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铁马寒衣江湖行 > 正文
第八十二章、太后听政
作者:烟尘绝  |  字数:3439  |  更新时间:2019-08-16 23:03:17 全文阅读

胡振邦向沐寒衣使个眼色,二人混入侍卫队伍中离开夏安门,趁人不备,拐过一道宫墙,闪身走到无人处。

胡振邦道:“你瞧着罢,李谅诈一个襁褓中的婴儿,如何能够登基,定是由其母没藏黑云听政摄政,如此一来,这没藏相国便成了国舅了,这兄妹更是要一手遮天了。”

沐寒衣道:“正是如此,那日芝娜不是听到这没藏大师在静斋堂前与多吃己说话,说要多吃己将《武经总要》奉上,还许他当什么护国大将军么?其实那时这没藏兄妹便密谋好了要篡权。”

胡振邦道:“没藏兄妹的野心不是一般大,这李谅诈只不过是一个傀儡而已,小妹,这次的皇子登基册封,我们也去瞧一瞧吧。”

沐寒衣笑道:“这次进得兴庆府皇宫,可算没有白来,什么仪式都被我们瞧遍了。”

胡振邦亦笑着“嘘”了一声道:“小声些,你忘记老妈子说了,不准高声谈笑。”

沐寒衣撇嘴道:“我要笑便笑,他们还管得着么。”

二人便向丹犀殿方向赶去。时辰尚早,二人边走边观察宫中道路,因听说多吃己那日是去密库时,与没藏大师在静斋堂前说话,是以二人先找到静斋堂,顺着静斋堂路又往前行了数丈,见前有一座假山,掩在一排灌木之后,再往前数步,便见一座黑黝黝的铁屋,外表四四方方,形如一块巨大的黑色方砖。

二人正想细看,忽见那假山后转出一列身穿素缟的侍卫,远远见了二人,带头队长喝道:“你们是哪里来的,还不快快退后。”

胡振邦道:“这位长官,我们是‘西夏公主’的亲属,不知怎地迷了路,请问这里是什么地方呀?”

那队长道:“原来是公主陛下的家人,这里是密库重地,若无皇上口谕,任何人不可靠近,二位请转身回去吧。”

胡振邦忙道:“谢过这位长官,现下我们便转身回去了。这里到绛福宫,可走不走得通。”

那队长笑笑道:“宫中四通八达,少有走不到的地方。”

胡振邦连忙拉一拉沐寒衣,二人转身便走。沐寒衣道:“原来此处便是密库所在了。”

胡振邦道:“晚上再来,现下我们赶去丹犀殿再说。”

二人匆匆往丹犀殿而去,一路上又遇到不少官员骑马或者坐轿,带着队伍备齐了牛羊猪三牲、各种果品,说是去各个寺庙祭祀天、地、宗社,显是为吉时的皇子登基做准备。

片刻就来到了丹犀殿前,只见四处人头攒动,文武百官聚集殿内殿外,议论纷纷。

胡振邦与沐寒衣凑到近前,往殿中望去,只见皇帝穿戴的衮冕礼服端放在正殿御座之上,显然只是做个样子,李谅诈自是无法穿上这皇服来登基的。

沐寒衣忽地拉了一下胡振邦衣袖道:“大哥快看,这龙椅之后,还隔着一张纱帘,纱帘后还放着一把长椅,想来是没藏黑云要以太后身份听政。”

胡振邦自是也看到这一幕了,轻声道:“果然不出所料,皇帝新崩,没藏氏就急着让孩儿登基,这般猴急,也是少有。”

这时候司辰官向司仪报告吉时已到。丹犀殿内外登时安静下来。只见相国没藏讹庞从殿侧缓步走上殿前,站在台上高呼:“蒙先帝厚爱,众文武百官拥戴,推举微臣主事,今日便由本相国宣告登基事项。先帝既崩,今经祭告天地祖宗,决议追封谥号为武烈皇帝,改天授礼法延祚元年;即日新皇帝即位,因新帝年幼,辅臣请与皇太后权同听政。”

此语一出,众皆哗然,议论纷纷,没藏讹庞竟自不顾,继续大声说道:“即刻请皇太后携皇帝听政。”只听得一声响亮的啼哭声传来,帘后闪出一个身影,正是没藏讹庞的妹妹没藏黑云。她的怀中还抱着一个婴儿,适才这一声啼哭,想来便来自于这位大夏国新即位的幼皇帝李谅诈了。

众臣皆知这没藏黑云深得先帝李元昊宠爱,因二人曾在宫中苟且,被李元昊原配野利氏发现,立逼没藏氏出宫入寺为尼,赐号“没藏大师”。宫中亦有传闻,说是那李元昊知道没藏黑云去向之后,便时常悄悄到戒坛寺中,与出家为尼的没藏大师幽会,甚至还明目张胆带没藏氏出城打猎。是以这一次,没藏相国说到李元昊有一个亲生儿子,并且也经李元昊的贴身侍卫多吃己出面证实了,这个李谅诈便是李元昊的亲生血脉,众臣自是不得不信。

没藏讹庞道:“请朝中群臣朝拜新皇帝登基,行拜贺礼。因先帝驾崩,登基典礼从简,奏乐、舞蹈、鸣钟鼓、赐宴的喜庆仪式不再举行。”

群臣见了没藏兄妹这阵势,哪里还能违抗,齐齐向殿中跪下,齐声道:“恭祝吾皇登基,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忽听谏议大夫赏羽归上前道:“微臣谨代圣上另宣圣旨:尊没藏氏为宣穆惠文皇太后,没藏讹庞为国相,诺移赏都等三大将典兵权,分掌国事。”

胡振邦与沐寒衣远远地运起内力细细听了,不禁面面相觑。

群臣跪领圣意之后,便是受玺仪式。宫中尚宝监符宝郎捧上玉玺,跪在帘前奉上,没藏讹庞当仁不让,上前受了,捧起玉玺,交到侍卫手中,道:“交皇太后,送入皇上御书房收了。”

众臣不由大为诧异,要知这皇帝玉玺乃因由宫中尚宝监的符宝郎保管,如今没藏相国竟然随随便便收入到御书房中,这实在是匪夷所思之事。

胡振邦向沐寒衣使个眼色,示意先走,却见人群中松赞普人影一晃,与几名吐蕃人一起向殿前走去,当下决计继续看个究竟。

只见松赞普来到丹犀殿前,向帘后的没藏太后及新皇帝深深一揖,道:“吐蕃国师松赞普,向大夏国先皇驾崩致深深哀悼,亦在此恭贺皇子登基,希望大夏与吐蕃两国交好之谊绵延不断。”

没藏太后在帘后道:“国师免礼,我代皇上谢过国师。”

松赞普又道:“在下有一事想请问圣上,不知当不当讲。”

没藏太后道:“国师但讲不妨。”

松赞普道:“在下此来,乃是奉了吐蕃国王之命,前来迎娶贵国‘西夏公主’,此前与贵国商定,除迎亲彩礼之外,以一十二卷《武经总要》作为特别聘礼,此事贵国相国亦知,并且,这特别聘礼已于迎亲仪式当日,由我亲手交到贵国先帝手中,未料,未料先帝突然驾崩,实令人深感悲痛惋惜......”

没藏太后忽地打断他道:“大师的意思我懂了,你是想问,先帝驾崩,是否还能够迎娶‘西夏公主’对么?”

松赞普略略一怔道:“正是此意。”心下暗想,这没藏太后果然心思机敏。

只听没藏太后道:“先帝驾崩,按大夏国制,须得服丧二十七日,三十日内不得嫁娶。国师,此事实属意外,还望国师海涵,迎娶之日,恐怕要让国师再等上一月。”

松赞普道:“太后所言在理,在下绝无异议。只是在下有一不情之请,不知太后是否可以答应。”

没藏太后道:“国师不必担心,我向你保证,只等国丧结束,这‘西夏公主’送嫁之事我一定会亲自安排,我这就吩咐下去,吐蕃的迎亲者皆住宫中,一切开销由我大夏国负责。”

松赞普本想提出,是否可将那一十二卷《武经总要》的特别聘礼暂时收回,待大夏国服丧结束之后,再重新献礼迎亲。可是这话题还没有说出口,便被没藏太后截住话头,说了一番客气话,他便不好再提这话题。

太后见他神色抑郁,看起来心事重重,又道:“国师若是觉得不能向贵国国王复命,我正要差人修书诏告各国使节先帝崩殂、新帝继位一事,想来贵国国主,必能理解,也会让国师安心在此耐心多等待一阵的。”

松赞普心道:“话都被你说了去,我若再三要讨回《武经总要》,这便显得我吐蕃人心胸狭窄,遇事多疑了。”当下向太后告退请辞,退下殿来。

待定一切停当,已过午时。胡振邦与沐寒衣径直回到绛福宫,见了阿依慕与芝娜。芝娜泡了一壶江南的碧螺春茶,四人围坐在桌前,听胡、沐二人将之前所见的事都一一说了。

阿依慕道:“如此看来,一个月之后,他们还会将我迎娶至吐蕃。所以,所以大哥与小妹,你们若能在这一个月中,将《武经总要》拿到,我们四人,便可逃离这深宫,去过自由自在的日子了。”

胡振邦道:“是啊,二妹,这样自由自在,无拘无束的日子,这不可正是你和芝娜向往的么?”

阿依慕道:“是啊,还是大哥最了解我。”一语出口,面上忽地一红。芝娜也喜得连连点头。

沐寒衣却与胡振邦对视了一眼,彼此眼中都带着几许对未来的迷茫。因为,他们谁也不知道,在这一个月中,能否将密库中的经书夺到手。他们更不知道,这经书到手之后,究竟是应该由胡振邦拿回到大宋交给朝廷呢,还是由沐寒衣拿了,交到她的父亲手上复命。各为其主,终究是两人不可逃避的现实,即使这本奇书本来就是胡振邦父亲的遗作,更就是属于大宋的。

沐寒衣道:“所以,我们务必要抓紧时间,将这本书拿到手中。三日后李元昊出殡,松赞普作为吐蕃特使,必定会随出殡队伍送灵柩出宫,此时宫中防卫最为空虚,可以设法去密库探得一探。”

胡振邦道:“小妹说得有理,不过,我觉得今晚小殓,侍卫的守卫重点亦在皇宫一带,是以去密库侦探一番亦是不错的机会,事不宜迟,几位妹妹们觉得如何?”

阿依慕一双大眼始终望着胡振邦,笑盈盈地道:“大哥说的总是不错,我听大哥的便是。”芝娜见阿依慕神情,也猜到了她对胡振邦有意,不觉也笑着点点头表示认可。沐寒衣也笑道:“既然哥哥姊姊都这样说了,连芝娜妹妹都赞同,我自然不能反对了,今晚还是由我与大哥走一遭探探消息吧。”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