么直直地看大汉,什么都不做。

大汉头上冒出来的汗便更多了。

饱食的虫子叠罗汉,将生命延续,而人却没什么不同,因此多了些心思。

同样是生命,同样在春天。

凄苦的年代,谁家都要死几个人,不是什么稀奇的事。

自然会有许多人丧偶,大家都快活不下去了,很多东西也就从简,例如守丧这样的事。

在食不果腹的日子里,为了过得不那么辛苦,需要一些变通。于是出现了很多重组家庭,因为多一个人做事,多一条活路。

像大汉这样的……不管白天还是夜里,干活肯定更有力气,至少比那些饿瘦的男人强上许多。

他高大魁梧、孔武有力,不只是干活,还有安全感。

虽然个子大,看着倒不憨傻。

综上所述,例举如此多的优点,只为了诠释什么叫做“奇货可居”,正是大汉现在的处境。

除了那满身的刺青稍稍渗人之外,再没有什么缺点可以挑得出来。谁的肩膀宽,谁家种的粮食就多;谁的拳头大,谁家粮食就不怕被抢,是她们这些年里奉行的道理,更是择偶的标配。

在妇人们这样的审美标准里,汉子几乎赛过全世界,是那天下第一等的美男子。

大汉憋红了脸,偌大的村子里可不止三三两两几个寡妇,这时几乎都围着他。

可怜他四十好几的人,还是个雏,如何受得了这样的刺激?脸色红得几乎冒血,惹得妇人们偷笑。

看见远处过来的锦袍公子,大汉就像看到了救星,拔腿跑到跟前,道:“咱能不能商量着换个地儿?这里多待一天,你还不如抽刀把我宰了算逑!”

李玉忍俊不禁,乐道:“行啊,愿意好好谈了?”

汉子连连点头,可身后的那群妇人倒不乐意了,道:“大人,他是什么人呐?就不能留在这里?”

李玉伸手抹了把脸,强装出一副正经模样,道:“办正事呢。”

李玉身为龙门之主,对整个雍州都有救命之恩,妇人们懂事,一个个散去不再纠缠。

仍有那么一两个妇人恋恋不舍,上前来掏出丝巾、手帕之类的东西往大汉怀里塞,含情脉脉道:“蔡哥儿,你回来吗?”

微不可见地,李玉的肩膀抖了抖。

大汉极其窘迫,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愁得嘴里发苦,真叫一个欲哭无泪。

云深不知处。

李玉捧着肚子在云朵上翻滚,笑得眼泪都要飙出来:“哈哈哈!虿巫王,你也有今天!啊哈哈哈哈哈——不行,我憋不住,笑死我了,啊哈哈啊——”

笑得破音。

原来,满身刺青的魁梧大汉不是别人,正是当日被佛儒剑击败、继而失踪的荆州虿巫王。

虿巫王颇有几分认栽的意思,道:“反正我命是你们救的,你们爱怎么折腾怎么折腾,关键别整我行不?背叛荆州不可能,要么你给我个痛快,要么我从这里跳下去摔死。”

抹了抹眼角的泪水,李玉道:“呦,雍州待几个月,说话不带马谱了。”

额头隐约淌下三条黑线,巫王气得脸红脖子粗,大吼道:“还不是你们逼的!再不学几句我都要被那几个女的吃了!”

李玉道:“你要想摆脱她们,一巴掌能全都拍死,为什么说是我们逼的?公子说你是个妙人,一开始我还不信,现在我信了。”

巫王“骄傲”地一言不发。

摊开手上的信封查看,李玉道:“久闻虿巫王杀人如麻,死在你手底下的人没十万也有个七八万,竟不见一个老弱妇孺,这算嗜血成性还是大慈大悲?要说荆州人你杀得也不少,可但凡荆州人有难,你是第一个跳出来的,装得比谁都凶,看谁不顺眼都要上去撕下一块肉来。”

揉揉鼻子,虿巫王道:“自家人关起门来爱怎么弄怎么,可那些正道的犊子要来欺负我们就是不行!话说你扯这个干什么?”

翻了翻白眼,李玉道:“你一个信奉邪神的巫人,从不滥杀无辜,做事比正派人士还要正派,我不跟你扯跟谁扯?”

巫王脸色稍稍好看,撇眼道:“没瞧不起我虿某人,你倒不是个蠢的,但我虿某人也不是轻易可以说几句好话收买的。”

李玉摆摆手道:“罢了,人各有志,公子不会强求你。不过要你帮忙做一件事。”

闻言,巫王正色道:“你说。”

李玉伸手一拘,凭空出现一纸皇榜,递给巫王,道:“看看吧。”

细读之下,巫王脸色愈发难看,怒道:“那狗皇帝要向我荆州用兵?呸,什么南疆蛮子蠢蠢欲动!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李玉道:“皇帝野心不小,你我皆不能幸免,唇亡齿寒。”

眼中寒芒隐现,巫王道:“两州结盟?如此一来,你们可就彻底站在正道的对立面,再没有挽回的余地。”

伫立云端,李玉仰望天空,追忆着什么,只听他说道:“正邪本非永恒,只有立场才是不变的,我们都有不能退让的东西,不是吗?”

巫王睨眼道:“此话不假。我再问一句,赢面多大?”

李玉成竹在胸,反笑问道:“那就要看你们荆州愿意出多大力气了,三位神使、五大巫王可不能都藏着掖着,得露个脸。”

一言揭开荆州老底。

虿巫王心生寒意,不再说话。

李玉却不理他,自顾自道:“别担心,我们对荆州没什么敌意,只是适当了解,知己知彼才能通力配合不是么?”

长吐一口浊气,巫王强自镇定,道:“而我却对你们一无所知!你们,不对,你背后那个人怎么就能保证不对荆州下手?在我看来,他的威胁可比皇帝要大得多。”

李玉背过身去:“公子现身见你,就是对你最大的诚意,只要荆州不伤天害理,公子也不愿多事。”

巫王心中有太多疑虑,追问道:“他究竟是谁?”

李玉回身时,巫王情不自禁,退了两步。

触及逆鳞。

那已不是身穿锦袍的俊秀公子,而是头生双角的人形怪物!

鳞片渐渐蔓延在李玉脸上,李玉瞳孔变得细长,双目金芒几乎撼动巫王灵魂。李玉道:“这不是你该问的。永远!不要向人提起,直到公子自己出现在世人视野。如此,我们还可以做朋友。”

……

乌云笼罩雍州。

只是片刻。

老僧抬头望天,叹道:“阿弥陀佛。”

可能是因为心底仍有一丝希冀,他依旧留在雍州,也曾于夜深人静无数次地问自己:寄希望于那个少年,真的是对的吗?

即使见过了那副景象——苍生所不可承受之重。

深深叹息。见过夜麟,无有变得迷茫,几次三番动了离去的念头。

或许冥冥之中自有天意,无论老僧如何挣扎,最终的结果都是留下。

只因无有在雍州看到了久违的人间。纵使穷困,不能掩盖这里承载着的欢声笑语。一路走来,无有细数万家灯火,感受到的尽是温暖,没有尔虞我诈、没有自相残杀。

终其一生都在追求净土,他舍不得走。

从思绪中脱身,眼见前方路口坐着位女童,还有身前三个斗大的藤壶。女童瞪大了眼睛寻找过往的行人,瞧见无有,盯了片刻,目光闪烁,到底没有伸手招他。

无有走近,笑问道:“小施主姓甚名谁?在这里做什么?”

女童眼神有些躲闪,不敢看老和尚,嘀咕道:“我叫苦儿,我……我在卖水。”声如蚊鸣,细不可闻。

以为女童羞涩,无有抚须笑道:“正好老衲也渴了,小施主能否卖我一壶。”

怎不料名唤苦儿的女孩急忙护住藤壶,道:“不可以!”

无有诧异,问道:“小施主卖水,老衲买水,有什么不可以?”

苦儿涩声道:“哥哥说,遇到老人小孩就不能要钱了,给人家白喝,苦儿不敢要大师傅的钱。”

无有猜出眉目,心中了然,伸手便要去抓那藤壶。

苦儿当即尖叫,说什么也不愿给无有,哭道:“不要!哥哥身子小,上一次山也挑不下来多少水,哥哥的肩膀都乌了,腿也肿了,苦儿没爹没娘,只有哥哥一个亲人了!大师傅,求您去别处找水吧!苦儿不敢把水卖给您,也舍不得把水送您。求求您了!”

伸去抓藤壶的手掌转而覆到女童头顶,轻轻安抚。

无有不由得联想到再过些年,自己终究要化为一捧黄土,临了不如多做些善事。虽孑然一身,抚养胧星轻而易举,并不劳累,再带大这两个孤苦的孩子也未尝不可。

无有的手掌很温暖。女童却哭得愈发伤心了,小小的年纪已然知道什么叫愧疚。

远处,少年哼着小调一脸笑意,稚嫩的双肩挑着水桶,还未到这里,远远地呼唤着妹妹:“苦儿,苦儿,哥哥回来咯,哥哥今天遇到仙人啦,以后我们不用过苦日子啦!”

是哥哥的声音,苦儿再也收不住情绪,一股脑迸发出来。

少年听见苦儿哭声,以为自己妹妹被人欺负,登时红了双眼,于是丢了水桶抽出扁担,发疯一般冲上前来,不分青红皂白地往无有头上打去。

无有修为被废,终归是个练过武的,少年太过孱弱,无有没控制好力度,抬手就将扁担抽飞。

少年倒地,还不待无有解释,绝望地大叫:“师傅!”

青山联璧,原本无声寂静,陡然惊起无数飞鸟,一道剑光如虹,冲上云霄。

林清泓似白日流星般落下,嘴角含笑,只一声:“我在!”

帅得风华绝代。

正当春风得意时,与无有四目相对,林清泓眼角微微抽搐。

尴尬之际,无有背篓盖子顶开,冒出一颗长齐了黄毛的小脑袋……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