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帝途 > 第一卷·序幕·一线光明
第一章 雪
作者:高大威猛的土拨鼠  |  字数:3142  |  更新时间:2019-10-14 22:49:10 全文阅读

明宗百年,山河破碎,民不聊生。

外有强敌环伺、虎视眈眈;内存国贼当道、天子怠政。

社稷危。

是年,冬,雍州大雪,霜杀百草。

朔风凛冽,撼不动雪地里的一道黑影,依稀可见那是一位紫裳公子,公子衣衫单薄面色发白,好似染了风寒,也不见他围炉取暖,更无仆从旁侍,就这么蹲着、端详着,神情满足、安逸。

薄雪下,妇人尸身渐冷,只留襁褓中的婴儿嘶声而哭。

那婴儿周身冻得发紫,慢慢地也没了声息,紫裳公子无动于衷,脸上笑容更盛。

再过一会就能得到膳食果腹,忽然异响传入耳中,有人踩雪,响声越来越近。

紫裳公子长身而立,不悦道:“走开!”

雪幕终被拨开,一面碧莹莹的竹伞出现在紫裳公子的视线中。

白衫少年踏雪行来,看了眼妇人尸身下的婴儿,淡淡道:“劳请尊驾移至别处,这孩子命不该绝。”

紫裳公子面有愠色,俊朗的面容渐渐变得狰狞,道:“坏人好事,该死!”只见他额头凭空生出两支鬼角,衣裳无风自鼓,缓缓腾空,抬掌横抓,凭空出现紫色鬼爪,抓向白衫少年。

少年从容倾伞倒下积雪,眼见巨爪已经临身,气机释放卷起千层雪浪,转眼就将巨爪震散,更将紫裳公子从空中打落,才道:“邀战于我,尊驾耗费大量修为,独为一具魂魄,值得?”

白衣映雪,少年唇红齿白煞是好看,见那气势更为不凡。紫裳公子虽然不甘,仍收起了攻势,冷哼一声道:“阁下是无常?平日里只见阴差锁魂,救命倒是头一遭,难道不怕判官治你渎职之罪?!”

少年抱起襁褓中的婴儿,面露难色,一眼望去赤地千里灵气匮乏,哪有救命之物?

见少年不理睬自己,紫裳公子脸上无光,奈何技不如人,只得拂袖离去。

不久,一黑一白两高大男子出现,同样的面无血色,却不似紫裳公子那般俊俏邪异,反而满脸的正气。

黑衣男子生得一张白脸,抱拳道:“多谢道友阻了鬼物食魂,容我兄弟二人及得来此收魂。”

少年沉默。

脸颊黝黑发亮的白衣男子同样抱拳道:“我兄弟二人初到此地收魂,说来愧疚,尚不知道友名号,若有冒犯,还请见谅则个。”

非是不理,少年专注寻求救命之法,苦思无果,抬头望天,忽而有了主意。这才发现眼前的两人,略加思索,笑道:“原来是黑白无常,失礼失礼,在下夜麟,不知二位可否卖个面子,放过这孩子?”

黑脸的白无常握了握手中的法器,不知夜麟深浅,不好妄动。

白脸的黑无常上前一步道:“道友不可,此子阳寿已尽,留不得人间。”

夜麟悄然蓄力,婴儿命在旦夕,容不得多费唇舌。

黑白无常再抱拳道:“公务在身,便怪不得我等失礼了!”

说罢,黑无常祭出锁魂链驱使得如蛇蜿蜒,白无常挥舞打魂棒卷动风声呼啸。

终于,夜麟也出手了,掌心犹如旋涡,此间狂风骤起,吹得黑白颠倒、无常翻肠,匍一落地,就见法器落入了夜麟手中,随即消失不见。

二人忙起身长揖,不敢有所动作。因由旋涡不是对着黑白无常,夜麟的目标竟是漫天的星空,拨云断雪,百里的星光都聚作一道光束,落在夜麟手心,凝聚成一颗星珠。

只道是天翻地覆、斗转星移,莫说凡人,便是鬼差也要惊得丢魂散魄。黑白无常战栗发抖,万幸旋涡不是对着他们,否则下场堪忧,至少也是个形销骨立的下场。

将星珠轻轻塞进婴儿口中,一道银光直入腹内,只见婴儿的肤色更加近紫,内里深红,肌体鼓胀不已,充气一般。

虽然把他救活,婴儿哭得甚是伤心,撕心裂肺,模样真比死了还要难受许多,夜麟一脸茫然。

有风刮来,枯草随风飘摇,叶上又结了一层冰晶,夜麟忽然意识到自己失了妥当,好比江河洪水势大,无论如何灌不进一个个小小池塘,星珠力量驳杂且过于庞大,不是婴儿所能承受的,强塞进婴儿体内只会令他爆体而亡。

回过神来,夜麟循着某些独特的线路,五指连环点落,寒风渐过,婴儿的哭声也遥遥随风远去,直至安然。

无人置喙。

忽然,一物飞来打破宁静,是那远远偷窥的紫裳鬼物。

逗弄着怀里熟睡的婴儿,夜麟望向来人,含笑道:“回来做什么?以为我会因为你对我不恭敬而找你秋后算账,所以你自觉逃不过就早早回来请罪?”

紫裳公子俯首贴地,惶然道:“上仙驾临,康庄有眼无珠,未曾奢求放过,敢请上仙降罪!”

夜麟摆手道:“我不是仙,也不想降你的罪,康庄是你生前的名字罢?不吃,你会饿死,更熬不过罡风吹拂、烈日暴晒,再没有投胎到下一世的机会。我不怪你,你是鬼物,栖身阴风冷雨之地,食不果腹,要抢在他们之前,也不容易。只是见死不救实不太好。”

康庄愣住,动容,继而磕头抢地,拜道:“上仙慈悲,康庄不胜感激!”

一旁黑白无常却不再拜着夜麟,恨道:“竟是邪道。呸!也配称仙?包庇这等鬼物,不是什么好东西,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夜麟被骂的愣神,道:“鬼是好鬼,就是笨了点。”

黑白无常哼一声,不领情。

夜麟眸间闪过金光,细细阅过黑白无常,再道:“你二人本是一方游侠,积了不少阴德,死后才得以升为阴差,想着尽心尽责为下辈子谋个好的投胎,可若有朝一日犯下大错,也被贬成他这样的鬼物,届时,魂魄你吃是不吃?见着黑白无常,亦是生死大敌。”

说罢,夜麟将一链一棒两件法器还给了二人。

接过法器,二人仍旧不忿,只因实在惹不起对方,便不再说,就此别过。

目送黑白无常离去,夜麟递出婴儿,对着紫裳的康庄说道:“救不救人是你的自由,日后自有因果。也不曾害人,所以我不杀你。但你吃了妇人的魂魄,便于婴儿有了牵连,将他送到好人家安置。”

怀抱婴儿,康庄不敢怠慢,单膝跪地,恳切道:“恳请上仙为小公子赐名!”

夜麟撑开伞,遮住脸颊,“就姓聂,聂胧星。”

康庄郑重再拜:“多谢上仙赐下机缘,上仙保重,康庄去也!”

眺望紫影渐远,天上云雾又复拢合。

飞雪袭来,吻过夜麟眉睫,带来丝丝凉意,夜麟压低伞沿。

伞下,白衣少年嘴角轻扬,道:“他是个聪明鬼,那你们呢?”

阴气太重。

山河精魅、人间鬼怪,密密麻麻围拢了几圈,平日里见面不死不休的出奇和睦,勾心斗角的互不干涉,抢地盘的也不掐架。

是什么让它们收敛了粗鄙不堪的行径?

夜麟知道。

所谓机缘,求之不得、遇之不让。方才夜麟引星光入雍州的动静太大,过于瞩目,以至于它们以为是什么异宝降世,纷纷聚集于此。

少年、百鬼,两相对峙,百鬼戾气冲天来势汹汹,夜麟倒也不惧。

艳女衣衫半掩,浑不惧寒冬冷瑟,娇声细语道:“小哥哥长得一副靓皮囊,好生俊俏!快些移驾他处,妾身愿与你共赴云雨。”

书生扇指夜麟道:“阁下步走七星罡、掌拘地缚阵,天上地下皆难去得,挡住我等去路,端的是好没道理!”

另有壮汉面貌狰狞,喝到:“还啰嗦什么?只管打死了账,送这不学无术的小道士去阎王那报到,悔教他下辈子别再多管闲事!”

三鬼挑起话头,众鬼争相附和,喧嚣无比。

夜麟故作不闻,看着“人群里”一位生了三角眼的老汉,那老汉从头到尾不吭半声,就是咧嘴而笑,露出满嘴黄牙。

夜麟抬手,杀机乍起。

雪夜中突生霹雳,雷霆炸响乌云,继有闪电垂落,击中老汉,伴随哀嚎声尽,老汉灰飞烟灭,落雷处现出鬼王身型。

众鬼惊恐,或四散逃开,或伏地叩拜。

头生独角、背负双翼的模样,夜麟看得明白,方才最早到此的就是它,不过一直隐藏在云层内,化身雷霆的也是它。

鬼王强忍悸动,躬身道:“阁下息怒,小鬼黄父不知礼数,冒犯了阁下,我已将他击毙。众小鬼言语不敬,回去也定当小惩大诫,还望阁下贵手高抬!”

双翼下汗流浃背,寒意彻骨。

夜麟笑道:“我本无心出手,不想多此一举。听好,这里你们插不上手,早些走吧,后头要来不少人。”

鬼王稍加思索,道:“既然阁下好言相劝,我等不敢不听,告辞。”

返程路上,鬼王偷偷抹了把冷汗,庆幸自己大难不死。之所以抢先击杀自己的手下不是鬼王犯蠢,而是从夜麟身上刻意泄露出来的气息过于诡异,令鬼王感受到致命的危险。

这份危险的源头起始于扒灰老鬼黄父,因为黄父试图暗中咒杀夜麟,被夜麟发现,没想到夜麟的杀意却越过黄父直指幕后主使鬼王。

说白了百鬼都是鬼王的手下,如果没有它“暗中示意”或是“放任不管”,百鬼怎么敢当马前卒。

夜麟不杀鬼王杀谁?

……

雪地逐渐恢复宁静,少年沉默许久,终于一声轻叹:“没想到时机还是来早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