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铁马寒衣江湖行 > 正文
第七十八章、三针止血
作者:烟尘绝  |  字数:3379  |  更新时间:2019-08-16 23:03:26 全文阅读

骆御医被他盯得发毛,抖抖索索地道:“微臣开了三七、血余炭、仙鹤草、棕榈、蒲黄、艾叶、三七参、地榆 、白茅根、槐花、侧柏叶、大蓟、茜草......”

“啪”地一声,骆御医面上吃了记耳光,高御医怒道:“皇上没命事小,你坏了我名声事大。罢了罢了!不必去了!”

胡振邦暗道:“此人真是大胆,竟在宫中毫不避讳说出这样的话,想来是医术高明,无人能出其右吧,他说皇帝没命事小,坏了他名声事大,显然竟将自己的医名,看得比皇帝的性命还重,这性格可当真是直爽。”

骆御医挨了一巴掌,呆呆捂住半边左脸,喃喃道:“高御医,微臣,微臣可是按着医书上用的最好的止血之药啊,那医书记载:‘收敛止血有紫珠,藕节椎木鸡冠花,菊叶三七茜草根,景天三七及茅莓, 白芨仙鹤花生衣,血余棕榈需炒炭; 凉血止血大小蓟,地榆槐花白茅根, 侧柏荠菜苎麻根,温经止血艾炮土; 化瘀止血花蕊石...... ”

胡振邦见他将医书上的医诀背得滚瓜烂熟,不觉大为佩服。原来这骆御医医术虽不甚高明,但却是个医痴,此刻虽挨了高御医打,却完全不以为忤,反而痴痴地钻研起习得的止血医方来。

高御医见状,愈发怒不可遏,道:“你这个掉书袋的呆子,纸上谈兵有甚屁用,你将这些止血草药一股脑儿用上了,只道多多益善,却不知这里的药理虽然相同,药性却是相克的么?”

胡振邦忍不住插嘴道:“高御医,你适才的意思,是说皇上没得救了么?难不成连你老人家这么高明的医术也救不了他么?”

高御医向他看看,奇道:“你是哪儿的侍卫,这般多嘴。”心下却对此人适才说他医术高明甚为得意。

胡振邦笑嘻嘻地瞧了一眼骆御医道:“在下是骆御医的表侄,刚刚进得宫来做侍卫,因自小偏好医术,想跟着表叔学一点医术,久闻宫中高御医医术最为高明,妙手回春、药到病除、手到病除 、起死回生......”

他本指望骆御医帮着自己圆谎,是以边说边以眼神示意骆御医,无奈这骆御医“医痴”之症又已发作,陷入在草药医方之中无可自拔,对他的暗示视而不见。无奈只能自己现编一段谎言,同时又多说些阿谀奉承之词,只盼能蒙混过去。

那高御医听得哈哈大笑,白胡子乱颤,伸手拍拍胡振邦肩膀道:“好好好,你叫什么名字,我瞧你这小子长得俊,人也机灵,又大有志向,比你这个表叔成器得多。”

胡振邦忙毕恭毕敬施了一礼道:“回高大人话,小的叫木胡。”

高御医笑咪咪地道:“木胡,我瞧你一点也不胡涂嘛,来,我告诉你,皇上这种状况,最多挨得一个时辰,莫说我这个人称‘赛华佗’的也救不了他,便是真华佗在旁,也决计救治不了。”

胡振邦连忙道:“高御医说没得治了,定是没得治了,只是他终究是皇上,要不我们陪着高御医去瞧一眼?省得相国他们说我们御医馆的人不尽力救治,要治我们的罪。”

高御医歪着头略想一想,道:“小子,你说得有道理。我便和你们去瞧一眼,看看皇上是不是被我说准了,一个时辰之后必死。”他这样肆无忌惮地说着皇帝生死,当真是让他周围的人暗自心惊。

胡振邦道:“高御医,这便请。”说罢扯了一下骆御医的衣袖道:“表叔,快快带高御医高大人去瞧瞧皇上吧。”骆御医这才如梦初醒,喜道:“是是是,高大人,请随微臣前往。”

三人延着宫中小径向雍鸾殿行去,那骆御医心急如焚,高御医却不紧不慢,胡振邦放慢脚步与高御医并肩而行,随口向他讨教些药理病学,高御医甚为高兴,侃侃而谈。

胡振邦抬头望见一轮弦月偏西,忽然想到当日沐寒衣喂了耶律傲霜“九九断肠丸”,便问道:“高大人,小的曾去东北女真一带做过生意,听说过一味由胡蔓藤、大茶药、野葛、山砒等物制成的毒药丸...... ”

那高御医“哼”了一声道:“你说的是‘九九断肠丸’吧,此物只要吃了之后,过得九九八十一天便会毒发身亡。”

胡振邦装作恍然大悟,赞道:“是了,是了,高大人一说,我想起来了,是叫这个名字,高大人果然了得,一听便说出来了。这毒丸可真厉害得紧,连解药,也需讲究个日子,须在九日服下一次解药,连服九次方能解救。”

高御医哈哈大笑道:“这九九断肠丸,哪里用得着连服九次,服食一次便可,那投毒之人,常以解药续命要挟别人,使人受制于他,是以久而久之,便说连这解药,也需要九九八十一天后才能见效,实为无稽之谈。”

胡振邦心道:“原来小妹那时是骗我的,说甚么耶律傲霜需要每月晦日服食一次,连服多少次才能解毒,原来这些说法都是骗人的?目的便是要我和她一起追踪这本《武经总要》?”

胡振邦自知耶律傲霜对自己一片真情,而自己当日与之成亲,实有利用之嫌,还累她中毒,是以逃婚之后,心下难免对她有负疚感,现下想来,那沐寒衣其实早将解药喂了耶律傲霜,骗自己说那解药用法需要定期,并要等最后她亲送解药才能彻底解毒,便是要防自己不与之合作去追踪经书。

他这样一想明白,心中反而倒是轻松了许多。当下笑道:“多谢高大人解惑。”

不消片刻,便又到了雍鸾宫后门,原来为防人耳目,没藏讹庞故意在正门处派重兵把守,实则御医宫侍出入,皆从后门进出,因后门只两名侍卫把守,反而不引人注目。

那两名侍卫见了高御医,连忙行礼道:“高大人请。”高御医略一颔首,带头跨入院中,胡振邦随之跨入,左首那名高个子侍卫将他一拦道:“你是哪里的侍卫,怎能随便进入皇上寝宫?”

高御医回首道:“这位是骆御医的表侄,略懂医术,是我找他来做助手的,让他一同进去罢。”

那侍卫见高御医发话了,不敢再拦,加之骆御医也在一旁道:“他是我表侄,前来帮忙,两位行个方便。”于是低首道:“三位请便。”

进得后门,穿过两个天井,来到一间大屋,屋中灯火通明,摆设富丽堂皇,门口一名宫侍见了三人,连忙迎了进去,喜道:“骆御医把高御医请来啦,这下皇上有救了。”

高御医面色一沉,低斥道:“休要胡说,皇上现下是神仙难救,快带我去内室看看。”

说话间,只见内室跑出三四个宫侍,人人手中捧着血淋淋的纱布,衣袍,这些衣物皆被鲜血染得异常可怖,便似一件件红色的衣衫,较之胡振邦之前在浣衣局看到有过之而无不及。

三人快步走入内室,见东头摆着一张紫檀木镂空雕花的通顶大床,床上躺着一人,正自张口大喘,双眼圆睁,口中“哧哧”发声,鼻子处包着一块已染成大红色的纱布,那伤口处鲜血仍不住涌出。边上站在两名身强力壮的宫侍,正按住他双手双脚,几名宫女给他拭血的拭血,换纱布的换纱布,忙了半天,才重又换上一块干净纱布,可未及三人走近李元昊身边,那块白纱布又被染成了鲜红色。

高御医上前几步,跪下道:“臣高景轩叩见皇上。”骆御医拉了胡振邦一把,二人跟着跪倒。只见李元昊眼珠动得几动,口中“荷荷”几声,道:“高,高御医,快救,救朕!”说罢双眼一翻,昏了过去。

高御医站起身,凑近看得一看,摇头叹道:“老朽也只能为皇上续上半个时辰的命了。”

听到高景轩如此一说,三名宫女中有一个忽道:“高大人此言可准?”

高景轩怒道:“大胆奴婢,你竟敢怀疑我的判断。”

那宫女忙道:“高大人误会,是没藏相国吩咐我,一旦听得御医大人确定皇上将遭不测,便第一时间向他报告。事关重大,若是未能及时向他报告,便要杀了我们。”

高景轩道:“这没藏讹庞,盯这事倒是巴结,你去报告吧,就说皇上还剩半个时辰,便要驾崩了。”他这一言既出,众人皆尽色变。

那名宫女躬身告辞,急冲冲走出屋去向没藏相国报讯。

胡振邦悄声道:“高大人,你还能为皇上续命么?”

高景轩笑道:“若没有我为他续命,他连半个时辰也活不到了。”

骆御医愁眉苦脸地插嘴道:“高大人,我该如何做呢?”

高景轩喝道:“骆弘济,还不打开你的药箱,取银针。”骆御医适才去找高御医时,药箱还留在屋内,听高御医命令他取银针,赶紧跑到案边,打开药箱,取出一只布垫子。

胡振邦见那只布垫子上插着密密麻麻长短粗细不一的银色细针,心道:“义父曾教授我汉人的针灸手法,《灵枢》中便有镵针、圆针、鍉针、锋针、铍针、圆利针、毫针、长针、大针的‘九针论’之说。他这里有这么近百枝针,却不知是否有‘百针论’之说 。”

却见高景轩两指从这数百枝银针中,信手捻出三枝经如发丝的银针,往李元昊面上“四白”“迎香”二穴上插入各一,又往他“鱼腰”穴上插入一针。

只见李元昊鼻梁处涌出的鲜血渐缓,边上宫女又为他换上一块新纱布后,这白色纱布上染上红色鲜血变得极少,显然已大大减少出血。

骆弘济喜道:“高大人,现下皇上血已止住,再敷以止血愈合药膏,便可渐渐痊愈了吧?” 

高景轩叹道:“骆弘济呀骆弘济,枉你研究大半辈子研究医书,从医师升到医官,再晋至御医,怎地医术却没半点长进。木胡,你来说说,你这表叔犯了甚么错?”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