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铁马寒衣江湖行 > 正文
第五十章、险象环生
作者:烟尘绝  |  字数:3349  |  更新时间:2019-07-05 11:37:21 全文阅读

桑多极其奸滑,见这边砍不到,便去砍那边,那拽绳之人大惊,见他执刀来砍,吓得四处躲避,情不自禁松开手中绳索,幸得抓绳之人躲避之时,其余之人又增加力量去拉住绳索,才未令胡振邦持续往下坠落。桑多一砍不中此处绳索不中,又去砍那处绳索,兜着圈追砍。

  

那赵老三也在拉绳者中间,眼见桑多突然攻击,要砍断绳索,不由大惊,喝道:“你疯啦,为甚要砍断绳索,你要害死他们?”

  

桑多嘿嘿狞笑道:“断我财路者,死!这西夏公主,就留给他们陪葬吧!我劝你们趁早放手了吧。”一边说,一边又去追砍绳索。

  

赵老三大怒道:“你是要害我失信于人,想也休想!”当下喊:“众兄弟,你们牢牢拉住了绳索,万不可松手,待我先将这个此人拿下了。”说罢松开手便要去与桑多打斗。

桑多见他要动手,自忖不是对手,即刻远远跑开。赵老三见他跑远,连忙又抓起绳索与众人一起用力,加快速度往上拉人。

桑多眼见得不到便宜,但又奢望首先上来的便是阿依慕,如此,他便可以伺机将她带走了做人质,再骑着沐寒衣留下的白马,直奔西夏去领赏了。

想到这里,他便悄悄移近沐寒衣的那匹白龙,岂料那白龙十分警觉,见有陌生人接近,竟转头走开,桑多情急之下,一把拉过马辔,硬是将马头扭回,跨上脚蹬骑了上去。

白龙极通人性,知道主人未归,不肯乱跑,由得桑多骑在身上。

桑多以为马被自己驯服,心在喜不自禁。他知沐寒衣的坐骑乃是万里挑一的大宛名马,脚程极快,当下心想先不急着走,倒要看看第一个上来的人是否阿依慕,若是她,自己就冲上去将她掳走,若不是她,到时再骑这匹好马逃走,谅他们也追我不上。

过得片刻,崖边众人齐声欢呼,远远地看见上来之人却是胡振邦,胡振邦上得崖来,解开腰间所缚绳索,见到赵老三,拱手笑道:“老三,我们又见面啦,这次要多谢你率众兄弟前来搭救,还要劳烦大家再辛苦一番,将我两个妹妹也拉上来。”

赵老三道:“好说,好说,胡少侠对我有恩,我自是应该报答的,我这就让人放绳下去,拉两位姑娘上来。”说罢,吆喝手下赶紧将绳索放下山崖。

忽听得不远处一阵马儿嘶叫,众人望去,却见桑多骑在白龙之上,无论怎样驱使,那马儿就是不走,急得桑多火冒三丈,拼命拍打。原来这白龙认得主人,胡振邦与沐寒衣曾同乘一骑,白龙自是认得他,亦将他视作了主人,眼下见了主人,焉有驰走之理。

胡振邦抢上一步道:“桑多,你要作甚?快快下马!”桑多见胡振邦向自己方向赶来,只道是赵老三将自己适才所为告诉了他,怕是胡振邦来找自己算账来了,吓得慌忙跳下马来,连滚带爬奔向自己的坐骑,爬上自己坐骑,便往青兽口方向逃去。

胡振邦本待去追,念及阿依慕与沐寒衣均未上崖,便是追上了他,要他认了罪,恐怕也是口是心非。心道:“此人心术不正,断不可信赖的,一路之上带着他,反而是个祸害,去了也好。”

当下决定不再去追,回到崖边,和众人一起拽住长绳往崖上拉。赵老三见他回来便道:“少侠,方才还来不及告诉你,桑多这个糟老头子坏得很!适才我们在拉你上来之时,他竟然要拿刀砍断绳子,幸亏未被他得逞,否则我赵老三罪过就大啦!”

胡振邦叹道:“我只道之前这桑多是一时糊涂,见利忘义,万没想到他竟这般歹毒,幸亏老三你未让他得逞,这可是救了我一命,当真是感激不尽!”

赵老三见胡振邦这样说,顿感受宠若惊,道:“少侠你可别这么说,我虽为盗匪,但最讲究的便是‘义气’二字。想那日我们三兄弟围攻你,要置你于死地,可是最后你却对我网开一面,并未赶尽杀绝,这些事儿老三都记在心里,应当是我对少侠感激不尽才对。”

两人边说边与众人一起拉绳,约摸过得一顿饭工夫,山崖之上忽然露出一张俏脸,正是阿依慕。原来沐寒衣怕她生病才略微转好,久待在谷底,难免寒气入体,更受伤寒,非让她先上去不可。阿依慕百般推况不得,也只好顺从了。

上得悬崖,她一眼便望见了胡振邦,雀跃道:“我便知道你在这里拉我,好啦,我现下安全啦,赶紧放绳下去拉小妹吧。”

胡振邦笑道:“是是是,赶紧放绳去救小妹上来,不然她可又要不开心喽。”

  

于是众人又往下放绳子,过了好一会儿,绳子到了崖底,待不多时,便见绳子被下面的人拉了两下,众人一齐开始往上拉绳。拉了许久,沐寒衣终于接近崖顶了,一眼便可望见她慢慢接近的黑色秀发,阿依慕忍不住欣喜道:“大哥,我们终于又和小妹在一起了。”

  

便在此时,只见那根绳索突然从中崩断,拉绳的人皆尽往后摔倒在雪地之上,伴着众人一声惊呼,沐寒衣身影急向下坠去。

  

原来,那根绳索在拉上胡振邦与阿依慕之后,其中一段拼接处经过冰川与岩石摩擦已到承受极限,便在沐寒衣将要到达崖之时,突然断裂。

胡振邦正在拉绳,忽觉手中一松,身往后仰,连忙使出“定海神针”稳住下盘,眼见绳索断开,而那断绳的另一头正系在沐寒衣的腰间,随着沐寒衣下坠而急速向崖下滑去。电光火石之间,胡振邦纵身一跃,使一招“一跃千里”,追上那正往下滑的另一半断绳,奋力伸臂一抓,恰好将那下滑的断绳抓住。

  

沐寒衣下坠之势迅疾,下坠之力奇大,竟将胡振邦连带往下拽,眼见便要被她一路拖到悬崖边一同坠下。阿依慕大惊,急向前冲,想要去拉住胡振邦,可是哪里够得着他。忽见一个身影掠过自己,一个虎扑,牢牢抓住了胡振邦的双足,定睛看时,却正是那盗匪头赵老三!

  

可是沐寒衣这下坠冲力实在太大,以胡振邦和赵老三二人之力亦难以拉住,赵老三手下众兄弟眼见二人都要被拉下崖,如梦初醒,急忙冲上去,一个接一个,扑倒在地,每个人都牢牢抓住前一人的双足,好似接力一般。

  

胡振邦被拉得半个身子滑出了悬崖,眼见便要往下坠落,阿依慕一颗心被拎到了嗓子眼处,突然沐寒衣下坠之势止住了。

胡振邦连忙运起内力双手交替往上拉绳,赵老三用力拉住他双足往后拉,赵老三身后之人又拉着赵老三双足往后拉,一个接一个,慢慢向后挪动。

阿依慕看得心惊胆战,大气也不敢出,她既想帮忙,又怕帮不上忙,小心翼翼地跑到胡振邦身边,拉着他身子,拼命往后拉。

胡振邦回首向她一笑,道:“二妹,我们三人命大,放心吧,我很快便将小妹救上来。”说着,力贯手臂,双手交替拉绳,他身后众人又拉着他双足慢慢往后。

过不多久,便只听沐寒衣从崖边探出头道:“好险好险,我猜这回是大哥救了我吧,果然不出所料,大哥,多谢救命之恩!”又冲阿依慕道:“姊姊,现下我们可都被大哥救过一回啦,大家都扯平啦,哈哈,大哥没有厚此薄比,公平!”

  

阿依慕喜不自禁道:“小妹,你这时候还有心说笑呢,当真是吓死姊姊了,快些上来再说!”

胡振邦用力一拽,沐寒衣借他臂力一振,向上一纵,一个“平沙落雁”,潇潇洒洒落在崖上。胡振邦道:“小妹,就数你调皮。这回可不是我一个人救你,赵老三和他一帮兄弟们都出了力呢,若不是他们,我可也被你拉下崖去啦!”

  

沐寒衣还未完全上来之时,看见众人都一个接一个地拉着,好似一段“人绳”,便已猜出适才解救时的情形,定是大哥胡振邦第一时间拽住断绳,又由大家合力,才将自己下坠之势阻住。当下向赵老三等人团团一揖,道:“多谢各位相助,沐寒衣感激不尽!”众人皆回道:“客气、客气,好说,好说!”

  

胡振邦道:“今日劳动老三和众兄弟们,实是感恩不尽,现时辰也不早了,趁着天还未黑,我们便要尽快赶往青唐城,各位,你们也请早些回吧!辛苦大伙儿了!来日路过青兽口,定当专程拜访。”

  

赵老三道:“少侠,适才你们那向导逃走,现下无人带路,如何出得这片藏地峡谷。我虽未做过向导,但对这一带熟悉,就请让我为你们带一回路吧!”

  

沐寒衣听他一说,猛然想起之前在谷底之时,她还不相信大哥说的话,现在听赵老三说桑多已逃走,不由大吃一惊,连忙追问是怎么回事。

阿依慕上来之后,也未曾听胡振邦和众人说起这事,当下也好奇道:“桑多果然又使坏了?看来大哥说得没错,是我们看错了他!”

  

于是赵老三便将那桑多在他们众人拉胡振邦上崖之时,便欲砍断绳索,想让他们三人永远待到谷底,又想骑着沐寒衣的白马逃掉的事一一说了。

胡振邦也道:“小妹,多亏你的白龙识得我,不肯迈步助他溜走,他见我上崖,便从你坐骑上跳下,骑了自己的马儿走了。”

  

沐寒衣听得连连跺脚,恨恨道:“当真没想到,这桑多果然是个无耻奸滑的小人,我还道他信佛,之前只是一时糊涂,起了贪念,并不会坏到哪里去,却果被大哥说中,此人当真是不可信的小人!”

胡振邦道:“小妹犯不着生气,气坏了身子可不值得。”

  

阿依慕道:“是啊,他心怀恶念,死后定不会上天国,恐怕只能坠入阿鼻地狱了,比我们这坠下雪谷可怕多啦!”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