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铁马寒衣江湖行 > 正文
第七十二章、重挫对手
作者:烟尘绝  |  字数:3360  |  更新时间:2019-07-27 23:43:51 全文阅读

紧接着,吐蕃另两名好汉金刚伏虎扎西、劈石惊天谷元浑不甘示弱,上得场来,演绎起金刚伏虎拳法与劈石掌法的对练,这两路拳脚功夫俱是硬派外力功夫,这两人一个肥壮,一个精瘦,但是使得一招一势均十分有力,他二人在大殿中间演武,距离宴席与殿上李元昊等人席位尚有数丈之远,但众人皆能感受到他二人的拳风掌力,有几桌上的酒杯竟然被二人激斗中带出的凌厉劲风掀翻在地,摔个粉碎。 

他二人演到激烈这处,真个是龙腾虎跃,精彩纷呈,忽地席间站起一人喝道:“吐蕃国能人虽多,但我大夏国亦不乏有能人者,不如今日趁着皇上开恩,二位与我比试一番拳脚。”  

扎西、谷元浑激斗中听得有人挑战,当即停下了打斗,目光随众人朝喊话之人望去,只见喊话之人身躯凛然,长得相貌堂堂,浓眉大眼,更显威风凛凛,有些不认识的人,突然想起此人正是适才代表野利家族奉礼之时,双臂举起四只大箱之人,心中便暗暗猜测此人必是一条好汉。  

李元昊见是野利浪烈,心中一喜,原来他眼见吐蕃四人各个身怀绝技,在自己殿堂内耀武扬威,正想着如何要在演武上挫一挫对方锐气,却苦于身边无人,各路大将军俱在宫城内外戒备守护,而自己身边武功了得之人仅多吃己一人,偏又带了《武经总要》去密库收藏,尚未归来,正觉气短之时,野利浪烈竟似知他心意一般,跳将出来,自是令他喜出望外。

当即叫道:“野利浪烈,休得无理。朕特意邀请吐蕃国中勇士能人演武,你若心中不服,自不必说,岂敢当众挑衅,让贵客难堪,实是大大失礼,还不快向国师赔罪。”李元昊这番话看似教训野利浪烈,实则是暗示吐蕃若是接受了挑战,必会面上难堪。  

松赞普忙道:“皇上,这位壮士说得不错,大夏国的勇士能人必定不会少过鄙国,是我们的人献丑了。在下有个不情之请,恳请皇上恩准,让这两位分别向这位野利壮士切磋讨教一番,也好领教大夏国勇士之威猛。”

李元昊顺水推舟道:“国师所言极是,那便让我们大夏国的野利壮士与贵国一品堂勇士过过招吧。”

野利浪烈见皇帝允了,当即喊道:“你二人一起上吧。”心中暗想,一会儿打斗起来,若是能够趁乱给李元昊致命一击,让他当场死于非命,便能大功告成,助太子登基了。

松赞普与扎西、谷元浑二人用吐蕃语交待了几句,那二人看了看野利浪烈,又叽里咕噜说了几句什么。

松赞普问:“扎西和谷元浑问你使什么兵器,他二人斗你一人,本就占了便宜,说是你可以随便用什么武器,否则,他们不愿占你便宜,那便一对一地斗。”

野利浪烈笑道:“哈哈,国师,你便告诉他二人,让他们一起上,我便使一柄寻常单刀,来会会二位吐蕃勇士。”  

松赞普又以吐蕃语与扎西、谷元浑说了,二人听了,点头示意没有问题。野利浪烈从侍卫中要得一柄单刀,走到吐蕃武士面前。三人在堂前站定。

李元昊笑道:“你们且演武一番,让大家开开眼界吧。”  

他话音未落,扎西便拉开架式,突然一声大吼,恍若虎啸,直震得大殿之上的烛影摇晃,四座风生,席间一些胆小的文官、女眷不觉寒战股栗,相顾骇然。

谷元浑亦使出劈石掌法,力贯双掌,“力劈华山”“开天辟地”“拍岸裂石”,接连三招,俱是无比凌厉的招数。

他二人上来便是狠招,显然欲一举战胜野利浪烈。

野利浪烈冷然一笑,手中单刀立起,左右各劈三刀,中间一路跟着横削,迫得扎西、谷元浑各自退开一步,随即摆开招式道:“来来来”。

胡振邦与沐寒衣对望一眼,面露讶异之色。原来野利浪烈这几招使的正是武林中威震八方的“五虎断门刀”,若是这使招之人是汉人,倒也并不奇怪,但这大夏国的野利浪烈竟然使得如此神形兼备,着实令人吃惊。

  

扎西与谷元浑见其刀法刚猛有力、身形矫健,不敢轻敌,两人一前一后,分两路向他袭去。野利浪烈一柄单刀使得泼水不漏,根本无法欺近身前。

那扎西见正面无法突破,使出一招“韦陀降咒”,纵身跃到半空,一个鹞子翻身,双拳左右夹击,去击野利浪烈两侧太阳穴。便在此时,谷元浑在野利浪烈身后,运起全身内力贯于双臂,一招“金石为开”直击他背上琵琶骨。  

野利浪烈本是前后受敌,使出五虎断门刀法中的撩、砍、抹、跺、劈、崩、勾、扎、切、绞、架、横扫刀等手法,迫开二人,使他二人难以近身,可是现下扎西突然从半空中向自己攻来,若是自己举刀去对付扎西,虽说这扎西在半空中势必难以避开抵挡,但背后那谷元浑拼尽全力击出的那一狠招自己也决计难以躲开。

原来这吐蕃一品堂武士性格皆刚直忠勇,处事直率而不懂圆滑,按说作为特使护卫来到大夏,参与了比武,本当以宾客身份稍作逊让,但他们却说甚也不肯露出败相,眼见得野利浪烈的刀法厉害,己方两人都难以成功将他击败,哪里顾忌讲究许多,竟使出这不要命的打法,拼死也要击败对手。  

电光火石之际,野利浪烈身躯一矮,使一招“白虎跳涧”,向前跃出,跃出之时,反手又一招“一剪风生”,那柄单刀恰似虎尾反剪,使得是又急又快又出人意料,那扎西半空中双拳击空,眼见又是一刀削来,自己身躯已无法在半空中折转,当下双拳向上一提,偏偏此时谷元浑那招使出全力的“金石为开”双掌堪堪击到,只见寒光闪处,他那一双手掌竟被野利浪烈手中钢刀削断,飞出丈远,恰巧落入一张宴席的汤盂之中,吓得那些胆小的文官和女眷惊叫连连。

那谷元浑眼睁睁自己双掌被削离手腕,惨叫一声,昏倒在地。

扎西头下脚上落下,在触地一瞬双手一撑,反转身体稳稳落地,抢上前去,一把将谷元浑抱住,见他双手断腕处鲜血喷涌,当即撕下一角衣袍,帮他包扎伤口,松赞普面色铁青,一言不发。

李元昊见野利浪烈胜了吐蕃一品堂中高手,心中暗喜,却故作责备状道:“野利浪烈,今日是公主送嫁之日的喜庆宴,朕允了你与吐蕃勇士切磋,应是点到即止,怎可伤人致残!”  

野利浪烈道:“皇上,实是他二人以性命相搏,招招致命,小人只是本能地防范抵御,谁知,谁知他竟这般......小人实非有意,还请皇上原谅,小人在此也向国师赔个不是。”说罢,转身向着松赞普又躬身施礼。

那扎西见到同胞弟兄双掌被砍去,正自悲痛万分,他虽听不懂野利浪烈在向大夏国皇帝说甚,但见他讲话口气表情似乎带着讥讽之意,哪里忍耐得住,将谷元浑交倒另一名同僚手中,跳起来便向松赞普道:“国师,请你告诉他,我现在要与立下生死状,与此人决一死战。”

松赞普责道:“扎西,你未必是此人对手,我们是客,切不可闹得太过,以免误了大事。”他对扎西说的是吐蕃语,那李元昊在殿上听得迷糊,便问道:“国师,这位吐蕃勇士扎西,是不是有什么事?”

松赞普见李元昊过问,忙答道:“回皇上,扎西说,他对贵国的武功高手心服口服,希望下次能够再有机会与贵国高手切磋。”  

岂料野利浪烈却在一旁笑道:“国师,你说他是心服口服,为何我却听那扎西说要和我决一死战呢,不知国师是害怕了,还是扎西又临阵退缩了?”原来野利浪烈曾在吐蕃征战,识得一点吐蕃语,只是不会说而已。之前扎西的话他虽未听得很明白,但是看他的神情,料知其要与自己拼命,此刻却听松赞普在李元昊面前示弱,不觉心中得意,便将扎西原意说了出来。在他心中是这般设想:这两人都非自己对手,更何况扎西一人。

  

李元昊“哦”地一声道:“国师,野利浪烈所言是实?扎西若是愿意再与他比试,便让他二人继续比试,今日既然见了血,那索性就比试下去,大家尽兴便好。”原来这李元昊向来残暴冷血,即使喜庆时他亦喜看血腥残忍的角力和杀戮场面,更何况此次他亦想重挫吐蕃士气。  

松赞普无奈,只得顾左右而言他,回李元昊话道:“皇上,今日乃是喜庆之宴,已见刀光血影,实是不妥,不如就此罢手,吐蕃一品堂下两名武士之前得圣上百两黄金赏赐,已是万分感激,这回技不如人,败在野利壮士手下,也教大家领教了大夏武士之威猛,我等确实输得心服口服。”  

李元昊见他说得谦卑,不便再强行要他让扎西与野利浪烈比试。只得道:“罢了,你方勇士既受了伤,这便下去让朕的御医好好医治吧。要切磋的时日多得紧。”  

松赞普道:“谢皇上盛情款待,在下先行告退,明日吉时,再来恭迎公主启程回吐蕃。”  

李元昊道:“国师请便,明日我会亲自送公主至城外,送你等一行回国。”

松赞普遂率一众随行纷纷告辞退席,那谷元浑手腕已包扎好,止了血,悠悠醒转,被同行抬了,一同回到住处。

松赞普本想以一品堂武士的本事在西夏君臣间扬威,好教他不敢小觑吐蕃,不料竟被这野利浪烈大挫威风,实感受挫,颇为沮丧。  

李元昊见吐蕃一行退去,尚觉意犹未尽,问道:“吐蕃国固有几个能人异士,可这又如何,还不是败在我大夏国勇士手下。野利浪烈,今日你可立了大功,你说,要什么赏赐?”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