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铁马寒衣江湖行 > 正文
第五十四章、画中人至
作者:烟尘绝  |  字数:3487  |  更新时间:2019-07-10 10:59:46 全文阅读

出得寺来,日已西斜。三人边走边议,说最迟次日,那两名吐蕃军官也该将那封信送至了西夏宫中,送至李元昊手中,那李元昊见信之后,会否继续隐瞒“西夏公主”失踪之事,若是继续隐瞒吐蕃人,他们又将如何应对十日之后迎娶“西夏公主”到吐蕃的第一国师松赞普呢?

三人边走边说,对各种可能会发生的情形俱都一一猜测,不经意便来到一处围墙高大的门楼之外,阿依慕道:“咦,怎地不知不觉竟到了这里,此处便是李元昊的王宫外了。”

胡振邦与沐寒衣道:“我看,我们还是暂先回客栈歇息,待子时我与你再设法潜入宫中探听消息,待明日那吐蕃信使送达信函之后,再来探听,便可知那李元昊有何打算。”

沐寒衣道:“好,就按大哥说的。”三人正欲转身。忽见迎面走来一队西夏的铁甲士兵,当先一年轻军官模样的人冲三人道:“喂,今日时辰晚了,明日再来吧。”

胡振邦笑道:“是是是,今天赶路赶得晚了,明日再来,明日再来。”眼神向沐寒衣和阿依慕一示意,二人低了头随着胡振邦一同转过身去。

忽听那军官道:“且慢,既然来了,不妨就去见见画师和太子殿下。”原来他见胡振邦身边的沐寒衣姿色不俗,另一名蒙了面纱的女子,那双眼睛像极了宫中画师所绘的美女。

胡振邦一楞,心道:“依着二妹的计划倒是个好机会,只是现下进入宫中也忒容易忒快了一些,倘二妹若是被识穿身份,如何是好。”心中不免犹豫,却见阿依慕向他使个眼色,抢先向那军官道:“小女子初次欲进王宫,恐规矩行事,多有不周,还乞这位军爷行个方便,让在下哥哥与妹子陪我进宫。”

只听军官身后一个士兵笑道:“这位妹子忒急了一点,这还不是进宫见皇上呢,呵呵。”其余几名士兵也跟着笑了起来,未几笑声戛然而止。

说来也怪,这几个西夏士兵平日在城中巡查,只要见到有些姿色的女子,便喜出言调戏,嘻嘻哈哈的轻浮惯了,不知为何,今日猛然见了沐寒冷和蒙面的阿依慕,只觉这两名女子面容清丽脱俗,竟一时说不出话来。

那带头军官见阿依慕开口相求,不觉骨头都酥了:“时辰是到了,但是既然来了,长得也还不错,不妨就进丹青院让高画师看一眼。”

胡振邦上前往带头军官手上塞了绽银子,笑道:“军爷,我们是小地方来的,听说宫里要找个女子,所以想来试试运气,实不知这这宫里头究竟要找什么样的女子?可否请军爷告知一二?”

那军官见了银子,眉开眼笑,道:“这个么,我也不甚清楚,好像是皇上请我们西夏最有名的画师画了一名女子,要太子负责在全国暗访,我也只偷偷看过一眼那画儿,我看你这个妹子就有几分像。”说罢指指阿依慕,又道:“所以我就网开一面,应允你赶在宫门关闭之前去看看啦!”

胡振邦忙道:“军爷恩惠,小的铭记在心,有朝一日,定当图报。”

那军官道:“好啦,这便随我们去丹青院见过高画师吧,若是他认可了,再由太子殿下来看一眼。太子殿下通过了,皇上才会觐见。”

三人应了,尾随这列西夏士兵进得宫城之内,胡振邦见这宫城内建筑气势宏大,道路宽阔,心道:“这李元昊本是臣服于大宋,习汉俗,现自立为王,当上皇帝,把宫殿道路修得与汴京有得一比。听说现下还在自创西夏文字,当真是野心不小。”

穿过三条直道,穿过两个回廊,来到一处大殿,那名军官对门外立着的侍卫说了几句,那侍卫道:“那便随我进去吧。”向三人招招手。

胡振邦向那军官行个礼道:“多谢军爷引见!”那军官笑道:“你这人倒懂事,若是妹子成了皇妃,可别忘记大爷哦!”说罢乐呵呵地带着手下走了。

三人均想,难道这李元昊竟是画了像要依样纳皇妃?

侍卫对胡振邦道:“你是二位姑娘的哥哥吧,按说你是不能跟着进去的,但是队长都对我说了,那就跟我一起进去吧。”

胡振邦忙道声谢,和沐寒衣、阿依慕一道,跟在那侍卫身后,随他进了大殿,往右边侧房行去。

到了一间大屋外,侍卫立足道:“高画师,今日又来了两位姑娘,请你老人家瞧一眼,是不是与你画中人相像。”

只听屋内一个苍老的声音咳嗽了几声道:“唉,我早说了这名女子绝非凡间人物,定是天仙下凡,咳咳,别再浪费心机了。”

侍卫又道:“这回虎贲队的队长说了,有个姑娘的眼睛像极了你老人家画上的人。我是无福瞧见你老人家的画,不过这里两位姑娘,当真都漂亮得紧,来都来啦,你老人家还是瞧一眼吧。”

那高画师不耐烦道:“那就带进来吧!唉,吵得我作不好画。”

侍卫对胡振邦三人道:“随我进去吧。”推门进去,只见屋内甚是宽敞,其时天色已暗,屋内点着数十处烛炬,照得满室亮堂。

屋内正前方站着一个身着葛黄色长衫这老头,中等个子,头顶秃了一大块,但头颅四周却长了一圈黑发,显得极为滑稽,此刻他正凝视着面前画板上的一幅画,左手五指的四个指缝中各夹着一枝笔,右手抓了一枝笔在画板上描一描,又退后几步,歪着头,眯着眼看得一看,又摇摇头,又上前左看右看,描描画画,显是对自己的画十分不满。

胡振邦三人心中皆道:“想来此人便是高画师了,怎地却是如此怪异的一个老头。”却见那侍卫站在门口,不敢开口吵他,又用眼神示意胡振邦三人站在那里不要发声,显是不得打扰他作画。

过了小半天,高画师猛然想起什么,抬头见到他四人站在门口,这才将画笔一抛,道:“来来来,让老夫瞧瞧,又是什么样的乡下姑娘想攀高枝了。”

那侍卫笑道:“二位姑娘,快上前两步,让高画师看看。”,说罢,又对那高画师道:“你老人家好好看看,这回可满意了?”

胡振邦上前一步,拱手道:“高画师,这是在下两位妹子,我们住在乡下,不太懂规矩,蒙两位军爷关照,带我们进宫来,请你老人家瞧瞧的,给她二人画个画儿,就讨一点赏钱吧。”

原来他从之前铁甲队士兵的口中听出些端倪,猜那李元昊想要凭画找人,但又不便大张旗鼓张贴画像,便只能悄悄让巡城铁甲兵四处留意,寻找有一双“西夏公主”般美丽眼睛的人。

那高画师哈哈大笑,道:“就说是乡下来的,就这点儿出息,只想让我画个画,讨一点儿赏钱?”边说笑边往前走了两步,忽地张大了嘴惊愕已极!

“这世上竟有如此美丽的眼睛,这世上竟果真有如此美丽的眼睛!”那高画师见了阿依慕,竟似被施了定身术,动身不得,口中喃喃只有这句话。

引见的侍卫见高画师如此,心中大喜,上前道:“你老人家可满意?”

高画师如中邪魅一般连声应道:“满意,满意。”半晌道:“姑娘,别动,别动。”言必,奔回到画板之前,将之前所绘的宣纸皆尽扯落下来随手抛去,那大屋之中转眼便如雪片般堆满了画像。

众人低头看去,只见那些画像上,都只绘有一个绝世美女,蒙着面纱,只露出一双大眼,竟和阿依慕别无二致。

沐寒衣道:“这不就是姊姊么?你在什么地方见过我姊姊?怎画得如此传神?”

那高画师听她问话,向她瞄了一眼,道:“你是妹妹?果然也是个标致人儿,但你没有你姊姊这样的眼睛。”

胡振邦亦道:“高画师,我们这可是头一回进得这兴庆府,你老人家怎会,怎会识得我妹子?画得一模一样?”

那高画师见问不由得又哈哈大笑起来:“传神?一模一样?你兄妹二人为了讨赏,也真会拍马屁,那些画,都是在下的失败之作,你们哪里看得懂,只有她--”他一指阿依慕道,“只有她真人站在面前,我才能画出栩栩如生的‘西夏公主’。”

胡振邦三人目光一碰,心中俱已了然。原来,果真是李元昊为了瞒天过海,请来西夏丹青高手画师绘制了“西夏公主”图像,并让士兵在巡城之时,向外传播消息说,凡女子有一双美目者,可入宫找第一丹青高人高崇德画像,能令其作画者,一律赏赐银二十两。是以之前那几个铁甲侍卫见了他三人,也只道他们是为了入宫找画师画像的,至于说什么入宫做皇妃,皆因那些士兵皆知皇帝李元昊荒淫好色,宫中妻妾成群,猜想是要找个借口,物色美女入宫选新皇妃而已。

阿依慕心知自己计划有望成功,为了确保万无一失,还是开口问道:“高画师,你老人家既然从未见过我,为何又将我画得如此相像?”

高崇德见自己的“画中人”开口问自己,不由大喜道:“姑娘你叫甚么名字?我虽然没有见过你,但是大夏国皇帝李元昊说起过你,不错,你就是那位如天仙般的‘西夏公主’,皇上说,这世上除了西夏公主,谁都不会有如此美丽的一双眼睛。”

他一边说,一边抓起一枝笔,在画板上作起画来,时而泼墨挥洒,时而细致描画。

阿依慕羞道:“高画师,我叫哈依莎,只是乡下来的野丫头,哪能和尊贵高雅的‘西夏公主’相比,你老人家见过那位公主么?”

高崇德道:“嗯,我没见过,我只是听皇帝说起过,他有一位‘西夏公主’眼睛比天空的星星还要美丽,她的美丽比太阳还让人不敢直视,所以,只能戴着面纱,要是谁看到了她的容貌,一定会发疯的,你们看看,你们看看,我今天才终于画成了!”

说罢,将画笔一抛,将画板调了个头,大家齐齐看去,俱是“噫 ”的发出一声惊叹。只见那画上画着一位蒙面美女,竟与眼前的阿依慕一模一样,尤其是那双眼睛,明艳绝伦,比最清澈的溪水还要清澈,比天上最亮的北极星还要明亮。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