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铁马寒衣江湖行 > 正文
第四十九章、崖顶生变
作者:烟尘绝  |  字数:3192  |  更新时间:2019-07-04 12:12:01 全文阅读

阿依慕是回鹘女子,虽贵为公主,但敢爱敢恨的性格与回鹘族女子一般无异,她之前便对胡振邦所做所为颇有好感,在冰谷中又见他临危不乱,处处照顾自己,关心自己,心中早已颇有意属,后又得知他与沐寒衣并无爱侣关系,情不自禁倘开心扉,真情流露。

 

胡振邦何等聪明,听话听音,岂有不知她心意之理。其实在他心里,对阿依慕亦有着非同寻常的感觉,只是他自忖身怀国仇家恨,为大宋夺回《武经总要》一事还未有着落,更兼杀父之仇毫无头绪,甚至连杀父仇人是谁都未曾查明,这血海深仇不报,又如何能沉醉于儿女私情中?

 

但他又委实不想伤害了阿依慕的心,该如何回应她表白心迹呢?饶是他心思机敏,此刻竟一时口拙,呆在那里。

阿依慕不知他在想什么,但她话既已出口,就绝无收回之意,还道他没有听清自己说甚么,又追问道:“大哥,倘若没有俗事羁绊,你可愿意与二妹在此永居不出?”

  

胡振邦呆得一呆,笑道:“二妹,若是没有世俗之事羁绊,在此永居,那自然好得紧,只是,恐怕需我二人都成为神仙才好,不然这里马肉吃完,我们便需喝西北风啦。”

  

阿依慕被他一逗,也情不自禁地嘻嘻笑出声来,道:“看不出大哥平日里一本正经,开起玩笑来,竟也是有趣得紧。”

忽听得雪屋外有人道:“你们若是永居在这谷底不出,就不怕我焦急挂念?”

阿依慕一听这声音,又羞又喜道:“这不是小妹么,她来救我们了!”

胡振邦也喜不自禁,二人奔出雪屋,果见沐寒衣倚靠在屋门外,面上带着笑道:“我便料知大哥武功了得,定能护得我姊姊周全,决计不会有事。怎么,大哥和姊姊在这雪屋之中,乐不思蜀了么?”

阿依慕和胡振邦一听之下,便知她必定是在外听了二人说话有一会儿了。以胡振邦的功夫,本来有人接近必能听得一清二楚,但这次沐寒衣是使了轻功,摄手摄脚地接近雪屋,加之胡振邦与阿依慕二人完全没想到会有人靠近这里,只顾着揣测彼此话意,心思都在对方身上,哪会想到此时此刻竟会有人到来屋外,故此并没有发现。

  

阿依慕冲到沐寒衣面前,拉住她手又惊又喜道:“好妹妹,我便知道你一定会设法为救我们!”

  

沐寒衣微微一笑道:“姊姊受苦了,你和大哥都还好吧,适才我在屋外听起来,似乎你们还不太想离开此地呢!”

  

阿依慕含羞道:“妹妹说笑啦,我和大哥在开玩笑呢。”

  

胡振邦道:“是啊,小妹,二妹与我都有血海深仇待报,自然不可能在此地久待。你是如何找来的?”

  

沐寒衣一撇嘴道:“哼,你们都不用解释,反正你们把我这个小妹也没当回事,要不怎么不说‘和小妹一起三人在此久住也愿意’的话?”说罢扭过身子,不理不睬的样子。

  

阿依慕笑道:“好妹妹,是姊姊说错了话,请你原谅好么?姊姊昨夜生病,脑子烧糊了,说话也不会说,其实妹妹一直在我心里惦记着呢。”

  

沐寒衣本来就是佯装生气,要逗他们一逗,此刻听阿依慕称自己昨日生病,忙转过身拉住她道:“姊姊,你生病啦?是发热么?现下好些了么?”

阿依慕笑道:“我好多啦,已经不再发热,昨夜,昨夜幸得你大哥一直照顾我,一宿都没休息好。我真得好好谢谢大哥!”说罢满怀感激地向胡振邦投去一瞥。

  

胡振邦也向她一笑道:“二妹,都是自己人,说客气话便见外了。”

  

阿依慕接着又道:“还有你,好妹子,我就说嘛,你还是关心姊姊的,并不会真的生姊姊的气吧?”

  

沐寒衣嘻嘻一笑道:“我当然不会生姊姊的气啦。”心中却想,原来这一夜,大哥竟都在照顾姊姊,大哥对我,可从来没这般殷勤。难怪他们会乐不思蜀,连这个绝境之地都不愿离开了。忽地又责怪自己起来,哎呀,我怎么竟可以这般狭隘,他们一个是我姊姊,一个是我大哥,更何况,姊姊生了病,大哥自然是要照顾他的,换作我,也必定如此,唉,我竟凭白吃这个醋作甚。

  

正想说些什么,见胡振邦指着西边峭壁上问:“小妹,你可是去找了人帮忙?通过那条绳索攀爬而下?”

  

阿依慕顺着他指的方向一看,果见西道那一道峭壁之上,有一根长绳晃动,竟好似从云端放下来一般。

  

沐寒衣道:“不错,为了救大哥,姊姊,我连夜赶回青兽口找那盗匪赵老三,要他带上残余的兄弟,连夜编织出这长达百余尺的长绳,也是一宿未睡,赶来这里营救呢,要知道这悬崖之上,没个拴绳之处,我便命赵老三手下众人一起拉绳放我下来,本来他们个个想要下来的,但我念着我们兄妹情深,第一个想见到你们,这才抢着要下来呢。哼,没想到,你们居然还不想出去,说甚么要在这里长住,还说做神仙这样的话。”

阿依慕知沐寒衣是小孩子心性,并非有意埋怨,当下拉着她手道:“妹妹你为了我们,辛苦啦,我和大哥都感激得紧呢,我们的玩笑话,妹妹可别当真哦。”

沐寒衣这才笑道:“我逗你们玩的啦,我才没有生气。”

  

胡振邦忽地想到什么,问沐寒衣道:“小妹,那向导桑多呢?他在哪?”

沐寒衣道:“桑多呀,桑多年纪大了,爬不得崖,自然留在上面啦!”

  

胡振邦道:“只怕要糟,那盗匪头子赵老三虽然凶悍,青兽口一战实令他心服口服,加之他为人耿直,既答应帮忙,必会说到做到。但桑多为人老奸巨滑,口是心非,怕你趁你下来,会使坏。”

  

沐寒衣道:“他若要使坏,昨夜我去青兽口时,他自可以顾自溜走,又怎会在崖顶搭了帐篷等我叫了这些赵老三等盗匪回来?”

  

胡振邦道:“只怕他醉翁之意不在酒,另有打算。”

  

阿依慕道:“一会儿你们兄妹俩先上去瞧瞧,若是他要使坏,便可及时制住他。”

  

沐寒衣笑道:“姊姊说得对,瞧我们三人只顾着说话,却不思早日脱离此困境,看来当真是想三人长住此地啦!”

三人小别重逢,喜不自禁,竟然没想到要离开此地,幸得沐寒衣提醒,三人这才往西边的那面峭壁行去。待到达壁前,只见那根绳索兀自在晶莹透亮的山石壁前晃晃悠悠,显然上面的人还在等待。

沐寒衣道:“每次只能上一人,大哥,你看让谁先上?”

  

阿依慕看着胡振邦道:“大哥先上!”胡振邦却看着阿依慕道:“二妹先上!”二人几乎同时发声,不觉又是相视一笑,俱都转向沐寒衣道:“要不还是小妹先上?”

  

沐寒衣笑道:“你们俩可真有趣得紧,你要让我,我要让你,最后都要让我,可当真是心有灵犀呢!”阿依慕被她说得脸一红,低下了头。

  

沐寒衣道:“我看还是大哥先上,大哥上去之后,看看上面有什么变化没有,你既信不过那桑多,便上去瞧瞧,他有没有在使坏。”

  

胡振邦笑道:“说得在理,那大哥就先上去,再与众人合力拉两位妹子上来。”说罢将绳索在腰间扎牢。沐寒衣见他准备妥当,往上轻扯了两下绳子,只见那绳顿时向上移动,一动一停,倾刻间便将胡振邦拉到了半空中。原来上面赵老三等人依着吩咐,开始向上拉人。

  

过得片刻之后,胡振邦向下一望,只见阿依慕与沐寒衣二人便如蚁蝼般大小,再向上瞧时,却是云遮雾绕,还看不到头,饶是他武艺高强,心中仍觉心惊,不禁想,这悬崖如此之高,我与二妹摔下去竟能保住性命,实是幸运之至,小妹从这般高的地方往下攀爬,来寻我二人,足见她重情重义,实为女中豪杰。

  

正在遐想间,忽地这绳索竟往下一沉,人竟直往下坠去,情急中连忙抽出长剑,用力往峭壁上刺去。只听“喀喇”一声,长剑刺透冰壁,直钉入峭壁之上,他手握剑柄,整个身子便定在了半空中,上面绳索继续下滑,过得片刻,绳索又向上渐渐提起。

  

正觉奇怪,忽地那绳索又开始收紧,拽住他往上提拉,他连忙将剑拔出冰壁,接着又是一升一停,一升一停,能感觉到崖顶有人齐心协力将他往上拉。过不多久,那长绳又是一松,又将他往下坠了一段,这回他也不拔剑了,只是任由上面人操控,果然,又回落到了峭壁中央地方,突然才停住,胡振邦心中暗念,到底这是怎么一回事呢,难道上面的人竟拉不住自己?

  

其实他哪里知道,这崖顶上正在展开一场追逐之战。原来那桑多见沐寒衣下到了崖底,果然又起了坏心,欲将沐寒衣的那匹白龙掳去。

他心知沐寒衣极受这匹白马,若是上得悬崖之后,必定会设法追踪,更何况还有胡振邦相助,定会设法追查到自己行踪,便想着索性一不做二不休,让他们待在谷底上不得。他见赵老三和众弟兄们此际都在用力拉绳之际,突然从马上抢过一把砍刀,要去斩断那绳索,拉绳之人眼见他要来砍,自然下意识地躲闪,结果一松手,那绳索便少一份力量提拉,自是会下坠一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