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铁马寒衣江湖行 > 正文
第七十三章、削鼻之痛
作者:烟尘绝  |  字数:3493  |  更新时间:2019-07-28 23:27:13 全文阅读

野利浪烈见机会来临,略一沉思道:“回皇上,小的是真的可以随便讨什么赏赐么?”

  

李元昊仰脖灌下一口烈酒,笑道:“君无戏言,要什么赏赐,你尽管说好了。”

  

野利浪烈道:“小的想请皇上恩准,让小的为皇上演习一段平生绝学武艺,也算作是为公主送嫁助兴。”

  

李元昊哈哈大笑:“准了准了,我还道是甚么大赏赐,原来不过是想要在我面前表演武艺,朕明白了,你可聪明得紧,想让我看了你的本事,好提拔重用你是么,哈哈,你一定是想夺那个多吃己的位置是么?你有野心,朕不怪你,你若本事比他强,朕便让你取代他的位置,你看如何?”

  

野利浪烈道:“皇上英明,所言极是,小的确实想在皇上面前谋个贴身侍卫之职,但决不敢抢多吃己的位置。”

  

李元昊见自己猜中野利心事,不免有几分自得,笑道:“野利浪烈,你先在此演武一番,若是让朕满意,莫说让你做我贴身侍卫,便是大内统领也不在话下。”

  

野利浪烈喜道:“谢皇上,在下这便要献丑了。”说罢,挥动手中钢刀,使出五十九路“五虎断门刀”, 众人见他刀法气势磅礴如万马奔腾,又似滚滚巨浪拍岸大开大合,夹杂的破空声又如虎啸山林,威震八方,不觉看得呆了。

  

胡振邦暗想,这“五虎断门刀法”原是云州秦家寨绝学,乃首任寨主秦公望根据猛虎的各种姿态辅以个人心得自创而成,原本共有有六十四招,后来秦家后人忘了“白虎跳涧”、“一啸风生”、“剪扑自如”、“雄霸群山”,“伏象胜狮”五招,便为后来的五十和招,而后流传至秦家寨现任当家姚伯当的师父这一辈时,又有“负子渡河”和“重节守义”两招失传,只剩下五十七招。姚伯当为顾全颜面,将“负子渡河”和“重节守义”两个变招稍加改动,补足了五十九招之数。虽然威力比之之前有所稍减,可这套刀法依然是武林中人谈之色变的绝学。只是想不明白为何西夏人野利浪烈竟会此套刀法。

  

其实也难怪胡振邦不知缘由,野利浪烈习得这门厉害刀法,也是缘于一次机缘巧合。

原来那秦家寨当家姚伯当有一次渡黄河之时,恰遇狂风暴雨天气,眼看便要泊岸时,所乘小船却被激浪掀翻,他纵然武功了得,但却是个旱鸭子,眼看便要葬身江中,恰巧遇上野利浪烈骑马路过,眼见落水之人将要溺毙,连忙在岸边抛出长绳将他拉上岸来。姚伯当获救之后,感激他救命大恩,便将这一门绝学倾囊相授。

  

李元昊酒已喝得不少,看那野利浪烈刀法霍霍,十分威猛,喜不自禁,得意之下,竟忘乎所以,一把搂过新皇后没移氏,哈哈大笑道:“小亲亲,你看看,朕后下又要多一名保护朕的勇士了。”

  

没移氏面上通红,低声道:“皇上,这是大殿之上,百官都在看着呢。”

李元晨酒已上头,昏头昏脑,哪里意识到场合,遂又大笑道:“小亲亲,你怕什么,谁敢议论朕。”言必竟将一张嘴凑向没移氏,在她粉脸之上亲了一口。没移氏又羞又忿,却做声不得,一旁的阿依慕看得尴尬不已。殿下的宁令哥也看得义愤填膺,按捺不住,猛地站起身来。

  

忽听野利浪烈虎吼一声,钢刀带着风声,竟向李元昊当头砍去,宴席间一片惊呼。李元昊一个激灵,酒被吓醒大半,大惊道:“吾命休矣。”

  

只听得“当啷”一声,野利浪烈手中的钢刀被一柄长剑削为两段,众人定睛看时,这才发现多吃己不知何时从李元昊身后跃出,以手中长剑格挡开了野利浪烈的钢刀,救了李元昊一命。

  

殿内登时大乱,有几人站起来就想往外跑,忽被几个侍卫拦住道:“谁都不许乱跑。”

原来今日公主送嫁大典,各路侍卫多数被调到了城门内外把守以防异动,殿内留守均为普通侍卫,见了野利浪烈刺杀皇帝,早已吓得不知所措。少数几个胆大的侍卫正想冲上前去拿人,却被没藏讹庞低声喝道:“你们上去送命么?别去添乱啦,小心误伤了皇上。就在下面看住了殿内所有人,不许任何人离开。”

那些侍卫本见野利浪烈勇猛异常,心下早知不是对手,现下有了这句话,便如吃了定心丸,于是便只在殿下守着宴席上众人,不让殿内的人乱跑。

  

李元昊眼见无可躲避,正闭目待死,忽听得刀剑撞击之声,睁眼看时,却见多吃己与野利浪烈战在一起,不觉喜出望外道:“多吃己,你来得正好,拿下这个谋逆,重重有赏!”

  

多吃己应道:“多吃己救驾来迟,请皇上恕罪!”口中说话,手中招数不停,一柄长剑刷刷不断递出,使的正是“夺命连环追魂剑”中的绝招,“无常索命”、“孟婆灌汤”、“阎王判案”,招招毒辣。

野利浪烈手中钢刀已断,以半截短刀抵挡,处处捉襟见肘,被他迫得连连退后,险像环生。

  

李元昊见二人酣斗正激,野利浪烈已被多吃己制住,不觉既得意又恼怒,喝道:“野利浪烈,你胆敢弑君,还不快束手就擒,招出幕后主使,朕还可留你一个全尸,不然定要将你碎尸万段,诛你九族。”

  

野利浪烈手中拿着半截钢刀,奋力挥舞抵挡,正处于劣势,五虎断门刀威力大减。那多吃己更是欲在皇帝面前立下新功,所使剑法一招比一招凌厉,加之他手中的长剑乃是李元昊所赐的宝剑,锋利无比,激斗中,野利浪烈手中钢刀“当啷”一声,又被削去一截,紧接着左肩又被刺是一剑,鲜血直流。

  

那野利浪烈也是十分硬气,兀自咬牙硬撑,势如疯虎,将手中半截钢刀当作匕首来使,用的全是拼命招数,誓要与多吃己同归于尽,他这一拼命,多吃己反而有所顾忌,不敢硬拼。只是野利浪烈终究是吃了兵器上的亏,不多时,手中钢刀刀刃又被多吃己宝剑削去一截,紧接着右腿又被削去一块皮肉,眼见便要落败,忽见野利浪烈指东打西,趁其不备,猛向李元昊扑去,以手中半截钢刀断刃,刺向李元昊,李元昊情急之下,直往没移氏身后躲去。

野利浪烈手中半截断刀刃收势不住,竟往没移氏身上刺去,没移氏猝不及防,眼见便要被他刺中,蓦地里野利浪烈虎口剧震,手中半截钢刀拿捏不住,跌落在地。

  

原来那多吃己眼见情势紧急,挥手发出飞镖,打落他的钢刀。野利浪烈本不欲去刺杀没移氏,见李元昊躲藏到新皇后身后,不觉仰天哈哈大笑,举手戟指李元昊道:“狗皇帝,还要靠女人保护么?”

  

宁令哥正在宴席上看得惊心动魄,心中暗为野利良烈祈祷,指望他一举杀死李元昊,又哪里料到半路杀出个程咬金,救了李元昊一命。正懊丧间,那没藏讹庞不知何时来到他身旁,轻轻道:“眼下时机,还不把握么?”

宁令哥本还想再度观望一阵,忽见李元昊竟往没移氏背后躲藏,险些令野利浪烈误伤了她,不觉怒从心起,从一名侍卫手中劈手夺过一柄钢刀,冲上殿去。

  

李元昊见宁令哥手执钢刀冲上殿来,还道他来救驾,心中一喜,道:“快快拿下谋逆犯人。”话音未落,竟见宁令哥向自己扑来,劈头便是一刀。

  

野利浪烈手中半截钢刀被多吃己打落之后,手中空空,知是无法抵挡,便冲下大殿,去找侍卫夺刀。还未及得手,便见宁令哥抢了一柄单刀去刺杀李元昊。

眼见宁令哥便要得手,那多吃己身手当真了得,身形一纵,已越到宁令哥身后,长剑挥出,一招“魂飞魄散”,去刺他后心。

  

野利浪烈见势不好,情急之下,竟使出了五虎断门刀中失传的那一招“白虎跳涧”,这一纵之势又急又快,只是他手中并无兵刃,只得以掌为刀,劈向多吃己,那多吃己听得背后风身飒然,暗叫不好,硬生生收住刺向宁令哥的长剑,伸左掌抓住宁令哥背心向后一带,右手长剑顺手往后挥去,一招“判官翻书”,野利浪烈去势奇快,多吃己这一招反手剑法亦是迅疾无比,两下一块,避无可避,“噗”地一声,野利浪烈胸口洞穿,当场毙命,殿内又是一片惊叫。

  

而那宁令哥被多吃己抓住后背心衣袍,向后一带,砍向李元昊的刀差得分毫,刀锋过处,“刷”地一声将李元昊的鼻子削了下来,李元昊惨叫一声,痛得险些昏厥过去。

  

多吃己见野利浪烈已死,忙将长剑从他身上拔出,赶来护在李元昊身边,防止宁令哥再下杀手,宁令哥眼见一刀未将李元昊砍死,只是削去他一个鼻子,大为遗憾,正待上前再下杀手,却见大内第一高手多吃己已护在李元昊身边,而野利浪烈亦已被多吃己杀死。

他心知自己绝非多吃己对手,忙向没藏讹庞望去,示意他发号施令,拿下多吃己与李元昊,岂料没藏讹庞直向他使眼色,示意他向后宫逃避,猛然想起,当日他与相国产定的计划,若是未能当场杀死李元昊,便逃往没藏相国安排好的一处叫做“黄庐”的私宅,待得局势稳定,再由相国派人来接他出来,宣布登基。当下心领神会,急向后宫而出。

  

没藏讹庞见场面大乱,当下指派侍卫控制殿内殿外局势,暗中让人虚张声势去捉拿太子,实则放任他跑去“黄庐”避难。

  

胡振邦与沐寒衣见形势发展如此,已自猜到几分,料知这没藏相国决计不会立太子登基。再看殿上新皇后没移氏和“西夏公主”阿依慕,已被侍卫簇拥着护送回了后宫之中。

御医匆匆赶来,忙着为李元昊包扎鼻子伤口。那鼻子乃是呼吸之口,包扎实不方便,李元昊本就痛不欲生,此刻鼻孔被布堵上,忽觉呼吸不畅,暴怒之极,竟从多吃己手中夺过剑来,当场将两名御医砍死。其余御医战战兢兢,哪里还敢继续包扎,好在李元昊痛极晕厥过去,自然张口呼吸,那御医小心翼翼地替他包好了,由多吃己率人将他抬去了寝宫雍鸾殿。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