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铁马寒衣江湖行 > 正文
第八十六章、钥匙到手
作者:烟尘绝  |  字数:3679  |  更新时间:2019-08-16 23:02:56 全文阅读

胡振邦心道:“这蒙大人似乎与多吃己颇有积怨,言辞之中处处针对 ,显然极不待见于他。”

耳听得那霍大元颇为尴尬地笑道:“若当真是苦肉计,这,这多吃大人未免对自已忒狠了些。”

蒙大人怒道:“怎地,你道他不会么?”

霍大元连道:“不敢不敢,小人觉得大人说得在理,这多吃己确实可疑得紧。”

蒙大人呵呵一笑道:“他原是皇上身边的一条狗,平日里仗势欺人惯了,现下圣上崩了,他便如丧家之犬,我看他得意到几时。”

那霍大元连连称是。

蒙大人又道:“这回密库的十二把钥匙被盗,可是多吃己口中所说的刺客,连人影都没瞧见,你们说,谁最可疑啊?哈哈哈。”

那霍大元等众侍卫皆唯唯诺诺。

胡振邦与沐寒衣面面相觑,心道:“这蒙大人心机颇深,竟想借此机会对付多吃已。”

忽听远处传来打更之声,胡振邦低声道:“小妹,我们还是先去取钥匙再说吧,晚了便来不及了。”

沐寒衣道:“好啊。”二人直往密库方向而去。

经过大半夜折腾,其时已近寅时,天色不似之前黑暗,不多时便见密库前的假山周围已围了一群侍卫。

二人在屋上望去,只见众侍卫陆陆续续从假山中走出,列成几队,又渐渐离去,远远望去密库方向十几把火把也渐渐远离,想是准备撤走了。

果然,从假山处撤离的侍卫队与密库附近处的侍卫汇合到一处,又过得片刻,见密库大门口处聚集了数十把火把,其余火把列成长队往南而去,远远望去,便似一条长数十丈的火龙,蜿蜒而行。

沐寒衣道:“他们果然加强了戒备,留下了三十余名侍卫看守密库。”

胡振邦道:“是,但是他们十二把钥匙皆尽丢失,即使再要打造十二把钥匙,想必也没这么容易。”

沐寒衣道:“天快亮了,咱们先去取钥匙再说吧。”

二人连忙轻轻跃下,冲往假山而去。

二人轻功了得,瞬间便到了假山,认准了方向,直往松赞普藏钥匙的方向摸去。

天色微亮,到得近前,那假山石壁上居然丝毫看不出被松赞普掏挖过的痕迹。胡振邦伸手掌按住石壁,微运内力,慢慢移动,少顷,忽觉手底一块小块一动,心知便是这里了,连忙催动内力,竟将这块松动的石块慢慢吸在掌心,胡振邦又将掌心缓缓向后移出,石壁上赫然现出一孔。

沐寒衣大喜道:“是在这里了。”

胡振邦右手将石块取出后,又伸左手往里探去,果然摸到那十二把钥匙俱在,连忙一把抓在手中,往外便取,不料手掌上竟一阵剧痛,一只手掌竟瞬间肿成馒头状,卡在石孔之中无法缩回。

胡振邦低声叫道:“糟糕,是我太过大意,这松赞普竟在钥匙上放了‘五毒粉’。”

沐寒衣大惊,道:“这松赞普心思如此慎密歹毒。大哥别动。”说话间已撕下一角衣袍,扎在胡振邦左臂之上,不令他所中之毒上行至心脉。又自怀中掏出一只小瓷瓶,倒出一枚药丸让胡振邦张嘴服下。

胡振邦中毒之后,已立时调匀气息,护住心脉,以内力逼住手掌所中之毒,不让其上行。沐寒衣给他服下的乃是“天王护心丹”,药中含有一百年老山人参、白熊胆、雪莲等珍贵之物,尤其难得的是此药虽无起死之功,却有疗伤安神之功,不论身中何毒,服下此药后都中毒者都有极大帮助。

胡振邦见沐寒衣给自己包扎,喂自己服药,眼中满是关切,心下感激,突然又想到了当日之事,便开口问道:“小妹,当日你给耶律傲霜留下的那些药,说甚么每月晦日服食的,确实是解药么?”

沐寒衣见他突然有此一问,心知必已被他猜中了几分,便道:“怎么,大哥现下开始想念自己的未婚妻了么?还在怪我坏了你们的好事?”

胡振邦笑笑道:“那倒不是,只是觉得小妹你心地如此和善,想来也不会伤害无辜之人。”他服下沐寒衣的护心丸后,只觉左手中毒处一阵清凉冰爽,之前的火辣烧灼般的剧痛感顿消,知她丹药无比名贵,心中大为感激。

沐寒衣道:“大哥,你觉得耶律傲霜是无辜之人,所以不忍么?那你可以放心啦,实话告诉你,我当日便让她服了解药,那‘九九断肠丸’其实并不用连续服药解毒,我当日那样说,只是希望你能有所顾忌,答应助我去将《武经总要》追回来。”

胡振邦道:“你放心,现下无论如何,我都会助你将此书夺回来的。不过,小妹,现下你身上可有银针之类的东西?”

沐寒衣奇道:“怎地好好的突然要针作甚?不知这只钗子是否可用。”说罢从发上取下一只金丝云鬓钗。

胡振邦将右手中的石块抛了,接过金钗,慢慢从手腕与假山石孔缝隙处伸入,往自己左手上刺了一下,过不多时,那石孔中竟慢慢流出黑血,胡振邦本来左手又肿大剧痛,现经刺破皮肤放走毒血,顿觉疼痛大减,左手不再肿痛难忍。

沐寒衣喜道:“大哥原来是放血疗伤呀,现下感觉有无好些了?”

胡振邦慢慢将左手从孔中缩出,笑道:“好多了,幸亏有小妹的灵药,再经过放血治疗,应无大碍,只是这只手行动不便,还需防人发现。”

原来这松赞普用的“五毒粉”乃是由蜈蚣、蝎子、蟾蜍、毒蛛、毒蛇五种毒物加上透肤散制成的药粉,只要不让毒血流经心脉,便不致命。

这是他在放钥匙之际突然耍的一个心眼,他生怕万一有人来此盗这些钥匙,于是便偷偷以袖袍护手,将“五毒粉”抹在那十二枚铜钥匙之上,想一旦有人前来偷盗钥匙,便使其在接触之后,手掌迅速肿起,脱身不得,即使想要脱身,恐怕也只能挥刀断臂。只是他哪里料到胡沐二人武功了得,对于用毒治毒又颇有见识,虽是不慎着了道,却有后手自救手段。

沐寒衣道:“原来不是致命毒药,那便稍可安心了。大哥这些日子还须小心为妙,只怕宫中查得紧。”

胡振邦撕下一块衣角,伸右手进孔中,将那十二把钥匙包起,一起拿出。借着天边透出晨曦微光之下,只见那十二把铜钥匙形状各异,齿扣十分精巧,每一把俱是极难打造的。

只是现下钥匙虽然到手,但若要打开密库,仍需要一把一把去试过,耗时较长。更何况密库加强了戒备,现下要想去试钥匙开门,绝非易事。

胡振邦将钥匙包好了,放进怀里,又拾起那块石块将洞口堵上。道:“小妹,我们择机再来吧。”

沐寒衣道:“我也是那样想的”

只听假山边的黄柏树上传来“呱呱”夜枭鸣叫声,沐寒衣扬手发出一颗铁莲子,登时半空中羽毛飘飞,一只夜枭落了下来。

沐寒衣跑去将夜枭拾了,道:“且让这吐蕃国师看看老母鸡变鸭的戏法。”说着,将那石块拉开,将这只夜枭放进,再用石块堵上。

胡振邦奇道:“小妹你这是作甚?”

沐寒衣笑道:“这松赞普定以为是这只夜枭偷看了他的行踪,来盗钥匙,结果中了毒死在这里了。说不定会把这只夜枭剖了,看看那十二把钥匙是不是被它吞下了肚子。”

胡振邦见她小孩子气十足,不禁笑出声来。二人钥匙到手,任务等于完成了一半,心情稍觉轻松畅快,商定先回自己住处,待得天亮再去看望阿依慕与芝娜。

离了假山,沐寒衣与胡振邦还是从屋顶上往回飞驰,沐寒衣道:“大哥,我还当真想在那里守着,看看那松赞普来取钥匙时恼羞成怒的样子。”

胡振邦道:“他若发现有异,定然会在四周细细查看,这便免不了与之碰面,势必有一场恶斗了。”

沐寒衣道:“大哥说得也是。哼,这个恶国师,他必是以为万无一失了,想来此刻还在心安理得地睡大觉呢。”

二人回到住处,各自回屋歇息,沐寒衣担心胡振邦左掌余毒未散,又给了他两颗“天王护心丹”嘱咐他一个时辰服一粒。

胡振邦见她将如此珍贵的灵药给自己,心下感激,连忙向她谢过了。回到屋中,先把钥匙放进藏兵器的砖墙中,用那幅画幅遮好。取出金疮药涂了在创口,又服了沐寒衣的丹药,安安心心地睡下了。

这一觉直睡到次日临近晌午,原来那“天王护心丹”中含有安神养心的茯神、首乌、灵芝、柏子仁等药物,是以胡振邦睡得十分香甜。

再看左掌,浮肿已消,只是握掌无力,尚未完全恢复。当下叫来侧屋老妈子,那老妈子道:“哎呀,小爷你醒啦,这一觉睡得可真久,想是被昨日虎贲队的侍卫折腾得吧。”

胡振邦道:“老妈妈,昨日你也被吓得不轻吧?”

老妈子道:“可不是,皇上驾崩之后,这宫中就神神叨叨的事都出来了,昨晚可把我吓得不轻,打落我面盆的人,我连影儿都没见着。莫不是鬼魂不成?”

胡振邦道:“老妈妈,看来近日还得小心些才是。老妈妈你可否给我拿 点早饭来吃?”

老妈子笑道:“哎呀呀,我是吓糊涂了,我这就给你拿来。”转身去了。过不多时,端来一只托盘,放着一碗面条,上面是碧绿的波菜、火腿片、一只鸡蛋。看着便觉可口。

胡振邦谢了,双手接过,边吃边说道:“老妈妈,这宫中有位蒙大人不知你认得么?”

老妈子笑道:“小爷你认得蒙大人呀?老身可不认识,他可是宫中侍卫统领,本事可大了。”

胡振邦道:“我与蒙大人也只一面之缘,谈不上认识。听说他与那皇上贴身侍卫多吃己......”

老妈子惊道:“呀,小爷你也知道这二位大人不和?”

胡振邦暗道:“果然被我诈了出来。”当下不露声色道:“老妈妈你怎么也知道呀?”

老妈子得意起来,笑道:“老身在宫中近五十年,历经两代皇帝,怎会连这点事也不知道呢。”

胡振邦见她绕来绕去,也没说出所以然,当下决定激一激她,道:“老妈妈,你知道的事多,但也只是知其然,不知所以然吧?”

老妈子奇道:“什么其然所以然的?小爷你是说我不知道么?”

胡振邦笑笑道:“老妈妈你面烧得好吃,做菜做饭的事知道的多,对他二人的事情却未必真的知道吧。”

老妈子急道:“我自然知道的,他二人本来都是做侍卫统领的。一正一副,多吃己大人那时还是副统领,可是皇上要召他二人中的一人去做他的贴身侍卫,皇上本意是找正统领蒙大人的,可是,可是----”

胡振邦见她突然吱吱唔唔,欲言又止,追问道:“可是什么?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