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铁马寒衣江湖行 > 正文
第五十八章、惊世不伦
作者:烟尘绝  |  字数:3349  |  更新时间:2019-07-13 23:55:23 全文阅读

殿上文武百官的眼睛此刻都聚集到了这位即将被新册封的“西夏公主”身上。大家皆在心中暗赞,这位“西夏公主”气度优雅不凡,虽以白纱蒙面,但那双眼睛却明艳动人,凛然不可侵犯,令人想看又不敢直视。

  

但在皇亲国戚当中,除了太子妃没移氏之外的众女眷心中又自当别有一番感觉。

  

其时,原皇后卫慕氏已被嫉妒之心极强的野利氏谗杀,后位只得野利氏皇后一人,史称“宪成皇后”。皇妃中计有索氏、多拉氏、咩迷氏、耶律氏,另有宠妾三人,个个都是美貌过人,但此刻见了这位“西夏公主”,光是看到这她这双眼睛,便自知被她比了下去,心中皆如打翻了十八味调味罐一般,羡慕、嫉妒、沮丧、气恼、不甘、愤恨......各种感觉都有,好在此时人人皆知她要被远嫁异邦,故心情再如何翻腾起伏,但最终都落到一个”安心”之上。

 

那李元昊建大夏国之后,野心虽炽,意欲废除大宋官制,自行制定本国官制,但其立国之前数辈皆承袭大宋官制,新制未能制定推行,无法全部废除替换,故此次册封之礼,完全是依着大宋汉室规矩而行。

  

天明之前,便已在内阁门外设采亭,内阁、礼部官员先将节、册文、宝文放于亭内。随后以伞仗为前导,礼部官员前引,銮仪卫将亭抬到太和殿下,再由礼部官将节、册文和宝文陈设在殿内各案上。

 

天明之后,大学士身着朝服立于殿内案前静候,正副册封使身着大夏朝服立于丹墀之东、南各一方。少顷,钦天监官报告吉时已到,正副册封大使便由东阶至丹墀左北面跪。

  

号角钟鼓声中,大学士从案上捧节,由殿中门出授正使,正使受节后,同副使起身。内阁、礼部官再将册文、宝文重置亭内,导引銮仪卫抬至公主之位。

随后是引礼女官引导阿依慕至在拜位北面跪,并宣读册文、宝文。“西夏公主”受册后,行六肃三跪三拜礼,礼毕,司仪宣告仪式结束。

  

李元昊在殿上宣道:“‘西夏公主’册封已毕,即日昭告天下,‘西夏公主’哈依莎,居绛福宫,赴吐蕃之前,先在那里学习宫仪,皇后,此事便由你来安排吧。”

  

野利氏道:“臣妾遵旨。”挥一挥手,让宫侍先扶“西夏公主”上轿,前往绛福宫。

  

李元昊见“西夏公主”退下,打个哈欠对内侍监与皇后道:“今日起得甚早,身子有些疲乏,若无他事,这便退下了吧。”

  

忽听殿下有一个脆生生的声音道:“皇上,我还有一事相求。”只见众多女嫔妃中,走出一名年轻貌美女子,正是宁令哥之妻没移氏。

  

李元昊顿觉眼睛一亮,只见此女美艳不可方物,细看却不记得对方是谁,一时怔在那里道:“你是谁?”

没移氏跪倒叩拜道:“父皇,臣女乃是太子陛下之妻没移氏。”

李元昊恍然大悟道:“你是太子妃?没皆移山之女?哈哈,我竟如此糊涂,快起身,快起身。唉,想不到他的女儿竟长得如此美艳动人,我怎么就没有发现呢。”说罢,哈哈大笑。

野利皇后见李元昊说话不端,心中颇为不满,心道:“当着群臣百官,皇亲国戚之面,你竟连自己的儿媳妇也认不得,看了儿媳美貌,竟还说出来如此轻浮之话,岂非让天下人笑话。”

  

没移氏道:“皇上四处征战,日理万机,难免疏漏,臣女只想请求皇上允我一事。”

  

岂料李元昊见没移氏长得清丽动人,说话格外温婉,不觉看得痴了,竟对她的话听而不闻。

 

野利皇后和一班嫔妃们见皇帝如此样貌,面面相觑,心中皆道:“皇上纵情声色已是宫人尽知,只是,在这大殿之中,当着文武百官和皇亲国戚之面,总该有所收敛些,断不能明知是自己儿子的新媳妇,也想着下手吧。”

  

没移氏见李元昊半晌不出声,还道他未听清,又说了一遍,抬头望去,正见那李元昊竟色迷迷地盯着自己,半张了嘴,似笑非笑,不禁吓了一跳,红了脸又低下头去。

  

李元昊见她在上红红,更显娇美温婉,不觉欲心大炽,哪里还控制得住自己,只顾盯着她上下打量。

  

没移氏心中慌乱,暗想李元昊是自己公公,怎生当着众人之面,一直用这种眼神看着自己。无奈只能转向野利皇后,以眼神向她求助。野利皇后知她心意,忙上前轻轻对李元昊道:“皇上,太子妃说她有事相求,你要不要听一听?”

  

“听,要听,当然要听。”李元昊这才如梦初醒,缓了缓神,咽了口口水道。

  

没移氏道:“皇上,‘西夏公主’为我大夏与吐蕃两国邦交,远嫁吐蕃联姻,其情甚是难得 ,若是她孤身一人去到彼邦,难免思念故土,臣女听说哈依莎自幼与兄长小妹二人相依为命,故想请求皇上允许‘西夏公主’的兄妹,能够多多陪伴她些日子,并请皇上恩准她二位兄妹可以陪同送嫁至吐蕃。”

  

李元昊大笑道:“允了允了,你说的都允了,哈哈哈!”他无论说话还是大笑,那一双鹰目,竟盯着没移氏面庞不曾移开过半分,竟好似被磁铁吸上了一般。

  

没移氏见李元昊如此,心道:“宫中皆称皇帝荒淫好色,今日才知果不其然。太子若是见着他这个样子,不知会作何感想。”虽见皇上是答应了自己的要求,但心中却是说不出的难过。

  

没移氏谢恩后便要退下,忽听李元昊道:“且慢退下,朕有一事要宣布!”文武百官皆尽诧异不已,齐齐跪倒在殿下,等候李元昊宣旨。

  

只听李元昊缓缓说道:“宣,即刻遣官告祭天、地、社稷、太庙后殿,朕立刻就要册封新后。”

  

此言一出,满朝文武百官一片哗然,震惊不已,皇亲家族亦是目瞪口呆。且不说当今野利皇后在位未退,哪怕非得册封新后,也是事关重大,纵是皇帝也需先与皇后商议后再办,岂有如此草率随口宣旨之理。更令人惊疑不定的是,依眼下情形来看,李元昊竟似看中了没移氏的美貌,临时决定要将她封为新后!

  

野利皇后心中更是又惊又怒,她决不曾想到,自己的结发丈夫,当今大夏的皇帝竟会如此荒淫无耻,居然当着自己的面,因垂涎儿媳妇的美貌,竟不顾天下人伦纲常,要封她为新后。这一刻,她宁愿自己听错了,即使没有听错,她也希望李元昊要封的新后,决计不会是自己儿子的新婚妻子没移氏。

但是不幸的事很快证实了。李元昊,这个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枭雄霸主,从他的口中,道出了人们最不愿听到的圣旨:“宣大学士、乐部、礼部各王公百官齐集,即刻册没移氏为皇后。”

  

野利氏心中剧震,险些晕了过去。忽见偏殿上冲上前一人,正是太子宁令哥,满面惊恐悲愤,冲着李元昊道:“儿臣恳求父皇收回陈命。没移氏乃是儿臣结发之妻,父皇万万不可,不可,不可违背伦常......”

  

李元昊大怒,一把抓起案上一只玉麒麟掷去,宁令哥侧身相让,那玉麒麟擦着他额头落地,额角登时鲜血长流。李元昊尤不解恨,斥道:“朕乃天子,朕说出的话便是圣旨,岂有收回之理。大胆逆子,竟敢忤逆皇帝,难道便不是违背伦常了么?朕念你一时糊涂,暂不追究,若再不退下,着即命人将你推出斩了。”

  

野利皇后大惊道:“皇上万万不可。”宁令哥悲愤交集,站起身疾步奔出殿外。

  

殿下的没移氏羞愤交加,想要跟着奔出,却提不起脚来,原来她竟被气得血脉受阻,动身不得了。

  

群臣见李元昊对一向宠爱有加的亲子宁令哥竟都如此狠心,哪里还敢再劝。李元昊又微微一笑道:“朕是天子,朕要立新后便立新后,由不得你们反对,再有上奏反对者,诛九族!”

  

没移氏闻言大骇,再也支撑不住,眼前一黑,瘫倒在了殿下。李元昊大惊,急急奔下王座,冲上前去一把将没移氏抱在臂弯,细细打量起没移氏来,见她虽然双目紧闭,但面如白玉无暇,鼻梁高挺,樱桃小口红红的,长相俊美已极,不觉心中大动,大庭广众之下,竟然不管不顾,低头凑近她唇上一吻。

  

野利氏也奔到近前,见状大惊,正欲说话,却见李元昊抬起一双鹰目恶狠狠地向自己一瞪,吓得话也说不出来,话到口边,竟成了:“来人,快请太医。”

  

李元昊怒道:“请甚么太医,她只是开心得过头,晕了过去,睡上一觉便好。朕自会替他医治。”

  

野利氏见状,知是李元昊迫不及待要将没移氏纳为妻子,只得说道:“皇上,你要纳新后,臣妾自然不敢反对,只是,只是这册封仪式,今天想是办不成了,不如改择吉日,再行安排?”

  

李元昊哼了一声道:“你当我不知你心中想法么?你想先以缓兵之计拖住我,待得改日再让群臣来反对我,我便无法再立她为新后了,是么?”

  

野利氏见她看破自己心事,忙道:“臣妾不敢,臣妾只是觉得既然要封新后,还需要郑重其事些才好。”

  

李元昊哈哈怪笑道:“本来我倒是想办得郑重些的,只是现下改主意了,一则是因为我们大夏国不必似宋人这般繁文缛节地多事,凭甚么要我们处处学着他们?二则是我看你们这些人都巴不得我办不成这册封新后的事,因此我改主意啦,今天这封后仪式便算过了,即日起,没移氏便是我的皇后了,宣文官,着即将此事以西夏文字、汉文、吐蕃文、契丹文载入我大夏国史册。”

  

说罢,他竟拦腰抱起没移氏,大步转过王座,向寝宫雍鸾殿而去。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